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八十五章 人生最悲剧的事情莫过于宅男斗腐女

第六百八十五章 人生最悲剧的事情莫过于宅男斗腐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六百八十五章 人生最悲剧的事情莫过于宅男斗腐女

    冷夜,寒风,凄清草原上,一大一小两道身影,迎风竖立在山坡之巅,对峙着,肃杀的气息,伴随着冷风拂散,将方圆千米之内的动物全部惊醒,落荒而逃。

    突然,小一点的身影出手了,速度如雷,瞬间就跨过了不足十米远的距离,手中两把散发着血光的武器,化作两条血龙,径直向对手刺了过去。

    快,快,快,只能用一个快字去形容,没有丝毫多余累赘的动作,直线冲击,直线刺击,带着一股刺客式的决然凛冽气势。

    剑出无回,一击必杀!

    此乃刺客之道。

    在小一点的身影动作瞬间,另外一道身影也同时有了动作,在对方那宛如闪电一般的速度面前,只来得微微偏转身体,两者之间的距离就已经拉近。

    零!

    “嘶”的一声,泛着血光的剑尖,像切豆腐一般,刺破了对方胸前的斗篷,但是再深入一分,却发出了刺耳的金属摩擦声,火花四迸,随着对方身体的逐渐偏转,剑尖带起一道剧烈刺耳的摩擦火花,从胸前笔直划了过去,将外面的斗篷拉开一道长长口子。

    撕裂的口子里面,异样的金属光泽闪烁着,显然,对方身上着有天蚕宝甲之类的绝世内甲,根本就不畏惧对方的攻击。

    娇小身影似乎早有所料,从对方胸前擦身而过,动作没有一丝慌张和犹豫,而是立刻一个回旋转身,手中两把拳刃化作一个白色光圈,似要将对方切成两半。

    不过,对于娇小身影的动作,另外一道身影似乎也早有所料,在剑尖从自己胸前划过去的一瞬间,两腿微屈,轻轻一点,便跃了出去,让这凌厉的一记回旋斩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没有一丝的犹豫和停顿,几乎在对方落地的一瞬间,娇小点的身影,手中两个拳刃也如影随心的附身过去,在空中划过无数道白色光芒,伴随着片片碎裂的斗篷随风飞舞,让对方那身着金属铠甲的高大魁梧体型,一点一点的暴露出来,似乎占尽了上风。

    “哦哦哦哦哦——!!”

    山坡下,几个无良的醉汉正在摇旗呐喊着,不断在给两个人打着气。

    “汉娜的攻击还是那么凌厉呀。”

    里肯眯起了眼睛,对自己敌对队伍的成员,给予了肯定的评价,擂台赛的时候,他可没少吃过汉娜手中那两把神出鬼没的拳刃的亏,是汉巴格队伍里面排行第二危险的人物。

    “哪里哪里,嗝~~,阿……阿斯……阿尔萨斯老弟的躲闪功夫,也是……嗝,也是一流呀,难以相信这是德鲁伊……德鲁伊嗝,能够有的灵巧。”

    那是当然了,好歹咱也是在卡洛斯手上走过无数次招呀,虽然自己现在不是月狼形态,速度远远跟不上,但那种意识还有,况且现在甚至连加速技能都没有开启的汉娜,在速度方面也和卡洛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那么远。

    喂,我说那几位,有功夫在那评头论足的话,能过来帮帮忙,解个围吗?

    很可惜,我的心灵电波并没有传达给对方,汉娜作为六十多级的刺客,虽然没有使用技能,但是我同样一没变身,二来因为理亏,无法还招,手中握着武器和盾牌也只是为了格挡和增加点属性而已,所以光这样躲闪着,已经很吃紧了,实在没有办法去对这些醉汉给予正义的怒诉。

    “话说回来,为什么阿尔萨斯老弟会被汉娜追杀呢?”

    讨论了许久,汉斯似乎才突然想起了什么死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脑迷糊问道。

    队长,你到现在才想到这一点吗?

