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二十二章 封印?水晶之剑!

第九百二十二章 封印?水晶之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九百二十二章 封印?水晶之剑!

    “小心前面,前面啊混蛋!!”

    “我知道,你少罗嗦。”

    一片混乱中,我拎着高特四处逃窜,躲避着那宛如子弹一般袭来的岩浆攻击。

    虽然月狼的速度占据了绝对优势,但残念的是,神殿的结构并不是笔直的,其中弯弯拐拐的道路严重限制了我的速度,而那头不知名,只看到一只眼睛和一条鱼鳍的恶魔,却能在熔浆之海里肆意畅游,而且它似乎对这里的结构相当熟悉。

    所以,经常发生我绕着绕着,那头恶魔却已经笔直游到前面请君入瓮的情况,虽然到现在为止,不知道是尚未恢复力量还是怎么的,它只是在不断拍打着熔浆对我们攻击,不过情况并不乐观。

    因为……呃,我们迷路了。

    这一次,那头恶魔又肆意翻滚着它那巨大体型,将一排熔浆巨浪拍打过来,更加不幸的是,我们绕着绕着,竟然绕道了死胡同,前面就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暗红色熔浆之海。

    虽然不是不能击破后面的熔浆巨浪,但就算击破也没有用了,身后那头恶魔整一个拆迁办化身,我们所逃过的地方,都被它撞塌撞毁了,可怜那些蜗居在这里的血之王和冥河妖妇,连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自己的家就被拆了,更可怜的是自己也掉下那熔浆之海中,垂死的挣扎片刻,那头颅便逐渐沉下去,最后被熔浆之海所吞没。

    因此,就算我将这次熔浆巨浪给击碎,出现在我们后面的,也仅仅是一片空荡荡的熔浆之海,当然,还有那头恶魔游来游去的鱼鳍。

    前无进路,后有追兵,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着的状况了。

    不幸啊!!

    “完蛋了,对了,回城卷轴,回城卷轴。”

    高特这时候,似乎才想起还有这玩意般,慌忙的在身上摸索起来。

    “来不及了。”

    滚烫的热气已经逼进背后,我无奈叹了一声,拎着大呼小叫的高特,往前面高高一跳。

    “那个……吴,能告诉我,你这种形态下能飞是吧。”

    半空中,高特看着脚下的冒着热泡的熔浆之海,身体和声音都有些僵硬。

    “抱歉,不能。”我耸了耸肩膀。

    “不要啊,我不要死啊,我还想再去河边裸奔几次啊混蛋!!”

    眼看在引力作用下,身体不断和熔浆之海拉近距离,高特悲鸣着挣扎起来。

    “我说,临死之前,你就不能好好想一想丽娜姐姐么。”

    我对这头猩猩表示严重无语,他究竟有多执着于在河边裸奔呀。

    “放心吧,丽娜的话,我就算死后也会一直想她的,所以没关系。”

    回过头,高特爽朗的朝我竖起大拇指,这时候,这头猩猩到是说出了一个像男人的话。

    不活……

    “这样不好吧,丽娜姐姐每晚都会做恶梦的,所以你还是早日上天堂为好。”

    “你是在说我会变成怨灵是吧,是这样没错吧混蛋!!”

    高特意外机灵的察觉到我话里意思,不由对着我瞪起了眼。

    然后,经过一段长长的滑翔,我们终于就快要落入滚烫的熔浆之海里面。

    在月狼脚尖点在熔浆之海的一瞬间,忽然间,几千度高温的熔浆竟然硬生生的被从极热变成极冷,出现了凝冰现象,以脚尖着点为中心,一块半平方米大小的浮冰,竟然出现在这极度高温的熔浆之海中。

    然后,点着这块浮冰,我再次一跃而起,在脚尖刚刚离开的下一秒,那块小小的浮冰宛如昙花一现,刹那芳华,立即就被融化吞没。

    “哈哈哈哈,吴,我就知道你有办法。”看到这一幕的高特,哈哈大笑起来。

    “……”

    刚刚是谁悲鸣哭嚎着要在临死前多去河边裸奔几次来着?

    “不过话说回来,吴,为什么你不变成那头布偶熊的模样呢?那样一来的话不就能飞了吗?”

