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四十三章 旅馆来客

第八百四十三章 旅馆来客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八百四十三章 旅馆来客

    “不错,吴师弟,你现在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如果展开领域的话,就算我和西雅图克联手恐怕也赢不了你,大概要三人联手的程度……”

    卡洛斯的眼角轻轻看了莎尔娜一眼,对方冷冰的将手中长枪轻转一圈:“我说过,我手中的武器绝对不会对准弟弟。”

    关节技就可以了吗?真是这样的话就连女王系列的体罚也一起禁止了吧,给我某只毛绒玩具熊内牛满面的吐槽道。

    “那真是可惜,我和西雅图克已经测试了吴师弟的近战能力,还想看看吴师弟的远程对抗和魔法对抗能力如何。”

    卡洛斯颇为遗憾的一笑,他和西雅图克不像卡夏那么bt,近战远程魔法样样拿手,本来以莎尔娜的实力,是最佳的测试对象,不过她竟然已经这样说了,看来也只能等到回营地找卡夏测试另外几项了。

    另外一边,我也不断摇起了头,开玩笑,和莎尔娜姐姐战斗?哪怕只是训练也做不到,和莎尔娜姐姐一样,我也完全无法将她视为战斗对象呀。

    莎尔娜姐姐收起长枪走过来,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突然张开双手抱了上来,身体陷入毛茸茸的身体之中,蹭了一回,然后满足的抬起头。

    “嗯,不错,很舒服。”

    “……”

    圆溜溜的熊耳朵仿佛察觉到了危机感似的猛地一抖,我心里更是发寒——姐姐该不会是想睡觉的时候也让我保持着这个姿态让她舒舒服服的抱着睡吧!!

    “算了,这种事情留待晚上再说,现在当务之急,弟弟你先试一试自己其他能力吧,对这句身体的运用,还很生疏吧。”

    送开怀抱,姐姐那让精灵也为之黯然的绝色脸蛋骤然一冰,女王的威严自然而然散发出来,让人无法抗拒。

    我点了点头,明明已经掩饰的很好了,没想到还是被莎尔娜姐姐看出来。

    其实刚才那两场战斗,我自己也有点莫名其妙,似乎一切都是发自身体本能反应似的,脑袋还没反应过来,就自然的这么做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由四条腿的动物进化成了双脚走路的人类,自然而然的踏出脚步,没有一丝犹豫和别扭,然后突然回忆起——为什么自己用四条腿行走的时候,会觉得这样走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呢?

    简而言之,这句身体有着比血熊更加强大的战斗本能,至于其他能力,现在暂时能确定的只有近战格斗能力的巨大改善。

    和以前血熊变身时纯粹用范围性的大招压制对手完全不同,像面对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种对手,一旦被近身,我就只能将他们逼退,可以说,面对同等级的近战战士,血熊变身的近战能力完全为零。

    但是,现在的领域姿态,虽然看起来像只体态发胖的、人畜无害的、可以在轻松击倒后看到从背后拉开一条链子钻出个大活人的玩具布偶熊,却具备着能够将西雅图克和卡洛斯这种整个第一第二世界数一数二的高手击败的强大近战能力。

    现在对于自己的领域状态,我要确认的有很多。

    比如说这强大的近战格斗能力,究竟能达到什么程度,速度,反应,力量,灵敏等等,这些至关重要的能力因素一定要摸个清楚。

    再比如说,血熊的强大远程能力,强大的炮台能力,强大的恢复能力,自己究竟继承了多少,像血熊能量炮,空气压缩拳,火焰能量斩,还有无限火羽,熊间大炮等等这些血熊的招牌技巧,还要一一试验。

    现在领域境界一番伪领域境界获得的强大格斗能力,让我隐隐有些担心,获得如此强大的能力,是不是同样牺牲了血熊其他一些优势?

    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自己的领域属性究竟是什么?是否还是血熊的血色伪领域?提升到领域以后,是否多了其他功能?

    这样梳理一遍之后,我突然发现,原来突破到领域之后,并不意味着可以高枕无忧,相反只是个开始而已,领域的新能力还得一点一点的由自己去摸索。

    而我的领域境界更是和其他冒险者不同,其他冒险者的领域,从伪领域发展而来,肯定还带着许多伪领域时就有的特性,这样一来新的力量也易于上手。

    而自己的领域,则是完全和伪领域不同,体型骤然变小了,模样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原本是最大弱点的格斗能力,似乎摇身一变变成了最强项,这些突兀的变化,都让我等同于要从新来过般,一点一点的去探索。

    看来没有个半年的时间,是无法挖掘和熟悉这副身体的能力了,我心里万分悲戚的这样想到,然后在三个恶魔教官的督促下,开始了练习。

    而我不知道的是,在另外一边自己居住的旅馆里,迎来了几位不速之客。

    “尊敬的阿露卡琪修女,您好。”

