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三十二章 婚礼进行时(二)

第七百三十二章 婚礼进行时(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七百三十二章 婚礼进行时(二)

    “蒂亚……!!”

    这一刻,我感动的眼眶都湿润起来了,这是多么善良的孩子呀,虽然安慰的方法十分笨拙,反倒起到了微妙的反作用,但是她所表现出的心意却是毋庸置疑。

    就算是我这样成天想着混吃等死的死宅,蒂亚也没有吝啬她的善良和温柔,而撒下圣母一般的光辉,啊,这是多么耀眼的女孩啊。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蒂亚也是天底下最善良温柔的女孩。”抹了一把感动的泪水,我不断揉着蒂亚的头说道。

    “凡凡,我是说真的,呜呜~~”

    蒂亚不知为何,生气的嘟起了小嘴。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才说蒂亚是最善良的女孩。”

    “呜~~!!”

    蒂亚险恶的目光直视过来。

    咦?

    女孩子的心思还真是莫测,我明明都领了她的心意了,为什么还要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难道我说错了什么话吗?

    “凡凡真是太笨了。”

    解释无果之后,蒂亚落在后面,向其他女孩发出申诉。

    “哼哼,现在才理解为什么本殿下叫他笨蛋吴么?”贝雅骄一副先知的骄傲神态。

    “自知之明是这坏蛋的优点也是缺点。”

    了解更深入一点的露西亚做出如是结论,然后将目光落到身旁飘在半空的小幽灵上。

    “别睡觉呀你这发光体!!”

    一记吐槽手刀落在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小幽灵额头上。

    “正常人一天没有四分之三的睡眠时间的话是会死的,这是常识你知道不?”

    小狐狸的吐槽手刀非但没有将这只小幽灵惊醒,反而变得更困了,这样说完以后,口中撒娇的叫着“小凡”,便跟了上去,钻入项链里面做她的美梦去了。

    “……”

    “按照她的说法,精灵族该灭族了。”

    贝雅愣了许久,才无力吐槽一句,为什么笨蛋吴身边尽是一些奇怪的家伙呢?

    ……

    “吴,还记得婚礼流程吗?”

    走在前面,凯恩还不忘记唠唠叨叨他那些早已经重复了上千次的话。

    “知道了,凯恩爷爷,先去和阿尔托莉雅汇聚,然后在通往水晶之树的婚礼通道上接受大家的围观……咳咳,是祝福,在水晶之树下进行婚礼铭刻,最后是宴会没错吧。”

    暗黑大陆上的正规婚礼仪式远远没有原来世界的复杂,其中涉及到的一些风俗习惯,也因为我和阿尔托莉雅的彼此种族不同,互有冲突而大部分都取消掉了,只一切从简,进行最简单的共同仪式,这对我来说当然是好事,只不过一些必要礼仪还是得谨记在心,不然等会在不同种族的数十万观礼者眼中,这个脸可就丢大了。

    “大致上是这样没错,不过仪式的内容还有礼仪,可别忘记了。”凯恩依然不大放心,毕竟我的前科太多了。

    “是是是~~!没有忘记。”

    我无奈而无聊的拉长语气回答道。

    和维拉丝她们的婚礼多简洁呀,将熟人请来大闹一场就算完了,当然,还有一些不请自到的恶客……

    我将目光落到老酒鬼身上,换来她莫名其妙的一瞥。

    不远的前面,精灵族的身影已经隐约可见,最先迎来的依然是莱曼长老,和凯恩互相寒暄几句之后,便在队伍前面领头带着我们。

    “各位请稍等片刻,女王殿下很快就会出来。”

    大厅里头,莱曼停下脚步,回过头抱歉的对我们说到。

    并没有让我们等待太久,甚至来不及闲暇下来,聊上几句,大厅正中央猩红毛毯正对着的镶金木门,缓缓打开,在我们期待的目光中,约百名衣着华丽的美丽精灵侍女,排成两排,带着优雅高贵的笑容和动作,缓缓从门内面走出,站在两边,然后,这百名精灵侍女,就仿佛一个人般,动作整齐的微微鞠躬,单手伸向大门深处,比出一个显而易懂的请进动作。