    高特在内心酝酿了一会,最终还是将憋着许久的问题问出。

    “哦,这样啊。”

    我略微沉思了一会,随后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原来还可以这样。”

    “你这个笨蛋,竟然还说我是笨蛋,我看你比我更笨吧。”高特的大嘴巴,立刻毫不犹豫的发动嘲讽,丝毫不知道他现在的小命来拎在我的手上。

    “背后突然痒了,高特前辈,你说我用右手去抓好,还是用左手去抓好。”

    将拎着高特的左手微微一晃,我冷冷问道。

    “对不起,我错了,我才是笨蛋。”

    大概是在卡丽娜那里已经有过无数次这样的经验,高特反应贼快的道歉了。

    变身地狱格斗熊能飞,当然要方便许多,我怎么可能想不到呢?只是很久没有使用过月狼变身,想活动活动胫骨,看看是否宝刀未老罢了。

    结果状态良好,当然,也没有因为熊人身边状态的领域突破,而被刺激提升多少多少实力,还是保持着伪领域高级上下的样子,有点小小的失望。

    “说真的,吴,你真不打算对付后面那头恶魔?”

    就在我考虑着什么时候切换会地狱格斗熊变身的时候,被拎在下面的高特突然抬起头盯着我,用略微严肃的目光问了一句。

    “老实说,我是真的没这样的打算。”

    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无奈叹气,我拉耸着肩膀回答道。

    对于这头恶魔,从出现一开始,我的心中就存在着一个疑问,经过这么长一段追逐时间的观察,我和高特都看出了点,猜出了点什么出来。

    这片空间,准确来说应该是地狱某个区域的投影,看来是被我这张乌鸦嘴说中了,出现投影的原因,就是因为在这个投影区域所映射的地域区域里,有着一个非常强大的存在,强大到和迪亚波罗一样,足以用自己的力量干涉世界,让自己所在的区域投影到暗黑大陆里头,只不过,这头恶魔并不像迪亚波罗那样是蜗居在这片地方,而是被封印在这片地方。

    由它封印解开时的出场白可以看出,有可能,将他封印在这里的是三魔神之一的墨菲斯托,究竟它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另外一个大魔神封印在这里,这个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

    言归正传,基于这些判断,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竟然这个冥河之洞,只是地狱某一个区域的投影,那么,被高特无意解开封印的后面那头恶魔,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投影罢了,这也很好解释了为什么紧追在我们身后的它,所发动的都是不疼不痒的攻击,如果真是实体的话,我和高特早就被捏蛋了。

    如果只是投影的话,那就可以松一口气了,三魔神一样很强吧,它们的投影还不是被冒险者揉来捏去?别说是我,就是高特也能独自轻松的干掉它。

    跑了那么久,只是为了确定这个猜测,顺便观察一下,好回去和阿卡拉有个交代而已,毕竟祸是我们闯下的,如果只笑嘻嘻的说一句“不好意思,我们将一头什么模样有和多强都不清楚的魔神级别的恶魔投影放出来了”,那肯定是会被她的拐杖敲脑袋的。

    “只不过是个投影罢了,所以不用和我客气,你上吧,如果是我干掉它的话,小心只爆一个金币哦,一个金币!!”

    高特强调着,不惜揭露自己的伤疤痛处也要将这种【好康】的事情让我的样子。

    “这样不正好了了你的遗憾吗?所以还是你上吧。”

    我瞪了讪笑不已的高特一眼,这头家伙竟然怂恿起我来了。

    虽说只是魔神级的投影,而且,如果它真是被墨菲斯托封印的话,那实力应该比墨菲斯托要低,看似比墨菲斯托的投影还容易对付的样子。

    但是,这只是想当然而已,这些都不足以说明它就这么容易的被揉捏。

    首先第一点,举个例子,三魔神的实力应该不分上下,就算由差别也应该不会很大,但是它们各自在第一世界的投影,实力却截然不同,由此可看出,就算这头不知名恶魔的实力比墨菲斯托要低,但是它出现在这里的投影,实力未必会比巴尔的投影低。

    第二点,这头恶魔被封印了不知多久,就算是投影多少也积蓄了一些实力吧,用简单点的话比喻就是——如同许多动画游戏小说一样,刚刚登场的家伙都蛮厉害,以后就成板凳高手了。

    现在,我和高特,就像是那为了烘托第一次登场的角色的震撼形象而随便用简单线条描绘出来出场时间仅仅只有一秒就被秒杀台词只有一句“啊~~~~~~~~!!”的惨叫声的悲情龙套一样。

    当然,反过来说,也因为第一次登场,所以如果能反爆的话,奖励也将会额外高,说不定能来个咸鱼大翻身,一举从悲情龙套上升到板凳配角的地位,更说不定还能在页面的彩照上露面……咳咳,比喻过头了,简单点来说,就是如果将这厮干掉的话,爆率也会高很多。

    好吧,其实以上两点都不足成为让我和高特退让的原因,最后一点,才是最关键的。

    那就是……因为这里是熔浆之海。

    很明显,这片熔浆之海是这头恶魔的地盘,难道你没听说过一句很牛的话?

