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七百八十章 出发,法拉的请求!

第七百八十章 出发,法拉的请求!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七百八十章 出发,法拉的请求!

    和去精灵族之前对比,这些数据有升有降,不过总体的实力还是上涨了不少。

    最明显的就是力量和体质,在阿尔托莉雅战斗的时候,我在这两个属性上各加了20个属性点,再加上之后与阿尔托莉雅进行灵魂连锁,这个拥有着骑士王职业的女王,四围属性高得惊人,灵魂连锁才刚刚完成,力量还不算明显,只象征的涨了几点,体质却猛地暴涨二十多点,达到现在的数据。

    光是得到灵魂连锁的属性加成的自己,就有如此属性,那么阿尔托莉雅本身的体质岂不是更加恐怖?而且骑士王职业本来就是一座移动堡垒,阿尔托莉雅的生命和防御成长,肯定比普通的圣骑士还要高,再加上神器套装,估计她的生命绝对上2000点,防御也和我现在的血熊变身,差距不是很大,再加上把暗金装备当木头一样削的胜利之剑......

    整一辆坦克......不,是一架人形刚大木才对。

    我小小的恶寒了一下,现在回想起来,都不大敢相信自己竟然和这样的家伙战了一场,而且还赢了。

    值得高兴的是,现在这串四围数据可顺眼多了,不像以前,作为非法师职业的自己,精力值竟然一直位居四种属性之首,而且是长期占据,虽然我由始至终没有将哪怕一个点的属性点加到精力上。

    没办法,也不知道自己的运气是怎么的,新人历练的时候,爆出来的好装备,大多数都加了精力值,而在得到凯恩之书以后,更是暴涨二十点,然后得到微波炉,也就是赫拉迪克方块,再次暴涨,最后和维拉丝这些小法师签约,又得到不少精力点加成。

    因为这些原因,精力值在和莎尔娜姐姐签订灵魂契约以前,竟然一直居高不下,直到最近才稍微稳定下来,不过可想而知,随着小幽灵的等级增长,这个全精力加点方式的小圣女,将会带给自己越来越多的精力值反馈,如果其他三种属性不争气的话,很可能在不久将来会再次被精力属性赶超。

    而现在总体来说,四种属性,除了精力值有以外,在经过和阿尔托莉雅进行灵魂契约以后都上涨了不少,其中又以体质属性最为突出,这样的总体属性和,已经和六十多级并穿着一套优良装备的精英转职者没太大区别了,而且别忘记还有35点属性尚未分配。

    再看看这一直傲娇着,直到最近才扭转过来的四大属性,敏捷现在暂时还是以微弱优势稳占四属性榜首,这一点儿都不奇怪,虽然我的敏捷属性加点,只比一点属性点都没加的精力属性好一点,位居老三位置,而且远远被力量和体质这两个对德鲁伊来说更重要的属性抛在后头,但是,也禁不住有个敏捷属性恐怖,而且等级还在不断嗖嗖上涨的莎尔娜姐姐的灵魂联锁反馈呀,可以说,如果现在断掉我和莎尔娜姐姐还有小狐狸的灵魂联锁的话,自己的敏捷属性绝对会从现在的三位数掉到可怜的两位数。

    体质大幅度上涨了,按道理来说生命值也该涨不少,不过很可惜,事实上却只是涨了几十点而已,因为我已经将【玛那得的治疗-戒指(暗金)】给换下去,打算给维拉丝她们佩戴,少了戒指上的【+200】生命的加成,自己的生命值是直接由原本的四位数掉到了三位数,不过这只是算德鲁伊的正常状态下,一旦召唤出橡木智者,再施展德鲁伊变身,生命值依然能轻轻松松的跨过1500这个坎。

    防御没得说,由原来的暗金鹰甲鳞甲200点防御值,到现在石之毛实战铠甲的425点防御,整整提高了两个档次,不过我以前也说过,防御的具体数据是当不得数的,防御分三个层次,最有用的是自身的职业基础防御,为什么在前面加上职业两个字,那是因为,比如说一个法师和一个圣骑士,假设(只是假设,真实是不存在这种情况的)他们有着一样的基础防御,那实际同样的攻击力命中,也是法师收到的伤害大一些,这就是所谓的职业隐性能力。

    然后,第二层次是装备的基础防御,这同样有区分,再假设一次,比如说一件白板布甲和一件白板铠甲,有着一样的基础防御值,那么同样的攻击, 也是穿上铠甲的时候受到的伤害少一些,这是所谓的防具隐性能力。

