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五十三章 迁徙的狐人族

第六百五十三章 迁徙的狐人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六百五十三章 迁徙的狐人族

    原本该是狐人族聚集地的平坦的雪地上,空空如也,只有呼啸的寒风刮过,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

    就像看到一个本该是热闹的大城市,突然不但连人,甚至是建筑也一起不翼而飞,只留下一片荒芜的土地般,我的大脑一时转不过弯来。

    难道说是她们那万恶的可爱狐狸耳朵和尾巴,实在太作弊了,被偶然路过的外星人抓去研究去了?

    脑海里瞬间闪过数个荒谬的理由,不过很快,就我一拍自己的脑袋,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真是的,明明小狐狸跟自己提过许多回了,怎么自己又忘记了呢?

    一到冬天,附近的所有狐人族部落,就会集体搬迁到她们祖先找到的那个峡谷盆地里面,以躲避严寒的天气,自己上次来的时候,这个部落的狐人,老人和孩子就已经先过去了,只剩下一些打猎的壮青。

    而现在,马拉刚刚踩说了,贮备食物的时间已经过去,哈洛加斯正式迎来了冬天,那么理所当然的,剩余的那些狐人青年,包括露西亚这只小天狐在内,也都搬到了那里。

    狐人族本来就是以帐篷为家庭生活单位,人一走,帐篷自然也要撤走,所以不是人口楼空,而是人走楼也走。

    因此现在只能看到一片雪白空地,而原本最后残留着的狐人生活过的痕迹,也早就被暴风雪所覆盖,看上去没有一点儿生命气息,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吓了我一大跳,还以为狐人族出了什么事呢?我拍拍胸口,轻呼出一口气。

    不过,新问题又来了,记得小狐狸的确是告诉过自己那个峡谷的具体位置,但在这种大风雪的环境中,再加上自己一介路痴,想要找到无疑等同登天。

    这时候,就要凸显出德鲁伊的优势了,出现吧,懒乌鸦,再不露一露脸的话,你大概就要沦落成那些被临时抓丁,用来烘托人多镜头的只有固定二十块钱出场费的路人甲了。

    呼哧一声,久为出场的懒乌鸦,就扑腾着它那两边展开的话足足有一米宽的翅膀,呱呱叫了起来。

    随着变异等级不断提高,它原本和普通乌鸦一般无二的难看黑色羽毛,也逐渐透露出一种晶莹光泽,就仿佛黑宝石散发出来的光芒一样,所以和普通的乌鸦先比,就像……呃,就像黑炭头和黑宝石之间的区别吧。

    不过,懒乌鸦到没这么多人类的审美观点,对于这一身光滑油亮的如宝石一样的羽毛,对它来说唯一的好处就是飞行的时候空气阻力比以前小多了,能飞的更快了。

    刚刚出现,还很气势的用它那粗糙嗓子呱呱叫了几声,扑腾翅膀,振翅欲飞,但是寒风一吹过来,这只懒惰的死乌鸦就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翅膀一缩,紧紧包裹着自己的身体,身体蜷着,瑟瑟发抖着,就差没将自己整个埋到地下去了。

    “你要是再这样的话,小心沦为群众演员哦。”

    我轻轻竖起食指,语重心长的这样对蜷缩着不动以示抗议的懒乌鸦说道。

    歪着脖子,大概是很认真的考虑了一番我刚刚的劝告,这只懒乌鸦才无奈的呱叫一声,突然展开黑色翅膀,双脚一腾,已经化为一道利箭般的黑影窜上半空。

    天空上刮着的暴风,像刀片一样的鹅毛大雪,丝毫阻挡不了懒乌鸦的速度半分,它那光滑亮泽的羽毛,既如钢丝般坚韧,又像在上面涂了一层润滑油似地,将一切打在它身上攻击滑开。

