第一层!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六百四十一章 突进!世界之石要塞第一层!

    “等等!!”

    就在我在心里开始yy,将这三个家伙虐上一百遍啊一百遍的时候,冷不防科力克突然一大嗓子响起,愣是差点吓的我一哆嗦,没握稳手中的冰之剑。

    三个人停下来,瞪大眼睛看着我,气氛有点诡异,好一会儿,马道克终于开口。

    “小子,考验到此为止,你过关了。”

    “不是吧!”

    我几乎是用着哀嚎的声音叫道,悲愤的看着三个人。

    你们不能这样,昨天的一箭之仇,我还想报回来呀。

    “速度也是技巧的一部分,在心境巅峰下,你拥有这样的速度,几乎已经是无敌了,我们又不傻,怎么可能继续打下去,让你虐呢。”

    科力克看着我满脸悲愤的样子,立刻嘿嘿笑道。

    “……”

    为什么明明赢了,自己却有一种挫败的感觉?这三个家伙,果然不愧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审时度势的功夫那是一等一水准。

    “对了,我记得前些时间,什么时候来着,好像也是一个靠速度过去的家伙,而且还是个圣骑士。”

    科力克露出思索的表情,这样自言自语般说道。

    “几年前?”

    “还是十多年前?”

    马道克和塔力克也回忆起来,话说回来,这三个家伙还真是没什么时间观念呀。

    “应该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吧。”

    我朝三人翻了个白眼,纠正道,如果自己所料不差的话,应该已经能猜出他们口中那个速度流圣骑士是谁了,毕竟能单个挑战考验的天才高手,又是走速度流的圣骑士,可能翻遍联盟近千年来的高手,都只能找出一人。

    除了卡洛斯还能有谁?我真不知道。

    “几十年吗?”科力克露出茫然的表情。

    “不知不觉,又是一百个年头过去了。”

    马道克轻轻叹息道,脸上说不出的唏嘘之情,虽然不知道这个几十年,如何能让马道克引出一百个年头的叹息,不过,这三个老家伙活了那么久,肯定知道许多自己不知道或不了解的东西就是了。

    “那个圣骑士是叫卡洛斯吗?”

    眼看气氛陷入一种莫名沉重的沉默之中,为了打破僵局,我不禁开口问道。

    “对对对,就是叫卡洛斯没错,你认识他?难道他是你父亲,又或者是爷爷?”

    科力克全身一震,似乎为了附和我打破这种沉重的氛围,他用着十分夸张的笑声,哈哈大笑道。

    “你就不能往正常一点的方向想吗?”我无语的看着科力克。

    难道凡是速度流的,认识卡洛斯的,都是他儿子或孙子?

    “记得他当年来的时候,也是心境境界,不过,当年他的速度,可远远没有你现在这么快,我们也是和他纠缠了一小会,才被打败。”

    马道克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过来了,点着头吗,中肯评价道。

    那是当然,我现在的月狼变身,不论其他,在纯粹速度方面,完全可以和卡洛斯伪领域中级境界的瞬步速度比肩,当然,比他瞬间爆发的超级瞬步,还有一段不小距离。

    不过,这厮几个月以来进步飞快,已经从伪领域中级境界跨到高级境界,现在,卡在心境境界的月狼变身,速度上已经及不上他了。

    所以,如果说我现在的速度,不如昔年卡洛斯心境境界时的速度快,那才叫有鬼呢,这岂不是说卡洛斯从心境境界到伪领域中级境界,速度一点都没有进步?