    里肯和汉斯迎头撞上了从双子海的飞鱼酒吧里带着满脸失望而回的阿露卡琪,两人立刻停止了从半路上一直延续过来的争吵,风度翩翩的行了一礼。

    “你们好,尊敬的冒险者阁下,愿神圣的光辉与你们同在。”

    阿露卡琪将内心的失望压下,同样微笑的行着优雅的牧师礼。

    “可以的话,叫我露卡就行了。”

    阿露卡琪似乎比较执着于名字,几乎每一个和她打招呼的冒险者,她都会这样说,可惜……

    “不敢当,请称呼我们里肯(汉斯)就行了,阿露卡琪修女的高洁和无私,让我等仰望。”

    又被无视了,自己的请求又被无视了呢,阿露卡琪心里悲鸣着。

    跟着里肯和汉斯一起来的还有巴尔和基拉,打过招呼以后,双方寒暄几句,里肯汉斯他们问了一些大家都十分想知道的关于牧师的事情,阿露卡琪也熟练的一一回答,然后……

    “对了,阿露卡琪修女,你知道凡长老在哪里吗?”

    就在聊的差不多的时候,汉斯在一旁突然问道,心里不无带着龌龊的想着——吴老弟是联盟长老,肯定和这些牧师们【有一腿】,说不定知道对方去了哪里。

    “凡长老?你们要找长老大人是吗?”

    阿露卡琪困惑的轻轻一歪脑袋,那圣洁美丽中偶尔展现出的一丝女人味,让几个大男人怦然心动——貌似如果能娶到这个温柔似水的女牧师,不单是男人的一大幸福,队伍里也能多个强力支援,这可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呀。

    当然,这些家伙并不知道阿露卡琪喜欢的是卡洛斯,他们的对手……不,应该说,如果他们真想行动的话,那么所要面临着的事情,就是要和阿露卡琪心目中单恋着的那个完美无缺的卡洛斯大人相比较。

    结果……就不用多说明了吧。

    “奇怪了,刚才长老大人还在这里。”

    就在一盏茶的时间之前,阿露卡琪才在这里,从长老大人口中得知卡洛斯经常混双子海的飞鱼酒吧的情报,然后匆匆离去,失望而回。

    “看来我们是刚好错过了。”里肯等人露出失望的神色。

    “你们找长老大人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是要事,并且相信我的话,我可以在长老大人回来之后代为通报一声。”

    阿露卡琪见对方露出失望神色,心想该不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于是微笑着建议道。

    “阿露卡琪修女我们当然信得过,不过也不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如果稍后凡长老回来的话,能不能麻烦阿露卡琪修女帮我们说一声,汉娜……阿琉斯打算在傍晚离太阳下山一个小时前左右的时候,举办一场小型萨克斯手琴演奏会,如果时间来得及的话就过去看看吧,阿琉斯可是万分期待着他到来。”

    “萨克斯手琴吗?真是太厉害了,阿琉斯小姐一定是位高手,萨克斯手可不像其他乐器那么容易学呢。”

    阿露卡琪轻轻的双掌合十,柔笑着惊叹道。

    “大概……吧。”

    站在一旁的圣骑士巴尔忍不住出声吐槽道,阿琉斯似乎想在演奏会之前给大家保留一丝神秘感,所以这几天都是早出晚归,据说是在城外碎石荒地里搞了几天秘密特训,没有让任何一个人听见。

    巴尔的担忧来源于这几天在酒吧里听闻到的——关于随时碎石荒地某块区域的怪物集体暴动的情报,微妙的第六感让他隐隐闻到不详的气息,和汉斯他们商量以后却反被嘲笑。

    “哦,难道阿露卡琪修女也知道萨克斯手琴?”

    汉斯瞪了捣乱的巴尔一眼,然后笑颜开花的回过头看着阿露卡琪,毕竟对方夸的是他的妹妹,而且汉斯也绝对不介意和创造机会和阿露卡琪多说几句。

    “哪里,只是我的母亲……会一点点而已,小时候经常听着她拉,现在听到名字,有种很怀念的感觉。”

    轻轻闭上双眼,仿佛在回忆着童年那悠扬悦耳的乐声,片刻之后,阿露卡琪睁开眼睛,朝四人甜甜一笑。

    “放心吧,各位的话我会如实转达给长老大人,不过,如果可以的话能否允许我提出一个冒昧无理的要求。”

    见汉斯等人露出聆听神色,阿露卡琪轻轻说道。

    “或许,如果到时候能空出闲事,能否也允许我一起去聆听那位阿琉斯女士的美妙音乐……或许还会带多一个人……”

    “当然可以,虽然只是我们两个队伍内部举行的演奏会,但如果是阿露卡琪修女的话,无论带多少个人,就算将整个鲁高因城的冒险者带来,我们也无任欢迎。”

    四个大男人顿时眉开眼笑,不过,如果他们知道阿露卡琪想带来的是卡洛斯,不知道还会不会笑的如此开心呢?

