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一十七章 怪物长廊

第九百一十七章 怪物长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九百一十七章 怪物长廊

    虽然是头笨蛋猩猩,不过我也不得不承认,猩猩的记忆力似乎的确要比人类好一些,只是初进来的时候看了地图一会,他就已经将结构复杂的迷宫地形牢记于心,有他在一旁指点方向,我们几乎没绕任何的远路。

    “我说,吴,你其实是狼人族吧,其实是狼人族派来打入联盟的间谍吧,是这样吧,一定是这样没错吧。”

    一路上,像拎兔子一样被我高高提起的高特,寂寞的唠叨起来。

    “难道你忘记了德鲁伊还有狼人变身么?”实在忍受不了他的喋喋不休,我忍不住反驳了一句。

    “我是知道德鲁伊的狼人变身,但是就因为知道才这样说呀,你看啊,你现在的样子,还有哪分像德鲁伊的狼人模样?分明就是狼人族嘛。”

    高特不安分的扭动几下身体,回过头再次确认般看了我一眼。

    “没办法,身为大陆双子星,有一些奇怪的能力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我冷冷的,用高特夫妇最近经常用来安慰自己要冷静、要淡定的话,回敬给了对方。

    “还有,什么叫狼人族间谍?要我告诉狼人族吗?想被无数狼人追杀么?而且别忘记莱娜就是狼人族,也是未来的联盟大长老,联盟并不在乎种族,只看能力。”

    “说的到也是。”

    高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露出佩服的表情:“这一点,也是我最佩服阿卡拉大长老的地方,虽然是一介女子,但是却比男人还要有魄力和用人的胆量,哇哈哈哈。”

    “……”

    总觉得高特这句话顺带吐槽了自己呢,是我的被害妄想症在作祟吗?

    “不过吴,为什么你总是能变成稀奇古怪的东西呢?那头布偶熊也是,现在的狼人也是,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德鲁伊,或者是人类了。”

    “如假包换,要不要我弄出属性窗口给你看?”

    “哦,我还真想看看你这家伙,究竟是如何变态。”高特立刻来劲了。

    “算了, 突然又不想给你这家伙看了。”

    我突然改变主意,属性窗口上,除了属性值和我现在的等级相比,稍微高了不止一点点,还有抗性值高的有些离谱之外,其他倒是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但是唯独德鲁伊职业后面的【救赎者】三个字,太显眼了,被高特这头猩猩看到又不知道要大惊小怪成什么样子。

    “喂喂,不到三秒钟吧,不到三秒钟你就反悔了吧你这混蛋。”

    感觉被耍的高特立刻大嚷大叫起来。

    “以后再说,专心点给我指路,别到时候找不到目标了。”

    “总感觉被轻易的蒙混过去了。”

    高特不甘的嘀咕几句,还是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专心指路,月狼变身的速度太快了,哪怕是高特,如果稍不专心的话,也眼花缭乱而把方向搞错。

    然后,安分了一阵子,他那张不甘寂寞的嘴巴又唠叨了一句。

    “不过说起莱娜大人呀,我说吴,你和她真的只是兄妹关系?我看不像啊,你看送行的时候,你们依靠在一起的时候的样子,明明更多像情侣,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情侣,嗯。”

    似乎为了强调鲜花和牛粪的差别一般,他双手抱胸作着严肃思考状,然后把头重重一点,嗯了一声。

    “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我发出冰冷到极点的声音。

    “不知道。”

    这头猩猩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我在想,是不是等到了目的之后,顺手将你扔到熔浆之海里面。”

    看了一眼那冒着滚烫熔浆气泡的熔浆之海,远远的感觉到了那股普通人一旦掉下去立刻就会被蒸发掉的温度,高特明显的把脖子一缩,在后面的路上,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到了,就是那里。”

    突然,安分了许久的高特,再次挣扎起来,大声嚷嚷的指着前面的拐弯处。

    “如果地图上标记没差的话,转过那个弯就到了。”

