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一十八章 罪与罚,奏响恶魔之歌

第八百一十八章 罪与罚,奏响恶魔之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八百一十八章 罪与罚,奏响恶魔之歌

    “这张卷轴里的东西,你自己决定学不学吧,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将后果告诉你,你一定要记好了。”

    深呼吸一口气,加仑一字千斤的重重说道。

    “记住了,我以前教你的东西,你都可以告诉别人,但是惟独这张卷轴上写的,千万不要交给其他人,最好……最好就让它永远消失在这个世上吧。”

    “教其他人的话,后果会怎么样?”在加仑严厉的语气下,我咽了一口口水,问道。

    “后果只有一个。”加仑淡淡的说道。

    “你的德鲁伊职业将会被剥夺,甚至是生命。”

    “开……开玩笑吧。”

    当时的我大吃一惊,来暗黑那么多年,可从来没听说过职业会被剥夺的。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这个世界由至高无上的规则构造而成,生命和自然也是规则的其中一部分,我们德鲁伊秉承了自然的力量,被赐予生命奥术者的荣称,这张卷轴上所记载的奥术,对于我们来说,无疑是亵渎了生命,亵渎了自然,亵渎了信仰,亵渎了神,如果滥用它,或者传播出去,不必怀疑,自然之神定会剥夺你的德鲁伊之职,严重者剥夺生命,甚至你所传授的那些人也不能避免。”

    “那你传给我该不会有事吧,德鲁伊的职业被剥夺掉了么?”

    我大吃一惊,连忙上下打量起加仑老头,嗯,似乎的确变成了一个普通农民了。

    “放心吧,我刚刚不是说过,每一种事物的存在都有必然性,这张卷轴也不例外,一脉单传还是被允许的,只是可以的话,还真希望它能在你手中彻底消失呀。”

    加仑老头拍拍屁股,站了起来:“好了,废话说到这里,我回去研究了。”

    “你那么希望它消失在世间,为什么还要传授给我?”

    “因为你那张笨蛋脸上写满了前途多难,我可不希望自己唯一花过功夫教导的家伙死得太窝囊,至少也给我拿个英雄的称号吧。”

    加仑老头边走打着哈欠说道。

    “……”

    无法辩驳,虽然这腿毛仙人的话很难听,但是我却一丁点也无法辩驳。

    “对了,这招的名字。”

    突然,加仑老头停下脚步,背对着抓了抓脑袋。

    “真希望一辈子别从自己嘴里念出这个词,没办法了,听好了,当你觉得自己命不久矣,想将它传承下去的时候,告诉你那个无能的学生,这招的名字……”

    回过头撇了一眼,那道目光闪过刀割似的锐利,从加仑老头缓缓吐出两个字。

    “【罪罚】。”

    ……

    最糟糕的时间段里的最糟糕回忆,大概说的就是现在吧,这样岂不是沦落到跟热血漫画一般,主角到了生死瞬间必然出现的回忆场景?

    没有时间,没有物质,从记忆片段中抽离出来,我静静的漂浮在这片不知上下左右的虚空之中,满满的吐槽着自己。

    或许我找到了两个世界上最恶劣的老师也说不定,一个鼓励我去玩完全狂暴,另外一个更糟糕,竟然教我去亵渎自己的生命和信仰。

    但是,虽然老师很糟糕,却还比不上眼前所面临着的极度糟糕情况。

    身体已经完全被上万名沉沦魔释放出的【势】所束缚,卡洛斯的话还有偏差,一个伪领域级的冒险者,身处在这种【势】的中心,享受着万只沉沦魔的一对一vip招待,非但身体无法动弹,甚至连意识和身体的连接都被强行分离。

    托这个的福,处于灵魂意识状态的我,现在是一丁点也感受不到这股【势】所带来的威压和伤害,该庆幸吗?

    安达利尔就站在前面,低头用居高临下的戏谑目光看着自己,不打算立刻动手吗?它在等待着什么?亦或是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总之,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情况了,或许只有用那两个糟糕老师的糟糕知识,以毒攻毒才行。

    只是,自己原本以为这一辈子也用不到,甚至不愿意去想起——哦,原来自己还有这种破能力呀的压箱底功夫,究竟该用哪个好呢?

    脑海里静静的回味着刚才那两段回忆。

    血熊的本质是什么?

    毁灭而已,除了毁灭,它什么都不是。

    形象点说,就像一台绞肉机,将名为喜、怒、哀、乐,无论是爱,亦或是恨,渴望,责任,信念,这些感情,这些欲望,这些束缚,作为原料,塞入血熊体内,最后做成名为毁灭意识的生肉丸子。

    血熊不需要感情,也不需要理智,除了毁灭,它什么都不需要,所以,只有在完全狂暴状态下才能发挥它的真正强大。

    至于【罪罚】这招,没什么好解释的,我唯一要考虑的就是用了之后,自己会不会被剥夺掉德鲁伊的职位,变成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这种结果对大部分冒险者来说比失去生命更可怕,我也不例外。

    两种选择都很糟糕,而且不见得一定能摆脱困境。

    干脆光棍一点,两种一起上吧,意识状态中轻轻一笑,心里已经有了决意。

    不想死,不想和维拉丝她们分别,此曰爱情!

