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二十九章 男人头顶一片天

第九百二十九章 男人头顶一片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九百二十九章 男人头顶一片天

    “其实这次被邀请来第一世界,到是完成了我和丽娜的心愿。”

    高特低着头,毫无焦距的目光落在雪地上,话语之中的浓浓悲哀,就宛如映衬在他瞳孔之中的雪般寂白。

    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出声,在沉默之中,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解释。

    果然,踌躇了片刻之后,高特继续开口,他抓着脑袋,勉强的露出平时那般的傻笑。

    “哎呀哎呀,不知不觉就沉重起来,我果然还是不适应这种气氛啊。”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他的勉力傻笑,却给人更多一分的沉重和无奈,接着是长长的一口叹气,仰望着血月,高特喃喃说道。

    “吴,你也知道吧,我们小队,现在所有人都已经突破到了伪领域境界。”

    我点点头,这件事,是在高特夫妇来到罗格营地的第一天,在和他们曾经的敌人西雅图克相遇的几天以后,高特偶尔和我说起他们的队伍和西雅图克之间的那点恩怨的时候,有提到过。

    “是啊,时间真是不耐过,在训练营里和可汗他们一起的欢乐时光还历历在目,不知不觉间,就已经走到了这里,伙伴们都已经那么强大了,昔日自己所憧憬的,认为遥不可及的实力,似乎在转眼之间,就被踏在了脚下,那些天真的想法,一次又一次的被淹没的残酷的现实之中,每一想到这里,都会产生一种不现实感,仿佛现在身处梦中一般,梦醒来以后,自己还是那个在老师严厉目光下苦练的骑士学员。”

    说话间,高特的眼眶里闪烁起了一层晶莹,在那血月的衬托下反射着淡淡红光,看起来就宛如血瞳一般,让人感受到了其中深深的留恋和悲哀。

    光影似箭,对于高特来说,虽然这几十上百年的时间,只是在他的脸上留下成熟的刻印,和那一小撮整齐的胡渣,但是那许许多多的事情,却已经成为过去,怀念的,后悔的,悲哀的,喜悦的,幸福的,一点一点被名为时间的事物抽去,无论如何也抓不住,无论如何去留恋,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宝贵的东西,被烙以过去的烙印,一去不复还。

    然后恍然间,才发现,自己的心不知在何时已经老了,麻木了,放弃了挣扎,去抓那些挽留不住,留恋不起的宝贵事物,猛地回过头,心中就如同做了一场梦般。

    或许在若干年以后,我也会如同高特现在这样一般吧。

    “哈、啊哈哈哈哈,抱歉抱歉,怎么扯着扯着,扯到过去去了。”高特猛地将眼睛一擦,大马金刀的坐在雪地上,用严肃而消沉的表情,继续说道。

    “是啊,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这里,走到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地方,拥有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实力,我们的小队,现在已经通过了亚瑞特之巅。”

    转过头,他朝我咧出一个难看的微笑。

    “虽然有点自夸的嫌疑,但是以我们小队现在的实力,打败巴尔的分身应该绝对不成问题,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很轻松才对……”

    这本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高特的语气却越发的低沉和忧伤。

    因为,这意味着离他们去第三世界已经不远了,那个让冒险者向往而又害怕着的,真正的残酷世界。

    “咦咦?唉!好像又跑题了,抱歉抱歉。”

    徒然发现自己又陷入消沉之中的高特,抓起一把冰凉的雪拍拍两边面颊,重新打起精神。

    “总之就是这样,算来的话,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们就要出发前往第三世界了,在这段时间里,丽娜不断的在我耳边哭着喃喃【好想回家,好想回家看一眼】这样,真拿她没办法,难怪都说女人是水做的。”

    高特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然后,他的肩膀无奈的瘫了下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捂着额头,让自己的表情不被别人看到。

    “我……我也是想回家看看,看看家里的兄弟怎么样了,看看父母坟前有没有人清理,看看村子有没有发生变化,看看以前的玩伴是否还健在,但是……但是我和丽娜都是软弱的人,我们怕回去了之后,好不容易才下定的决心会被轻易击碎,再也不想离开啊!!!”

