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六百九十章 逼近,贝利尔的难题!

第六百九十章 逼近,贝利尔的难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六百九十章 逼近,贝利尔的难题!

    那些死去的战士,和维拉丝、琳娅的相遇,和贝利尔的战斗,还有战后和维拉丝度过的时间。

    那时候的自己正经历着完全狂暴之后的极度虚弱期,衣食住行可都是全靠着维拉丝,甚至头几天的外出走路,也是在她的搀扶下才能完成。

    似乎也是这时候,我们两个的感情才急速升温,彼此之间不再隔着转职者和平民之间的鸿沟,和恩人这一层膈膜。

    维拉丝是在那时候才真正喜欢上自己的吗?这一点我也不大清楚,虽然以前没少问过维拉丝这样的问题,比如说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为什么会喜欢我,恐怕夫妻之间都曾经这样彼此问过吧。

    不过温柔的维拉丝,在这一点上也展现出了她身为女人的狡猾,将我的话套出来以后,却对我的问题含糊其词,要么就是在我问完之后,轻点着唇口发呆片刻,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让她那俏丽白皙的面庞上逐渐浮起一片云霞,然后害羞的轻笑着跑开。

    不得不说,有时候害羞还真是蒙混问题的一大利器呢。

    总之,这个问题以后一定要问清楚,很令人介意的说,为什么维拉丝会喜欢上当时平凡无奇,胸无大志,一心只想着什么时候开溜出去,躲在谁也找不到的角落种菜养鸡放羊过上一辈子混吃等死生活的自己呢?

    哦,对了,还有维拉丝第一次给自己吃馍馍面的那一天,也是记忆犹新呢,按照gal的话来说,这段剧情可是足以放上十张以上的游戏收藏cg的重要场景。

    除了战斗和死亡以外的一切回忆,都是如此的美好和弥足珍贵。

    唯一让我觉得可惜的是,那些自己没能保护好的可爱战士们和数百的村民,还有当初和自己一起同生共死过的德鲁夫小队,如今和自己之间已经有了一道鸿沟的事实。

    “唉~~~”

    在这片空旷的草地上,驻留了片刻之后,我轻叹一声,回到两个罗格士兵身边。

    “阿尔萨斯大人,发生了什么事吗?”

    两个女罗格见我神色不对,不由异口同声的开口道,这种默契,还真会让人误以为她们是心有灵犀的双胞胎,如果不是两者的外貌和身高都存在明显区分的话。

    “没什么,只是想起第一世界的事情罢了。”对于这两个热心善良而优秀的罗格,我报以微笑道。

    “原来是这样。”

    莉莉维似乎是理解了什么,轻轻的点头。

    “这里……在第一世界,是大人的家乡吗?”安蜜拉用关心的神色,看着我问道。

    “怎么说呢,虽然不是,但也算半个了,这里是我妻子的家乡。”

    一边赶路,我和两个罗格士兵聊了起来。

    “阿尔萨斯大人一定很想念妻子吧。”

    女人多愁善感果然不错,哪怕是眼前这两个素质过硬的女罗格,咋一听到我的话,便不知道在脑海里补完着什么相爱的人分隔两地,不同的世界,不同的天空,连月亮也再无法传达彼此的思念之类的爱情剧场,然后眼眶便湿润起来了。

    我说啊,我和维拉丝可没有你们想像的那么惨呀,只是分别了一个多月而已,完成这次任务也能回去重逢了。

    当然,这番话是不敢对两个女罗格说的,算了,就让她们尽情想像去吧,想的再怎么离谱,都比阿琉斯那一脑子的腐物要好上千倍万倍。

    一个上午的时间过去,随着逐渐接近赛尔贝森林,怪物也多了起来,尤其是炮灰级的沉沦魔,更是一群接着一群。

    莉莉维和安蜜拉,现在也终于明白了哈加丝临行前交代她们的一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别担心,一切有那位阿尔萨斯做主,你们两个只要带路就行了,只要认真执行对方的命令,就绝对不会有事。