    双腿一蹬,我骤然加快一份速度,几乎在高特的话刚刚落音,就闪至了千米之外的拐角处,在高特惊讶的大呼小叫中,在墙上用力蹬了一下,突然拐了一个九十度直角继续前进。

    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条足有二十米宽,近万米长的宽阔回廊,回廊尽头,那远远被熔浆之海的红光所笼罩着的终点,隐约能看见似乎是一个四方形的光秃平台,上面的一个小小红点,正在发出刺目光线。

    “没错,按照记载的话,就是那里了,不过这怪物数量,有点麻烦啊……”

    高特挠挠后脑勺,看着这条巨大的回廊上,密密麻麻遍布着起码有数千数量的冥河妖妇,和好几个大队,足足接近一千的高大钢铁躯体——血之王。

    估计是很久没有冒险者涉足过这里了,所以怪物的量聚集到了一个十分可怕的程度,换做普通的哈罗极爱冒险者队伍,哪怕是顶尖级别的,若是不集合上几队的人马,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前进着,直至将道路打通,也是绝对过不了这条怪物回廊。

    因为回廊尽头就是终点,对付这些这些数量庞大的怪物,我们也不能冲过去就算了事,到时候它们还是会一窝蜂跟上了,和我们不死不休。

    “没关系,这种怪物,数量再多也弥补不了质量。”

    因为是月狼变身的关系,我的声音格外生冷,表情应该也是,不单是高特,连我自己听着也不大适应。

    拐过一个直角,我这样说着,速度不变的迎头冲了上去。

    这时候,回廊最前面的数百只冥河妖妇和一堆子肌肉疙瘩血之王,也发现了两个入侵者的逼近,它们尖叫怒吼一声,引起了其他所有同伴的注意。

    在短兵交锋的一瞬间,我高高跃起,跳上了怪物的上空领地。

    伪领域,开启。

    刹那间,冰蓝色的圆形伪领域以自身为中心扩散出去,迅速将一大批怪物笼罩在里面。

    可以看到,原本处于炙热之海的宽阔回廊上,凡是冰蓝色伪领域覆盖过的地方,都瞬间反常的笼罩上一层薄薄冰霜,甚至冰蓝色的能量罩溢出回廊,将附近一片熔浆之海也笼罩起来,逐渐的,被月狼伪领域笼罩着的熔浆海范围内,就宛如一锅熄了火的沸水般,那不断翻滚的熔浆泡逐渐平静了下来,一点一点的凝固,变成一片坚硬的黑色熔浆岩,然后和回廊一样,被覆盖上一层冰霜。

    熔浆之海尚是如此,那些怪物就更不用说了,咋一被冰蓝色的伪领域所笼罩,那些高大的血之王,动作立刻就迟钝起来,裸露出来的原本火红色的恶魔肌肤,逐渐变成一片冰蓝,穿在外面的铠甲也覆盖上了一层冰霜。

    它们本来是气势汹汹的轮着两把巨大武器向这边过来,但是突然像是进入了慢镜头一般,每一个动作都被放慢了好几倍,原本宛如坦克横冲直撞一样的野蛮气势,变得像是小孩子在慢慢蹒跚步伐了。

    对魔法的抗性本来就不高的血之王,在月狼变身的伪领域笼罩下,几乎是完全被封印了动作,而身为法师类怪物,冥河妖妇的魔法抗性要比血之王高许多,所以受到的影响也小一些。

    不过,月狼变身的伪领域,作用并不仅仅是冰冻迟缓笼罩范围内的敌人而已,它的另外一个隐藏特性——冰冻和迟缓敌人的思维速度,才是这个伪领域最强大的作用。

    伪领域的思维延迟效果并不尽人意,面对贝利尔的分身,作用小的可怜,但是,这些冥河妖妇和贝利尔的分身相比,差距也大的惊人,虽然对贝利尔没什么用,但是放在这些黑翅膀鸟人身上,效果就凸显出来了。

