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九百零六章 现身,动物部队第二人!!

    哈洛加斯的寒冷,我和高特夫妇早就见识过了,琳娅原本身为大家族继承人,大概也曾经来过这里,因此,刚刚来到哈洛加斯的片刻,我们四个的脸上多上有几分淡定。

    维拉丝、莎拉和三无公主就不行了,第一次来到哈洛加斯的三个女孩,显然无法在一时之间适应这里的温度——哪怕就是哈洛加斯的夏天,估计也比罗格草原的冬天要冷一些。

    一时间,她们只觉得原本让她们冒汗的厚棉着装,现在似乎开了无数个口子一样,到处都嗖嗖的钻入冷风,这种无奈的感觉让她们不断下意识的将衣服裹紧,将自己的身体抱紧,借此抵抗那无孔不入的寒风钻入。

    我第一次来到哈洛加斯的时候,情况也比她们好不了多少去,而且记得那时候刚好还遇到了一场暴风雪,从法师公会到马拉那段不算长的路,硬是让我感觉象跑了马拉松似的那么漫长。

    到不是冒险者无法抵抗这种严寒,只是哈洛加斯实在太冷了,咋一来到这种环境,认是领域高手也会觉得难过,习惯了就好。

    至于小幽灵,小幽灵她睡着,要不是今天早上我我强行摇醒她,几乎是用硬的将她赛到项链里面去,恐怕这小圣女连我们一大早弄响的出行动静都恍然不觉,然后独自一个人被扔在家里看家呢。

    说到看家……死狗和埃里雅不知道怎么样了,临走的时候,因为怕小人鱼埃里雅不适应这里的环境,所以我们把埃里雅留在了阿卡拉那里,老实说,我自己也觉得将一个不小的包袱扔给了阿卡拉。

    因为埃里雅的人鱼公主身份,对冒险者联盟比任何人都重视的阿卡拉,恐怕得真得拼了她那把老骨头去保护她才行了,毕竟一个地狱族就已经让这位大长老够呛了,若是因为埃里雅这边出了什么事,再惹上人鱼一族,那阿卡拉真要郁闷的一头吊死算了。

    死狗……它就算了吧,现在已经是罗格营地一霸了,虽然这个“霸”字紧限于在小甲面前,遇到埃里雅或者那些顽皮的小孩就得悲剧,不过好歹最近这几年一直在闭关苦练啥子笨狗神功,据它自己说是可以吞食雷电吸收日月天地之光华什么令人发指的术语一大堆,还真把自己当黑山老妖了,又是把自己埋在地里又是把自己泡在水里什么的,还悍不畏死的跳入火堆里头,我看他是把虐狗大全错当成笨狗神功看了。

    西露丝和艾柯露昨天傍晚已经被我送回训练营去了,虽然她们一副泪眼汪汪的很想在早上为我们送行,不过还是乖乖的先把牧师的行头给学好,等她们转职以后,爸爸亲自带她们去历练上第一课,当时我如是说到,好不容易才让她们破涕为笑,连带卡洁儿也一样,三个小天使有卡洛斯在那边看着,不会出什么问题。

    总而言之,除了三个女孩必须先适应这里的气候以外,其他是各方面的没问题。

    “这时候,就要像这样……”

    走出法师公会的时候,我向维拉丝三人展示自己的经验,将披风和外套一脱,大步走在凛冽寒风之中。

    “大人威武”、“大哥哥威武”“哦哦~~”

    维拉丝莎拉和三无公主打了一个冷战,为我鼓掌。

    “很好,你们也试试吧。”

    “才不好。”

    三个女孩异口同声说到。

    “……”

    得,感情自己是白做工夫了。

    “其实吴说的没错,与其这样慢吞吞的适应,倒不如爽快一点,先把自己置身于更加寒冷的环境之中。”

    到是老道的卡丽娜帮我说了一句好话。

    “是呀,你们该领略一下脱的魅力才行。”河边裸奔男高特在一旁发出爽朗笑声。

    “……”

    不,男人和这玩意一点关系都没有。

    在我吐槽的时候,高特已经被卡丽娜一脚踹飞出去。

    哈洛加斯的法师公会,沉重的木门缓缓打开,裂开的门缝里透入着让人炫目的白光,将眯着眼睛的我们,也照的瞳孔微微发疼,那是太阳光照在雪地上所反射过来的炽光,普通人如果不知道这一点的话,极容易被刺伤眼睛,甚至是被刺瞎。

    好在冒险者都有一双钛合金狗眼,再加上第一次来的维拉丝她们被事先提醒过,所以到是没什么问题。

    “天气不错。”

    晃目白光透过门缝照过来的时候,卡丽娜就忍不住高兴的打了一个响指。

    常年被暴风雪和阴云暮霭所笼罩的哈洛加斯,就宛如处于地下和地面的交界处的一座灰色古老石城般,一年到头都难得见如此万里无云的晴天阳光。

    “看来,连哈洛加斯见了你们这些美人,都忍不住破例露出笑脸了。”