    我的地盘,我做主!!

    如果是在陆地上,就算这头恶魔投影再怎么强,也不会是伪领域境界的高特的对手,但是在现在,哪怕我只是松开手,高特的小命就要玩完了,根本就不用那头恶魔自己出手。

    这就跟六翼级别的龙王哈迪,如果战场是在大海上的话,也奈何不了四翼级别的人鱼之王埃克西亚,是一个道理,当然,有所不同的是埃克西亚是仗着人鱼皇族的特殊力量——海王召唤,而这头恶魔则是依靠这片熔浆之海的威慑。

    “唉,这个世界的恶魔,怎么就不会再笨一点呢?”

    想着想着,我不由无数次的叹了一口气,心里极度怀念原来世界的众多游戏,现在回忆一下,那些游戏的boss是傻得多么可爱呀。

    无论如何,它都会给你留下一个立足的地方,让你能通过各种猥琐的办法去折磨它,而这里,我勒个去,就连一个投影都知道要先让你无立足之处。

    当然,如果非得这样做的话,我也并不是没有能力干掉它,只是所花的代价远远不值而已,这其中有各种无奈。

    比如说,这头恶魔可以玩潜水作战,虽然地狱格斗熊也能跳入岩浆里不受伤害,但是就算这样又如何呢?我可不认为在滚烫无比且一片暗红什么都看不见的举足艰难的熔浆世界里,能拿这么一头如同鲨鱼般灵活的恶魔怎么样,别被它咬了熊屁股就万幸了。

    然后,就算杀了这头恶魔,所爆落的物品掉落在熔浆之海里面,你也休想能捡得到,这一点是最让我没有动力的原因。

    最后,就算我现在杀了它也没用,封印已经被解开了,它已经能像普通的恶魔投影一样无限复活了。

    在这些综合考虑之下,我最后还是兴致缺缺的选择了跑人,这头恶魔投影贼滑溜,竟然还懂得战术,知道可以充分的依靠地利,将我们立足的熔浆岩先毁掉,换做是一般的冒险者,哪怕是高特这种强者,大概也要含恨在这么一头小小的恶魔投影手上,幸好是被我遇见了,不知道是我的运气差还是这头恶魔的运气差,四周是充斥着一股悲剧的味道,可以隐隐感觉到后面的恶魔也十分郁闷。

    嗯嗯,原来我的悲剧光环还能影响敌人来着。

    “大猩猩,还记得出口在哪个方向不?”

    在一片暗红色汪洋之中不断窜跳,我看了看四周,有点不安的问道。

    “天知道。”

    高特耸着肩膀。

    “那没办法,只能用回城卷轴了。”

    话刚说完,我在手中凝聚起一把小型的冰之斩首剑,狠狠的往熔浆上面投去。

    在冰之斩首剑的强大冰冻能量下,投落位置的熔浆之海上,顿时凝结出了一块百米平方大小的浮云,由冰之斩首剑源源不断的输出冰冻之力,这块浮冰在斩首剑消失之前,是是不可能被融化掉的。

    稳稳落在浮冰上面,我将被像拎小鸡似的足足拎了半个小时的高特放下。

    “你先用回城卷轴吧,我随后就到。”

    这样跟高特说了一句,我回过头,看向对露出在海面,朝我们笔直冲上来的鱼鳍,手中再次凝聚起一把小型冰之斩首剑。

    若是这头恶魔还不识趣的话,我到是不介意给点颜色它瞧瞧。

    似乎感受到了冰之斩首剑的力量,对面恶魔冲上来的速度突然减慢,然后一个回头,开始在离浮冰数百米远的海面上,不怀好意的绕着圈圈,简直真的和鲨鱼没什么两样。

    乘着这个时间,高特在身上掏出了回城卷轴,准备走人。

    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练级地点,有这头狡猾的恶魔在,是不可能让维拉丝她们再来冥河之洞了。

    “咦?!”

    就在我暗暗可惜的时候,突然,身后的高特发出一声惊呼,然后是叮当一声,有什么金属物体掉到地面时发出的清脆响声。

    “怎么了?”

    一边留意着恶魔的举动,我回过头,好奇的看了高特一眼,见他正抓着脑袋,傻傻的看着地上一件玩意发呆。

    “这是什么?”

