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五十六章 祸从口出和flag事件

第九百五十六章 祸从口出和flag事件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九百五十六章 祸从口出和flag事件

    “那个……请问洁露卡大人,您老的在记录什么?”

    擦了擦汗水,我在转向洁露卡的瞬间露出一副讨好的笑容,掌心不断的搓挪起来。

    “没什么,亲王殿下请不要介意,只不过是一些关于【亲王殿下为了捡回一枚金币而无视水晶碎片从身边划过导致数千名精灵战士在密林里面苦苦寻找了三天三夜】的简单报告而已。”

    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不介意呀混蛋!!要是被一本正经的阿尔托莉雅知道这件事,以她的性格,会用额头上的那根呆毛将我抽飞也说不定,你知道后果的严重性吗混蛋!她可是被称为呆毛王的女人呀,那根呆毛自然是不同凡响,乃是萃取天地间五千年精华所炼制而成的极品,我会被抽到m78星云去也不是不可能!!

    在心灵里怒掀了一把桌子,我继续搓挪着手掌,笑眯眯的看着洁露卡。

    “你看,洁露卡,天气这么好,啊……你的胸……”

    很好,有破绽,果然,洁露卡虽然是个黄段子侍女,但是对于别人的黄段子抵抗力却相当低弱,用冒险者的术语来说简直就是负抗性,刚刚提起这个字眼,她那双紫眸就掠过一丝慌张,目光不由自主放低检查起来。

    就在这一瞬间,我目光闪过一道锐利光芒,以大无畏的气势扑了上去,打算一把将洁露卡手中的记事本夺下来,多亏了鉴定装备这段时间,体力恢复了不少,应该可以成功。

    不过,我还是小看了这个家伙的实力,应该说小看了她的反应能力,虽然处于一刹那的走神之中,但是洁露卡的身体还是本能的,一个扭身,带动着手中的小黄本离开我的捕捉路线,于是……

    “咦——?!”

    “啊——!!”

    两声惊呼,然后是噗通一声。

    我:“……”

    洁露卡:“……”

    等等,让我先搞清楚,刚才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是全力以赴的扑了上去,想将洁露卡的小黄本夺过来,是这样没错,可惜洁露卡反应犀利,扭身将手中的小黄本移开了。

    因为是全力以赴,我自然没有办法刹住脚步,而洁露卡也是,因为是下意识的反应,平衡并没有掌握好,在急速扭身以后也是站立不稳。

    简单点说,也就是我扑了个空,没刹住脚步,而洁露卡刚刚好又失去了平衡这样子。

    于是,应该能想象,两声惊呼,和噗通一声倒地声,是怎么回事吧,这该死的galgame情节是怎么回事混蛋?!为什么我非得和这种黄段子侍女触发flag不可,谁能告诉我她的萌点在哪里?

    “那个……总而言之,我们现在先冷静点,好好分析一下眼前的问题,和导致问题所在的原因,好吗?所以也就是说,发生这种事情是不可抗力,希望你能够理解……”

    洁露卡的脸蛋就在眼前,不,或许已经不能用眼前这个微妙的说法去形容,简单来说,是非常不妙的情况,是那种只要愿意,只要将嘴唇稍微向下挪动一寸,就能吻上去的距离,鼻尖随着两个人的呼吸起伏,不断像一对吻嘴鱼似的互相轻触的距离。

    我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不仅仅是这张在自己眼中清晰放大,毫无瑕疵的白皙脸庞,和这双越是靠近,越是能感到里面的幽深美丽的紫色瞳孔,或者彼此呼吸打在对方脸上的麻痒感,更是因为这一说话,洁露卡的身体抖动得更加厉害了。

    这样可不行啊,洁露卡,这时候不能颤抖呀,幅度太大的话嘴唇会碰上的,我在心里狂喊。

    嗯,对了对了,在担心这些的所有之前,还是先将自己的手挪开吧,那只因为抓洁露卡的小黄本抓了个空,而一直向前抓去,结果似乎压在了什么高耸柔软事物上的右手……

    凭着多年的galgame经验,我自然是不用看,都应该知道自己究竟误抓了洁露卡的什么部位,这该死的狗血剧情,即使发生至少也请让我和另外一个温柔贤淑的少女呀混蛋!!