    虽说精灵族方面已经再三重复一切从简,不过这样的排场还是将我吓了一跳,心想自己还真是没做好觉悟,这可是精灵族最高贵的女王殿下的婚礼,并且代表着两族携手联盟,是百族瞩目,万年难得一见的盛会,哪怕是一切从简,规格也是高的吓人,绝对不是以前我和维拉丝她们那种平民式的婚礼所能比拟。

    呆了片刻,直到身后的凯恩,微不可察的从后面轻轻一推,我才反应过来,深呼吸一口气,在百名精灵侍女的微笑瞩目和欢迎下,迈出脚步,缓缓向那扇高大华丽的大门深处走去。

    真是……麻烦啊。

    刚刚进门,大门便缓缓关上,来不及惊讶,我打量了一下四周,这里是类似于试衣间的房间,但是里面的空间大得吓人,一排排整齐雪白的衣柜,里面吊挂着无数款式颜色各有不同的婚纱,可以想象,为了她们女王的婚礼,这些艺术家们一定是费尽心思,各展手艺,制作了这些数量起码达到上千的婚纱排列的壮观场面,最后选出最合适的一件。

    正前方是梳妆台,跟墙一样大小的巨大玻璃,将整个房间倒影在里面,雪白的妆台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漂亮首饰和化妆品。

    不过,此时我的注意力,都放在梳妆台前面那张洁白的椅子上,在那里面,正露出一道身着洁白婚纱的娇小女性背影。

    显然,那就是已经准备好的阿尔托莉雅,我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口水。

    虽然阿尔托莉雅给我的既视感十足,哪怕只见过一面,却早已经熟悉了她的模样,不过身着婚纱的阿尔托莉雅我还是头一次见,所以无法想象那将会是何等美丽的风景。

    “你来了。”

    双手放于膝上,仿佛大家闺秀一般安静坐于椅子上的阿尔托莉雅,轻轻开口,带着女性特有的清脆丽质的沉稳庄严声线,在房间里回荡起来。

    然后,她缓缓从椅子上站起,回过身子,正对着我。

    “……”

    那是一件很简洁的白色婚纱,整体没有过多装饰用的百褶和缎带,也并非露肩的诱人款式,而是正经八百的包裹着整个看似纤细柔弱的肩膀,胸前开口处也选择了椭圆形的保守款式,露出的小片光洁肌肤上挂着一条炫目的水晶吊饰,和她那白胜新雪的肌肤相映成辉。

    下面的婚纱裙子遮盖到膝盖以下部分,和普通的托地婚纱相比,应该算是短款,不过我想,以阿尔托莉雅的性格,选择短款裙子,并非是为了显示她那双修长美丽的大腿,仅仅是为了行动方便而已。

    裙子以下是白纱长袜和水晶鞋子,手上也套着洁白的婚纱手套,手腕处绑着细致的红色缎带,并没有裸露出任何肌肤,是一款简洁而且非常严谨的婚纱。

    不过,真的和阿尔托莉雅很合适,不仅仅是身材样貌,甚至是性格,看了一眼,我立刻就知道为什么这件简单的婚纱,能够从数千件婚纱里面脱颖而出了,或许它不是最好看的一件,但是它却是为阿尔托莉雅的气质和性格量身订造,最适合于她的婚纱。

    简洁贴身的婚纱,将阿尔托莉雅娇小的身材完全衬托出来,虽然知道精灵一族以纤细著名,但是实在难以想象,阿尔托莉雅那套在银白色铠甲和蓝色战裙里面的女性躯体,竟然会是如此的纤细和丽质。

    那双平时带着厚重的银白色铁手套,显得厚实沉稳的双手,如今带着精致的婚纱手套显露出来,竟然会是细致的如此让人怜爱,仿佛脆弱的花骨朵儿一般,实在让人难以想象是这双玻璃一般纤细白皙的小手,能够握着那把对女性来说过于沉重的双手剑挥洒自如。

    然后,多亏了这身简洁的婚纱,可以看清阿尔托莉雅的体型,和纤细修长的普通女性精灵相比,她的个子还要娇小半分,纤细修长部分到是一样,阿尔托莉雅的身材并不算丰满,曲线十分的完美,再加上那张威仪和美丽并重的脸蛋,翡翠一般清澈无暇的碧绿色瞳孔,无怪乎在精灵族也被称为数一数二的美女。

    “怎么了?”