    在一旁听到汉斯嘀咕声的圣骑士巴尔,冒出了一额头的冷汗。

    “啊,对了,我知道了。”

    自问自答的汉斯,一拍掌心,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一定是阿尔萨斯老弟,误闯了汉娜的帐篷了。”

    “你怎么一定会是这样?”作为死对头的里肯,在一旁不服气的反问道。

    “因为,我曾经就因为不小心踏入汉娜的帐篷门口的警戒线,而被她像这样,追杀了整整一个上午啊。”

    汉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得意的说道。

    “你不好意思个屁呀,你得意的屁呀!!”里肯毫不犹豫给对方来了一记。

    “哦,我也记起来了,是五年前那次吧,当时还在第一世界的哈洛加斯雪山,亲眼看着汉娜手持菜刀,将队长追杀了整整五个山头。”

    旁边的圣骑士巴尔想起了什么,做出一副恍然的样子补充道。

    “没错没错,就是那次。”汉斯得意极了。

    “所以我说你得意个屁呀。”里肯忍不住再次大声吼道,然后抛下一脸犯傻的汉斯,转头看了巴尔一眼。

    “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记得,应该是汉斯老大在冰河上挖了一个洞,躲到里面,最后还是哈洛加斯那边动用了无数猎犬,才将已经冻成冰块的汉斯老大给挖起来。”

    半醉半醒的巴尔,一时之间忘记了对方的死对头身份,而迷迷糊糊的将自己队伍的糗事给一一细数出来。

    在里肯的暗示下,一旁的法师基拉连忙动笔记录下来,这可是以后在擂台赛打击动摇对手的绝佳信息呀。

    “就算是这样,也不能一定认为就是阿尔萨斯老弟误闯了汉娜的帐篷,才会这样啊。”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八卦消息以后,摇头晃脑的将一大碗酒灌下的里肯。继续抱着疑惑问道。

    “哼哼,问的好,这个你们就不知道了吧,嗝~~”

    似乎是里肯的问题正中了自己下怀,汉斯摇摇晃晃的将嘴巴凑到众人耳边,左右看了一眼,才故作神秘的小声附耳道。

    “其实啊……”

    “其实?”

    三人仿佛在听着什么惊天消息一般,不由自主的咽下一口口水。

    “其实是因为,我刚刚偶尔看到了阿尔萨斯老弟,为了躲酒而大意钻入了汉娜的帐篷里面。”说完以后,汉斯得意一笑。

    原来是你这个家伙早就知道了,摆明是故意不说,等着看热闹呀!!

    众人不禁在内心掀翻桌子的大声呐喊道,对于汉斯的阴险又增了一份认识。

    “我说汉斯老大,汉娜怎么说也你是妹妹……”

    比其他人多了蛆虫那么长的一份正义感的圣骑士巴尔,对汉斯醉酒后的恶劣行径实在看不过去了,不由开口劝告,让他改过自新,回头是岸,否则等待着的又将是汉娜的绝地大追杀。

    “没关系,我也在苦恼着汉娜现在还没嫁出去呀。”汉斯双手抱胸,做出一副为妹妹深思熟虑的兄长姿态。

    “队长,我……我误会你了。”被汉斯一眼打动的巴尔,不由热泪满盈的看着对方。

    “嘿嘿,最重要的是,如果小小的牺牲一下汉娜的色相,就能拉到阿尔萨斯这样的强力德鲁伊,这不是很划算吗?”

    好兄长的姿态还没有维持满三秒钟,立刻就暴露本性的汉斯,做出一副精打细算的样子,嘿嘿笑道。

    “……”

    圣骑士巴尔,默默的低下头,将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记了下来,决心明天就立刻给汉娜打小报告。

    “不过话说回来,汉娜平时都很警觉的,只要一有人靠近她的帐篷三米范围之内,就会立刻反应过来,为什么今天……”

    丝毫不知道自己即将悲剧的汉斯,继续醉醺醺的自言自语嘀咕着,然后一拍手心,露出“我知道原因了”的表情。

    “其实汉娜已经半醉了,只是一直强撑着而已,因此才没有发现阿尔萨斯老弟的行踪呀,我就说嘛,一个女孩家的,酒量怎么可能会比我这个大男人还好呢,哇哈哈哈哈哈——”

    重新拾回兄长自信的汉斯,这样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同时也将他那渺小不堪的大男人式自尊心暴露无疑。

    这家伙现在真没得救了,以后绝对不能让他碰酒了,圣骑士巴尔,再次下定决心。

    “阿尔萨斯老弟不会有事吧?”

