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五十二章 因为招式名太长放不下所以只能这样了

第九百五十二章 因为招式名太长放不下所以只能这样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九百五十二章 因为招式名太长放不下所以只能这样了

    等地狱骑士察觉到时,为时已晚。

    他的视觉,只来得及在将周围的幻象统统辗碎以后,将周围看上一眼。

    成千上万跟冰锥,被成千上万的冰镜倒影着,组成了一个奇异的冰之世界,将地狱骑士紧密包围在里面。

    如果地狱骑士是一位艺术家,如果它不是身处其中,即将要遭到灭顶之灾,或许也会站出来,感叹一声,这一幕实在是太唯美了,千千万万的冰锥悬浮在周围,千千万万的冰镜倒影着这一幕,站在包围中,处于一切的箭头的指向点,甚至会产生一种自己就是这个菱与境的纯一色冰之世界的中心的无限膨胀感。

    可惜,那么美丽的景色,对于地狱骑士来说,却不是什么值得去欣赏和感叹的东西,因为这个冰之世界,会给它带来毁灭性的一击——这是从无数战场之中跨越过来,经历了九死一生磨难的地狱骑士,那饱受战斗的磨研所锻炼出来的战士直觉的鸣号。

    至少到现在为止,这股直觉还从未欺骗过它,地狱骑士曾依赖着自己的直觉,感受过不下百次的让它窒息的死亡气息,但是它都牢牢把握住了这股压抑气息之中,那唯一一线生机,最终走到了现在。

    然后,被莫名其妙的传送到了这里,和一群烦人的尖耳朵发生了冲突,从这几天窃取到的情报看来,自己的身处之地似乎是暗黑大陆的第二世界,是它的老大们——三大魔神想突破而无法突破的世界,直至……遇到了眼前这只狼人。

    地狱骑士突然回忆起了自己刚出声的时候,没有父母,事实上,地狱世界大多怪物并没有生育这一功能,许多怪物都是由某处高度凝聚的邪恶力量直接形成。

    当地狱骑士开始产生自我,感觉到自己的生命的存在时,它只不过是一只副脆弱得可怜的骷髅架子——甚至连把像样的小木刀都没有,没有办法,只能找一块自己弱得可怜的力气所能拿起来的石头作为武器。

    没错,它并不像其他地狱骑士,有着天生的高贵身份,但是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它才明白了更多,也懂得了更多,最终从那个残酷的炼狱之中存活下来,成为让那些出生高贵的地狱骑士也为之敬畏的——精英级地狱骑士,就连西希之王大人也曾接见过它,这是多么崇高的荣耀,地狱骑士一直以这件事为豪。

    西希之王是谁,那可是大魔神迪亚波罗殿下的左右手,是迪亚波罗殿下的亲卫队——精英遗忘骑士大队的首领,据说里每一个亲卫队都有领域级的实力,地狱骑士一直渴望着自己能够突破伪领域,进阶成精英级的遗忘骑士,也成为亲卫队的一员,这几乎就是它一辈子最大的目标了。

    不对,等等!!

    地狱骑士那双白芒瞳孔猛地收缩——为什么,自己会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

    这些封陈的记忆,起码有好几十年没有去碰触过了,放在内心角落,地狱骑士以为自己这一辈子或许再也不会去想起,毕竟这些回忆,老实说并不是什么太美好的东西,几乎就是战斗,每天不停的偷袭,被偷袭,追杀,被追杀。

    对于它来说,地狱世界和美好无缘,那是只有大人物才能去享受的乐趣。

    为什么自己会在这种时候,这种生死时刻回忆起这些事情?

    难道说……

    恍然之间,地狱骑士突然产生了一股明悟。

    它曾多次,看到即将被自己干掉的对手,在面临着最后一记死亡攻击的刹那间,那双猩红残暴的目光,在丧失了希望黯淡下来的时候,从里面,它看到了追忆之色。

    是在回忆过去吗?真是软弱的东西,与其在这一瞬间无谓的去追忆,倒不如明知是死也要品拼死一搏来的光荣,地狱骑士当时并不了解这种感情,只是加重一份力道,恶狠狠的将毁灭之剑刺入对方的身体,将对方眼中的回忆斩断,永远沉寂……

    现在,地狱骑士似乎终于明白了,那并非软弱,而是留恋,是的,哪怕所处的是残酷无比的地狱,也想继续活下去的一份留恋,是一股冥冥中无法去解释清楚的战士直觉,提醒着自己,自己的生命已经无力回天,时间所剩不多,而后才情不自禁的去留恋的感情。

    简单来说,地狱骑士心中产生了一个答案——此时此刻的感觉,并非以前经历过的,感受过的死亡气息,而是……死亡的宣告!!