    “那真是太感谢了。”

    阿露卡琪微微行礼,和四人道别之后,便上了楼上。

    “真是个美人呀。”里肯看着阿露卡琪消失的身影,叹道。

    “性格也好。”

    汉斯想到半个月前某个恐怖傍晚见到的某个发光体幽灵的凶残一幕,和现在的阿露卡琪的笑容一对比,顿时觉得这个世上还是有好女人。

    “哼,看来我巴尔就要摆脱光棍的称号了。”圣骑士巴尔食指轻轻摩挲着下巴,洁白的牙齿一咧,摆出一个酷酷姿势。

    “你不觉得阿露卡琪修女和我这样温文尔雅的法师在一起更合适吗?”基拉骚包的取出一面镜子和梳,轻轻梳理起自己的头发。

    “轰——”

    一声巨大声响,整个旅馆剧烈震动起来,桌子上摆放整齐的茶杯碗具纷纷打滚,摔落在地,发出一连串的破碎声。

    “怎么回事?”

    四人连忙停止了妄想,身影一闪窜出旅馆大门,往声援处——训练场的方向望去,骤然降到前所未有的庞大气势,宛若一股实质的冲击波从训练场直冲云霄,将整个上空的云层冲破了一大巨大口子。

    “好厉害!!”

    四人喃喃道,互相对视了一眼,心里都隐约猜出出究竟是谁才能弄出那么大动静了。

    难道是吴老弟又有新的突破了?

    上次守城的时候,他那已经让所有冒险者为之战栗和葱白的血色巨熊之姿,所散发出的气势也未曾像刚才那股一般如此强大!!

    紧跟着其他好奇的冒险者,四人也向着训练场的方向奔去,如果此时从高空俯视下去的话,便可以看到鲁高因那如同蛛网一般复杂的街道上,正出现一股洪流,这股洪流都在往一个点——鲁高因城边缘区域的训练场方向流去。

    不过,四人来到早已经聚集了一大批冒险者的训练营入口时,却被士兵拦了下来,告知训练场现在暂时封闭,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区区上百个士兵,自然不可能拦住这些冒险者,不过,从这些士兵口中说出的“四位使者大人在里面秘密训练”的分量,却足以让他们将脚步驻留。

    这些冒险者谁的面子都可以不给,但是这四位刚刚为整个西部王国立下大功,直接或间接挽救了许多冒险者生命的四位使者大人,却是不能不给。

    虽然没有能完全满足内心的好奇,不过好歹知道了刚才的动静是四位使者大人弄出来的,在酒吧里也有了谈资,渐渐的,围在训练营入口的冒险者散了,包括里肯四人。

    “也不知道吴老弟能不能及时赶到。”

    看看训练场上传过来的惊人战意,还有光听那“轰——轰——”的能量爆炸就足以让人头皮发寒的剧烈交战,汉斯喃喃道。

    “算了,我们先回去准备一下吧,这次不行,不是还有下次吗?”

    里肯哈哈笑着,故作为汉斯打气的在他肩膀上大力一拍,直接就把沉思中的汉斯拍个五体贴地。

    “你这个腐肉王子……”

    哔哩哔哩——整个前身亲密无缝的和地面贴在一起的汉斯,身上爆发出强烈的电流,然后大吼着一蹦而起,萦绕着狰狞雷蛇的身体朝露出惊恐神色的里肯扑了过去……

    ……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由于还无法说话,我只好在地面用熊爪一字一句的写出来——总算着一厘米多长看似好玩多过于实用的爪子,也有了发挥之地。

    在化身为魔鬼教练的卡洛斯、西雅图克和莎尔娜姐姐监督下,等回过神来,太阳已经落到天边,变得火红一片。

    整个下午,我都在实验这具身体的格斗能力,甚至经历了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联手的苛刻挑战,结果得出的结论是惊人的。

    这具身体,和炮台属性的血熊变身完全不同,竟然是以近战格斗作为强项,身体的反应机能惊人,灵巧性惊人,力量惊人……

    简而言之,这具看似里面还藏着一个人的武帝布偶熊装,完完全全就一个格斗达人,打个比方,如果将所有影响近战能力的属性综合起来,变成一个直观的数值,将西雅图克的格斗能力值设定为100,那么卡洛斯和莎尔娜姐姐则为90左右。

    而自己这副姿态,在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联手对战中,经过一场漫长的纠缠战后,还是分别将两人一一腰斩下来,这固然和两个家伙没有干劲的憋足配合有关,但是这样的结果也让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大吃一惊。

    续卡洛斯的北斗有情破颜斩被自己破掉之后,西雅图克的龙卷风,也被我从风眼的位置,大脚从天垂直落下,将高速旋转的西雅图克直接踩到鲁高因一万年以前的土层底下——据当事人西雅图克说,他在那里看到了灭绝已久的动物的化石。

    据两个人估计,这个尚未被自己命名的布偶熊形态,格斗力起码达到了180,这还是在没有完全熟练身体的机能,而且没有开启领域的状态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