    此时,那双碧绿色的美丽瞳孔,正注视着自己,投过淡淡的疑问。

    “没……没什么,很美丽,阿尔托莉雅。”

    我发自内心的赞叹了一句,目光从阿尔托莉雅的婚纱,移到她的面庞上。

    虽然化妆台上摆放着许多首饰和化妆品,不过用在阿尔托莉雅身上的却并不多,大概是那些精灵们也察觉到了,美丽如阿尔托莉雅,根本就不需要这些东西。

    只有那双薄薄的樱唇上,似乎用了一点,多了几分瑰丽的艳红,让阿尔托莉雅看起来添了一分女性的成熟和性感,可爱的耳垂上吊着两颗菱形钻石耳坠,散发着璀璨光泽,将她那原本精致美丽的脸蛋映衬的更加美丽动人,那平时盘起来的柔顺金发也放了下来,披洒在肩膀上,头上倾斜的带着一顶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增加可爱气息而并非威严气息的,只有拳头大小的迷你白金王冠,

    这样的打扮和平时的阿尔托莉雅有很大不同,大概那些精灵们也在焦头烂额,一方面掩饰阿尔托莉雅那过于强势的王之威仪,极尽努力的试图将她作为女性的柔和一面展露出来,因为这毕竟是婚礼仪式,而不是登基仪式。

    阿尔托莉雅,大概也被好好教导了一番,尽量的将平时谨慎严肃,一丝不苟的性格收了起来,脸上带着淡淡的,让男人产生眩晕感的美丽笑容。

    显然,这些艺术家们还有阿尔托莉雅的努力,得到了回报,现在的阿尔托莉雅,虽然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让人无法直视的威严,但是那作为女孩柔和美丽的一面,也十分显目。

    “是这样吗?感谢你的赞美之词。”

    阿尔托莉雅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微笑,让我无法判断她究竟在不在意自己这一句中肯的评价,普通女孩的话一定会高兴,她就有悬念了,毕竟是呆毛王嘛,你看,就算发型发生了巨大变化,额头上那根翘起的金色呆毛也依然风骚依旧。

    “不过,有些不方便。”

    这样说着,阿尔托莉雅脸上的笑容,总算是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轻轻一皱眉头,低头看着贴身的洁白婚纱,就算再怎么简洁,婚纱也是婚纱,绝对和轻便两个字沾不上边。

    “是吗?我也深有同感。”

    将脖子上的黑色蝴蝶结松了松,我同时叹出一口气,贵族的礼服看是好看,但是以方便而言也好不到哪去呀,这还是凯恩他们特地挑选的,较为简洁的款式。

    这种事实,让我难以想象那些复杂的款式,穿在身上究竟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痛苦,贵族都是m属性吗?还有那些动画漫画里的穿着贵族礼服,优雅的进行剧烈战斗的主角,都tm是骗人的玩意,别说上蹦下跳三百六度翻空转身,只要步伐跨大几步,你就等着开裤裆吧。

    “不过也就今天而已,忍忍吧,阿尔托莉雅。”

    我笑着说道,这是第一次正式的叫她的名字,心里泛起一种微妙的感觉,带着淡淡的感动和喜悦,毕竟是能够以这种方式,和一直所憧憬的角色见面。

    “我并不这样认为,若是发生什么事情的话……”

    虽然尽量的改变自己的形象,但阿尔托莉雅的本质还是一点都没有变,依然是那心思细密,一丝不苟的认真态度。

    “我想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才对,毕竟婚礼上有那么多士兵保卫着。”

    我不大确定的说道,以自己的悲剧光环而言,就算发生什么也不出奇,而且最令我介意的是超精王子那家伙,他临走时的眼神,让我觉得他绝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我和阿尔托莉雅的婚礼顺利结束,结为连理,这几天的暴风雨前的宁静,一定是代表着他正暗暗的酝酿着什么惊人举动,打算一举将婚礼破坏吧。

    “一定会有的。”

    阿尔托莉雅以一种惊人的肯定气势断定道。

    “难道你知道些什么?”

