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五十八章 今晚由你做主

第七百五十八章 今晚由你做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七百五十八章 今晚由你做主

    “感受到了吗?胜利之剑的动脉。”

    “嗯,感受到了,和阿尔托莉雅一样,很温暖。”

    闭上眼睛,我享受一般,发自内心的叹道。

    “这样便好了。”

    虽然闭着双眼的世界一片黑暗,但是初期的,我却能感受到阿尔托莉雅淡然的声音中,所蕴含的笑意,是至今为止,她所展露出来的最喜悦的感情。

    似乎……对我能通过与她的灵魂联锁,感受到胜利之剑的“心跳”,很满意的样子。

    然后,从那触似柔弱的小手里,传过来无穷无尽的肃然之气,间接握着的胜利之剑,也发出似金戈铁马一样的锐利气息,让原本充斥着黑暗和宁静,然后被阿尔托莉雅的喜悦之意点缀着的内心世界里,突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一本巨大的金铸法典,一柄带血的长剑,在这个无边无际的世界中骤然交错而现,格外显眼,代表着威严肃穆的法典和正义杀戮的长剑,所散发出来的庞大气息充斥着整个内心世界,几乎让人窒息。

    没有任何来由的,我感受到了,自己的内心世界已经和阿尔托莉雅连接在一起,此时此刻,这个高悬着法典和长剑的庄严正义的世界,就是由阿尔托莉雅和她手中的胜利之剑所主导的,我们三个的共同世界。

    接着,阿尔托莉雅那带着清冷庄严之意的声线,缓缓在这个世界里面响起。

    “如为你所说,如为你所愿,我阿尔托莉雅,在此誓言,将成为眼前之人——德鲁伊吴凡之盾,一切妄图将伤害与死亡强加于他之人,必立于我之对立,必为我所阻挡,必将为我之剑染血,直至我身粉碎,直至我心堕陨,方可踏过我之躯体,与他对立,以阿尔托莉雅之名,起誓!!”

    最后两个字,被阿尔托莉雅轻喝出来,让整个庄重威严的世界,将她的誓言一遍又一遍的回荡,仿佛永无止境。

    这一刻,突然之间,我没来由的产生了一种明悟——或许,现在的话,才是阿尔托莉雅真正的婚礼誓言,只属于我们两个的誓言。

    只是,这如此守护骑士一样的誓言,感觉还真让人有点别扭呀,难道说身为【骑士王】的阿尔托莉雅,心中所拥有的作为骑士的守护意志,也是属于【王】的等级吗?

    “凡,你能接受我的誓言吗?”

    在我发呆的时候,阿尔托莉雅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时候说不的话,就等于是女朋友问你爱不爱我,你说一点儿也不爱一样,纯属是让对方伤心失落的找抽行为了。

    “当然愿意,我妻阿尔托莉雅,请成为我的盾牌吧,我承诺,我将会用手中的长剑,为你,为你的一族,为整个暗黑大陆,杀出一条通向光明的鲜血道路,任何妄图将你粉碎的敌人,必会先被我的长剑所撕裂。”

    随着我坚定有力的逐字逐句,在整个世界中回荡,高悬于内心世界上空的那一本巨大法典,一把散发着正义光芒的长剑,也发生了变化,随着另外一道模糊投影的出现,它们的位置不断缓慢挪移着,当这道模糊投影——和法典一样,同是一本巨大的法典,逐渐变得清晰,直至和实物没有任何区别的时候,两本书像盾牌一样呈十字交叉,长剑居高临下,从交错的两本书正中央穿过,形成了全新的体位……咳咳,是位置才对。

    哦哦,这就是属于我的事物吗?从一开始就在介意,为什么自己、阿尔托莉雅还有胜利之剑三者组成的世界,只有代表着阿尔托莉雅和胜利之剑的象征,而没有自己的呢?果然,现在不是出来了吗?

    回过神来,我到是认真的打量起了那三件事物——一柄散发着光芒的长剑,两本如同法典一样的金铸书籍。

    那把长剑的形状,无疑就是今天擂台上所见到的,在阿尔托莉雅施放大招时露出本体的无形之剑,黄金之剑,神器之剑,咳咳,真正的名字是胜利之剑,非要计较的话,还得在名字后面加个括号,里面填上封印两个大字。

    而两本如同法典一般外形的巨大金铸书籍,其中一本封面上,写着一个大大的“王”字,毫无疑问,这应该是属于阿尔托莉雅的象征。

    也就是说,另外一本就是属于我的,怀着好奇和激动,我将目光移到另外一本书的封面上。

    嗯,字数好像比阿尔托莉雅那尽显王者风范的一个大大王字,要多出几个字,这年头,字多不一定好啊,目光稍微掠了一眼,察觉到大概的我如是想到。

    然后,那几个光芒闪烁的几个大字,便映入眼中。

    呈品字形的方位,分别对应着a,c,g三个字母,然后,正中央那个散发出万丈光芒的大字……

    帝!!