    卡丽娜感叹着,打趣的看了莎拉她们一眼,虽然原本只是打趣,但是看到这些女孩那绝世无双的容貌之后,心里却对这句开玩笑的话,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股认同感,或许真的说不定是这样,这些女孩都拥有着让老天也为之动容的美丽。

    “我当初来的时候,可是正逢暴风雪啊。”

    因为卡丽娜的话,而感到万分自豪的我,突然苦起了脸,皱巴巴的说道。

    难道这也是因为相貌问题?不对呀,当时小狐狸也在身边,她的姿色,尤其是那股让人神魂颠倒的柔媚,可一点都不比沙拉她们逊色。

    等这扇历史悠久的古老石门全部打开,大家逐渐适应了亮光以后,突然,在白光之中,一道黑白分明的高大人影,站在了我们对面。

    “哟~~~”

    黑影发出这样洪亮震耳的欢呼声。

    是谁?我可不记得在哈洛加斯认识过这样大惊小鬼的野蛮人啊。

    不过一旁高特立刻做出的反应,让我明白来人是冲着他而不是我来的。

    “哟~~~”

    和对面高大的野蛮人黑影发出同样的欢呼声,高特兴奋的迎了上去。

    直到现在,我们才勉强看清楚了那道黑影的模样,的确是个魁梧的野蛮人大个头没错,脸上和上半身都绣着狰狞的图腾,那宛如一块块钢铁般坚硬的肌肉疙瘩,随着他的均匀呼吸散发出淡淡的白雾,然后结为晶体附在肌肤,立刻又被抖落,如此反复。

    一个光着上半身的巨人,以震撼的姿态出现在我们视线之中。

    “呜~~”

    看到对方光着半身,维拉丝她们不由更冷的抱紧身体,别说她们,看到这家伙,就连我都掠过一丝凉意。

    虽说野蛮人很壮实没错,但凡事都有个上限吧,在哈洛加斯这种寒冷之地,这样的装备真的没问题吗?

    看他身上散发着雾气,应该是经历过激烈的晨运吧。

    不知为何,察觉到这一点的我,脑中突然闪过一丝信息,强烈的既视感涌上心头。

    但是下一刻,两个人的招呼让我醍醐灌脑。

    “可汗!!”

    “高特!!”

    阔别几十年,两个高大汉子的眼框都有点红。

    出现了!!!野蛮人可汗!!!动物部队!!!白痴三人组的最后一个家伙终于登场了!!!

    我立刻就陷入了深度的震惊模式。

    “哈哈哈,你的老毛病一点儿都没有改。”

    经过一阵感人的兄弟重逢以后,高特揉了揉眼睛,拍打着可汗的胳膊大声笑道。

    “一大清早的又跑哪去做操了,可要离居住区远一点,别再引起公愤。”

    “不碍事不碍事,在哈洛加斯这边爽快多了,不单这气候做起来痛快,就算我叫的再响亮,大家也不介意,当然,旅馆那边还是要远离一点,哈哈哈~~~~”

    野蛮人可汗以让冰雪都瑟瑟震抖的笑声,开怀大笑。

    也是呢,因为野蛮人个个都是大嗓门,所以在这里就算随处鬼叫也没关系。

    不由自主的,我们在后面吐槽起来。

    “到是你……”

    可汗上下打量了一眼高特,露出怀疑目光。

    “我说你真的是高特吗?该不会是冒牌的吧,很好,给我说说真正的高特最喜欢的运动是什么?!!”

    “河边裸奔!!”

    高特毫不犹豫摆出一个相当傻气的姿势。

    “哈哈哈,果然是我的好兄弟。”

    “哈哈哈哈,那是当然,想当年,我们可是名震罗格的天才三人组啊。”

    发出白痴的笑声,两只大手再次握到了一起。

    “但是,你似乎改变了不少呀,难道已经不再是那个喜欢在河边裸奔的高特了?”可汗继续上下打量着高特。

    “唉,一言难尽。”高特露出忧郁的目光。

    “历练之后才知道,除了营地和库拉斯特以外,想要找一条河是那么的艰难,有时候真羡慕你和米山,可以不受地点限制的享受自己的乐趣。”

    你忧郁个屁呀,你羡慕个屁呀,三个人都给我通通把恶习改掉呀混蛋!!

    “说的也是。”

    可汗没有感受到从高特背后发过来的脑电波吐槽,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鲁高因尽是沙漠,对于高特来说大概只有海边还可以发泄一下,而群魔堡垒……当然,如果能将火焰之河当成场所,算你厉害,至于哈洛加斯,如果不介意的话,冰河那边到是个好去处,别说在河边,就是在河上面裸奔也不成问题。

    “不过,看到你之后,我内心似乎又燃烧起了熊熊的激情,仿佛一下子回到当年的学员生涯一样。”

    这样说着,高特眼中突然燃烧起了奇怪的斗志。

    “难道……不会吧。”

    卡丽娜突然露出抱头悲鸣起来,不过她还是立刻做出反应,回过头不容置疑的对维拉丝她们大声喝道。

    “转身,闭眼。”

