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四十九章 冰镜,幻术。

第九百四十九章 冰镜,幻术。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九百四十九章 冰镜,幻术。

    在那僵持的战场上,还是地狱骑士先有了动静。

    只见它右手将手中的毁灭之剑高高举起,然后,缓缓的,似以十分慢的动作,将另外一只手——那只充斥着冰冻和火焰的魔法之力的左手,也抬起来,握了上去。

    当左手和右手重叠在一起,同时握着剑柄的时候,噌的一声,那把黝黑的,仿佛深渊一般颜色的毁灭之剑,突然爆发出了强大的元素之力,强烈的气旋围绕着剑身旋转起来,就宛如一场巨大的龙卷风,将周围的沙石尘土刮得漫天遍地,睁不开眼。

    这可是……破绽啊。

    我之前说过,像这种搏杀战斗,绝对没有眼睁睁看着敌人积蓄能量,施展什么大招的道理,有破绽就赶紧上,痛打落水狗才是真理。

    就在地狱骑士双手合握的瞬间,我一个闪身,手中搞基墨菲斯托剑形成的冰冻之剑,已经从地狱骑士的正后方,由下往上刺了出去。

    就算此时,地狱骑士知道我会出现在身后并发动攻击,但是双手握剑,正进入关键时刻的它也无暇回过身来抵挡,唯一所能做的只是加大一份力量,让双手高高举起来的毁灭之剑爆发出更加强烈的能量,试图用这股涌出的能量将敌人吓退,震退,哪怕是稍稍阻隔一下攻击也好。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比眼前的形势更加严峻的场面,比毁灭之剑上面爆发出的能量更加强大的气势,我都见识过不少,地狱骑士这样的无奈举动,也算是在班门弄斧,自取灭亡了。

    刺啦一声,化作一道白色光线消失的冰冻之剑,带起一朵黑色的罪恶花朵,大量如同黑色鲜血一般的能量,从地狱骑士那刺破的盔甲之中喷出,地狱骑士也被这股力量带起,重重的从半空之中跌落,一头栽倒在焦黑的战场泥土上,再次被埋了起来。

    身为神器,虽然是带了一个伪字的山寨伪劣产品,但是这把搞基剑的伤害为195-225,而原本用着那把暗金冰钢之眼,单手伤害值只有97-122,两者光是基本伤害就相差了几乎一倍,再加上搞基剑附带一条+50%对恶魔和不死物的伤害,将原本已经很大的差距再次拉大了不少。

    而后,搞基剑还有其他一大堆眼花缭乱的属性,什么偷取生命,偷取法力,致命打击,撕裂伤口,还有冻结敌人,附带衰老诅咒,附带恐惧效果等等,都是实用到要命的技能,这些各种效果加起来,毫无疑问,如果要打分的话,搞基剑的分数绝对要比暗金冰钢之眼高三倍以上。

    哦,说起来刚才血花飞溅的效果,应该是伤口撕裂起了作用吧,还不错,毕竟伤口撕裂的几率高达恐怖的3^%,当然,身为精英级的地狱骑士,自身强悍的体质对撕裂伤口也有一定抵抗,所以这个几率能达到5%就不错了。

    至于另外两个比较好康的属性,附带恐惧作用,这个对地狱骑士几乎没什么效果,别忘记恐惧之类的事情,可是身为地狱骑士的老本行。

    衰老诅咒也是一样,作为精英级的地狱骑士对这类诅咒有着强大的抵抗能力,若是由高深的亡灵法师施展出来,说不定还能诅咒成功,用这把剑附带的衰老属性,我看成功几率连万分之一都没有,还是别指望了,能够出一个伤口撕裂效果,已经算是这把搞基剑给了第一次使用的主人我天大面子了。

    至于偷取生命和法力,这两个效果到是和抗性没多大的关系,很少听说有什么怪物能够抵抗偷取生命和法力效果的,它的效果,只和你对敌人造成的伤害大小有关。

    其实我到是很想试试搞基剑最后一个属性——召唤恶魔,可惜害怕出现什么不可预知的效果,一直没有用,再说,想来这个所谓的召唤恶魔,召唤来的应该就是被封印在搞基剑里面的那头似鱼非鱼的魔神吧,若是在熔浆之海里还好,在这里将它召唤出来,面对伪领域巅峰的地狱骑士,也不过是个战斗力只有5的渣,不拖我的后退就千恩万谢了,根本没有尝试的必要。

    这些诸多念头,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地狱骑士砸落在地上所溅起的泥土才刚刚掉落,而它那把毁灭之剑形成的元素龙卷风,却依然还在原地呼啸,丝毫不知道它的主人已经被对手一脚踹到了泥土里面吸收养分去了。