    “不过,他当时的技巧,要比你高很多。”

    正当我心里有点小得意的时候,塔力克一盆冷水泼下来,泼的咱心里拔凉拔凉。

    “对了对了,竟然你认识卡洛斯,那西雅图克那个小娃子,也应该知道吧……”科力克突然想起什么似地,连忙在一旁问道。

    这一聊,就聊了小半天的时间。

    “时间也差不多了,你赶快进去吧,还有一点要记住,虽然以你现在的实力,对付巴尔就跟玩儿没两样,但凡事还是要多加小心,要培养步步为营的习惯,无论你有多强,在这个世界上,永远都存在比你还要强的高手。”

    马道克看看天色,如是说道。

    “你这家伙,还说我啰嗦,自己不也一样。”看马道克的样子,科力克顿时乐了。

    不过随后,他也拍了拍我的肩膀,真诚的说道一声保重。

    塔力克还是沉默寡言,只是朝我点了点头,不过里面的关心和祝福,绝对不会比其他两个人少。

    “干嘛摆出这样一副生死离别的表情,以后有时间,我还会上来看你们,给你们带来好酒好肉的,莫非不欢迎了?”

    受气氛渲染,我感动的抹了一把眼睛,然后立刻哭笑不得的说道。

    “你大概是不知道。”

    沉默了一会,科力克突然开口说道。

    “这次通过考验以后,以后你再来,就不会触发祭坛上的魔法了。”马道克接着道。

    “也就是说,你下次再来这里的话,只能算是登高吹风了。”

    科力克这时候还想炫一把他的冷笑话水平。

    “你们无法自己出来吗?”沉默一会,我开口问道。

    科力克:“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能几千年如一日的守卫在这里么?普通来说,人是不可能活上几千年的。”

    马道克:“因为,封印魔法将我们封印,同时也将我们的肉体封印,在雕塑状态,我们的生命是不会流逝的。”

    科力克:“如果可以随时走出来活动的话,以我们几个的心性,恐怕活不过千年吧。”

    塔力克:“别搭上我们两个,好动的只有你一个人而已。”

    马道克:“这是我们三个,曾经立下的誓言……”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解释了一遍。

    在暗黑大陆,如果不出现什么意外的话,普通人的寿命在一百岁上下,高手的寿命更长,而想科力克这三个领域级的高手,更是有着好几百年的寿命。

    甚至,在千年以前,如果不是三魔神将塔拉夏封印,如果塔拉夏还好好的一直活下来,那么就算活到现在,也不足为奇,毕竟他至少都是准四翼级的高手,拥有千年寿命,一点也不夸张。

    如果按照他们所说,封印在雕像里面的时候,肉体寿命会停止流动,只有短暂出现时间,才会重新代谢。

    这样粗略一算,一年的时间,他们顶多了,生命也只会流动十天左右,几千年时光流逝,对他们来说不过过了几万天,一两百年左右,相比领域级高手那少说也有五百年的寿命,的确是还没走到尽头。

    只是,这样不会寂寞吗?

    无默默的看着三个人,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哇哈哈哈哈!!你也不要露出这么难过的脸色,虽然我们不大可能再见面,但是你完全可以托其他即将要来接受考验的冒险队伍,带些你那小妻子亲手做的美味给我们吃嘛,我们也会很感激的。”

    面对科力克的笑声,我再次无语。

    几千年过去了,孤单寂寞什么的,他们大概早就看开了,只有我单方面为他们感到难过,这样太不划算了,不是我罗格第三抠门的性格。

    所以,我抹了摸眼角,重重在科力克胸膛盔甲上捶了一拳。

    “放心吧,我们一定还会见面的,到时候,你来我家,我让维拉丝亲自给你准备新鲜热乎的美味。”

    “哦哦,好像蛮可靠的样子,真让我有些期待了。”

    科力克下意识的吧嗒几下嘴巴,不过目光里却没有流露出太大的期待。

    依次在马道克和塔力克胸膛上,也捶了一拳。

    “保重!”