    这就是懒乌鸦的保命秘密,就算能追踪到它如闪电般的速度,准确命中它的身体,也未必就能够对它造成伤害,用游戏术语来说,这就是在高闪避属性下不断从被攻击方头顶上冒出mis……miss……miss……这样的字样。

    在我的指挥下,懒乌鸦化作一道黑箭,朝峡谷的方向嗖一声闪去,身影很快就淹没在了漫天的鹅毛大雪之中,不过,通过心灵感应,我现在能清晰的感应到懒乌鸦俯视大地时传送过来的信息。

    大概在附近盘旋了十多分钟以后,凭着它那即是金币躲在石头底下也能立刻翻找出来的锐利目光,在某道不起眼的黑线上,突然看到似乎有什么影子一闪。

    我连忙指挥着懒乌鸦降落,才发现,那条黑线竟然是一条隐蔽的峡谷带,懒乌鸦将身体一偏,灵敏的从只有两米宽的峡谷缝隙里钻了下去,穿过这道狭隘地段以后,视线突然豁然开朗,这条看似狭小的不起眼裂缝下,竟然别有洞天,而刚刚从懒乌鸦视线中闪过的影子,这时候也再次出现,它并没有注意到懒乌鸦的尾行,一纵一跃,飞快的消失在了峡谷深处。

    看来就是这里了,本以为会花上许多工夫,没想到如此轻易就被我找到了。

    我一边让懒乌鸦保持谨慎,继续远远的吊在那道身影后面,自己也跟了上去。

    那道峡谷离狐人族这边的领地并不算太远,不过中途却有很多正常人无法跨越的障碍,绕过这些障碍,普通狐人大概也要一天左右的时间才能够到达。

    但是,对于我们这些无视这些简单障碍的冒险者来说,却省了许多弯路,全速前进的话,甚至十几分钟就可以到达。

    不一会儿,我就来到了刚刚懒乌鸦发现的拿到峡谷裂缝处,这样亲眼一看,才发现这道缝隙真挺窄的,如果不是懒乌鸦发现那道影子,而跟了上去,恐怕谁也不这道,这道不起眼的裂缝下面竟然有着巨大的空间。

    应该会有下去的径道吧,我左右看了一眼,却只见白雪茫茫一片,估计不会那么轻易被自己找到,也就没有继续找了。

    这条缝隙,由窄至宽,足足有几百米的高度,普通人不沿着径道,根本就无法下去,不过对于冒险者来说,这几百米的高度,却是有很多办法可以解决。

    所以,在寻找径道无果之后,我就像心死如灰一般,想也没想,轻轻一跳,身体直接跳入缝隙里面。

    猎猎的劲风声在耳边刮着,几百米高度可不是说笑,就算是冒险者,不做好安全措施,缓冲掉落速度的话,就这样直接砸在地面上,万一是脑袋着地,或者下面恰好有一块尖石,也很有可能会蒙主召唤。

    召唤乌鸦!

    在离地面还有百米距离的时候,我施展了一个召唤乌鸦,光芒一闪,身边立刻出现了两只不明真相的黑溜溜乌鸦。

    还没等它们明白怎么回事,我就一手抓着一只乌鸦的双足,戏剧性的,这两只乌鸦刚刚出现,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被我抓住双脚,在强大的坠落速度拉扯下,于原地留下一地的羽毛,被我带落下去。

    扑腾……扑腾……

    本能的,它们开始扇动翅膀,重新飞起,作为魔法召唤物,它们的力量可不是一般乌鸦所能比拟的,两只乌鸦这样一扇,顿时,我如同流星般坠落的速度就得到了极大缓冲,等双脚落地的时候,已经是十分宽裕和潇洒。

    随后,大手一招,失去利用价值的两只乌鸦,化作一道光芒被我召了回去。

    看,这就是群众演员的命运,懒乌鸦同志,你滴,明白滴干活?