    那时候的莉莉维和安蜜拉,还带着一头的疑惑和担忧,心里想着那位阿尔萨斯大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

    要知道,和安达利尔一样,作为四大魔王之一的贝利尔,虽然不如安达利尔那般经营万年,在罗格草原上的势力根深蒂固,一路上有无数的大小怪物阻拦。

    但是怎么说,身为魔王,贝利尔也不会允许随随便便的,就让所有人都能够一路疏风的到达它的老巢赛尔贝森林进行游玩和围观,即使无法像安达利尔那样,必须通过一路由鲜血荒野至墓穴四层这一大段艰险路程,才能到达,但是路上肯定也会有重重阻碍,将那些实力不够的家伙淘汰下来。

    从最弱小的沉沦魔和硬皮老鼠,到墓穴四层里的强大怪物,诸如丑陋的诅咒怪,强大的火系怪物被放逐者都有。

    只有具备挑战安达利尔的实力,才能够突破赛尔贝森林的阻拦,但是就算你有打败安达利尔的实力,却不一定能打败贝利尔,这是冒险者之间流传着的一句谏言。

    并不是说贝利尔的实力比安达利尔强,相反,光以实力而论,它或许是四大魔王里最弱的一个,这句话主要指的,是赛尔贝森林外围强悍的守卫怪物,还有贝利尔那诡异的精神攻击——虚幻的真实。

    这时候,莉莉维和安蜜拉,正用敬畏的目光,看着在附近大开杀戒的四只鬼狼。

    即使是墓穴三四层最强大的诅咒怪和被驱逐者,在这四只鬼狼面前,也如同是在镰刀锋芒下的稻麦一般。

    是的,就是收割,就像收割稻麦一样,成片成片的倒下,数以百计的沉沦魔,来势汹汹的被驱逐者,口吐闪电球的诅咒怪,在这四头鬼狼面前,和稻麦一样,没有任何的分别。

    换做是莉莉维和安蜜拉,两个人加在一起,对付一只诅咒怪,或是竹竿一般的被放逐者,都有些吃力,因此不难理解她们此刻内心的震撼,换做是自己站在这些强大的鬼狼面前,究竟能支撑多少秒呢?

    而且,身为鬼狼的主人,阿尔萨斯大人到现在,还未出手,女人的直觉告诉两个人,这位大人并不只是依赖召唤宠物战斗,自身肯定也有着强大的实力。

    无怪乎哈加丝大长老会那样说,跟在这位神秘而强大的阿尔萨斯大人面前,只要自己不乱来的话,的确不会发生任何问题。

    下午时分,常年弥漫着雾气,笼罩在一层神秘而恐怖色彩之中的赛尔贝森林,终于高高的耸立在我们前面。

    任何魔王魔神都有自己的特色,安达利尔大概是喜欢人海战术,所以她身边的护卫,也是沉沦魔的终极进化体,几个强大的黑暗魔和黑暗魔巫师。

    至于督瑞尔,也不知道是因为懒得打理,还是它的口味比较杂一点,它的护卫队品种很杂,在大多数冒险者看来,主要是由个体实力强大的血腹兽,还有巨大木乃伊加骷髅海的组合,这两者组成。

    墨菲斯托的是议会成员,大菠萝的是死亡骑士,巴尔的是死神之王,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贝利尔的护卫队,在赛尔贝森林遍布着的,是那些美丽无比,但却是最让冒险者头疼的怪物之一的幽魂。

    这些家伙的幽灵形态,让物理和魔法攻击攻击落到它们身上,都要大打折扣,虽然攻击力不高,但是不受空间限制,让它们可以彼此重叠在一起的能力,却弥补了这一缺点,试想一下如果是十只幽梦重叠在一起,同时攻击,那么所能造成的伤害就是十倍了。

