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一十三章 冥河之洞

第九百一十三章 冥河之洞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九百一十三章 冥河之洞

    “喏,拿去看吧,还有……小心一点。”

    在手中把玩几下,我将剧毒花藤化作的手镯抛给高特。

    手忙脚乱的接住,在碰触那一刹那间,高特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冒险者的直觉似乎在提醒他手中的玩意,并不是什么可以随便乱摸的危险物品。

    不过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还是牢牢的接了下来,轻轻掂量着一瞧属性,顿时惊呆的在鼻子上挂起了一条黏稠状物体。

    剧毒花藤的手镯

    抗毒+150%

    敏捷+70

    +966-1258毒素伤害

    5%击中偷取生命

    加强毒素伤害35%

    嗯,顺便一说,现在的剧毒花藤依然是精英二级,和它刚刚完成技能融合后相比,精英等级并没有变化,但是和刚刚融合后它所变成的手镯的属性相比,眼前高特手中这只手镯的属性,显然强大了不止两三倍那么简单。

    虽然不是很明白这种变化,但是根据我的猜测,属性上的巨大变化,是因为剧毒花藤在这个过程之中,不断的吞噬尸体积累能量所造成,前面也说过,剧毒花藤和小雪它们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同的进化道路,小雪它们必须不断战斗才能进阶,而剧毒花藤则是通过吞噬尸体积累能量进化。

    剧毒花藤所化成的手镯的附带属性,现在看来并非只受精英等级所影响,其中一些数值,是会随着它体内积累的能量的越多而增强,刚刚融合的时候,剧毒花藤的进食量为零,身上一丁点能量都没有,属性自然有些低,我记得当时的属性:其中抗毒只有50%,敏捷增加30点,变化最大的是毒素伤害,最初的时候只附带了几十点毒素伤害,现在这个伤害数值,已经猛地膨胀到四位数了。

    由这种极大的变化,再加上和剧毒花藤之间的心灵感应,身为主人的我隐隐感觉到了,或许剧毒花藤积累下来的能量,已经就快能让它提升到精英三级了。

    “这是……这是……这究竟是什么玩意啊?”

    高特死死的瞪着那条【+966-1258毒素伤害】属性,平时能够冲口而出一些傻话的嘴巴现在哆嗦个不停,连说话都不流利了。

    上千点的毒素伤害,已经赶得上德鲁伊最喜欢的四阶变形系技能之一——【狂犬病】,这一技能提升到十多二十级时所以附加的毒素伤害了,也就是说,带上这只手镯后的琳娅,每普普通通挥出去一剑伤害都相当于德鲁伊的一记十多级的狂犬病伤害。

    当然,狂犬病技能的最大作用是传染,以群伤闻名,这一点却是不能去比较。

    也难怪连头目级的巴尔仆从会被一剑秒杀,就算换做是精英级的巴尔仆从,在被高特的信念削弱以后,都不知道能不能挨上一剑。

    这里要说一点冒险者常识,那就是圣骑士的信念和毒素伤害搭配的效果最佳。

    关于四种元素伤害的知识,恐怕所有冒险者在学员期间都已经牢记于心,冰冻和火焰的伤害比较稳定,且负面效果显著,一个延迟速度,一个减低攻击防御和命中。

    比较另类的是闪电和毒素伤害,闪电伤害大家都知道,最小值和最大值相差巨大,举个例子,我们列一组同等级别的元素伤害。

    +4-7点火焰伤害

    +2-5点冰冻伤害

    +1-18点闪电伤害

    +12-16毒素伤害

    这四组附加元素伤害的级别,其实差不多都是同等级别的,可以看到,闪电伤害包揽了其中的最小伤害值和最大伤害值,也就是说,其实闪电攻击是比较讲究人品的一种攻击方式。

    最后再看看毒素伤害,毫无疑问,它的平均伤害输出是四种元素中最大的,而且最大值和最小值不像闪电伤害那样相差离谱,总体平均伤害输出较为稳定,但是以前也说过很多次,毒素受抗毒能力的影响较大,敌人的抗毒属性一高的话,再强的毒素攻击都得打上好几次折扣。

    所以,平均伤害达到14点的附加毒素伤害,等级也不过和附加伤害平均为三四点的冰冻傻瓜还,和平均伤害五六点的火焰伤害是同一个级别。

    于是乎从以上结论,估计傻子也能看出来,毒素伤害和圣骑士的信念光环之间,所存在着的深深利害关系,简直非干柴烈火一触即燃可形容。

    呃,当然,毒素还有一个缺点,就是带给敌人的负面效果影响,要比冰冻火焰闪电攻击小得多,毒素伤害带阿里的负面效果,能够削弱敌人的体力,同时带来恶心作呕乏力等感觉,但是除了前者比较恶心人以外,以冒险者的意志,完全可以无视掉后面那些效果带来的小麻烦。

    卡丽娜也凑过来看了一眼,和高特一样,也被剧毒花藤的手镯的彪悍属性给吓呆了。

    就在这时,剧毒花藤似乎不大满意自己竟然被一头猩猩抓着,没有我的命令下,毫无预兆的,它解除了手镯变身,绿光爆闪,从高特手中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水桶粗、几十米高、如同一颗没有枝杈的碧绿色参天大树般,高高耸立在高特面前的巨大花藤。