    第三层次是装备的属性附加防御,也就是属性上的[+xxx防御强化】,或者【+xxx点防御】之类的属性了。

    虽然没有实际的定性,不过,一点基础防御,大致上能抵得上2-5点装备基础防御,而装备基础防御又要比装备的属性加成防御要好用上一倍左右。

    最实际一个例子,拿我和阿尔托莉雅比较,比如说她现在的防御和我一样是773点,但实际上,因为职业上的隐性能力还有各自的基础防御不同,同样的攻击,能对我造成100点伤害的,或许只能对她造成50-70点伤害,就是这样。

    至于其他,呃,技能点没想到竟然累计了32点,看来是时候将哪个技能加到20点,来个大跃进了,比如说融合鬼狼技能,小雪它们现在相对于一般的冒险者来说,的确是强大的变态,但是相比起自己的血熊月狼,或者是卡洛斯,阿尔托莉雅这些逆天级天才来说,却又派不上用场,可以说它们现在的处位挺尴尬的,太强的它们不是对手,太弱的又根本用不上它们,或者只能当当清理炮灰的打手,这是无论是自己还是小雪它们,都不愿意见到的情形。

    反倒是剧毒花藤,虽然在实力上现在远远不能和小雪相比,但是它却能变成一件类似手镯的装备,可以极大的增加自己的狂犬病技能的伤害。

    不过,我心中有一点小小的想法,所以一直忍住没有加,当年猛毒花藤,凭着技能等级10级的突破一举变异到精英等级,那么小雪它们是不是也能在某个契机,凭着20级技能等级的大跃进达成,突破那道原本难以跨过的障碍呢?

    所以,我依然继续忍着,32点技能点看似很多,不过这里面有不少是装备加成,脱掉全身装备以后也就二十出头点,然后再算上一笔,现在真要加的话,还是远远不够的。

    首先,融合鬼狼技能肯定是要点到20级的,融合剧毒花藤和融合橡木智者也是,光这里就要30点了。

    除了灵、狼、藤这三条分支技能融合成的三个技能以外,召唤系还有另外两个独立技能,分别是召唤乌鸦和召唤灰熊,召唤乌鸦我是不打算升点了,本来对于德鲁伊来说,召唤出的乌鸦就是用来辅助,至于召唤灰熊,这是德鲁伊的终极技能,我现在还无法学到,也不知道召唤出来的灰熊具体实力如何,有待观察。

    除了召唤系以外,变形系的狼人变身和熊人变身也得加满,因为这个两个技能在后期能直接影响血熊和月狼的实力,狂犬病和炎拳这些变身技能,到是还可以暂时缓一缓,可以依靠重击技巧提升伤害,至于元素系,我并不打算在上面投注太多的技能点,看看装备加成能加到什么程度吧。

    这样一算的话,32点技能点又显得很少了。

    就在我扳着指头,计划着属性点和技能点以后该如何分配的时候,维拉丝费力的提着一个比她还要大的布袋,推门走了进来。

    “辛苦了,小露露。”

    知道无法阻止维拉丝这种可以称得上是嗜好的行为,我唯有苦笑。

    “这是我该做的,大人。”

    将袋子放下,维拉丝轻轻擦拭着额头上的湿汗,露出满足幸福的笑意。

    “对了,大人你看你看,我又织了两条围巾,做了三套衣服哦,大人你看看合不合适,也一起带去吧。”

    这可爱的小侍女,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从物品栏里取出一叠整整齐齐的衣服,一脸小女人幸福微笑的凑上来,由上好丝制布料所勾勒出来的圆润挺翘的臀部轮廓上,仿佛有条卷卷的小狗尾巴在不断晃来晃去,给人的感觉就像一条在向主人撒娇的可爱小狗。

    “小露露,我要去的是鲁高因.......”

    看到维拉丝高涨的兴致,我不得不苦笑着说道,那里可是沙漠呀,让我穿上围巾还有三套厚度不菲的衣服.......你是想让我被别人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待吗?