    而之所以没有将它们这种能力,说成是重叠攻击,那是因为虽然身体能重叠在一起,但是攻击力却无法互相叠加,依然按照个体计算,也就是说,如果一只幽魂无法对冒险者造成伤害,那么就算十只重叠在一起,也同样无法造成任何伤害。

    这样一来,防御差一点的冒险者或是职业,根本就无法摄其锋芒。

    当然,那些基础防御过人,兼且装备精良,让幽魂无法造成伤害,或者只能造成强制伤害的圣骑士野蛮人职业,也不要因此而得意偷笑。重叠在一起的幽魂固然可能无法对你造成伤害,但是却能让你的装备耐久,以倍数的速度下降,就算阴不死你,也能让你为越是精良修理费用越高昂的装备修理费而在铁匠面前流出悔恨的泪水。

    刚刚一脚踏入森林,我们就受到了这些幽魂的热情招待,可惜小二它们并不领情,面对幽魂的热情相迎,嘴咬爪撕,三两下就将这几只游荡在森林外围的落单幽魂给超度了。

    我讨厌赛尔贝森林里的迷雾,当初也是这股迷雾,将我送达到这片森林,甚至是直接送到贝利尔所造成的虚幻现实的环境之中。

    老实说,在这个世界上,我从来没有真正痛恨过任何的人。

    哪怕是那些迷失了自己的本性,肆意杀戮平民的堕落者,他们的行为令人痛恨,但同时也是失去了自己可以守护的事物,从而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可怜家伙。

    地狱势力当然更加可恨,大陆数千年来的无数悲剧,都是由它们一手造成,但是如果切换到他们的角度,面对美丽丰饶的人类世界,如果说没有觊觎之心,那绝对是骗人的。

    弱肉强食,这本来就是人类一直在对其他生命做着的事情,如今只是换成地狱一族对人类实施而已,恨,当然是恨,但是更多却是痛恨无法保护亲人,无法驱逐地狱一族的弱小的自己。

    所以,真正令我痛恨,发誓要亲手将其毁灭的,算来算去,我脑海里只浮现出了贝利尔的模样。

    谁说有点俗套,不过这家伙的的确确是触及到了我的底线之内,我无法原谅它用维拉丝和莎拉对付我的行为,这家伙必须死。

    小二它们,似乎也感受到了我内心的郁闷和愤怒,攻击变得越发凌厉起来,那由幽魂组成的脆弱方向,就好像一张蛛网般,被四只鬼狼轻松的撕裂开来,直指森林中心的贝利尔老巢处。

    “到这里就行了。”

    估摸在森林里走了一个多小时左右,我突然停下脚步,对两个女罗格说道。

    “可是,这里离贝利尔所在地,还有一段距离……”

    两名尽职的罗格士兵,迟疑着对我说道。

    “不用担心,到这里我已经认得路了,要是再接近一些,贝利尔突然出现,我可没有多大信心能够保护得了你们两个。”

    我对一脸忧郁的莉莉维和安蜜拉,微微笑道。

    “可是……”

    两个人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我再次出声,严厉打断。

    “没有可是,挺好了,这是命令!”

    “是,长官!!”

    两个人不下意识的双脚并立,笔直身体行了一礼,然后高声应道,做完了以后,才莫名其妙的互相看了一眼。

    “那个……阿尔萨斯大人,冒昧问一个问题,大人曾经在营地……那个,带领过士兵吗?”

    在强烈的好奇心趋势下,一旁的莉莉维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是的,曾经在第一世界的营地干过一阵子,那里的可都是和你们一样出色的小伙子和漂亮姑娘们。”

    大概是习惯成自然,面对这些是罗格士兵的时候,我总是会涌起一股作为长辈的感觉,即使眼前这两位女罗格,年龄绝对要比我大上不少。

    “原……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长官给我们的感觉,那么熟悉呢。”

    两个人似乎终于解开了内心一直以来的疑惑,而拍着胸口,呼出一口气,似乎承认了我,称呼也从大人变成更加让我觉得熟悉和亲切的长官了。

    “那么长官阁下,莉莉维(安蜜拉),在此先行告退,祝长官阁下一路顺风,平安回来!”