    一直在断断续续的勉强打起精神的高特,这个高大结实,不说话的时候给人山岳一般沉稳的圣骑士,在这个时候终于哽咽起来,手掌无法遮掩的下巴处流下一滴滴泪水,这是不同以往他那天天跳楼大甩卖式的廉价泪水,而是充满了感情和温度,低落在雪地,连冰雪也为之哭泣。

    高特的哽咽声,在这个无风的寂静雪夜,里显得格外凄清,一声一声回荡在远处,就仿佛夜空之中,那孤傲的苍狼对着血月所发出来的低沉哀鸣一般,让人感受到了那份分外的沧桑和无奈。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出声安慰,在这种时候,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这个世界,正如我们所说的,无论如何都只有残酷二字最适合冠以前缀,无论是对一个乞丐,或是一个平民,还是贵族,国王,或是高特这样的冒险者,或是我这个顶着各种帝冠的救世者,甚至是阿卡拉那样的老狐狸,这个残酷的世界,留给我们选择的路都并不多,而且往往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只能被迫的从一两条看不到未来,路途上铺满了裹尸的道路之中,选择其中一条,无法弃权,甚至连迟疑思考的时间都没有。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有多少个人愿意生活在这种永无止境的战斗杀戮之中?

    好一会儿之后,高特的哽咽声终于停了下去,在这些日子里面,他也承受了许多的压力,无论是他自己心里对家乡亲人的思念,或者是妻子卡丽娜在他耳边的哭泣喃喃,都仿佛千斤重担一样压在心头之上。

    卡丽娜也知道这一点,但是这种时候女人是最脆弱的,哪怕明知道会给丈夫带来压力,她依然忍不住撒娇似地去倾诉,去依赖对方。

    男人头顶一片天,这一刻,背着卡丽娜偷偷哽咽出来的高特,出奇的更是给我这样一种感觉。

    “抱歉……抱歉,你可别笑我,还有,千万别告诉丽娜。”

    擦了擦通红双眼,压抑着的内心得到释放,高特现在的心情明显比刚才好了许多,他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伸出手掌,半空中,我们两个的手中相击而过,发出一声脆响,算是约定了下来,不会告诉任何人。

    “所以说,本来我们还在犹豫着究竟要不要回来一趟,每天都在为此苦恼着,连我最喜欢的香蕉也吃不下去了,这时候,阿卡拉大长老的一封信帮我们做出选择,所以其实应该是我们夫妇感谢你们才对。”

    高特最后这样说道,总觉得这句话有可吐槽的要素,不过还是算了。

    “那么……怎么样?回去看了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看了,在营地呆留的那几天,偷偷去看了一眼。”

    高特用力的点了点头,表情没有我意料之中的悲哀,而是充满了无畏和坚定。

    “本来还怕着回来以后,会产生动摇,我们自己也觉得很奇怪呢,看来人最难明白的果然还是自己。”

    这样自嘲的笑了一声,高特缓缓说道。

    “我们先去了卡丽娜家里,她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岳父,已经在十二年前就死了,母亲还活着,在她那个村子里也算是第一高龄了,还有丽娜的兄弟姐妹,都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头了,侄子侄孙生了一大堆。”

    做出一个抱猪窝的手势,我们两个同时笑了起来。

    “那么,丽娜姐姐现身了吗?”我问道。

    “没有。”高特摇了摇头,苦笑。

    “你别看我家的丽娜平时凶巴巴的像母老虎一样,其实感情丰富脆弱得很,她不敢出现,她害怕……”

    顿了顿,高特的声音微微低沉,变得苦涩起来。

    “已经几十年没有见,她害怕看到对方的泪水,也害怕自己会哭出来,当然,最害怕的是……最害怕的是,出现以后,对方已经认不出来了。”

    “是呀。”

    我喃喃道了一句,身临其境的想一想,的确会存在着这种畏惧。

    “不过最后,在我的劝说下,她还是和老岳母见了一面,当时两个人哭的稀里哗啦,我都忍不住擦起眼睛来了。”

    高特笑着说道,虽然用很轻松的口吻说出来,但是那种场面,自己要稍微想象一下,无论如何都轻松不起来的吧。

    “回来以后,她又对着我稀里哗啦的大哭了一场,然后竟然就这样看开了。”

    “没想到那几天你们发生了那么多事,抱歉,我都没有注意到。”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算了算了,要是让你注意到,我们才要不好意思,这毕竟不是什么值得说出去的事情。”

    高特罢了罢手,突然小声的,小心翼翼的用可怜的目光看着我。

    “吴,你可千万不要和丽娜说我给你说了这件事,要是被她知道我将她这些糗事说出来,她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没问题。”

    我爽朗的竖起大拇指。

    “只要你履行约定,在马拉奶奶的楼顶上大喊一百声【高特是笨蛋猩猩王】就行了。”

    “没有吧!根本没有做过这样的约定吧混蛋!!”高特大吼大叫起来。

    “不,你看我们刚才不是这样【啪】的一声,击掌许下约定了吗?”

    “咦咦?刚才的击掌竟然会是那样的约定?!!我不知道,我根本不知道呀混蛋!知道的话我绝对不会这样做,所以不算数!!”