    我好奇的看着她,没错了,身为英明神武的女王殿下,她一定早就对滴下那几个搞小动作的精灵们的行动,已经了如指掌,甚至已经做好的完全的应对准备吧,毕竟她是阿尔托莉雅啊,哦哦!!

    “不知道。”

    让我大跌眼镜的是阿尔托莉雅,在我还没有擅自脑内补完的时候,就摇起了头,十分肯定的否决了我的想法,随后叹一口气补充解释道。

    “这几天都在雅兰德兰大长老的指示下,熟悉婚礼流程,已经好足足两天天没有处理任何事务了。”

    同是落难中人啊,我的耳朵也快要被凯恩唠叨穿了,也有好几天没有处理过事务了。

    抱歉,我撒谎了,请将最后一句无视掉。

    “竟然这样,你怎么知道会发生事情?”我更加好奇起来。

    “因为……”

    说道这里,总是一副自信威严神态的阿尔托莉雅,也不禁再次叹了一口气,额头上的呆毛似乎翘了一翘。

    “因为已经习惯了。”

    哦哦,这是……

    一瞬间,我仿佛从阿尔托莉雅那眨眼间出现的无力叹息中,看到了比自己还要耀眼的某道主角光环属性,请注意,我这里所指的这道主角光环属性,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而是一种能将大大小小的麻烦全部吸引过来的悲剧属性。

    “在身为王之前,我并没有预料到这个位置,竟然会如此繁忙,前任王总是能干净利索的见所有事情处理妥当,看来我并不成熟,还有许多东西要学。”

    阿尔托莉雅如是庄严神肃,脸上并没有任何沮丧失落,反而是闪烁着无比耀眼的光芒。

    “是……是这样吗?”

    我估计自己现在的表情有些微妙,虽然很想和对方解释“前任精灵女王遇到的麻烦事估计还没有你十分之一多吧,安心吧,你现在的能力和威望都已经远远超越对方了”这样的话,不过考虑到这句话从另外一方面对阿尔托莉雅来说也是个打击,也就作罢了。

    呼嗯,稍稍有些了解眼前的阿尔托莉雅了,我们两个在某些方面,恰恰是相反的存在,我因为胸无大志且胆小怕死的性格,所以特别有自知之明,对于能够影响自己小命的某些能力属性,总是具备一定的了解,至于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比如说路痴,比如说白痴,我经常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而阿尔托莉雅则是相反,因为目标远大且努力过头,所以很多时候目光总是放在一条直线的远处,经常会对身边的一些小常识和对关于自己的一些属性认识不足,比如说认为她那吸引麻烦的体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们姑且将这种行为个性,理解为王的呆毛,简称呆毛王。

    “总之,应该做好完全准备。”

    最后,阿尔托莉雅如是定下结论。

    “好吧,我会注意的。”

    实在不想在这种地方,在彼此穿着婚纱和礼服,在就要步入婚姻殿堂的情况下,讨论这些让人莫名哀伤的事情,我只能顺着阿尔托莉雅的话,尽快结束掉这个话题。

    敏锐是阿尔托莉雅似乎感觉到我不想在这话题上继续说下去,微微一笑,她向我伸出套着洁白婚纱的小手。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夫妻了,希望能够好好相处,协同两族一起创造美好的世界,我阿尔托莉雅,精灵一族之王,同时也是德鲁伊吴凡之妻,宣誓将会尽二者之本分,将此身奉献。”

    “……”

    虽然知道阿尔托莉雅说的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但是换做其他正常的男人,听了这番话之后,也免不了会想入非非吧。

    “但是,对于如何做好妻子的本分,我并不是十分了解,如果有任何失礼的地方,不必客气,请直接指出。”

    “好……好吧。”

    无法很好的应付这样一板一眼的阿尔托莉雅,我只好带着暧昧的微笑,伸出手和她轻轻相握。

    虽然隔着一层婚纱手套的薄纱,但这样握着,还是能感受到这只小手身为女性特有的纤细和柔软。

    但是与此同时,从上面感受到的沉稳气势,也在诉说着这位王的性格,而且仅仅是这样握着,似乎就能感受到从对方身上传达过来的如同太阳一般威严和永恒的高大灵魂。

    果然是高不可攀的人啊,如果不是两族联姻,或许我和这样耀眼的存在,根本就不会有任何交集吧。

    心里苦笑一声,我们彼此松开手,微微一笑。

    “那么,就从最简单的称呼开始吧,作为妻子,我觉得有必要征求身为丈夫的你的意见,决定一个彼此认同喜欢的称呼。”