    目光落到地上,那是一把菱型的水晶短剑,模样有点像在库拉斯特时,我帮那个死印度阿三找回来的史卡辛之刃,也就是吉得宾,是库拉斯特海港魔法防御系统的核心。

    这把水晶短剑约有一米长,要比吉得宾长一些,说是短剑其实也不算短。

    “哦,这玩意啊。”

    高特抓着头,将这把短剑捡起来,上下打量着。

    “我也不知道,就是在揭开封印,被弹出的时候,手里随便一抓抓到的,后来急着逃命,就顺手塞到物品栏里去了。”

    “咦?!”

    话刚刚说完,仔细打量着水晶短剑的高特没等我出声,再次发出一声惊呼。

    “这把短剑……”

    迟疑着,他说道。

    “好像是用来封印那家伙用的。”

    “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对这头猩猩的口胡能力已经有了一定认知,所以现在是满眼的不信。

    “我好歹也在训练营接受过一定的魔法教导,卡丽娜也老是逼我学这学那,好歹还是知道一些的。”

    高特得意洋洋的笑了一声。

    “你看,这上面的魔法纹理,是不是像封印魔法阵?虽然我也不怎么敢确定。”

    高特将水晶短剑往我这边凑过来,目光尽是询问,似乎以为我这个算是半个法师的德鲁伊,而且身为联盟长老,应该比他更懂得才对。

    “哈……啊哈哈,是……是呢,虽然我也不敢肯定,但是看着的确像。”

    我看了剑身上面的复杂魔法纹路一样,我进入装傻模式。

    “说不定,我们能用这把短剑将这头恶魔重新封印起来。”

    高特眼睛一亮,喃喃说道。

    “真的。”

    被他这么一说,我也心动了,毕竟这头恶魔是我们两个放出来的,如果能自己解决的话,就算事后和阿卡拉说起,估计也不会遭到训斥才对。

    “问题是该怎么用,别告诉我往恶魔头顶上一扔就行了。”我比出一个扔精灵球的动作,看着高特。

    “当然不可能,让我看看……”

    高特仔细研究了一会儿,我则是继续盯着恶魔的行动,顺便给脚下的浮冰多补充了一记冰之斩首剑。

    片刻之后,高特抬起头,目光还是充满了疑惑。

    “不知道啊,唉,早知道这样的话,丽娜教魔法的时候,我就应该认真点学的。”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

    “不过,剑柄上似乎有点线索……”

    说着,他将剑柄端比划过来,看了一眼,我发现剑柄段的形状就如同一只恶魔利爪,末端伸出三根爪子,仿佛正抓着什么一般。

    嗯,像镶嵌口。

    只要是个冒险者,看到这造型,都会下意识的闪过这个念头。

    “是不是把宝石镶嵌到上面就行了?”

    “谁知道,或许这把短剑只是整个封印的核心部分,或只是封印核心的一部分,还需要其他魔法阵或是物品的辅助,才能起封印效果。”

    高特痛苦的抓着头,这一刻,我们深深感受到了身边没有法师的苦恼,如果当初将卡丽娜也一起带上的话就好了。

    “算了,反正试一试吧,大不了也就是失败。”

    这样说着,我从高特手中接过水晶短剑,打量着剑柄末端上的镶嵌口,想了想,将一颗完整级宝石塞了上去。

    这只恶魔爪子,仿佛有着意识一般,当宝石接近的一刹那,缓缓张开了一个刚刚好能容纳完整宝石放进去的口子,待我将宝石放进去以后,爪子重新收紧,将宝石牢牢的镶嵌在上面。

    有戏。

    看到这一幕,我和高特对视了一眼,都笑了起来。

    这种特殊的镶嵌口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它的功能是适用性强,从碎裂的宝石到完美的宝石,都能镶嵌到里面发挥作用。

    接着,该怎么办呢?没有办法之下的办法,只能用这把镶嵌了宝石的短剑,直接攻击对方看看会不会起效果了,如果没有效果的话,就立刻走人。

    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我上前了一步,由被动防御到主动观察着恶魔的一举一动,伺机给它来上那么一下下。

    再次给脚下的浮冰补充了一记冰之斩首剑的能量,我取消月狼变身,再不动声势变身成地狱格斗熊——要是动静闹太大,让对面那头狡猾的恶魔知道我们的实力,从而跑掉,那就得不偿失了。瞄准恶魔绕着我们围转,在转角时一瞬间的停滞,我突然一跃而起,向对方急速逼近,同时领域也爆发出来,在延伸到恶魔那边的瞬间。

    瞬移!