    在我暗暗念叨的同时,远处跟踪前方身影的懒乌鸦,突然打了一个颤抖,不知为什么,原本还有些消极怠工的态度,立刻就变得精神抖擞起来,仿佛那些做好了随时献身于革命事业的战士一般。

    就这样,懒乌鸦跟着前面的人影,我随后尾行,上演了一会锵锵三人行……咳咳,懒乌鸦不能算是人就是了。

    之后,跟着人影,我终于来到了狐人族的聚集地,从峡谷的一面穿过去,视线顿时一开,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个空间如同火山口形状一般,上窄下阔,从千米高的小洞口透入的光线,严重不足,让这里即使是大白天,也被一层阴暗晦暝的色调笼罩着,但也正因为如此,无论外面的风雪有多大,都无法对这里造成一丝影响。

    这里也没有普通的地下城那种脏乱闷臭,经过狐人族数万年的经营,这座地下城市已经具备了完善的管道系统,比如说通风排泄,净水来源等等,使得里面的空气长期保持着如外面一般清新。

    因此,相比起要在外面承受暴风雪的严酷考验,这种环境已经是相当宽裕了。

    接着微薄的光线,我远远的看到了无数帐篷竖立在这片巨大地下空间里面,构成了宛如地下城一般的结构,里面人影闪闪,灯火摇曳,吆喝声,打闹声此起彼伏,俨然一副大城市气象。

    不过,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今天冬天狐人族大概有着相当大的余裕,才会出现这样的景象,普通来说,如果食物不够的话,人们都会呆在自己的帐篷里面,尽量避免多余的消耗体力。

    虽然并不一定全部都是小狐狸的功劳,不过无论如何,也抹杀不过这是在她的指挥下,拥有如此充足食物的冬天的事实,想必现在,她这个原本就已经如日中天的狐人族圣女,声望将不断提升,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吧。

    毕竟在以前,人们尊敬她,爱戴她,崇拜她,是因为她的天狐身份,而小狐狸也正是对这一点不感冒,才偷偷跑到联盟里去当一个普通刺客。

    现在,小狐狸向自己的族人们证明了,自己不光是有着天狐的血统,圣女的身份,而且拥有着可以带领族人过上好生活的能力,这三者加在一起,恐怕她的声望,真要上升到一种狂热信仰的程度了。

    为小狐狸高兴的同时,我也有点小郁闷,因为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小狐狸在族里的声望越高,我这个在其他狐人眼中俨然已经成为了“亵渎天狐圣女的淫贼”的人,想要实现将她那毛茸茸的狐狸尾巴当毯子盖的愿望,就得花上更多功夫了。

    现在,最重要的隐藏好自己,无论怎么说,一个外人突然出现在狐人族这个秘密基地里,都会引入注目,要是被人识破自己那个“淫贼”的身份,在这种地方插翅都难逃了。

    如果是放在原来的雪地居住区,光天化日之下,我想避开数十万狐人的眼睛,潜伏到小狐狸帐篷里面,无疑是痴人说梦话,不过现在阴暗的洞穴光线,还有在这种阴暗环境下,许多狐人族都选择在自己的帐篷里歇着,这种情况,到是给我提供了很大便利,将不可能化为可能。

    悄悄躲避巡逻的狐人士兵的耳目,这些狐人士兵大概也以为不会有人入侵,因此,他们虽然依旧一丝不苟的站在岗位上,但精神上多少有些松懈,让我轻易的穿了过去。

    虽说数万帐篷林立在里面,本不大可能一下找到目标,不过因为小狐狸的特殊地位,到是让寻找的工作变得简单起来。

    首先,锁定士兵较多的地方,然后,寻找真空带,以小狐狸的地位,周围肯定不会夹杂着其他帐篷。

    最后,就是小狐狸帐篷的形状和颜色了,片刻之后,我已经出现在了她的帐篷里面,看看周围的环境,简洁的座椅,高大且密密麻麻的书架,每一个布置都完整的还原了她在原来居住地的模样。