    “……”

    难道说……我被这个世界吐槽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毫无疑问,这是我来到暗黑大陆以来,被吐槽的最犀利的一次。

    “帝……另外三个是什么?有点像古代的文字……”

    阿尔托莉雅的目光似乎也落在了我的书上,带着万分困惑的语气,自言自语道。

    别看了混蛋!!

    随着我的双手松开,这个虚构出来的内心世界,也在瞬间崩溃,我和阿尔托莉雅同时睁开眼睛,所身处的依然是那个迎着微凉夜风,被光芒与黑暗所填色的水晶之树台上。

    “恩,我果然没有看错,凡你一定能成为优秀的王。”

    回过神,阿尔托莉雅面带微笑的看着我,额头上的呆毛自转一周半,然后在微风的吹拂下微微翘动。

    你看,这呆毛说傻话的时候,那根呆毛就会自我转动了,这种连她自己的潜意识都骗不过的话,能拿来说服别人吗?

    见我露出远目的不置可否的神情,阿尔托莉雅慎重起来。

    “凡,不要低估自己,你看,作为你象征的书上,不是写着一个帝吗?这已经是最好的证明了。”

    是呀,如果没有另外acg三个字母的话,或许还有些许说服力,但是加上这三个字母,意义就完全不同起来了,比如说死宅帝,比如说吐槽帝,比如说悲剧帝。

    “只是围绕着【帝】字那三个文字,究竟是什么意思,代表着什么呢?难道说……要让凡成为【帝】的存在,就必须凑齐这三样要素?!!”

    阿尔托莉雅自我脑内补完中,额头上的呆毛越转越快。

    是呀,只要能在暗黑大陆里凑齐acg这三样事物,我的确能够开创新河,为“帝”一样的存在也说不定……也就是说【宅拯救世界】的计划要拉上议程吗?

    “好吧,阿尔托莉雅,别想了,我相信答案会有一天能够水落石出的。”

    见阿尔托莉雅还在冥思苦想的样子,我真怕她的大脑会因为超负荷运算而冒烟,将那婚纱小手一拉,迎着那舒爽的夜风,水晶之树婆娑的光辉,慢慢向前进着。

    走了几十步,我突然停下来,回过头望着阿尔托莉雅。

    “那个……阿尔托莉雅,我们的家在哪个方向?”

    比摩天大楼还要高大宽粗上百倍的水晶之树,让普通人也能沿着那盘缠的树干结构,无需花费任何力气就能步行而上。

    当然,作为精灵一族的圣物,能够住在这里的只有精灵族大长老雅兰德兰,还有身为王的阿尔托莉雅,甚至连前一任王阿蒂丝女王都没有这样的荣耀,光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阿尔托莉雅现在无论是人心还是威望,都已经超越阿蒂丝,只是她自己没有这个自觉罢了。

    对于那个让牺牲自身,为她开启圣地的阿蒂丝女王,阿尔托莉雅心中由始至终都怀着一股无法用语言表述的巨大感激,这种感激随着阿蒂丝的去世,逐渐上升为敬仰,因此,阿尔托莉雅总是觉得自己还远远不及阿蒂丝女王,这也鞭策着她不断的努力,为了让自己有一天也能够成为像阿蒂丝女王一样善良,正直,和蔼,威仪,有着包容万物的胸怀以及敢于牺牲自我的领袖魄力的女王,然后超越。

    如今,除了雅兰德兰和阿尔托莉雅,水晶之树又多了一个住客,也就是本人。

    当然,我绝对有理由相信,自己能够住上水晶之树,绝对是因为阿尔托莉雅的家在这里,这到是让我享受这种荣幸之余,又多了一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郁结感。

    感觉就想入赘一样啊,也罢,哪天阿尔托莉雅去了营地,我也弄个特权住处回敬一口。

    似走在如梦似幻的水晶世界般,沿着水晶之树蔓延而上,大概离地面高百米处,阿尔托莉雅在一扇木门前停了下来。

    这里,就阿尔托莉雅……不,从今以后,就是我们两个的家了。

    推开门,映入的是一个格调雅致朴素的大厅,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一排排书架,上面摆满了厚重书籍,一眼看上去,有不逊色于三无公主的小图书馆的嫌疑。