    听闻作为哥哥的汉斯,仅仅是跨入妹妹帐门半步,就落得了个如此凄惨的境遇,四人里面最为清醒的圣骑士巴尔和巫师基拉,不由担心起来。

    “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你没看见汉娜由始至终都没有施展技能吗?”汉斯在一旁笑着安慰道。

    “原来是这样,汉娜还留有余地,并不是真心想杀死对方呀,我就说了,就算是误闯入女孩子的帐篷,也不至于愤怒到要将对方置之于死地吧,毕竟我们和阿尔萨斯老弟,也有过生死之交了。”

    听到汉斯的话,巴尔和基拉稍稍安心了一点。

    “不不不,你们理解错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说,汉娜现在喝醉了,而且气晕了头,一时忘了施展技能罢了,等她清醒过来……”

    汉斯在两人面前摇起了手掌,表示两人的猜测完全错误,这样说着,眼角似乎瞄到了什么,往战场上一指。

    “你看,我说的没错吧。”

    顺着汉斯手指指向的方向,基拉和巴尔目瞪口呆的发现,对面的汉娜已经开启了加速技能,同时将一个个若隐若现的火焰陷阱,遍布整个山坡。

    “看,我说的没错吧。”汉斯得意的抬起了头。

    “我就说你得意个屁呀!!”

    忍无可忍的二人,终于向得意洋洋的汉斯挥出了拳头,实施了惨无人道的围殴,当然,作为汉斯死对头的里肯,是肯定不会放过这种赚便宜的机会的,所以应该是三人才对。

    喂喂,等等等等,怎么突然耍诈,用起技能来了。

    本来还在因为逐渐熟悉了汉娜的攻击模式,而终于空出一点余裕,想着是不是能乘着空隙喝杯茶解解酒渴的我,猛地发现汉娜的速度徒然增加了将近一倍,攻击也越发猛烈起来,而且遍布在四周,虽然看不见,却能让第六感强烈拉响警报的危险感,不会是刺客的陷阱技能吧。

    我的妈呀。

    几乎没有丝毫犹豫,我立刻一个后翻,人还在空中,便施展开了狼人变身,落地以后,再次一个弹跳,身子猛地高高跃起,不断后跃,一直退到山坡脚下才平稳着地。

    这时候,整个山头已经被刺客的三阶技能【火焰复苏】打出的一波波半米高的焰浪,完全覆盖,整个山头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不妙,真的很不妙,虽然以自己现在的抗性,刺客的陷阱是伤不多自己多少,但刺客的武学艺术技能,聚气攻击,那可不是开玩笑的,类似于重击的效果,虽然伤害不如二重击叠加的高,但是哪怕我变身熊人,再握个附带圣骑士抵抗光环的盾牌,也照样能造出一定的伤害。

    毕竟,汉娜怎么说也是六十多级的顶尖刺客,相隔了二十多级的等级和经验差距在里面,这种差距是很要命的,被她的聚气技能完全发挥出伤害的话,那可真不是能够拍拍伤口一笑了之的事情。

    思考的一瞬间,汉娜的黑色身影,已经直逼眼眶,手中的拳刃发出刺耳破空声,直接朝自己狠狠刺过来,刃尖上同时泛起了淡淡的能量光芒。

    靠,是聚气技能,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我连忙一个懒狼打滚,狼狈的避开了这一招,但是,汉娜的猛烈攻击,现在才刚刚开始。

    “真的不要紧吗?”

    一个上勾拳将汉斯高高击起,巴尔时不时回过头去,看一眼战场,将对方狼狈应付的身姿映入眼中,不由担心的问道。

    “放心吧。”

    里肯一个倒空翻,将飞上半空的汉斯一脚踢回地面,朝巴尔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

    我们所有人中,阿尔萨斯老弟的个人实力是最强大的,你没有看到吗?他的鬼狼还没有召唤出来,甚至由始至终都没有还过手,汉娜实力虽然不错,但是认真起来的话,还不是阿尔萨斯老弟的对手。

    想想对方这些天以来的战斗表现,巴尔认同的点了点头,继续将大部分精力放到殴打他的队长上面,一时之间,无数拳脚就像暴雨的雨滴一般,将汉斯揍的七零八落,哀嚎不已。

    另外一边,战势也在吃紧,速度加快也就罢了,汉娜的每一击,都带上了聚气技能,让我无法在像前面那样,哪怕就算被擦中一点也没有关系。

    要知道,聚气技能是连续技,一旦第一手被连上,那么第二第三手,将会变得迅猛无比,即使勉强躲闪开来,身形也会被打乱,从而被她接连重新起手的聚气技能所得逞,就仿佛一片淤泥沼泽,只要身陷其中,再怎么挣扎,也只能缓得了一时,总会有被击中的一次。