    两人再次行了一礼,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个……”

    等两人取出回程卷轴,正要撕开,莉莉维忍不住再次出声。

    “请原谅属下多此一举,但贝利尔的实力真的很强大,请长官阁下千万要小心。”

    见识了对方的实力,到了这份上,要是两个人还不明白对方究竟想要做什么,那就真是傻子了。

    “莉莉维。”

    我回过头,看了对方一眼,露出笑意。

    “是的,属下在。”

    “请原谅我多此一举,那个……是不是有很多人说过【莉莉维真是个爱操心的姑娘呀】这样的话。”

    刚刚打趣完,莉莉维的脸色就通红起来,不好意思的扭捏低下了头,说不出话来,看来是被我说对了。

    “长官说的是,莉莉维在我们大队里,爱唠叨可是出了名……呜呜~~”

    一旁打小报告的安蜜拉,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满脸通红的莉莉维捂住了嘴巴,那股使劲的力道,差点就让安蜜拉窒息过去了。

    然后,两个人才窃窃私语的,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展开回程卷轴,身影消失在白光之中。

    真是两个讨人喜欢的女孩呀,尤其是莉莉维,我说怎么总给自己一种熟悉感,原来是在爱操心这一方面,和维拉丝有些相似呀。

    维拉丝呀,怎么说呢,爱操心可是出了名的,看她每次在我出去冒险的前一天,为我准备好的十几个大麻袋东西就知道了,虽然本人不承认,但她也总是喜欢唠唠叨叨。

    在我眼中,这些都是她的魅力所在。

    第一次见到的维拉丝,17岁的维拉丝,是一个像花朵一样,美丽纯朴,害羞善良,温柔驯从的完美女孩,当然,也不是说现在就变了样,和以前相比,就算生活和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也依然是17岁那时的她,这一点是最让我感到惊奇的。

    只是比起以前那个朴质温驯的她,怎么说呢?现在的维拉丝,平时到是没什么两样,但是发怒的时候,尤其是手中还抓着平底锅这件大杀器,这时候的维拉丝十分危险,就如同普通人面对着饥饿的母老虎一样。

    比如说每当我大声在所有人面前念出自己绞尽脑汁才想出来的“无限火雨之维拉丝的平底锅”这一招名字华丽,招式也同样华丽的绝招时,那一刻的维拉丝,俏脸上锁展露出来的微妙笑意(杀意?),就让我心惊胆战。

    也不知道这种性格,是因为和我相遇之后,被自己天马行空的行为方式给锻炼出来的,还是从一开始就隐藏在她的里性格里面,只是因为以前实在是太过善良和温柔,所以一直不为人所知罢了。

    呃,大脑又溜号了,不行不行,现在可不是想维拉丝的时候,待会还有一场苦战呢,说实话,对于贝利尔,虽然表面上自信满满,但我心里却也没什么底气。

    血熊状态的力量,当然能够将这位四大魔王里面最弱的一个,给华丽虐杀,贝利尔的分身,实力还不如巴尔的投影呢。

    只是,别忘记贝利尔最擅长的是什么,别忘记自己的血熊变身是怎么样领悟的。

    贝利尔最擅长的,可是精神攻击,而血熊变身,是近似狂战士一类的存在,说白点,就是智慧属性比较低,对于精神类攻击很无奈。

    当初在第一世界,能够以血熊状态华丽将贝利尔虐杀,那是因为陷入了完全狂暴状态,心智泯灭,对于精神攻击已经完全免疫,现在可不同了,我可不想再被贝利尔的虚幻现实,搞到完全狂暴才将对方干掉。

    那种失去至爱之人的无力,痛苦,悔恨,绝望,毁灭掉一切的阴暗情绪,绝对不想经历第二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