    这只小狐狸,到是还蛮念旧和保守的,不像普通女孩那样追求新鲜。

    小狐狸并不在里面,大概是出去忙什么了吧,她现在可是大忙人,就是不知道可怜还是幸福了她的另外两个队友——马拉格比和库克,以后每年都有理由在冬天放长假休息了。

    至于白狼,他也跟着小狐狸一起回来了,不过回的是狼人族,今年冬天的狼人族狩猎储备,他也以一个普通的狼人身份参加了。

    据小狐狸说,在在大雪山宅了几十年的山里蹲狼人哈达玛斯带领下,今年狼人族的收获比狐人族还要丰盛,绝对能过一个温饱的丰收年。

    话说,其实每当想到哈达玛斯这家伙的名字,再联想到雪,都会不由自主的和哈根达斯混淆在一起,好几次我都有冲动给他取上这个外号,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立马发飙……

    这些想着有的没有的,打了几个哈欠,看小狐狸没有回来,我干脆就脱了外衣,一屁股躺在她那张散发着阵阵少女幽香的软床上,打几个滚,将小狐狸细心叠好的毯子床垫弄成狗窝一样乱糟糟之后,往身上一拉,片刻就进入梦乡。

    万一先进来看到自己睡在床上的,不是小狐狸,而是和她亲近的玛玛加那头老狐狸,又或者是其他人狐人,这种只有智商超过恐怖的八十点才能想到的,能引发山崩海啸的意外,我真没去想过。

    笃……笃……笃……,笃……笃……笃……

    “呜呜~~”

    脸庞不断被什么东西捅着的某人,在睡梦之中留下两行清泪,发着悲鸣,他梦见自己被巴尔的触手不断甩着耳光了。

    悲剧呀!!

    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近在咫尺的熟悉面庞,脸上的两行泪水更有着扩大的迹象。

    蝴蝶效应……真的是太恐怖了。

    “大坏蛋,你睡觉的模样真是太有趣了。”

    小狐狸眨了眨妩媚似水的大眼睛,将自己的如玉葱指收了回去,抿着嘴笑道。

    “因为有趣而作弄,意味着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面,是迈出堕落的第一步,孩子,这是病,得治。”

    我如同在教堂上对忏悔者进行教导的牧师一样,露出肃穆表情,语重心长的道,只是配上脸庞泪水,说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我就喜欢看到你这坏蛋痛苦的样子,一般人我不这样。”

    小狐狸狡黠一笑,狡辩道,似乎对我口中所说的治疗感了兴趣,接着问道。

    “你这坏蛋,懂得怎么治疗呀,不会又是拿本牧师书跑去骗吃骗喝吧。”

    我在鲁高因里冒充牧师的经历,曾经在闲暇的时候和小狐狸说过,本来以为会让她肃然起敬,理解深深隐藏在我平凡的外表气质中,那一刻代表着爱与正义与月亮的内心,没想到却在以后被她当成了吐槽的资料。

    “骗吃骗喝?我不是这样的人。”

    鼻子一哼,我很是不屑的说道,作为冒险者,我至于混的这么惨么我。

    “也是,算我说错了,你这坏蛋不缺吃喝。”小狐狸不知想到什么,用她漂亮的指头,重重的按在我鼻子上,说道。

    “知错就好。”

    我嗯嗯的点起了头,想要在口角上赢小狐狸一次,虽然不像小幽灵那样,几近于不可能,但也绝对不容易。

    “你是骗可爱的女孩,骗可爱的女儿才对。”

    说完以后,小狐狸终于忍不住娇笑出声,这是一次华丽的大逆袭。

    毫无疑问,她指的是西露丝和艾柯露这一对,我宝贝的双胞胎天使女儿,当时就是冒充牧师的时候认识的。

    “……”

    话说,这只小狐狸的吐槽功力也越来越强了,是我的错觉吗?总觉得凡是和我接触过的人,吐槽水平都会飞速飙升,就只有我一直止步不前,成为死在沙滩上的前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