    颇有点喜感呢,就好像主人带着条大狗去吓别人,结果大狗还在那朝人猛吠,却不知道身后的主人已经被人一脚踢到了臭水沟里头。

    我退后几步,等待着这道失去了力量的龙卷风逐渐消散,目光落到地狱骑士砸落的地点,想到刚才那一道穿裤裆的火焰柱擦弹袭击,我就觉得两腿之间隐隐蛋疼,没有再追击下去了。

    这个地狱骑士也是个纯爷们,没有其他怪物的拖拖拉拉,砸到地里半天不肯起来,在漫天的泥土掉落之后,再次一声炸响,那身穿漆黑盔甲的狰狞造型便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在它背后,依然还滴着似血液又似浓雾一般的漆黑之血,撕裂伤口的效果依然发挥着余效,再加上搞基剑本身的强大攻击力,我猜刚刚那一下子,就已经要了它至少百分之一的生命值。

    别看百分之一的生命值不多,看看搞基剑的恐怖攻击速度吧,再加上月狼的速度,如果地狱骑士站着不动任我打,如果每一次都能出现伤口撕裂效果,我保证能在五秒钟之内送它回地狱结婚。

    不过,现在不是吐槽这个的时候,目光落到它的手上,原本单手握着的毁灭之剑,现在已经被地狱骑士双手握着,拖在地上,俨然从一名剑盾骑士转职成了双手剑士。

    毁灭之剑原本漆黑纤细锋利的剑身,已经被一层厚实的元素能量所覆盖,让这把闪烁起了红蓝二色光芒的长剑,体积猛地扩大了不少,看上去,大小到也和双手大剑一个卖相了。

    最重要的是,从地狱骑士身上,散发出一股骑士,宛如手中那把双手剑的元素剑芒一般,尖锐而深沉的气势,就仿佛某个剑客高手,将手中的长棍换成自己所熟悉的长剑之后,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一样。

    一个大意的话,或许会输。

    脑海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地狱骑士已经原地一蹬,带着炮弹一样的气势猛然逼近。

    速度很快。

    才刚刚做出这个判断,它却在彼此之间还隔着一百米左右距离的时候,双手将元素大剑对着这边急速斩落。

    火红色的剑尖,在空气中划过一个工整的红色月弦,地狱骑士那双精光闪烁的双目,仿佛赋予了这道月弦生命一般,在完成的瞬间,极快的,而又悄然无息的从正对面划过来,仿佛要将我由头到尾切成两半似地。

    不过,就算是再快再悄然,像这种正面突袭,如果躲不过也太有损月狼的名声了,关键时刻,我身体用力一个偏转,躲过了这道光明正大的突袭。

    好快,以剑为载体发射出来的元素飞弹,无论是在速度上,还是在攻击力上,都要直接从手中发射来的强,虽然并不是什么太让人出乎意料的手段,但是毫无疑问,眼前这个地狱骑士将自己的两大长处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魔法剑骑士吗?还真是个俗到一塌糊涂的职业,不过,很危险……

    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

    在划出一道元素剑光之后,地狱骑士趁热打铁,马不停蹄,手中的魔法大剑像抽了风似地化作一道模糊影子,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连续在空中划出出了十多道剑弧。

    这些剑弧就想雪山上一头头呲牙咧嘴的雪狼,虽然不像密林中的野狼那样躲躲藏藏,让人防不胜防,但是它们的速度却更加快,牙齿也更加锋利,更加的凶猛和残暴。

    十多道无声无息的血红残月,在地狱骑士的长剑无序挥动中,以布成一道凌乱而紧密的攻击网,无声无息的杀了过来。

    发挥月狼的速度,我快速退后一段距离,瞄准其中的缝隙,反方向一蹬,从攻击网之中擦身而过。

    在这一瞬间,突然发现地狱骑士那双闪烁的双目,掠过一道奇异的情绪,几乎是发自本能的,在高速之中,我再次一个横移,将月狼的灵巧发挥得淋漓尽致。

    而就在下一刻,那些从侧面经过的月弧突然爆裂开来,一层层红色和黑色铺开,覆盖了我刚才所在的位置。

    我就说,为什么它要发出第一次攻击,弄出一道元素弧,简直就像是在将自己的技巧的特点暴露出来一样,原来第一次攻击只是为了迷惑我,让我产生“哦,原来这就是元素弧的特点啊”的感觉,然后将最阴险的能力留在第二次攻击上。

    本来在地狱骑士发出第一次攻击的时候,我就隐隐感觉不妥了,只可惜对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只留下了形成错觉的时间,却没有留下让我仔细去思考的余地,要不是咱的男人第七感突然苏醒爆发,这一下非得挨实了不可。