    很快,已经进入妻子角色的阿尔托莉雅,就正经八百的扔给我一个难题。

    “这样么,让我想想……”

    我的名字,估计已经是暗黑大陆上最简洁的名字了,这两个平淡无奇的字眼,该叫的都已经被她们给叫了,实在玩不出太多的新花样。

    不过只有一点,就是暗黑大陆的名字,是沿用西方习惯,所以大多人都认为我姓凡名吴,阿卡拉她们也习惯性的亲热称呼我为吴,亲爱的吴,只有这一点,我想有必要改变一下。

    对了,就这么办吧。

    想了片刻,我一拍掌心。

    “叫我凡,就我凡就行了,怎么样?”

    我带起期待目光,看向阿尔托莉雅问道。

    “凡……凡……”

    轻轻合上那碧绿色的美丽双眸,阿尔托莉雅自言自语的重复了几遍之后,睁开眼睛,露出赞赏有加的笑容。

    “凡,不错的称呼,以后就那么叫吧。”

    “至于我,以后还是叫你阿尔托莉雅吧。”

    虽然很想擅自给对方取个saber的昵称,不过想了想,我还是觉得没必要过于拘泥,而且取这个昵称的由来,也无法和对方解释清楚,竟然这样的话,干脆就直接称呼阿尔托莉雅比较有感觉,恩。

    “恩,就这么办吧,我喜欢这个名字。”

    我们的王似乎也很开心,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那么,凡,让我们一起出去吧,不要让大家久等了。”

    阿尔托莉雅表现着她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利落一面,再次伸出小手。

    “遵命,我的女王殿下。”

    感觉彼此的关系更进一层,我也有了开玩笑的小小余地,这样轻轻行了一礼之后,将对方的小手握在手心,感受着那份柔软和威严,然后轻轻托起,携手同步来到门前,一大一小两只手,推开了那扇紧闭的大门。

    白色光线从推开的门缝里透露,随着大门缓缓推开,脚下的猩红毛毯,还有笔直美丽的站在两边,整齐的如同一人的上百名精灵侍女,缓缓出现在了我们眼前。

    “恭迎女王殿下,恭迎亲王殿下。”

    在门完全打开的一瞬间,上百个侍女整齐清脆的声音,汇聚成一道,在整个大厅高高响起,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美丽的阿尔托莉雅,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精过精心的打扮,同时融合了王的气质和少女的柔和美丽一面的她,这一刻所展现出来的美丽,对男人的来说丝毫不逊色于小狐狸露西亚,这是另外一个极端的美丽,加上对男人来说等同于必杀一击的婚纱打扮……

    目光轻轻撇向小狐狸,果然,虽然面上依然带着公式化的美丽笑容,但是这只娇俏小狐狸的一些小动作,可瞒不过和她有过无数焦急的本人——两只毛绒可爱的狐狸耳朵警觉的高高竖起,挺翘屁股上的棕色大尾巴也是挺得笔直,上面的毛发不断打着哆嗦,这是她遇到平生劲敌的时候才会表现出的一面,我见过的,也就是在遇到小幽灵的时候,这只小狐狸才如此的警惕过。

    阿尔托莉雅出现的一瞬间,那光芒四射的美丽和气质,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至于旁边托着她的小手的我,虽然也是穿着一身得体礼服,但是绝对和帅字沾不上边,更别说想要从阿尔托莉雅的光芒之中崭露头角了。

    面对此刻的情况,自我感觉上,自己就好像是一个幸运的门童,能够有幸的亲自迎接某国公主的驾临,勉强也就是站在她旁边帮忙提包的角色。

    不过,早就有了这样的觉悟的我,还不至于有任何情绪,这不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吗?和阿尔托莉雅相比,无论外在还是内在,彼此的差距都太大了,被对方抢去所有的眼光,我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再说,就算在阿尔托莉雅再这样耀眼,自己再怎么被忽视,此时此刻,她也是即将成为我的妻子,想到这一点,想到自己即将就要和如此出色的女王结婚,还需要有任何不满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