    “这......这样啊,是鲁高因,说的也是呢,我竟然没有替大人想到,真是个笨蛋。”

    瞬间,维拉丝的目光一黯,摇来摇去的小狗尾巴也垂了下去。

    还没等我说什么,她立刻却立刻振作起来,秀拳一握,身上燃起了名为家庭主妇的熊熊火焰。

    “不过没关系,大人,热天的衣服容易做,只要今晚不睡,做出两套三套还是不成问题的。”

    说着,进入主妇模式的维拉丝就像付诸行动,钻到她特意空出来的小裁缝间里,却被我一把拉住,无力的道。

    “我说小露露呀,天热的衣服我也有了,都整整一个房间在那里了,没有必要再做了。”

    在这个小帐篷里面,空出有一个专门仓库,放着维拉丝这七年多来为自己做的衣服,除去损坏的以外,依然整整堆满了三分之二个大仓库,维拉丝平日的工作之一,就是整理这些估摸有上千件的衣裤鞋袜。

    “怎么能让大人穿那些旧衣服呢?”维拉丝回过头,乌黑的大眼睛里满是坚定。

    “旧衣服也没关系,再说不穿的话,那些旧衣服该怎么办?难道扔掉吗?”我哭笑不得的问道,有一种败给维拉丝的感觉。

    “怎么能扔掉大人穿过的衣服呢?”维拉丝更加困扰了。

    “那你究竟打算怎么办,那一仓库的衣服。”

    “这个嘛~~”维拉丝露出思考的表情,片刻之后,温柔的笑道。

    “大人请不用担心,只要是大人用过的担心,我都会好好的保管的。”

    “……”

    这究竟该说是侍女精神,还是收藏癖更加恰当一些?话说身为当事人的我会很不好意思呀笨蛋。

    “至少这一次不用做了好吗?”

    “可是......可是......”

    见维拉丝依然犹豫不决,我干脆一把将她拉过来搂进怀里,真是的,有那闲工夫去做衣服,倒不如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呜呜~~~”

    骤然被搂的小维拉丝,像惊吓的小狗一般发出悲鸣,脸蛋唰一下变得通红,一边做着微弱的抵抗,一边将目光瞄向门外,还好,没人看见,然后,微弱的挣扎也就消失了。

    温香在怀,如同易碎品般,轻轻的搂着维拉丝,享受着那温馨醉人的触感,许久,怀里传来维拉丝幽幽的声音。

    “大人,我和莎拉,琳娅和小茉莉决定了,大人走了以后,我们四个也出去历练。”

    从怀里微微抬起头的维拉丝,那双美丽的眼睛温柔而坚定。

    “不想成为大人的累赘,不想让大人担心了。”

    “傻瓜!!”

    从维拉丝胸前挑出她那根乌黑顺溜的发束,轻轻把玩起上面吊着的环形饰品,我喃喃的在她耳边说道。

    “若是哪一天不担心你们的话,我活着会很寂寞的。”

    看到维拉丝尽在眼前的白皙耳根,逐渐被一层红晕染红,然后,她那温柔到了极点的声线也随之传来。

    “所以,大人以后也不要阻止我为大人做衣服了,不然我也会寂寞的。”

    “说,是不是被小幽灵带坏了,我的小露露什么时候也变得那么狡猾了。”我无奈的捏着那小饰品,冰凉的金属小环在维拉丝脸蛋轻撇了几下,故作怒目状。

    “嘻嘻~~”

    维拉丝傻傻的笑了几声,带着羞意的目光,在我的脸上巡视着,一会儿又转到把玩着她发束饰品上的手上,然后眯上眼睛,痴痴的幸福咛呢道。

    “只有.......丈夫才能触摸的东西呢。”

    “是呀,我现在可不就是你的丈夫吗?我的小露露~~”

    早就了解维塔司村的习俗,知道这条发束所代表的含义的我,不由将怀里温柔美丽的妻子搂紧几分,在她香滑的脸蛋上吻了一口。

    “能够和大人结婚,真像做梦一样,该不会醒来吧。”维拉丝伸出小手,生怕我突然化作泡沫消失一般,在我的脸上轻揉的不断抚摸起来,然后轻轻一捏。

    “笨蛋,该捏自己的脸蛋才对吧。”

    我又气又好笑的在她的脸蛋上回敬了一下:“怎么样,会疼么?”

    “一点都不疼,难道真的是梦?!”