    所谓的屋子,原本就是水晶之树天然形成的树洞,里面自然不会像普通房子一样或圆或四方的规则无比,但是号称艺术大师的精灵们,却将不规则的美充分的烘托出来,让人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左边是书房,早上晨起和夜晚的时候,不出意外的话,我都会在这里面呆着。”

    阿尔托莉雅为我打开另外一扇门,依然是充盈视线的古朴雅致的风格,有所不同的是,里面的书架大多摆着一些稿子,那张约有三个平方的巨大书台上,也堆积满了文件。

    看着堆积如山的文件,阿尔托莉雅的眉头微微皱起,几乎是本能,迈出脚步,坐在书桌椅子上,娇小的身子瞬间埋没在那高高堆起的文件里面,然后,仿佛已经成了一种本能般,从笔筒处取出一根羽毛笔,粘粘墨水,将一份文件抽到台上,开始查阅,批示。

    滴答……滴答……

    我数着时间,十秒过去,二十秒过去,直到三十六点一秒,阿尔托莉雅才猛地从文件山里抬起头,目光透过一堆堆文件的缝隙,朝我露出歉意的眼神。

    “抱歉,凡,不知不觉就……”

    “不,没有关系,很有趣呢,还有,阿尔托莉雅,这是你今天第三次跟我说抱歉了。”

    我心里偷笑着摇了摇头,套用阿尔托莉雅经常对自己说的一句话——恩,真的是很有你的呆毛风格的做法,阿尔托莉雅。

    从文件山里走出来,阿尔托莉雅继续带着我乱逛,熟悉这个新家。

    这里是特地给你整理出来的书房,以后请尽情的使用吧。

    推开一扇崭新的大门,里面优雅布置的家具,散发出一股新鲜的味道,的确是新整理出来的房子,里面还有提供休息的小房间,也就是说如果万一自己和阿尔托莉雅夫妻斗气,她不肯让我进房门的话,还能在这里睡吗?真是悲剧的设置啊。

    这个天然形成的树洞很大,别说阿尔托莉雅一人,就算再加上我,也大过头了,里面还有许多空间闲置着没有利用,等想到还需要什么再说吧。

    哦,顺便一说,屋里面所有的墙壁都用一种特殊涂料刷了一遍——别忘记我们是在哪里,水晶之树的内部,如果不刷点什么的话,水晶之树所散发的光辉足以让整个家变成水晶宫一样,听是好听,但是想像一下,在家里的四壁包括天花地板全装上灯,这样一天二十四小时开着,入目之处尽是耀眼的光芒,请问这样的地方能住得人么?

    “这里就是卧室了。”

    最后,阿尔托莉雅终于开启了那扇禁忌之门,咽了一口口水,迈着如同机器人般僵硬的步伐,我缓缓的步入了里面。

    也无甚特殊之处,就是一张大床,一些散发着木香味的家具,点缀着的盆栽,摆在桌上的一套洁白雅致茶具,几个书架,书桌和椅子,简洁无比。

    但是禁不住那粉红色的床褥和吊顶床纱所散发出来的暧昧气息呀混蛋!!

    在我紧紧捂着欲狂涌喷出鼻血的鼻子,目瞪口呆的感受着眼前新婚房间所散发出来的暧昧气息的时候,阿尔托莉雅已经自后面越过,身穿洁白婚纱,踏着优雅步伐,缓缓来到床前坐下,洁白的婚纱和粉红色的被褥连成一片,更添几分暧昧之色。

    那双碧绿色的美丽眸子看过来,阿尔托莉雅露出困惑表情,

    “虽然从大长老那里,临时学了不少身为新婚妻子的知识,不过,理论和实践毕竟是两回事,其中有许多地方也让我十分困惑,比如说刚刚开始会有点疼究竟是什么意思……”

    阿尔托莉雅似自言自语,又似在对我说一样,然后仿佛决定了什么,点了点头。

    “所以,今天晚上就由凡你来做主,请不要客气,好好的教导我作为新婚妻子该做的事情吧。”

    说着阿尔托莉雅轻轻躺倒在床上,金色长发,似雪肌肤,洁白婚纱,还有粉红色被褥,似乎溶为了一体,那躺着予取予求的姿势,有那么点小诱惑,让鲜红液体,从我紧捂着的指缝里流了出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