    高特心里一惊,复又暴露出了笨蛋猩猩的嘴脸。

    “而且还有,是我的错觉吗?和上一次那个无理的要求,好像出现了点差别吧,好像变得更加过分了!!”

    “好吧,就当做是这样,时间也不早了。”

    我拍拍屁股,艰难的从雪地上站起,最后还是高特的帮忙扶持下,才勉强站起来。

    “明明就没有这回事。”

    高特还在喋喋不休的抱怨。

    “对了,走了几步,我突然回过头,看着留下来,打算继续看一会儿月亮再说的高特,问了一句。

    “说起来,差点被你敷衍了过去,还没问问你的情况怎么样呢。”

    “我的情况,我的什么情况?”

    这头猩猩回过头,装傻的问道。

    “就是回家以后……话说回来,你家是在森林里吧。”

    “是在村子里!没有猩猩的很正常的在村子里!!没有种香蕉!!名字也和猩字搭不上边的很正常的村子里!!”

    高特再三愤怒的张牙舞爪起来,估计如果不是我现在虚弱,他那点可怜的自尊心在作祟,不愿意欺负病患,他非得扑上来和我拼个你死我活。

    “那么……怎么样?”

    看着发出愤怒咆哮,一副恨不得把我滚成雪球从这里一直滚到哈洛加斯去的高特,我淡定笑着继续问道。

    “怎么样……就这么样呗。”

    表情一愣,高特放下张牙舞爪的姿势,回过头去,侧脸仰视,身影和夜空之上孤零零挂着的那轮血月一样,散发出落寞的气息。

    “父母已经死了,家里还有几个兄弟,也和丽娜一样,都已经白发苍苍了,侄子侄孙都有了。”

    露出有点寂寞的笑容,然后,他自豪的抹了抹鼻子。

    “我呀,我可是男人,不像丽娜那么胆小,所以回到村子,我直接和他们见面了,在村子口,和迎面走上来的我的一个弟弟。”

    “然后呢,享受到了全家团聚的幸福了吗?”

    我刚刚问出口,就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头猩猩又何必露出落寞的表情。

    “是呀,全家团聚……”

    高特出神的仰视着夜空,静静的喃道。

    “我本来是这样以为的,以为他收到了消息,特地来迎接我来了。”

    回过头,神色冲我复杂的一笑。

    “那时候,我说了一声【哟,加特】,他恭敬的向我鞠了一躬,说了【尊敬的大人,有什么吩咐吗】这样的话,啊哈哈哈哈哈,很奇怪吧,明明是兄弟却露出那样的目光,说出那样的话,我记得他小时候,可是天不怕地不怕,连腐尸都敢去招惹的。”

    说完,高特缓缓的低下了头,陷入了无言之中。

    “没事,这样也好。”

    还没等我想好安慰的措辞,他重新抬起头,反倒安慰起一脸思考的我来了。

    “这样也好,不认识了也好,这样的话,就算最后一刻离开,也不会觉得太难过吧,只要他们还活得好好的,对我来说就好了。”

    “说不定……”

    高特突然冲我露出一个傻笑。

    “其实想想,也没必要这么难舍难分,现在还说不定呢,说不定我和丽娜,会比岳母先走一步也说不准。”

    “不会的。”

    忍受着手臂发出的肌肉和骨骼的悲鸣,我拍拍高特的肩膀。

    “好好活下去,至少也给我活到我去看你们的时候,那以后要死要活就随便你们了。”

    “喂喂,你也太薄情了吧,太冷漠了吧混蛋!!”

    高特不满的拍开的我手。

    “会活下去的,一定会好好活给你这个家伙看的。”

    说完,我们两个同时笑了起来。

    “不过,以你现在的身份,真的能去第三世界吗?”

    “会的,虽然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但是一定会有那么一天,而且不会太久了。”

    “你凭什么那么肯定?我到觉得阿卡拉大长老不会让你轻易涉险,要知道,就算是领域境界,在第三世界也未必一定安全。”

    “的确是没有理由呢,不过,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男人的第六感吧。”

    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回过身,朝高特罢了罢手。

    “睡觉了睡觉了,明天还要历练呢,真是累死人了。”

    “吴,记住我的话,不要太过努力了。”

    背后,高特的话传了过来。

    “知道了知道了,你要我说几次。”

    “不是这样的意思,我是说,不要让那些女孩们担心。”

    步伐一顿,我惊讶的回过头。

    “你以为,你憋足的演技,连我都能看出来,能瞒得过那些和你朝夕相处,而且聪明细心的女孩吗?”

    高特冲我露出一个“你是傻瓜么”的嗤笑,随后,朝我笔直的竖起大拇指。

    “男人,头顶一片天,好好努力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