    维拉丝露出迷惑和带着淡淡恐惧的目光。

    “傻瓜,那是我没用力罢了。”

    实在下不了手呀,哪怕一点点力都舍不得用,怪不得老酒鬼那些家伙老是嘲笑自己宠溺维拉丝她们,简直都已经是一种病了。

    “嘻嘻~~”

    想清楚其中原因的维拉丝,一扫眼中的迷茫和恐惧,露出了仿佛能够捏出蜜一样的甜美幸福笑容。

    “笑什么笑~~!我可不舍不得用力,只是晚饭没吃饱,使不上劲罢了。”

    承受着维拉丝投过来的甜蜜目光,我的老脸有些挂不住,故作凶狠的瞪起眼睛。

    岂不料,维拉丝笑的更加甜蜜,目光越发迷离和幸福了。

    笑笑笑,我让你笑。

    我一个瞪眼,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头迅速一低,就将那双不单发出可恶的傻笑声的柔软嘴唇,给堵住了。

    “唔~~唔嗯~~”

    顿时,从彼此重叠在一起的唇里,维拉丝只能发出一些迷离和娇媚的轻吟声,身体先是微微一僵,然后像没有骨头一样软绵绵下去,变得火烫火烫起来。

    第二天,营地的远程传送站。

    因为老酒鬼和穆老冬瓜在精灵族广场的搞恶,在近一段时间惨遭各族人士围观的吝啬鬼法拉,竟然也出现在了送行的一行人当中。

    “那混蛋来了没?!”

    燃烧着冰冷怒火的目光,扫视了周围一眼,发现老酒鬼并不在场的时候,他才“切”的一声,目光逐渐平静下来,恢复到法师那古井不波的状态。

    “说吧,有什么事?”

    无事不登三宝殿,我可没傻到认为这家伙是来给自己特意送行的。

    “别一副警惕的样子,大家都是长老,我来给你送送行,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吝啬鬼一改平日的小气吧啦的样子,一番话说的那是合情合理,大义凛然,只不过他越是这样,只会让我越发肯定他又在打着什么小主意而已。

    “好吧,竟然是这样,那我就承你的好意,先走了一步了。”

    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我作势欲进入传送阵。

    “等等,等等~~”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在我转身那一刻,吝啬鬼就立刻闪了上来,拉住我的斗篷,花白的眉毛,皱巴巴的老脸和稀疏的胡子,构造一副充满了阴谋感的笑脸。

    “等等,亲爱的吴,我这有点事,让你帮个小忙。”

    得,平时倚老卖老的左一声吴小子,右一声小气鬼,现在亲爱的吴都用上来了。

    “看看再说。”

    看了旁边笑呵呵的阿卡拉一眼,我谨慎回答道。

    “首先这是新研制出来的高级精力药剂,你先拿去试一试。”顿了顿,法拉提醒我。

    “记得,你现在的实力还无法承受高级精力药剂,这是为你变身血熊和月狼的时候准备的。”

    从法拉手中接过十多瓶高级精力药剂,我看了看法拉,脸上的神色更加警惕。

    有阴谋,肯定有阴谋,这家伙绝对不会为了让自己实验这些高级精力药水,而如此低声下气。

    收起精力药水,我默不吭声的等待着下文,果然,嘿嘿笑了几声,这老头再次拿出十多张卷轴递给我。

    “这是新研制出来的城镇传送卷轴,你拿去试试。”

    我下意识伸手,正打算接过这些卷轴,突然一个激灵,猛地将手收回。

    等等,新研制出来的,那去试试?

    “这些卷轴,该不会传送到除了城镇以外的奇怪地方吧。”

    看了看一脸嘿嘿笑意的法拉,再看了看他手中的卷轴,我满脸的警惕,除了这种可能以外,我实在想不出他现在表现出来的阴谋气息,和口中的“试一试”究竟还有什么其他含义。

    “怎么会呢?这些城镇传送卷轴传送的地方,当然和以前一样,是离自己最近的城镇传送总站。”

    法拉老头顿时脸色一变,似乎我这话侮辱了他的得意之作一般,愤怒的反驳道,接着砸吧了一下嘴,极其无耻的补充了四个字。

    “一般来说。”

    我:“……”

    “我走了。”

    对维拉丝几个点了点头,我鸟也不鸟法拉,转身就走。

    “等等,亲爱的吴,你听我说,你听我说。”

    法拉老头死皮赖脸的拉着我的斗篷不放,嘴里还一边喷着口沫。

    “说个屁说,要试验的话,你不会自己跑野外去用一个,以为我闲着没事做吗?”