    不想死,想和拉尔他们吹吹牛,和卡洛斯他们打打怪兽,此曰友谊!

    不想死,还没有看到西部王国那些战士的胜利笑颜,此曰责任!

    不想死,仅仅是单纯的不想死,不想消失在这个世界,此曰渴望!

    不想死,能找到一百个不想死的理由,但却找不到一个可以死的借口,此曰信念!

    不想死,不想死啊啊啊!!谁要是想阻拦我,那就……毁灭吧!!

    然后,以生命和信仰为代价,承受亵渎的罪与罚,释放出来吧!!

    ……

    安达利尔抬起头望着阴沉天空,心里突然一紧。

    接到本体的命令,阿兹莫丹那家伙,怎么还没来?

    “轰隆隆——!!”

    布满黄沙的天空突然响起几道旱雷,天空逐渐变得更加阴沉,似乎要压下来一般,抑郁的天气让安达利尔心中莫名烦躁起来,隐隐感到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朝自己迫近,她决定不等阿兹莫丹了。

    “安达利尔大人,你看——!!”

    突然,来自第三世界十二精英巫师之一,萨利达尖叫起来。

    目光顺着萨利达的恐惧眼神望去,安达利尔的心突然一揪,那股不详的预感终于扩散开,让它混身冰冷,心中竟然涌出一股【立刻逃吧,现在还来得及】的强烈情绪。

    目光望去,在魔法阵正中央,被万名沉沦魔联合起来的【势】死死束缚在半空,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的冒险者,突然全身抽搐起来。

    那张脸孔突然扭曲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嘴巴张大,发出无意义的低沉嘶吼声,全身四肢以一个极其不自然的角度弯曲,膨胀,皮表裂开,大量鲜血喷出,瞬间将其染成一个血人。

    比地狱更加冰冷,比深渊更加森寒的黑色雾气,开始在魔法阵中央弥漫起来,渐渐将里面的人笼罩。

    黑雾翻滚,从里面传出的嘶吼逐渐变得嘹亮,带着不含任何感情的毁灭,逐渐凝成一团高达几十米黑雾状怪物。

    没有实体,由散发和最纯粹毁灭气息的黑色雾气所形成,下半身像一条臃肿虫身,上半身则是恶魔形态,一双和腰身般粗大的恶魔之手展开,尖锐的利爪在虚空中轻轻一划,就将上万名沉沦魔所形成的【势】划破了一个巨大口子。

    背后是一双畸形的不对称黑色骨翅,展开之后,就宛如一颗光秃秃的枯死槐树所生长出来的树杈分枝般,带着丑陋残缺之美,象征万物的枯荣毁灭。

    黑雾状的头颅形成一对恶魔角,没有嘴巴,没有鼻子,只有两颗灯笼大小的深红眼珠在黑雾之中光芒隐现,带着让恶魔也为之毛骨悚然的红色冰寒。

    “嗷————————!!”

    这头绝对是安达利尔这几千年来见过的最奇特,也是最丑陋的黑雾状怪物,像是刚刚破茧而出的地狱蝴蝶般,展开粗大的恶魔双爪,背后那双丑陋的古翅一张,突然仰天发出咆哮。

    顿时,黑色的雾气像是泄洪一般,铺天盖地从这头雾状怪物身上爆发,将天空和大地吞噬。

    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安达利尔,十二只沉沦魔巫师,还有上万沉沦魔的眼中,原本还是一片黄沙笼罩的世界,顿时被扩散开来的浓雾所笼罩。

    就仿佛硬生生被从沙子的世界,拉入另外一个黑色世界般,天空,大地,都弥漫着让它们战栗的黑雾,再也见不到一粒沙子。

    黑雾中心,则是那头似虫,似熊,似龙,似恶魔的雾状怪物,身体再次放大无数倍,下半身完全和这个黑雾世界连成一体,高达几百米的上半身,和完全展开后笼罩方圆千米的黑色骨翅,简直就像是支撑着这个世界的黑色世界之树一般。

    “轰——!!”

    利爪成拳,一拳狠狠击打在空气之中,似乎击中了什么,发出沉闷响声,拳头所致之处,凭空多了无数道网状裂痕,不断像外延伸。

    那是上万名沉沦魔形成的无形之【势】,此刻被这破天裂地的一记大拳头打裂了。

    “轰——!!”

    再一拳,整个大地剧烈震动一下,上千名沉沦魔无力倒地,那完整无缺的【势】已经出现了一个大洞。

    “嗷——————!!”

    充满毁灭气息的嘶吼声再次从雾状怪物口中发出,它伸出巨大的双爪,抓在破开的洞口处,然后怒吼着用力向两边一扯。

    “咔嚓——咔嚓——”

    强大无比的【势】,崩溃。

    由始至终,安达利尔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头让它发自内心恐惧的恶魔,两拳一爪,轻易就将自己所依仗的【势】撕破,一点办法都没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