    “我们还有什么保重不保重的,到是你要保重才真。”马道克笑眯眯道。

    塔力克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也哥们式的往我胸口捶了一拳,那力道呀,哎哟喂,简直就是黑虎掏心拳。

    随后,三人毫不留恋的跳上高台,一层毫无光彩的灰褐色,逐渐自高台升起,从下到上,向他们的身体蔓延覆盖。

    这时候,轰隆一声巨响,祭坛那朦胧的远处,雾气突然一下子散开,露出一道雕刻着恶魔投向的巨大狰狞铁门。

    沉重铁门,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缓缓裂开,一阵风顿时从里面涌出,风声之中,似乎伴随着无数人痛苦的哀嚎和恶魔的狞笑,不过却立即被祭坛上的强大精神力量所驱散。

    从大门跨进去一步,就是世界之石神殿,曾经作为守护一族的圣地,如今已成巴尔老巢,也是所有第一世界冒险者的终点!!

    在三个野蛮人目送的目光之中,我大步朝入口方向走去,就要一脚踏入时,突然回过头,远远看着已经石化到脖子处的三个野蛮人,大声吼道。

    “差点忘记问了,我究竟该怎么样做,才能解除你们的封印?”

    远远的,似乎看到了三个野蛮人,扭动着僵硬的脖子,微微一笑。

    然后,三道响彻也瑞特山的宏亮声音,传了过来。

    “我们当初立下的誓言是——地狱不破,封印不解!”

    这三个家伙,还真是给自己留了一个大难题呢,看着已经重新陷入沉睡之中的三座石雕,我无言苦笑。

    也罢,反正这也算是自己,并且是包括所有冒险者在内的使命,就把自己的主角光环压上去,做一场豪赌吧。

    锵锵——

    脚步踏入世界之石神殿的时候,身后的铁门缓缓合上,将自己和外面的世界,完全阻隔开来。

    邪恶到了极点的冷风,从神殿里面吹拂过来,虽然不像雪山暴风那么凛冽,却带着一股阴森气息,仿佛要刺透灵魂的冰冷。

    最后一丝光线,随着大门的合上而消失,回过头,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暗红色的世界,神殿里面没有任何魔法灯,不知道这些无处不在的暗红色光芒,源头究竟在哪里。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任何一个善良乃至中立的生命,会喜欢这些暗红光芒。

    这些光芒带着一股说不出来,却极度让人厌恶的气息,宛如有着实质一般,粘稠滑腻无比,身处其中,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如果这样说还是无法理解我的感受,那么可以试一试将蛋黄酱倒满一个水池,然后跳下去,大概就是这种那种感觉了。

    当然,世上无奇不有,我也无法完全否认会有极个别的特殊分子,对浸泡在蛋黄酱池里抱有强烈憧憬而不是厌恶,那大概就是传说中来自蛋黄酱星球的王子了吧。

    算了,少了小幽灵陪在身边,自己一个人吐槽也是特没意思,捧哏和逗哏,就像那纳豆和葱一样,缺了任何一种都会让园长生气。

    打了一个冷战,我将小雪它们召唤出来,刚刚一现身,小雪还没来得及像平时一样,风骚的吼上一声,浑身雪白的毛发,就如同触了电的猫一样,根根竖起。

    呼哧呼哧的打量了周围一眼,小雪露出极度不满的神色,即使是嗜血如狂的狼类,对这种鬼地方也是不感冒之极。

    “好了好了,想快点离开这鬼地方的话,就努力前进吧。”

