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一十六章 联姻前奏曲(二)

第七百一十六章 联姻前奏曲(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七百一十五章-第七百一十六章 联姻前奏曲(二)

    “丽……丽莎,你误会了,我只是为了道格和格夫着想而已,你看,他们也半大不小了,是吧,你们说是吧,道格格夫。”

    拉尔慌忙解释起来,暗地里拼命朝两个野蛮人兄弟眨眼睛,并射出恨铁不成钢的恼怒眼神,一副“看,我多为你们着想,你们却在丽莎面前中伤我”的样子。

    “不,大哥你也知道,我们对那种个头娇小的法师不感兴趣。”

    拉尔着急之下,却忽略了野蛮人的审美观,话刚一落音,就遭到了大嘴巴道格的委屈辩驳,立刻哑口无言。

    “嗯哼,原来一起战斗了那么久,我们正直的拉尔大人,对自己家兄弟的爱好还不清楚,所以才会导致这样的误会呀,我明白了。”

    丽莎用着锐利的笑容,每一个字句都显得如此尖锐,仿佛要直刺拉尔的心脏一般,就连旁边的莎拉,也露出“原来爸爸竟然是这种人”的回避目光。

    “不……莎拉宝贝,你不能这样!”拉尔发出一声悲鸣,随即愤愤的指着我。

    “你的丈夫不也是花心吗?为什么独独对我鄙视。”

    “我靠,没事干嘛扯到我头上。”

    我对于自己躺着都能中枪表示了愤慨,不过因为拉尔说的是事实,所以多少有些心虚的感觉。

    “大哥哥是大哥哥,爸爸是爸爸,怎么能一概而论呢,爸爸要是对不起妈妈的话,莎拉是不会原谅爸爸的。”

    沙拉小萝莉气呼呼的双手抱胸,那双威风凛凛的绯红色双眸,颇有气势的这样看着自己的父亲道。

    “不,我怎么觉得你那句【大哥哥是大哥哥,爸爸是爸爸】,感觉和【人是人,牲畜是牲畜,人是用来爱的,牲畜是用来宰吃的】那么类似呢?”

    面对无情女儿的苛刻发言,全身陷入苍白状态的拉尔无力吐槽道。

    “才没有这回事呢,那是因为,就算大哥哥还有维拉丝姐姐她们,他也是爱我的。”

    双手抱胸,像足了气势威凛的个头矮小的贫乳大小姐的莎拉,理所当然的这样,有点蛮不讲理的为我辩护道。

    话说,贫乳不是我故意加上去的。

    这样激扬的回答完毕以后,莎拉宝贝似乎突然醒起在这种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说出这种话,实在太没羞了,脸蛋立刻红的像一个熟透的苹果似的,不好意思的躲在我身后,从那娇小可爱的身体里洋溢出来的爱意,这样紧贴着传过来,让我的内心无比幸福和温暖。

    此时,与自己现在的状况完全相反,或者该说即将完全相反的另外一个人,却不甘心的大声嚷嚷起来。

    “那么就算我娶了其他女人,也是爱着你妈妈的呀,为什么唯独鄙视我。”拉尔泪流满面。

    “诶~~”

    这时候,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纷纷让开一条道路。

    道路对面,在恐怖的气场下,全身散发着黑气,一头长发无风自动,宛如美杜莎头上那吐芯的毒蛇般的丽莎阿姨,轻轻对拉尔绽放一个黑色笑容。

    “亲爱的,看不出来,原来你果然有这种想法呀。”

    “不,丽莎,我刚刚只是在举个例子而已。”

    外号妻管严里号是惧内的拉尔,发出绝望的辩解声。

    “不好意思,家里有点事,我们就先回去一步了。”

    无视拉尔可怜兮兮的申辩,丽莎阿姨一手抓着他的衣领,朝我们贵妇人似的呵呵一笑,然后拖着快速离去。

    “我是爱你的!!”