    是的,直觉所告诉自己的,是没有一丝生存机会的,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的死亡宣告!!

    本能的承认了直觉的判断,放弃了无谓的挣扎,做出忆往昔这种行为,这就是地狱骑士所迷惑,所寻求的答案。

    原来……自己快要死了吗?这一次,真的无路可逃了吗?

    喃喃着,如果有着脸庞的话,地狱骑士大概会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并不是十分恐惧的感觉,是因为回忆了一遍以后,才发现自己并没有特别值得珍惜和留恋的东西吗?

    思维,以光速运行着,几百年的回忆也不过是地狱骑士转头的一刹那间。

    躲无可躲,根本就容不得它反应过来,成千上万根冰锥悄然而至,以地狱骑士为目标实施连续不断的打击,每一根命中了目标的冰锥,都会绽放出一朵巨大的冰花,但是还没等花瓣完全舒展开来,或是才刚刚含苞待放,就被周围铺天盖地齐齐绽放的其他冰花所吞噬。

    百花齐放……不,是万花齐放,说的大概就是这种美丽之极的景象吧。

    所以说,我当时就在和小幽灵抗议,什么冰华乱舞呀,至少,即使不采纳我那威风到了极点的命名,至少,也应该符合事实一点才行吧,就叫冰花乱舞怎么样?你看,才改了一个字,而且读音也十分相似,就将原本俗气到了极点的名字,变成了贴切之极的名字,这是多么天才的构思。

    好吧,不同意?那么刨冰乱舞怎么样?知道你这小圣女贪吃,你看,这招式名带上刨冰二字,还能引起大家的食欲呢,你说对不?

    然后……然后我被这家伙咬了,真是莫名其妙的笨蛋圣女。

    好吧,言归正传,作为招式的施展者,这一招的威力我可是相当清楚,如果对面的地狱骑士并是抗冰冻到了逆天的地步的话,恐怕在身处其中,接受了如此之多的冰锥之花洗礼之后,就连思维也在刹那间被冻住了。

    不过,这样还不保险,得实施最后一击。

    说到最后一击,每次我都会不由自主的发出得意笑声,那只小幽灵绝对想不到,我竟然还留了一着后手,就知道她不会取什么好名字,为了预防这种事情发生,而特意留下来的最后必杀,果然还是得由自己来亲自取名才对,那只小幽灵知道的话,恐怕会气的牙齿要的咯咯作响吧(打个冷战),嘿嘿。

    没错,这是在充分了解到了那只幽灵的性格和品位恶劣程度的基础上的,经验主义者的胜利,简而言之,就是智商上的胜利,这一刻,我吴凡是超越三无公主的存在,呼哈哈哈~~~~~~

    “不吉利……”

    罗格营地,早早起来就进入泡茶模式的三无公主,突然发现杯中已经沉下的茶叶,宛如时光倒流般一根根的浮了起来,不由漠然嘀咕了这么一句。

    ……

    总而言之,尝尝真正由我发明并且命名的这一击最后必杀吧!!

    在地狱骑士被无数冰锥攻击冰封起来的同时,强大的冰冻能量再次聚集起来,肉眼可以清晰看到的冰蓝色之风形成一个大型漩涡,不断在抽离着周围的空气,方圆数百米之内的空间,因为漩涡的抽离速度远远大于补充速度,竟然诡异的形成一片半真空状态,里面的物体,如焦泥石头,残枝断节之类的东西,都纷纷失去了重力从地上漂浮起来。

    冰蓝色漩涡的中心,就是我手中化为冰冻之剑的搞基墨菲斯托剑,原本一米多长的纤细剑身,在接连不断的强大冰冻力量疯狂涌入下,就仿佛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般迅速变大起来。

    直至——当剑身足足延长到五六米,宽度也达到将近两米的骇人数据,比法拉送给我那把他的蛋疼之作的巨型骑士双手剑还要大上一分的时候,漩涡才逐渐消散。

    出现在手中的,是一柄闪耀着冰蓝色光辉,光从百米之外就能感受到从剑身散发出来的极冻冰封气息的巨型冰之斩首剑。

    600%强度的冰之斩首剑!!