    身为男人的第六感,我也感受到了相当程度的不和谐,几乎在同时也回过头去这样提醒她们。

    然后,高特带着神气(?)的笑容,大手抓在胸前的衣领上,仿佛启动了里面的什么机关一样,一抓一扯,他身上穿着厚厚的五六件衣服就像变魔术似的被全部扯了下来,回归自然之身。

    “……”

    看着正对过来的高特的光溜溜屁股,我和卡丽娜陷入了无语状态。

    “啊哈哈哈哈,好兄弟,你还是一如既往的风骚呀。”

    可汗拍着对方的肩膀,竖起大拇指,然后是一副忆往昔的嘘唏,似乎又回忆起了昔年动物部队在罗格营地甩卖节操的美好日子。

    “哼,压抑了多年的灵魂终于得到解脱,我现在啊,就算是三魔神在面前,也休想阻止我了。”

    光着屁股,高特自豪的一抹鼻子,然后指着雪地外面,高高指向冉冉升起的太阳。

    “还记得吗?可汗,一起来吧,让我们一起向朝阳的方向奔去。”

    “哦哦哦哦!!”

    可汗也激动了,顺着高特手指手指的方向,两人并排着,一起抬头仰望着太阳,那徐徐温暖的光辉将他们的身影拉长……拉长。

    好一副热血漫画里面的感人场面。

    如果高特不是赤裸着身体的话……

    “来,让我们顺着太阳的引导,一起去寻找传说之中的亚瑞特之河吧。”

    亚瑞特之河,传说是亚瑞特山脉所有生命的起源。

    不知道亚瑞特之河若是听到高特的话,会不会吓的哭出来来呢?

    “兄弟,以前奔跑吧,啊哈哈哈哈哈~~~~~”

    高特展开双手,如同震翅欲飞鸟儿一般,向外面飞奔出去。

    “你们两个……都给我飞到太阳上去吧!!”

    卡丽娜发出压抑已久的愤怒咆哮,一记火焰爆炸,将追赶着朝阳的两个白痴炸成了两颗流星。

    “好了,世界清净了。”

    我示意维拉丝她们可以回过头来了,对于这种在公共场所公然进行猥亵行为的白痴,就算卡丽娜不出手,我接下来也要把他们踹上天堂去和米山会和。

    “哈欠!!”

    第二世界鲁高因,刚刚重伤全愈,重新回到工作岗位的米山,正在街道上巡逻着的时候,突然打了一个喷嚏,随后露出忿忿目光向四周瞧去。

    “是谁,是谁在背后说我的坏话?”

    “算了,最近老是觉得自己被一股让人不爽的寒意纠缠上了,难道是被幽灵缠身了?不行,傍晚得去看看夕阳。”

    这样自言自语着,他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人群熙攘的街道之中。

    “话说回来,丽娜姐姐,你究竟是怎么和那头大猩猩认识的?”

    哈洛加斯,在去马拉家里的路上,我忍不住好奇的问起了这个问题。

    像卡丽娜这样的美人,竟然嫁给了这头猩猩,无论如何都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比这头猩猩和猩猩星球的猩猩公主结婚更让人觉得难以接受。

    “这个……一言难尽啊,真的要说出来吗?”

    卡丽娜叹了一口气,露出为难表情。

    “我们也想知道呢。”

    就连对八卦不怎么感兴趣的维拉丝她们,也露出一副好奇的样子,看来心中也是存在着和我一样的疑问。

    “这个……追溯到第一次见面的话,大概是在学员时代。”

    “原来丽娜姐姐和那家伙是同一届的学员啊。”

    我们露出恍然的神情,不过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但是也得看看这楼台究竟是高楼还是危楼呀。

    “然后呢?是怎么相遇的?”我不依不饶的继续追问。

    “这个……”

    卡丽娜明显扭捏起来,能够让这个爽直的大姐露出这种表情,看来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恐怕是非常的火星撞地球。

    “那时候……”叹了一口气,她抬起头,瞭着远方。

    “那时候?”

    我们忍不住尾随着她的步调异口同声问道。

    “那时候……唉,我正在河里洗澡。”

    这样说完,卡丽娜丢脸的捂着脸。

    “然后那头猩猩从河边跑过……”

    “……”

    我们同时远目。

    “然后呢?”

    “然后他被我揍飞了。”卡丽娜一笑,紧握的拳头发出咔嚓咔嚓响声。

    “……”

    果然是这样……不如说肯定会是这样的结果吧,不可能会出现什么其他神展开吧。

    “本来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是转职以后,我被一名朋友邀请入队,答应了以后,才发现这头猩猩也是队伍一员。”

    “我们再次远目。

    “孽缘啊。”

    卡丽娜为自己的人生发出一声沉重叹息。

    “就算是这样,让丽娜姐姐决心嫁给那家伙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一不做二不休,我干脆扮演了一回狗仔队,打破沙锅问到底道。

    “那个……大概是觉得他这种白痴性格,无法让人放心得下,所以没办法就答应了吧。”

    卡丽娜沉思片刻,困扰的这样迟疑着回答道。

    “……”

    咦?

    这个答案,怎么会突然让我出现一种强烈的既视感呢?

    就像静子嫁给大雄的理由一样,连总是用随意门闯入对方浴室这一点也对照上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