    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它们原本尖叫着正准备施展的诅咒,在冰蓝色伪领域的突然笼罩下,齐齐的哑火了,少数甚至受到了技能施展失败的反噬而发出痛苦尖叫。

    这种状况可以打个比喻,如果把冥河妖妇的诅咒当成是点火柴,它的思维就是点火柴时的划过速度,如果是咔嚓一声快速滑过,自然是能一下子就将火柴点燃,但是如同这个动作到了中途突然被迟缓,自然也就点不起来了。

    当然,有一点是无法相比的——点不着火柴到没什么,但如果施法因为干扰而失败,就极有可能会受到伤害的反噬了。

    所以说,月狼的伪领域效果对于施法类敌人来说就是噩梦,对如果说冥河妖妇的型血法力是法师克星的话,那么月狼的伪领域完全就是法师的杀星了,再加上月狼无以伦比的速度,可以说,月狼变身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对付施法类敌人和赶路和……打不赢的时候跑路。

    呃……自我吐槽已经变成一种本能了么?混蛋!

    看着脚下仿佛变成一座座冰雕的血之王,还有纷纷引火自焚的冥河妖妇,还没等高特来得及惊讶,声音就传了过来。

    “小心,我要扔了。”

    这一次,高特到是及时反应过来,知道对方说的意思是什么,不由精神一紧,用力一声“哦!!”的回应着。

    然后,我将手里拎着的高特,远远向长廊对面扔了过去。

    一人一边,两头夹击,效果更佳,我的意思就是这样。

    心领神会的高特,借助着这股抛力足足飞出了几千米的距离,锵的一声抽出长剑,宛如战神下凡一般,笔直斩了下去,随着一声如流星坠落的巨响,一只躲闪不及的冥河妖妇惨叫着被劈成了两半。

    高特的落点,正位于一大群怪物中央,等他站起来,环顾一眼四周,发现自己已经被虎视眈眈的血之王一层又一层包围起来的时候,他的嘴角不由咧起一道嗜血的弧线。

    切换,狂热光环!!

    伪领域,开启!!

    虽然比不上对面那个死变态,但是已高特自己普通水准的伪领域实力,对付这些怪物,实在是……简单过头了。

    一声怒吼,高特手中的金色长剑化为白光,剑势所过,无一怪能够阻其锋芒,普通的平砍,白热,突击,复仇,不用多,就重复切换着这几招,其他诸如天堂之拳和祝福之锤的招式,没有出现。

    他的招法,代表了大部分圣骑士的厚实和稳重风格,虽然看似效果不高,但是如果你站在旁边看上一会儿,就会发现,周围的怪物正以惊人的速度在减少,丝毫不比被称为近战杀戮机器的野蛮人的效率要少。

    虽然平时总是一副白痴相,但是高特的战斗风格却沉稳的惊人,隐隐透露出一股宛如大地的厚实沉稳感,可以看出来,他在训练营的时候,并不只是只将时间花在在河边裸奔上。

    这边,高特宛如虎入羊群,长剑挥舞之下鲜血淋漓,重重将他包围起来的上千只怪物,竟然隐约有被他一人击溃的势头。

    另外一边,我的效率更是比高特要高上几十倍,手中凝结着一把加长版的冰之斩首剑,选择怪物密集的着陆,我直接将巨大的冰之斩首剑抡上一个圆圈,那些被月狼伪领域冻僵的犹如在慢跑一般的血之王,被冰之斩首剑这么像绞肉机似的一绞,立刻就被粉碎成无数块冰冻的碎肉块,颇有点杀敌不见血的境界。

    抡完一个圈以后,我继续向前一跃,找另外一个着陆点,如是反复,每抡一次,都有几十只怪物被冰之斩首剑搅碎,这样下去,想要将长廊上的怪物全部清理干净,也不过是十多分钟的事情。

    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这样的攻击,正当我觉得腻味,思考着是不是换点别的花样的时候,对面高特的身影已然映入眼中。

    两头夹击之下,我从这边走过了回廊的十分之九路段,高特只前进了十分之一,由此可看出我们的杀敌效率的确存在着一段距离,当然,这和高特这边靠近祭坛,怪物的密度和强度比较大也有关系。

    其实现在想想,如果一开始的时候变身地狱格斗熊,,然后对着长廊扔个地狱能量炮,会不会在顷刻之间就将一条直线地形的长廊上所有的怪物都清理干净呢?