    太狡猾了,不愧是从地狱战场里拼杀出来的狠货色。

    阴谋未能得逞,也不知道地狱骑士心下有多失望,但是它手上的动作却一刻也没有停留,在我横移着躲过爆炸,却依然受到爆炸的余波波及,半空之中身体微微失衡的时候,对方已经栖身过来。

    抬剑!斩下!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有的只有简洁速度以及那股无回的气势。

    光是元素弧威力就那么大了,我可不像去体会被着实砍中会是什么感觉,在那一瞬间,我强行将伪领域浓缩释放出来,一瞬间,冰蓝色的能量罩突破了地狱骑士的伪领域防线,那冰冻身体,冰冻思维的效果发挥了作用,手中的长剑也出现了一丝颤抖和减速。

    乘着这一刹那的空隙,我将身体强行一个扭转,手中的冰冻之剑高举一挥,向那把宛如流星一样砸落的大剑迎了上去。

    并没有指望这样仓促挥出的一剑能够和地狱骑士吃足了奶劲砍下的一剑抗衡,当两把剑迎面相撞,头顶上的元素大剑还没来得及发挥它的辗压式力量的时候,我在心里轻轻的念了一声。

    爆!

    强大的冰冻之力所形成的剑身,顿时化作数百冰锥爆裂开来,所形成的爆炸能量也将地狱骑士的剑势抵消,甚至于,在如此近的距离下,那些爆发出来的冰锥大部分都落到了它的盔甲上。

    虽然地狱骑士皮实得很,数百道冰锥并未对它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连续不断的撞击,却也将它逼得不断后退,一退再退,再也无力追击。

    乘着这个空当,我获得了一口喘息之机,重新调整好身体,同时,手中裸露出来的搞基见上再次被一层冰所覆盖。

    高手过招,胜负很有可能发生在一个疏忽之间,要是刚才让地狱骑士阴谋得逞,我还不知道会狼狈成什么样子,幸好当初发明了引爆冰冻之剑这一招,及时发挥了作用。

    既然敌人拿出了压箱底的功夫,自己若是再以试探的态度去对应,那未免也太失礼了。

    喘了一口气之后,我紧紧盯着站在不远处的,正仿佛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过来的地狱骑士。

    “这不可能……不可能,为什么你会有……”

    对月狼伪领域所附带的效果属性的事实,而感到万分迷惑的地狱骑士,猛地摇了摇头,目光重新变得坚定起来,似乎不再为这件事情而动摇,只是它的一举一动,变得更加小心和谨慎。

    哦哦,不愧是修罗战场中走出来的战士,意志果然坚定。

    我在心里暗暗赞叹一声,眼前这个地狱骑士,就战斗素质而言,可要比上一次遇到的汗博拉要强许多,那头丑牛,大概是在地底洞穴里称王称霸太久了,温饱而忘危,远不像眼前的地狱骑士来得狡猾很谨慎。

    不出拿出全部手段的话,大概是赢不了对方了。

    得出这个结论以后,我肆无忌惮的将月狼伪领域扩展起来。

    对面的地狱骑士仿佛和我想到了一块似的,也在同时将它那巅峰的伪领域爆发出来,两个伪领域再次激烈交战,而我们的身影也同时消失在原地。

    “哈~~~”

    发出一声轻喝,手中的冰冻之剑骤然之间扩大,威力倍增,将这把足足有三米长冰冻之剑狠狠向地狱骑士挥斩过去。

    而对面,地狱骑士的魔法大剑化作光影,上百道元素弧宛如雨点一般扑了上来。

    由强力冰冻之剑所形成的白色能量斩,和地狱骑士的元素弧碰撞在一起,发出剧烈爆炸,在那烟尘弥漫之中,数十道漏网之鱼的元素弧突破尘埃,继续向这边张牙舞爪的扑过来。

    而兵贵精不贵多的冰冻能量斩,也成功突破了元素弧的阻截,势头大减的向地狱骑士冲了过去。

    自然,无论是余下的十多道元素弧,还是蜗牛一样的冰冻能量斩都无法再造成威胁,轻松一闪就把攻击扔到了后头。

    “冰之镜。”

    乘着爆炸所带来的短暂中场时间,我喃喃的念了一句,伪领域以散射的形式向四面八方铺开,不求质量,但求范围。

    刹那间,稀薄的冰蓝色伪领域覆盖了方圆几千米,与此同时,一面面光滑的冰镜从伪领域所覆盖的地方升起,漂浮于半空。

    幻术。

    默念一句,月狼的幻术效果已经施展开来。

    等地狱骑士反应过来,它惊愕的发现,四面八方,起码有数千个敌人将它包围起来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