    不过也真奇怪,我因为身体虚弱,使不上劲也就罢了,洁露卡身为高手,不是应该能瞬间闪开,或者将我踹飞也行吗?不应该发生这种无聊的剧情呀,真是太奇怪了,我可不会认为是洁露卡对我有意思,这是很让人悲哀的事实。

    这样边想着,我一边偷偷从那柔软到让人依依不舍的地方,轻轻,一点一点的挪开……很好,洁露卡似乎没有发现,要知道眼前的可不是普通的黄段子侍女,撇开其他不说,实力至少也在伪领域高级以上,要是发飙起来,现在体力虚弱的我肯定要被打成猪头。

    黄段子侍女没有发飙吧,等将手挪开以后,我才回过神来一眼,顿时说不出话来。

    如果说是洁露卡突然反应过来,眼睛里燃烧着火焰之类的,代表着羞愤的东西,这很正常,我已经做好被拍飞的准备了,可是,这是一副什么情况?

    倒映在我的瞳孔之中,那双近在咫尺的姿色瞳孔,充满了湿润的水气,不,因为靠的如此近,看的如此清晰,或许这种程度的湿润,应该用充满了泪光……委屈羞耻的泪光才对。

    喂喂……你这黄段子侍女是怎么了?打我骂我也成呀,反正我皮粗不怕打,脸厚不怕骂,但是你为什么哭呀,这不是存心的弱点攻击吗?

    “放开我……”

    细若蚊吟的声音,从双目含泪,嘴唇轻颤的洁露卡口中发出,但是因为慌张失措的关系,我并没有听清楚,于是露出询问的目光。

    “求……求求你,放开我……”

    于是,再次缓缓的,似乎声音大了一点点,似乎又没有,我从洁露卡那里听到了这句话,说着这句话时的她,是如此的胆怯和软弱,简直是换了个人似的,但是这时候我根本无暇去观察洁露卡的变化。

    “呃,好的,立刻!!”

    我猛然发觉,就算将最危险的触位点挪开了,但是现在这种将她压在下面,鼻尖碰触的距离,也十分不妙,连忙一个翻身,站起来,蹲地抱头,一气合成。

    只要不打脸就行了,这是就我现在的想法。

    洁露卡沉默的站起来,啪啪的拍着背后的尘土,擦了擦双眼,然后径直一言不发的迈出脚步,绕到与我相对的一颗大树背后,不知道干些什么。

    该……该不会是正准备什么道具,将我残忍的杀死吧,就连爽快点的死法也不能如愿以偿吗?真是个报复心强的侍女呀,看到这一幕,我比被直接狂拍一顿更加战栗起来,仿佛能从那阴气森森的树背后,听到一阵磨柴刀的哧哧声音。

    就在我压力越来越大,真寻思着是不是拔腿跑人的时候,洁露卡从树背后走了出来,我第一反应立刻看向她的双手,很好,和平时一样交叠置于腹前,并没有藏在背后,做出什么可疑的举动,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别忘记冒险者是有物品栏的,柴刀就算不藏在身后也能在恰当时机迅速取出砍人。

    “哟……哟~~,洁露卡,你还好吧。”

    气氛沉默的可怕,我发出声音,向洁露卡打招呼道,无论如何,先看看她接下来的反应再做判断吧。

    “一点也不好。”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条洁白手帕咬在嘴里,泪光闪闪,脸蛋潮红,做出一副柔弱女子经受了什么不堪事情的凋零凄落姿态的洁露卡,眼汪汪的向我投来控诉。

    “亲王殿下也真是的,那么着急,人家……人家明明连避孕药都没来得及吃,万一……的话,亲王殿下要负责任吗?”