    这到是个能让人思考上许久的问题,一来我能不能将地狱能量炮瞄准长廊的直线扔出去,这是个因素,二来,假如我扔了个正准,但是对面的祭坛无法承受地狱能量炮的轰炸,直接给炸沉了该怎么办?这又是个问题。

    片刻之后,我和高特清理掉最后一些漏网之鱼,总算是将这条怪物回廊给清理完毕,然后。

    然后我开始捡装备,高特在一旁暗自泪目。

    我觉得,这才是我和高特最大的差距所在,那就是——因为等级的关系,我杀的敌人暴率很高,而高特却一个子都没有……哦,不对,爆了两枚银币,真是恭喜你了高特。

    我对着如同玩泥沙一样蹲在地上泪流满面的把玩着那两枚银币的高特竖起了大拇指。

    真是不容易呢,以高特这个等级在哈洛加斯里杀怪,竟然还能有爆落,这不是值得庆祝的事情吗?

    我开始返回刚刚一路杀过的回廊,仔细将地上的一件件装备,一枚枚宝石,一瓶瓶药水,一个个金币,通通都不放过。

    刚刚杀了多少怪物,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不过按照原本的数量估计,应该不少于三四千吧,这样庞大的杀敌数量下,加上自己的爆率,所爆落的物品数量绝对是一个惊人数值……虽说是这样,可是感觉上,好像蛮少的。

    经过冒险者的摸索,根据一组确实的数据证明,在冰冻状态下直接将敌人敲成碎,爆率会降低很多,看来我是应验了这句话了。

    三四千的怪物数量,里面应该没有小boss的存在,不然抡冰之斩首剑的时候,肯定会有比较明显的“手感”,但是精英和头目却绝对少不了。

    最后,我估算了一下,金色装备有四件,蓝色装备估摸三十几件,至于白板装备我就懒得去数了,反正带回去也是扔给恰西练手的材料,其余各色药水金币不说,完整的宝石三枚,裂开的宝石八枚,碎裂的宝石几十枚,还有六号符文【伊司】一颗,最后是锻炼材料若干。

    总体来说,至于的收获对于普通冒险者,爆率已经是十分喜人了,不过对于拥有bug护身的符爆率加成的我……只能说,冰碎敌人的确会降低爆率的说。

    虽然这个过程中,我一再盛情的邀请高特,不过连裸奔这种无节操的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大猩猩,在这种时候却是死要面子的摆起了前辈的架势,一边流着泪水一边叨念着这里的装备对他来说已经无用尽管全部收去云云。

    想想的确也是,就算是这里金色等级装备,估计也顶不上第二世界哈洛加斯一件蓝色装备的属性好,高特虽然模样惨兮兮的,但大多是为自己的爆率而感到悲哀,这些装备他到是发自内心的不在乎。

    嗯嗯,这样的话我就不客气了,这四件金色装备对我可还有用处,等回去辨识出来,说不定就能替换我身上的某一个主要部件呢。

    虽然说,我不是不能去第二世界哈洛加斯弄一些更好的装备,但是……但是以我的等级穿不上呀混蛋!!!

    收拾一地的装备,反倒是花了比清理怪物足足要多出一倍的时间,等我们来到终点,估摸着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而此时,那个闪烁着猩红刺眼光芒的祭坛,也终于清晰的映入了我和高特的视线之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