    不过,虽说刺客的聚气技能,第一手所要消耗的法力极少,直到第二手,特别是爆发聚气能量的第三手,才会消耗不菲法力。

    但是,像汉娜这样不间断的使用,将技能当成普通招式一样攻击,哪怕就是消耗极少的第一手起手技能,法力也应该会很快干涸吧,或许可以稍稍的期待一下那种时候的到来。

    也罢,就当活动一下筋骨吧,这种程度的危机,还算小事了,和卡洛斯的训练才叫一个惨呢,几乎只要稍微眨个眼皮,就会被这个速度快得不像话的圣骑士找到可乘之机,然后惨遭对方高级连击的虐待,当然,我偶尔也能给卡洛斯一点小菜瞧瞧,不过总归来说是输多赢少,被虐得挺惨就是了。

    正当我抱着乐观的精神,暗自这样安慰自己的时候,汉娜的下一个动作却让我目瞪口呆。

    她乘着攻击的一个空挡,以闪电般的速度从腰带里取出一瓶药水,咬在嘴里,微微一仰,在三分之一秒的时间里,将她那精致秀美的下巴,从阴影中暴露出来,仅仅也只是眨眼的功夫而已。

    当然,我并不是为着偶尔一现的美丽风情所吸引,而是因为她喝下的药水,并不是普通的法力药剂,而是回复活力药剂。

    如果换做是可以量产回复活力药剂,身上积存的回复活力药剂可以美美洗上一个药水澡的我,这般奢侈的浪费,也还说得过去,但现在的问题是做出这种行为的并不是我,而是汉娜。

    回复活力药剂,对于一个冒险者来说,哪怕是第二世界的顶尖冒险队伍,也是异常稀有,其价值并不逊色于一件极品装备多少的战略性宝贵资源。

    如今,却被汉娜在这种时候,给浪费掉了。

    不能说她奢侈,经过这几天的相处,虽然了解不多,但是也能看出她绝对不是这样的人,只能说她杀死我的决心,实在是太强烈了。

    真是太任性了。

    看着再次猛冲过来的汉娜,我微微叹了一口气。

    虽然腐女这种嗜好,在风化不开的暗黑大陆,如果被别人知道,的确是很丢脸,甚至是丢脸到足以羞愤自杀的事情。

    菲妮曾经也悄悄跟我说过,欧娜在对她暴露出自己对伪娘和伪百合的喜好之后,也完全的黑化掉了,拿着柴刀追杀了她好一会儿。

    嗯,腐女这种嗜好,似乎比喜欢伪娘和伪百合,还要严重一些吧……大概,所以对于汉娜的反应,我一开始也是抱着理解的态度,自认倒霉,甚至做好先一步开溜,以后永远避开汉巴格队伍的最坏打算。

    对自己动杀机,这种事情我并不介意,但是为了这种事情,而如此浪费队伍里的宝贵资源,却是显得任性了。

    霸体!

    轻轻一叹之间,汉娜的拳刃,已经没入对方的铠甲里面,但是还没等她有所反应,一股强大的反震力,便由对面传了过来,就好像手中的拳刃不是击在血肉之躯上,而是刺在了高达上千防御的圣骑士盾牌上面一般,让她不由自主的微微震退一步。

    嗯嗯,霸体这种技巧,用来对付力量柔弱型的刺客,还真是格外方便呢,难不成是因为加仑老头年轻的时候被某个刺客欺负过,才特意研究出这一招?

    心里一边想着,乘着汉娜身子微顿的五分之一秒时间,一记带着呼啸火焰的强烈焰拳,便朝对方脑门狠狠的冲刺过去。

    “啪——”

    不愧是身手最灵巧的刺客,在这种极短的距离下,甚至因为酒精作用,大脑的判断力和反应力不足平时的八成,关键时刻,汉娜也还是做了一个偏头动作,让我的一击焰拳从她的脸颊上擦了过去。

    虽然只是轻轻一擦,伤害没有发挥到三分之一,但是十级焰拳的威力也不容小视,哪怕是三分之一的伤害,也能让防御薄弱的刺客,如同被炮弹击中一般倒飞出去。

    唉,又做了一回恶人,本来就是自己不对,走错了帐篷,还将代表着少女最羞涩,最禁忌的秘密笔记,给翻出来看了一小半。

    虽然因此本人受到的严重的精神打击,可谓是两败俱伤,由此看来,宅男腐女果然是没有任何交集的可能性呀。

    只要一想到这种能让人羞愤自杀的事情暴露了出去,委屈,愤怒,绝望,恐惧,甚至是动了杀机,对于汉娜来说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现在,自己又揍了对方一拳,哪怕是以这一拳是代替汉斯打的作为借口,也好像欺负的太过分了。

    “嗯,那个……”