    我回过头,冲着他那张老脸破口大骂道。

    “咳咳,这个我也试验过,并且不止我自己,其他人也拜托过,完全没问题,传送回来的都是营地传送站。”

    “那不是得了吗?竟然能安全的传送回来,不就说明已经成功了吗?”我翻了个白眼。

    “我的小祖宗呀,一次两次的成功,不等于百分之百的成功,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失败率,那也极有可能会让我们因此而每年损失数十名宝贵的冒险者,你说我能不谨慎吗?”

    听法拉说的有理,我的神色缓和过来,紧接着又是一绷。

    “那为什么要让我去试验,让其他人多试验几次不就成了吗?”

    “嘿嘿,这说来话长了,简单点说,这些城镇传送卷轴现在的制作十分艰难,只有确定它能百分之百成功,我们才会花费巨大代价,做出一个固定模板,让制作变得简单起来。”

    “也就是说现在无法保证成功率,所以无法制作模板吗?究竟是什么巨大的代价,必须如此犹豫和谨慎?”

    我漫不经心的接过卷轴,随手把玩起来。

    “十颗完美级宝石,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三十。”

    法拉的回答让我一个呆滞,手中把玩着的卷轴啪啪掉落在地。

    的确是在无法保证成功率的前提下,就无法狠下心来制作出模板的代价。

    等等,不对,就算法拉老头说的有理,现在无法进行大量试验,但这和给我拿去试验有什么关系呢?

    我死死的盯着讪笑不已的法师,一字一句问道。

    “死老头,你现在心里该不会在想着【给别人试验,或许要数千次才有可能试出成功率,但是给这家伙用,只需要十几张就能试验出来了】之类的想法吧。”

    “没有,绝对没有,我心里可从来没有过【你比其他人悲剧上几百倍】这样的想法,压根本就没有过这样的念头。”

    法拉抖着胡子,极力反驳道。

    “……”

    这老头,完全将心里丑陋的想法暴露出来了呢,不过这是事实,我无法反驳。

    不知为何,看着手中的新回程卷轴,我总是觉得正散发出一股只有自己才能感觉得到的不详气息,和自己的悲剧光环在呼应生辉。

    “老头,告诉我,这些玩意比以前的回程卷轴,有什么改进?”

    “这些新研制出来的卷轴,只需要十秒就能展开。”

    谈及自己领域,法拉一改脸上的猥琐,那灼灼发光的双眼爆发出让人心惊的热情。

    十秒吗?以前的回程卷轴需要二十秒才能施展完毕,足足缩短了一倍的时间,这样无疑能让冒险者在危机时刻,多一份活下去的希望。

    “好吧,这个忙我帮了,记得你欠我一次。”

    收起回城卷轴,我大咧咧的朝目光含情的维拉丝她们,轻轻挥了挥手,强制将身子背过去,低着头快速一脚踏入光芒闪烁的传送阵。

    下一刻,哈洛加斯冰冷的洞风迎面吹来,我呼出一口白气,擦了擦冒着鸡皮疙瘩的裸露皮肤,朝已经在一旁笑呵呵等待的马拉打招呼,在她的带领下,熟门熟路的来到世界之石大厅,启动,再次品尝了那股让人天旋地转的时空传送。

    “呕——!!”

    从营地传送阵出来,我就迫不及待的干呕一声,nnd,法拉老头就不能给我好好想一下,啥时候将世界之石传送给改良一下?冒险者都受不了了,要是换做普通人这么一传送,不死也要躺在床上呕个十天半个月。

    “凡长老的出现方式,依然是那么壮烈呢。”

    干呕片刻,觉得胃里舒服了一下,我回过头,鼻子掠过一阵香风,那清脆的声音从身旁响了起来。

    拥有着姣好身材和美少妇姿色的营地大长老哈加丝,笑意盈盈的出现在我面前。

    记得第一次通过世界之石传送,她也在现场,没想到自己第二次出丑的样子,也被她看在眼里,想到这里,绕是我的脸皮厚,也忍不住脸红了一下下,为了找回一点面子,而讪讪问了一句。

    “其他冒险者难道没问题?”

    “我也不是没事老盯着传送站的闲人,不过据了解,到应该不是没事,只是他们忍下来了罢了。”

    哈加丝面带着甜美微笑,不慌不忙的应道。

    “所以不必觉得不好意思,只是凡长老你更率性一些而已。”

    我就说,怎么可能就我一个人出丑呢?原来是其他冒险者死要面子而已,我应了一声,随即在心里不无恶意的想到,有时间去也问问里肯和汉斯他们的感想,找回一点心里平衡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