    看着近在咫尺,两手合抱的肢体不断翻滚着的剧毒花藤的躯干,同时,从几十米高空上,剧毒花藤张大的圆形锯齿大嘴上滴下来的毒液,落在了高特的头盔上,发出滋滋响声。

    慢慢的,高特的鼻子上,原本只有一条的黏稠状物体,变成了两条。

    他似乎终于搞明白了,对方将手镯扔给他时说出的那一句“小心点”,究竟代表着什么意思了。

    “咝咝~~~~”

    发出愤怒的嘶叫声,剧毒花藤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脚下的“小虫子”,然后张开大嘴,笔直向地面扑下,咕噜一声,将还在发愣的高特给吞在嘴里。

    嚼啊嚼啊嚼啊嚼啊嚼啊嚼。

    嚼了十多秒钟,似乎觉得这只大猩猩实在太难吃了,剧毒花藤很受伤的呸一声,将浑身粘满了可疑的黏稠绿液的高特吐了出去,大嘴拐了一个弯,目标落到不远处雪地上尚未消失的几十具巴尔仆从的尸体上,庞大的身体慢悠悠卷了过去,吞下几具尸体之后,就失去了兴趣,绿光一闪,再次化成手镯出现在我的手上。

    “……”

    本来以为剧毒花藤是最好养的,现在看来也并非如此,最近这家伙的口味变叼了,连哈洛加斯这里的怪物都看不上眼了。

    “吴,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刚才那条湿漉漉的大树,究竟是什么玩意?!!”

    浑身流着可疑的黏稠绿液,被剧毒花藤一口吐出的高特从地上爬起来,宛如一只刚刚从臭水沟里钻出的青蛙般,带着哭腔向我逼近。

    “嗯,等等,我会好好向你解释的,但是在此之前。”

    我捏着鼻子,伸手制止住了正欲上前的高特。

    “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在此之前别靠近我。”

    “什……什么?!!”高特愤怒了。

    “你这个混蛋,我变成这副样子究竟是谁的错,你到是说呀?!!是吧,卡丽娜,你会为我做主吧,只有你不会嫌弃这样的我吧。”

    高特悲愤的瞪了我一眼,然后将充满自信的目光看向他的妻子。

    “嗯……当……当然了,我们是夫妻嘛,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嫌弃你的。”

    卡丽娜瓮声瓮气的,用微妙的笑容回应道。

    “是……是吗?”

    高特露出让人感觉到悲哀的僵硬笑容,一步一步向自己的妻子走过去。

    “那个……卡丽娜,为……为什么你要跑得那么远?为什么……为什么要捏住鼻子?”

    “我没有跑啊。”

    卡丽娜眨了眨无辜的眼睛,见高特已经逼进到离自己五十米远的距离,立刻一个瞬移闪出数百米开外,然后放开鼻子,似乎在说,看,我的确没有跑,也没有捏着鼻子对吧。

    流着两行悲情的泪水,高特转过身,露出如同一只被世人所抛弃的鼻涕虫的可怜目光,将最后的希冀落到我身后那些善良的女孩身上。

    “那个……高特大人,我觉得你还是先去洗一洗比较好。”

    随着高特转身的动作,五个女孩下意识的齐齐退后一步,由维拉丝面带着温柔的笑容,如是建议道。

    低头紧紧握拳,高特的脸庞笼罩在阴影之中,看不清楚表情。

    “我知道了……”

    片刻之后,他终于开口,他突然抬起头。

    “好吧,我已经知道了,如你们所愿。”

    “转身。”

    有不妙预感的我,用一种几近脱力的口气对身后的女孩们下令道,而拥有着更为敏锐的女人直觉的她们,则是在我刚刚开口就已经齐齐转过身去了。

    “我这就去洗。”

    这样说着,高特把自己脱了个精光,裸奔加泪奔的扬起一条直线的雪尘,身影消失在远方,远远的,还能听见他悲情的声音。

    “给我等着吧,你们这群冷血动物,我高特一定……一定会找到那传说中的亚瑞特之河,将身体洗干净,洗的比任何人都要干净,绝对要让你们看看我一尘不染,清丽脱俗,秀色可餐的形象。”

    “……”

    虽然很想吐槽高特说在洗干净身体之前,还是先用钢丝刷将你那生锈的大脑和灵魂好好刷一刷,不过这时他已经走远了也就算了。

    最后,一阵不染也就罢了,清丽脱俗不是用来形容男人的,至于秀色可餐我无可吐槽,白痴。

    “还真是一场闹剧呀。”

    卡丽娜从远处走来,叹着气向我们弯了一腰。

    “我家高特又给大家添麻烦了,真是抱歉。”

    “不,该说抱歉的人是我,我也没想到剧毒花藤竟然会去咬高特。”

    说着这句话时,我的心情比较微妙,连自己也分不清楚是在责怪剧毒花藤咬高特的行为,还是在责怪剧毒花藤饥不择食,竟然不加判断就把一些会拉肚子的东西吞下的行为。

    “那个……我家的高特味道的确不怎么好,让你失望了。”

    卡丽娜再次抱歉的鞠了一躬。

    “……”

    我说啊……丽娜姐姐,高特要是听到您这句话,绝对会哭上三天三夜的。

    “剧毒花藤?是你的召唤生物吗?”