    两个人消失的远处,传来拉尔那迟来的甜言蜜语,让我们额头上捏了一把冷汗。

    “果然……还是不要那么快结婚好了。”

    看着眼前一幕,刚刚在我们的劝说下有些心动的道格和格夫,相视了一眼,像是决定了什么一般默默的点了点头。

    “……”

    我想这两个野蛮人兄弟至今依然打光棍的原因,其实和丽莎阿姨和拉尔大叔这对夫妇所起的反面教材作用,有很大关系吧,别看他们两头大蛮牛人高马大,凶神恶煞的模样,其实还是相当的细心和好脾气,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比其他冒险者多一份对结婚这件人生大事的重视,总是在犹豫,生怕像自己的大哥一样“遇人不淑”呀。

    当然,比起里肯和汉斯这两个悲情前辈,以暗黑大陆的冒险者年龄而言,尚且年轻的野蛮人两兄弟还有得是时间。

    不过,现在可不是同情他们两个的时候。

    我泪眼汪汪的回过头,执着沙拉的小手,紧紧握在胸怀。

    “莎拉宝贝,你只要一直保持着这样就好了。”

    “呜~~”

    莎拉却是误会了这句话的意思,某人原本只是想隐晦的表达千万别变成第二个丽莎阿姨,而对自己的萝莉体质十分敏感的莎拉,则是误以为对方在说她的身材。

    “如果大哥哥喜欢这样的莎拉的话……”

    心底如同天使一般纯洁善良的小沙拉,虽然很在意自己的萝莉体型,但还是善解人意的点了点头,如果大哥哥真的喜欢的话,似乎也是最好的结果。

    结果,一场华丽的误会对话就此诞生,虽然对以后没什么影响就是了,反正就算莎拉继续在意下去,也不会改变她永远是萝莉外表的事实。

    迟早有一天,曾经像两只撒娇的小鸟一般围绕在自己身边,甜甜的左一口右一口莎拉姐姐的叫着的西露丝和艾柯露,也会高挺着骄傲的胸部,不得不低下头才能和自己说话吧,呜呜~~

    “年轻就是好呀。”

    看着这仿佛人生百态的一幕,凯恩呵呵笑了起来。

    “酒……酒……”

    旁边是如同饥饿的鬼魂一般,弯腰驼背,散发着浓重的阴沉气息的老酒鬼。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拉尔家里,虽然自己在库拉斯特的家,其实就在不远处,不过想想久未有人打扫,况且也是十分想看看拉尔受到了什么样的酷刑,所以我还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和凯恩老酒鬼她们一起做了回客。

    “你们先坐会,茶很快就好,莎拉,过来帮帮忙。”

    似乎已经风平浪静的两夫妻,此时,丽莎阿姨正在厨房里面发出声音。

    “诶。”

    应了一声,莎拉对我露出了一个灿烂美丽的笑容,然后蹭蹭往厨房的方向跑去。

    “哦哦,拉尔大叔,你这是怎么了?”

    刚刚进入大厅,就看到拉尔那厮,宛如坐在拳击台角落的板凳上的落魄拳击手般,全身散发出颓废阴沉的气息,我明知故问的大声招呼道。

    “别管我~~”

    对于我红果果的恶意,从来都是嘴上不饶人的拉尔,似乎也失去了反驳的力气,由此可以稍微想象一下,他在我们到来之前的一小段时间里,究竟遭遇到了丽莎阿姨怎么样的酷刑,恐怕已经可以和莎尔娜姐姐对付我专用的女王u字箍、女王v字折之类的恐怖招式相比了。

    什么,u字箍和v字折有什么区别?很简单,两个招式的起手姿势一样,都是受力者趴在床上,施展者坐在对方的腰部位置。

    不同的是,u字箍是慢慢勒起受力者的脖子和大腿,逐渐形成一个u字型,而v型折是怀抱着对方的大腿,往后猛地一倒,最大的区别在于一个是持续性痛苦,一个是瞬间斩腰似的剧疼,嗯嗯。

    话说回来,我干嘛要像一个习惯享受的受虐狂似的,在这里解说这两种可怕招式呀!!

    “你这家伙,自从和吴小子相遇以后,日子过得也是很苦呀。”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酒鬼一该一路上的颓废阴沉,脊梁挺直面目神肃的仿佛人生导师一样,默默做在拉尔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喂喂喂,当着当事人的面,你们究竟想要聊些什么样的失礼话!!