    “……”

    很好,黄段子侍女复活了。

    我发出沉默的远目,然后掉头走人,洁露卡则是一如既往的展示着她那犀利的演技,将我不为所动之后,立刻换会那副略带三无属性的淡然神色,默默的跟在背后。

    明明昨晚睡的很好,现在却是各种意义上的身心疲惫,好想找个地方蒙头大睡上三天三夜,全身泛着无力感,我捂着额头,唉声叹气起来。

    这一切的元凶,不是那个和我大战多时,最后还玩自爆将我炸得七荤八素的地狱骑士,而是身后那位,永远不知道她那双紫色眸子在想些什么的黄段子侍女。

    在巨大的无奈失落低潮之后,穿梭与陌生森林片刻之后,我突然顿住脚步。

    “那个……洁露卡,冒昧问一句,你知道精灵王城的方向在哪边吗?”

    “是的,很冒昧的告诉你,路痴亲王殿下,在你背后的方向。”

    是我的错觉吗?我好像听到了从洁露卡嘴里说出路痴两个字。

    “那你到是早点说呀。”我顿时泪目。

    “我以为亲王殿下的高瞻远瞩是我无法理解的,走这个方向一点有很深的用意,不是吗?”

    洁露卡那双清凉而淡漠的紫色眸子盯着我,盯着我。

    “那个……”

    要面子,还是要务实,我处于犹豫之中,就在这时,对面传来一阵梭梭的动静。

    听着声音,是什么野兽吗?

    我暗暗戒备。

    “尊敬的亲王殿下,第十一中队第三小队队员鲁鲁特向您致敬。”

    那梭梭的声音,在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就发出了问候,话说他怎么知道我是亲王殿下,难道是刚才和洁露卡的说话声被听到了?嗯,大概是这样,那耳朵没白长尖呢。

    我稍稍放下警惕,随后一名男性精灵灵活的不断以树枝为跃点,向着这边快速接近,最后一跃而落,潇洒的在空中打几个翻斗之后稳稳落地。

    “亲王殿下,原来真的是您。”

    见到我的模样以后,这名精灵更是露出没有作假的喜出望外态度,恭敬的行了一礼。

    很好,似乎不是拉比利克斯那种死女王党。

    “你好,鲁鲁特,你在这里干什么,还有,你怎么会认识我?”

    我定了定身,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一点,然后发问道。

    “是的,亲王殿下,我们第十一中队被分配来这边寻找水晶碎片,说起来,多亏了亲王殿下将那个地狱骑士打败,我代十一中队五位受伤的队员向您致意最崇高的谢意。”

    说着,这个在我看起来贼顺眼,至少比那个拉比里格斯顺眼多了的男精灵,优雅的行了一记精灵族最高的感激礼,至于为什么我会知道是最高,说起来又是一段黑历史,那时候,为了不至于在婚礼上闹出笑话,我可是被凯恩抓着,足足恶补了差不多半个月时间的精灵常识和礼仪。

    “还有,多亏了亲王殿下指点,才让我们的搜索范围大大缩小,说真的,如果不知道水晶碎片具体的落点方位,就算是我们,想要在这种丛林里找到一片小小的碎片,也是十分艰难,甚至有可能被什么野兽叼了去。”

    说着,鲁鲁特又用感激的目光看着我。

    好了,洁露卡,我知错了,别在背后用锐利的目光瞪着我,你们这样一前一后的目光,可是让我相当的水深火热呀知道不?我代替自己的罗格第三吝啬向所有参与搜索的精灵战士道歉还不行么?