    结束了吐槽高特的行为,卡丽娜好奇的打量着静静躺在我手心上的手镯——站在两米开外,大概是高特的前车之鉴吧。

    “嗯,没错。”

    “德鲁伊的猛毒花藤,能够变成这种形态吗?”

    卡丽娜歪头困惑道,虽说德鲁伊的技能融合能够大幅度提升召唤生物的实力,但是只要有点常识的都知道,眼前这只手镯,这只条猛毒花藤,已经完全脱离了【提升】的范畴,根本就已经是一个全新的不知名品种了。

    “大概吧,我的召唤生物比较特别一点,比其他的德鲁伊。”

    无法很好的用语言去向卡丽娜解释这其中奥妙的我,只能对着对方耸耸肩膀。

    “哈……哈哈,也不奇怪,毕竟是被称为大陆双子星,当然会有一些异于常人的力量。”

    卡丽娜嘴里这样说着,笑容却十分勉强,毕竟那样粗大的剧毒花藤,还真不是可以在片刻之间接受得了的。

    “其他的召唤生物……鬼狼也是如此吗?”

    看了一眼被莎拉抱在怀里的橡木智者,想到德鲁伊召唤系技能的三个不同类型召唤,卡丽娜小心翼翼的继续问道。

    “嗯,也是如此。”我抓着后脑勺傻笑。

    “能让我看看吗?”

    “抱歉,它们现在在第二世界跟在我的姐姐身边,虽然不是不能将它们召唤过来……”

    “我理解。”卡丽娜陷入远目状态。

    可以离开主人身边,甚至是身处不同世界的召唤生物呀,原来是这样……

    这个世界,还真是大呢,干脆毁掉算了。

    没来由的,她内心发出这样的感叹。

    ……

    我们的目标是亚瑞特高原的冥河之洞,这意味着得穿过血腥丘陵和冰冻高原才行,为了让维拉丝她们适应哈洛加斯级别的怪物,一行八人在血腥丘陵的中端逗留了五天,才开始向目标前进。

    当然,说是前进,其实阿卡拉为了让小幽灵接受填鸭式升级,特地为尚未登录任何一个传送站的五个女孩,开放了所有的传送站使用权,这不禁让我想到自己为了向第二世界进发而击杀巴尔时跑了整个哈洛加斯全程的艰苦经历。

    同样是人,待遇怎么就如此不同呢?

    咳咳,无论如何,阿卡拉这种做法算是为我们省却了不少时间,从血腥丘陵用回城卷轴回来,坐上哈洛加斯总传送站,我们直接来到了亚瑞特高原的传送站,免去了从血腥丘陵到亚瑞特高原的十多天路程,真是可喜可贺。

    “那个……我没有记错的话,冥河之洞大概是在这个方向吧。”

    面对着白茫茫的亚瑞特高原,刚刚离开传送站还不到半天的我们,就陷入了貌似是迷路的困境之中。

    想要记住被茫茫白雪所覆盖的一望无边的高原上的一个洞穴入口,就算是对高特夫妇这对经验老道的冒险者,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而且,亚瑞特高原的怪物,对于维拉丝她们来说十分危险。

    随处可见的恶魔妖精,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就从远处瞬移过来,从手中扔出一个巨大的能量铁锤像你砸过来。

    若是看到情况不妙,这些狡猾的家伙甚至会把远处的攻城兽驱使过来,利用这庞大的钢铁大山作为掩体攻击。

    维拉丝她们还是第一见到除了小甲以外的攻城兽,给人的感觉很不同,这些攻城兽的眼睛满是一种让人看了伤心的浑浊无神,和小甲那双滴溜溜的贼眼有着天渊之别,若不是外形一模一样,她们绝对想不到这些仿佛没有灵魂的木偶一样的钢铁巨兽,竟然会是小甲的同类。

    除了这些以外,还有在血腥丘陵上见到的巴尔仆从,不同的是,这些仆从的有了很大增长,而且时不时一堆仆从里,会出现另外一种怪物——体型庞大臃肿的【督军】,这些督军的实力并不是很强,但是手握长鞭的它们,鞭起鞭落,就能让一只仆从陷入狂暴状态,它和仆从的依存关系有点类似于沉沦魔和沉沦魔巫师,想要解决一群仆从,最好是先把督军解决掉,不然它驱使着长鞭给你带来巨大麻烦。

    哈洛加斯另外一种强大的怪物也出现在这里,那就是血之王,这些全副铠甲,如同野蛮人一般强壮的怪物,光从它们的最终进化体——死神之王乃是大魔神巴尔的亲卫队,就可以知道它们的厉害之处了,绝对是站在哈洛加斯区域的怪物里面的金字塔顶端的存在。

    这些时不时出现的强大怪物,在我们通往冥河之洞的路程上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