    “是啊是啊,早知道当初就应该将那个混蛋扔到沉沦魔营地里去的。”

    拉尔顿时像找到在人生知己一般,那叫一个老泪众横。

    “……”

    算了,本来想提醒这老条子小心点,警惕老酒鬼的无事献殷勤,看来现在是没那个必要了。

    “没错,想当年你还是营地一名学员的时候,还是多纯洁正直的孩子呀, 都怪吴小子将你带坏了。”

    老酒鬼露出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沧桑目光。

    “是是,我还记得卡夏大人当时在我脑袋上敲棍子,大骂着【你是白痴吗】这样的话呢。”拉尔露出缅怀的申请,点着头。

    “当时我是恨铁不成钢,绝对不是因为没有钱买酒心情烦躁而想找个人出出气。”

    我:“……”

    “这个我明白,大家都明白,卡夏大人从来不教那些没有天赋的学员,只有像莎尔娜大人那样的天才,才值得卡夏大人亲自教导,所以当时能被卡夏大人指点,是我的荣幸。”

    这次拉尔到是说了句准话,老酒鬼邋遢归邋遢,但眼界却高得惊人,像莎尔娜姐姐,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才够资格成为她的学生,那些天赋一般的学员,想被她瞧上一眼,骂上一句,还真都很难呢。

    “只是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卡夏大人也变了许多呢。”拉尔感叹一句。

    “哦,我变了?”一瞬间,老酒鬼露出恍惚的表情。

    “是的,变了,该怎么说呢……”略微考虑一下,拉尔缓缓说道。

    “以前的卡夏大人,虽然也是一副条儿郎当的样子,但是却能让人感受到内心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现在变得更平易近人,更……更加搞笑了。”

    “最后一句是多余的。”

    老酒鬼收回拳头,在上面恶狠狠的哈着气道。

    “是……是的。”

    栽倒在地的拉尔悲鸣一声。

    “话说回来,刚刚来的时候,我身上的钱包不知道被哪个混账小偷给摸了,你身上有吗,借点来用用。”

    来了,终于来了,聊完家常以后,两个人的关系貌似上升了n个点,已经升级到了哥们的程度,而在酒虫的催动下,智商无限升高的老酒鬼,也不失时机的用一副“大家都是哥们,你的钱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好哥们语气,状似随意的问道。

    话说这话也太假了吧,第一世界真的存在可以偷偷摸走你的钱包的小偷吗?莫非是加仑老头不成?再说冒险者会将钱包放在身上吗?一般都会放在物品栏里吧,骗得了人才有鬼呢。

    “原来是这样。”拉尔一拍掌心,露出恍然状。

    老婆,快点出来看鬼呀。

    不归随后拉尔露出沮丧的表情:“不过我身上的钱,前几天都在酒吧里用光了。”

    “总会有一些储存吧。”老酒鬼露出到手肥羊飞走的不甘状。

    “有是有,但那些是丽莎知道的数目,不敢随便用呀。”拉尔将头低得更低。

    “……”

    张大嘴巴,老酒鬼一副见鬼了的模样看着对方。

    “物品栏是你的,就算少报一些,也绝对不会发现吧。”

    好不容易勉强接受了这个现实,老酒鬼咕噜一声咽着口水,疑惑问道。

    “怎么能呢?我是绝对不会骗丽莎的,绝对不会。”拉尔呼噜呼噜的摇起了头。

    “你呀,还真是个又可怜又幸福的男人呢。”呆了许久,老酒鬼无奈的望天远目道。

    “不过没有关系,我可以喝道格他们拿。”

    见老酒鬼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颇觉得有失男人面子——虽然我个人认为他早就没了这玩意,但依然自我感觉良好的拉尔,拍拍自己的胸膛保证起来,然后往还在讨论着不知道什么内容的野蛮人两兄弟那里凑过去,一会儿就拿回来一个钱袋。

    “这是一百金币,卡夏大人你拿去先用着吧,那两个家伙也是存不了钱的主。”

    “好,万一我回营地以后,就由吴小子帮我还吧。”

    老酒鬼笑眯眯的以谁也没能看清的速度,与其说接过不如说夺过的将钱袋塞入物品栏里。

    “嗯……哦,好的。”