    我无奈的摸了摸小雪拉耸下去的脑袋,颇有点同病相怜的意味。

    当然,我们最大的区别是,小雪为了尽快离开这种鬼地方,那是马不停蹄,杀气腾腾的走在道路中央,颇有点遇神杀神,遇魔屠魔的气势。

    而我这个主人,在这种鬼地方,却是没能够像小雪一样,将困境化为动力,而是整个人提不起干劲,萎了下去。

    年轻就是好呀……

    看着一马当先走在前面,一副雄赳赳,气昂昂气势的小雪,我如同一个老头子,看到球场上年轻人活力四射的身影一般,发出羡慕的叹息。

    作为巴尔的老巢,即使在平民之中也是如雷贯额,被形容的像地狱一般的世界之石神殿,里面的怪物自然也不同凡响,都是精英之中的精英,最高级等级的货色。

    只不过,昔日作为守护部落圣地的神殿,如今却被所有人当成是比洪水猛兽更加可怕数百倍的存在,那些守护部落的遗人,也不知会作何感想。

    步入神殿以后,我对尼拉塞克内心那深深的痛苦和折磨,了解了一分。

    很快,几只地狱之王,像赶市集似的,风风火火的从远处巡逻而来,看它们斧头上沾着鲜血,身上带着伤痕,这一路“巡逻”,恐怕也并不是太平安吧。

    怪物之间也会厮杀争斗的,反正都是春哥信徒,死了还能原地满血复活,不然的话它们要如何晋级?

    地狱之王是xx之王品种里,仅次于死神之王的存在,但死神之王作为巴尔的近卫队,只会出现在毁灭王座,因此,虽然是次一等级怪物,但他们也有资格出现在神殿里面。

    大概,整个神殿也只有它们才不是最终进化类型的生物了。

    想着的时候,地狱之王那双牛眼已经瞄到了我们,粗大的牛逼顿时呼出一口腥臭热气,顶着两只牛角,轰隆隆的冲了上来。

    仅仅是二十多只地狱之王齐齐冲刺,就给人一种钢铁山洪涌过来的震撼感,它们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像遇到这种情况,大概也只有精英级冒险队伍,才敢试一试硬碰硬了。

    不过,它们嚣张,还有比它们更嚣张的,不用说,自然是小雪,带着它的四个部下,朝个个都有三四米高,如同钢铁堡垒一般的地狱之王冲了上去。

    这样乍一看去,就好像五只呲牙咧嘴的白色小猫,在向一大群凶狠的狼狗挑衅,让人不由担忧。

    不过,了解小雪实力的,都不会有任何意外,因为,小雪它们不是普通的“猫”,是超级赛亚猫,虽然毛发不能变成金黄色,也无法变长,但就像某个好色老头所说的话,变身什么的,都是邪门歪道。

    片刻之后,二十多个地狱之王倒在了这五只小猫的爪下,而这五只小猫,别说受伤,连毛发都还保持着光亮柔顺。

    不过,这仅仅是世界之石要塞第一层的第一批怪物而已,连开胃小菜都算不上。

    几乎在我刚刚收拾好那些地狱之王的爆落物品时候,通道深处又出现了鬼影重重的怪物身影——足足有一大队的再生妖类怪物。

    它们是再生妖种类的最终进化类型,名字很牛x,叫亵神战士。

    不过,这些亵神战士也的确对得起它们的名字,和以前那些顶着个破烂头盔,或挂着条宽松腰带的,宛如农民军一样的再生妖相比,这些亵神战士的身上,已经装备上了整齐雪亮的铠甲,手中拖着的巨剑,也是闪闪发亮,贼有光泽,若是对着太阳晃一晃,保准会有太阳拳一样的效果。

    虽然身体依然伛偻干瘪,看上去远没有地狱之王那么威风,但是亵神战士的实力,其实已经和地狱之王相差无几,单对单的话,还真说不好谁能赢。

    不过从这一百数量左右的亵神战士,那气冲冲的步伐看来,它们到不像是因为大老远的发现了我们,而特意跑过来找麻烦。

    连想到刚刚那二十多只地狱之王的匆匆步伐,我不禁乐了。

    感情,那二十几位纯爷们,不是一路勇猛的厮杀,刚好巡逻到这里,而是被这百来只亵神战士追杀呀,也不知道这几位爷们究竟做了什么坏事,竟然惹的亵神战士如此愤怒,就像被爆了菊花一样。

    因为在哈洛加斯怪物里,再生妖类型的怪物,已经算是好脾气了,当然,这仅仅是相对于怪物而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