    “至于为什么我会知道亲王殿下您,很简单,您和这位大人的声音大老远就传来,我听到了一点点,再加上您和地狱骑士战斗的时候,我也在很远的地方看着,所以一眼就认出您了。”

    最后,这位叫鲁鲁特的精灵战士,逐一详细的解答了我的所有疑惑。

    “到是亲王殿下您,听阿姆鲁蒂娜队长说为了保护我们,受了不轻的伤是吧,为什么不回主城好好休息,还要返回来呢?”

    然后,突然,不待我解释,鲁鲁特露出震惊的神色。

    “难道说……是特地回来和我们一起寻找水晶碎片,这怎么可以呢?像这种小事,交给我们做就行了,怎么能劳烦亲王殿下呢?这样实在是太过意不去了。”

    “呃,那个……我……”

    “亲王殿下体恤战士,宅心仁厚,实在让我敬佩,这样不辞辛苦赶回来,如果贸然拒绝亲王殿下好意的话,似乎也于理不合。”

    鲁鲁特似乎陷入了苦恼之中。

    “那个,我说……”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拜托,你让我稍微解释一下吧,我在心里哭泣。

    “亲王殿下有什么吩咐的吗?”

    见我一副有话想说的样子,鲁鲁特立刻抬起头,笔直站立,一副随时要为我的命令赴汤蹈火的样子。

    “不……没什么,请务必让我也加入搜索队伍吧。”

    面对这样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我真的能将【其实我只是迷路了】这样的话说出口吗?不可能的。

    “果然是这样,不过,恕我冒昧问一句,亲王殿下有过在类似的地方,搜索过类似东西的经历吗?”

    “不……没有。”

    “我想也是,像亲王殿下这种高贵之人,怎么会花费宝贵的时间做这种事情呢?不过,如果亲王殿下真的想一起加入的话,一些必要的搜索知识还是需要了解清楚的,这样会让搜索变得更加简单和快捷,如果亲王殿下不介意我的才疏学浅,我会将自己所知道的搜索知识全部告诉亲王殿下。”

    “呃……好,好的。”我无语望天。

    接下来,花上比和地狱骑士战斗更长数倍的时间,我接受了兴致勃勃的精灵战士鲁鲁特的教导。

    等从呆滞中回过神来,见鲁鲁特似乎有点意犹未尽的想结束掉教程,我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泛红的云霞示意着现在已经是接近黄昏的下午时段。

    就在这时,远远的传来一声声音。

    “鲁鲁特,你在干什么?第八中队已经找到水晶碎片了,快点归队,要回去了。”

    鲁鲁特猛然惊醒,回头应了一声,然后朝我不断行礼。

    “真是太感谢亲王殿下的帮助了,这份仁心我鲁鲁特一点会铭记于心,那么请允许我先告退了。”

    “不……我还什么都没……”

    看着急急忙忙离去的鲁鲁特,我再次泪目。

    话说,我究竟是来干些什么的?

    “亲王殿下真是帮了大忙了。”

    背后传来洁露卡的模仿着鲁鲁特的语气的锐利言辞,让我无力趴倒在地。

    总而言之,还是先回精灵主城再说吧。

    这里离主城的距离实在不算很远,洁露卡的速度似乎也要比阿姆鲁蒂娜更胜一筹,所以,我们花比来时更少的时间,回到了精灵主城。

    “接下来做些什么好呢?”

    看看有气无力的发射出昏黄光线的夕阳,我自言自语道。

    “如果亲王殿下不介意的话,就陪我去一个地方吧。”

    突然,黄段子侍女在身后出声,吓了我一大跳,身具三无属性的家伙存在感都是如此薄弱吗?

    “呃,我想想,现在时间也晚了,就留到明天再去拜会莫妮卡长老吧,好吧,陪你到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你究竟想要去哪里?”

    说起来,虽然这黄段子侍女的言辞一直都十分犀利,不过就步调上而言,还是一直跟在我后面,这是她第一次提出自己的主观意见,到是让我有点好奇她究竟想干什么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