    从跃起靠近,到领域爆发,再到瞬移,也只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这短短的工夫里,那头恶魔才刚刚完成拐角的动作,还完全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我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它唯一露出在外面的鱼鳍的正上方,抓着那把水晶短剑,化作一道白光笔直刺了下去。

    “噗嗤”一声,利器刺入肉体的沉闷响声,和从手上传来的熟悉力道,让我立刻判断出来,水晶短剑已经命中了这头恶魔的身体。

    “喀喀喀喀—————!!”

    在刺入的一瞬间,时间仿佛停顿了片刻般,一切都静止下来,然后下一刻,一股庞大的力道突然从手中传来,伴随着那头恶魔刺耳的“喀喀喀”尖叫声,在短剑刺破身体一刹那,这头恶魔发出了本来相对于对它的庞大体型而言,仅仅是被这种如牙签一样的短剑刺伤根本就不可能出现的巨大反应。

    只见它原本一直隐藏在熔浆之海下面的巨大身体,突然猛地一个弹跳,伴随着这个激烈的动作,它从熔浆之海里面高高的跃了起来,第一次向我们展示它庞大而狰狞的面目。

    就如同我所猜测的一样,这头恶魔的整体外形,真的如同鱼一般,就像一条……呃,放大几千几万倍的秋刀鱼,大概是这样吧。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的,也远称不上狰狞二字,拥有着秋刀鱼的体型,背鳍却像鲨鱼一般,而在这根背鳍下面,两边还长着一双肉翅,平时在熔浆海里面行动的时候大概是被收束起来了,只有现在高高跃起来的一刻才会伸展开来。

    然后,在下腹上,又伸出四只爪子,有长有短,让人感觉到它可以通过这样,和鱼人一样直立起来在地面上活动的样子。

    最后是那鳄鱼一样的脑袋,嘴巴布满了锯齿,尾巴也长满了骨刺,一片片银色的鱼鳞反射着暗红光泽,将这头恶魔的形象渲染的更加恐怖骇人。

    “……”

    看到这头魔神级怪物投影的时候,我第一个反应就是——为什么达到魔神境界的家伙,一个个长的都如此猎奇?墨菲斯托是这样,巴尔也是这样,迪亚波罗还好一些,莫非到达这个境界之后,都会变成有着奇怪嗜好和品位的变态?

    如果是这样,那么和拥有和魔神相抗衡实力的塔拉夏,模样会不会也变得很……

    就在我这么恶意猜测着时候,被牢牢抓在手中的水晶短剑,这时候突然散发出黑色的邪恶光芒,一圈又一圈的黑光,就仿佛渔网一样,从短剑刺入的部位里迅速蔓延着,试图将这头奇形怪状的【恶魔秋刀鱼】束缚起来。

    跃上半空的恶魔自然是不愿意,它一边愤怒的发出“喀喀喀”怪异叫声,同时奋力的拍打着两侧的肉翅,试图将缠绕在身上的黑色能量丝线挣破。

    似乎能行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我和高特都是喜出望外。

    但是还没来得及高兴上一秒钟,手中的水晶短剑,那颗镶嵌在剑柄上面的完整宝石,光芒突然归于暗淡,然后碎裂开来。

    随着宝石的破碎,那些原本牢牢束缚着恶魔的黑光,也如同潮水般褪去。

    “吴,不能让它回到海里!!”

    远处的浮冰上,高特大声提醒着我。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我翻了一个白眼,看着化作粉末的宝石散落。

    出现这种原因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宝石的能量用完了,一颗完整宝石的力量,还不足以束缚这头恶魔。

    眼看这头恶魔就要重新回到熔浆之海,我牙齿一咬,从物品栏某个干净的角落里头,掏出一枚寒气逼人的蓝色宝石。

    拼了,让这头恶魔看看暴发户的力量!!

    心疼的大吼一声,我将手中的完美蓝宝石镶嵌到剑柄上,再次举起短剑,将散发着璀璨寒光的剑刃,整把没入到这头秋刀鱼恶魔体内。

    闪烁着黑色的诡异光芒的能量丝线,再次从短剑上蔓延出来,数量和大小足足是第一次的几十倍,这一次,这头恶魔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铺天盖地的黑线罩住,然后,像收网般一收,被缩小着吸入了短剑之中。

    “呼~~~”

    脚踏实地,我和高特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将功补过了。

    “吴,快看。”

    高特突然指了指被我握在手中,泛着黑色和蓝色两种韵光的水晶短剑。

    原本这把用来封印恶魔的短剑,并没有任何属性,但是吸收了那头恶魔之后,现在,它给人的感觉似乎变得不同起来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