    拉尔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句,那傻愣愣的模样,终于让我确认他是刚刚在丽莎阿姨的某种恐怖手段伺候下,大脑间暂时性的智商下降了100点。

    当然,我什么都不会提醒的,于是未来的某天,当某圣骑士终于想起这回事,而得意洋洋的向自己的女婿某德鲁伊讨债的时候,被一句“我凭什么要帮老酒鬼还债”给打发走了。

    “嗯唔~~,小……小凡~~”

    这时候,怀里的小圣女伸了个懒腰,终于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真是的,已经说好了今天要走,一大早却还是怎么都叫不起来,我也没有办法将她硬塞到项链里头,只能这样抱着一路走过来了,路上不知道遭到了多少双好奇或带上惊艳的目光,让我这个塞到人群里立刻找不着的平凡人类,着实享受了一把万众瞩目的感觉。

    话说,她该不会是故意的吧,是想一直让我这样抱着,才耍赖不肯醒来,乖乖进入项链里去吧,这只撒娇起来比两个宝贝女儿还要腻人的小幽灵……

    “小凡……!?”

    带着高高提起的疑问语调,小家伙不敢确定的伸出两只柔软的小手,在我的脸上胡乱摸着。

    “不然你还以为是谁?”

    我翻了个白眼,天底下能像我这样抱着你的,能提供你睡得如此安心的怀抱的,也仅仅只有我这么一个了吧,这只小圣女可是十分的认床。

    “真的是小凡?!”

    仿佛没有听见我的话似的,这只小幽灵将脸蛋凑了上来,精致小巧的鼻子在我脖子上一直往上嗅了起来。

    喂喂,你是小狗吗?

    “小凡~~!!”

    最终确认我的存在的小幽灵,大声欢呼一句,紧紧搂上了我的脖子。

    “真是太好了……又可以和小凡一起出来了……”

    用着和以往那个调皮耍赖的她,完全不同的,柔和幸福的语调,眼角微微反射出泪光的小幽灵,这样柔声在我的耳旁哽咽道。

    “……”

    瞬间,我内心便被巨大的内疚感所充斥,明明知道这只小幽灵,只依赖自己一个,这些年来自己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将她留在营地……

    “呜呼,太好了,这样我就安心了,呜呜~~,好困呀,这次要狠狠睡上一觉才行。”

    睡足了十六个小时刚刚醒过来的小幽灵,才刚刚正经了不到十秒钟,便说着这样让人目瞪口呆的话,打了一个哈欠,一溜烟的钻进了项链里面。

    “吴,虽然对莎拉有些抱歉,但是你要好好照顾照顾女孩。”

    旁边的拉尔凑上来,叹了一口气,严肃的拍着我的肩膀说道,想必他现在的心情也十分矛盾,竟想自己的宝贝女儿,得到更多一份爱,过得更加幸福,却又被刚刚小幽灵一瞬间表现出来的寂寞和幸福所打动。

    拉尔这条子,就是这种温柔,才会变成妻管严啊。

    在拉尔家里逗留了一下午,吃完晚饭以后,我终于告辞,打算回自己那个阔别许久的小别墅了。

    和父母久别重逢的莎拉,自然要留在这里,小幽灵已经回项链里睡去了,所以跟着我的一行只有凯恩和老酒鬼。

    “……”

    “我说你这混蛋干嘛也一起跟过来。”

    我指着厚起脸皮跟在自己身后的老酒鬼大声吼道,脸上满是逐客的意思。

    “别那么绝情嘛,亲爱的吴,住酒店要花费好大一笔呢,而且你忍心让一个女人独自住酒店,太危险了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去,用从拉尔那里赚来的钱将酒壶装满了的老酒鬼,喝了一大口,呼着酒气说道。

    你才危险呢!真正危险的是你吧!稍微给我有点自觉呀!!

    “库拉斯特的消费还真是贵呀,在营地,一百个金币明明够我用上半年了。”无视我的锐利目光的老酒鬼,如是继续叹道。

    总之,实在抵不过这家伙的厚脸皮,最后一行三人还是来到了小别墅,看着在夜色之中浮现出来的熟悉而陌生的别墅轮廓,我心里一阵安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