    但是这时候,请不要称呼它为六倍冰之斩首剑,因为身为主人的我,在受到小幽灵那十分没品的命名的刺激以后,赋予了它一个全新的,极具内涵的新招式名,这样一来的话,因为两招是上下衔接的,所以后面这招由本大爷命名的招式,应该能冲淡一些前面那招小幽灵的俗气之作的浮夸之味吧。

    所以,这招的名字就是!!

    轻轻呼出一口气,我猛地怒睁双目——

    “提名为拯救的最终作究极人品大爆发之【再来99999根】超巨大冰棍粉碎奥义意思还是十万根冰棍的十万冰棍粉碎奥义max*2不过冰棒工厂的老板大概要哭了的超级必杀攻击!!!!!!!”

    好长的名字,虽然名字起的不错但是太长了点所以以后还是别念出来好了。

    总而言之,这样一口气念完以后,也刚好是最后一根冰锥落到地狱骑士身上绽放开来的时间。

    从那漫天的氤氲冰雾之中,隐约能看到被厚厚一层坚冰囚禁起来的地狱骑士,那安详(?)的姿势和面容。

    吃我最后一击,死吧!!

    手中的巨型冰之斩首剑,在我的身体全力催促下作着自由落体运动,远远看去,就仿佛一颗冰蓝色的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坠落凡尘一样。

    “喀拉——”、“咚——!!”

    先是一声清脆裂响,这是冰之斩首剑破开外围的冰封层所发出来的声音,然后接着是一声不是十分但是异常沉闷的声音。

    足有差不多两米宽的冰之斩首剑剑身,剑尖部分完全贯穿了地狱骑士的盔甲,甚至从它的身后露出一抹剑尖的冰蓝色锋芒。

    也就是说……穿体而过。

    根据规则的限制,如果不是生命值归零的话,是不可能破坏身体到这种程度的,当看到地狱骑士背部那一抹剑芒的时候,我松了一口气,而整个被插在剑上的地狱骑士,却是如同败絮一般,四肢无力的甩动着,目光一片茫然。

    是茫然吗?我不清楚,那是我所无法理解的目光,只能看出没有太大的死亡悲哀,当然,肯定也不会高兴,解脱的意思也看不出,非常复杂的目光,让人看了,如果不是身为敌人的话会鼻子一酸的目光。

    然后,冰之斩首剑贯穿着敌人的身体,带着流星一样的速度,笔直坠落到地面上。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连整个地面都剧烈晃动起来,但是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声巨响才刚刚发出,就仿佛遭到什么庞大的力量抹杀,竟然被硬生生的被其掐断,只有不断的回声才能证明着刚刚爆炸的存在。

    身处旁观者的阿姆露迪娜几个,看到了她们这辈子最不可思议,也最唯美难忘的一幕。

    目送着那颗冰蓝色流星的坠落,看到地狱骑士的身体被贯穿,最终坠落倒地,她们是这一切的见证者和欢呼者。

    但是随后,那一如意料的流星坠落所带来的巨大爆炸和震动发生的刹那间,她们却看到了最难忘的一幕。

    无数的冰蓝色,在爆炸想起的瞬间,在泥土炸起的瞬间,从落点中心四面八方扩散开来,那些刚刚被剧烈的流星冲击而炸起的泥土,在一瞬间就被冰封起来,正是这股强烈的冰冻力量,将那看似无法阻挡的震动和爆炸声响硬生生的掐断。

    冲击所带来的爆炸,是由内而外,向四面八方散去,正因为这样,那么被流星冲击而轰炸起来,然后在下一刻又被瞬间冰封的尘土,瞬间就形成了一朵冰蓝色的巨型花朵。

    从远处阿姆露迪娜她们的视觉看去,那颗冰蓝色的流星在坠落到地面的瞬间,以落点为中心,在她们的瞳孔倒影中,一朵冰蓝色的唯美花朵,在短短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经历了从种子到发芽开枝散叶然后怒放的全部过程。

    一朵高达百米的巨无霸冰蓝之花,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从无到有,静静的,美丽的耸立在她们面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