    我打算再解释一下,如果实在无法让对方安分下来,就拔腿跑人吧,反正过阵子,等她的情绪稳定下来,知道我不会将她的秘密暴露出去,应该就能好好对话了,呃……大概。

    可惜这抬头一看,我不禁愣了起来。

    虽然情节有点老套,貌似,这一记焰拳最大的作用,并不是让她受到伤害,而是……将她帐篷帽子给掀了下来。

    一头流动着火红色彩,如同炎之精灵般的长发,随风飘舞着,那阴冷的寒风似乎也因为这一头炙热红发的出现,而温暖了许多。

    火红色秀发的下面,是一张精致到了极点的小巧脸蛋,淡蓝双眸中,闪烁着一丝颤抖和委屈的泪花,怒瞪着自己,更显得别具楚楚风情。

    说白点,汉娜长得十分漂亮,漂亮的不像话,不亲眼看到的话,很难形象这样美丽的女孩,竟然会是一个腐女。

    当然,最让我惊讶的不是她的美丽,虽然也能归类到绝色美女的范畴,但是比起莎拉琳娅她们,还是有点距离,还不至于让我看呆。

    让我惊叹的是,汉娜的模样,竟然和那位曾经和自己有过一次gal式激情碰撞,然后在餐馆又见了一面的,有着两面之缘的那个红发美丽少女。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的围殴三人组,也惊愣的停下拳脚,同时发出一声惊叹。

    里肯:“咦~~?!”

    基拉:“咦~~?!”

    巴尔:“咦~~?!”

    “你咦个屁呀?”

    听到第三声惊叹,里肯和基拉同时转过头对巴尔喷道,他们两个还好,毕竟不属于同一个队伍,汉娜的保密措施也做得十分到位,第一次看见她的庐山真面目,也是情有可原。

    但是巴尔这个和她一同历练了几十年的队友,也发出至于的惊叹声,不是显得很可疑吗?

    “不,就算是我,也足足有……我算算……有……”

    在里肯和基拉鄙夷的目光注视下,巴尔连忙扳起指头,仔细数了起来,一遍又一边,最后抬起头,朝两个人傻笑一声。

    “不好意思,真的忘记有多久了。”

    里肯、基拉:“……”

    好吧,总之从对方尴尬的表情可以看出,的确是很久了没错。

    “对……对了,队长肯定知道。”

    为了摆脱这种尴尬,巴尔连忙用连他自己听着也觉得夸张的语气,对二人说道。

    里肯和基拉想了想,也觉得巴尔的话有道理,身为汉娜哥哥的汉斯,总该知道一点吧。

    “我……这是在哪?诶诶~~总觉得脸很疼,是错觉吗?”

    这时候,被打成猪头的汉斯,正好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似乎经过刚才脑袋似乎清醒了一点,用着迷茫的目光,打量了四周一眼,很快,目光就锁定在了迎风而立,宛如火焰精灵的汉娜身上。

    “咦~?那位妹子长得不错嘛,你们不觉得她那一头红发,和我很相配吗?”

    定定的看了汉娜一眼,汉斯回过头,对着里肯他们,指了指自己的红色汉堡头,傻笑着问道。

    “……”

    三人眼中掠过一道寒光,不约而同的相视点了点头,接着,雨点般的拳脚,瞬间就将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的汉斯给淹没了。

    汉斯他们的对话,我当然也听到了,不过现在让我去吐槽,却是已经有心无力,如果能对调一下处境的话,我宁愿和现在正在被群殴中的汉斯对调一下……大概。

    似乎,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更加浓烈了,那紧咬着的一口好牙,发出剧烈摩擦声,估计是吃了我的心都有。

    可恶,现在这种情况,恐怕就是时间也无法磨平对方的愤怒和怨恨了。

    难道,真的要用最后的手段吗?不,不要啊,这种事情我绝对不干。

    但是……但是不这样做的话,真的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和汉巴格和肯德基小队之间建立的友情,我真的不想如此舍弃。

    “啊哈……啊哈哈哈哈……”

    自暴自弃的笑了一声,我随手打个响指,一层隔音结界立刻将我和汉娜包裹在了里面。

    “哼,真是幼稚,那种情节。”

    冷哼一声,我用居高临下的态度,不屑的对汉娜 。

    “你……你说什么?!”

    话刚落音,感觉对面的杀气又猛烈了好几分,宛如一头实质的斑斓猛虎般,朝自己张开杀戮的獠牙。

    “怎么,不服气?就让我来告诉你,什么才叫腐吧。”说完这句以后,我那颗脆弱的宅男之心,也随之碎成粉碎。

    已经……不再纯洁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