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六十七章 三无公主的系列藏书

第九百六十七章 三无公主的系列藏书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九百六十七章 三无公主的系列藏书

    “洁露卡骑士大人,能否容小的问上一句,您现在在干什么?”

    我两手颤颤的抵抗着来自木锤的压力,这黄段子侍女,明明小胳膊小腿的,哪来这么大的力气?看今天下午在酒吧那时一口气将四个人高马大的冒险者撞飞的彪悍身法,估计现在还是留了一手,不然我以我现在未变身的状态,力量再提高个一倍也挡不住。

    “哎呀,睡觉之前向主人道一声晚安,不是侍女最基本的礼仪吗?”

    因为巨大的铁锤压下来,将我的视线挡住,我现在看不到这黄段子侍女脸上究竟是什么表情,不过那无所谓的语气很让人火大就是了。

    “这就是你们精灵族的晚安方式么?”

    我加大一份力道,用力拱了拱逐渐逼近自己眼睛的木锤,艰难吐槽道。

    “亲王殿下可真会说笑,精灵族怎么可能有这种招呼方式呢?啊哈哈哈~~~~”洁露卡这样说完,发出不带任何笑意的笑声。

    “说笑的是你把混蛋,快点将这玩意拿开,你想杀人么?”

    “抱歉,每天晚上帮助主人清洁身心,也是侍女的本分之一。”

    “完全意义不明呀混蛋!!”

    “简单的说,我是在帮亲王殿下的大脑清楚垃圾,所以请不要抵抗,这也是为了你好。”

    “好个毛呀混蛋,这样敲下去我会没命的。”

    “没关系,我已经准备好了生命药水。”

    “……”

    也就是说……不否认想对我的人身造成伤害的意思吗?

    “会失忆的混蛋。”

    “没关系,那是因为清理成功了。”

    “你是在说我脑子里的东西全都是垃圾对吧,必须全部清理干净对吧,是这样吧混蛋!!”

    “忘掉过去的一切,迎来崭新的人生,你们人类不是有这种说法吗?身为一名尽职的侍女,我觉得有必要立刻终止亲王殿下可悲的过往,所以请不要抵抗,亲王殿下明天早上起来,一定能看到比以往更加灿烂的朝阳。”

    “你绝对是误会这句话的意思了,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不抵抗,按照你的话做,我明天起来只会看到死去的奶奶的笑容而已!!”

    “这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我有所谓呀混蛋!!”

    最后,我松手并一个烂驴打滚,终于打破了僵持,而洁露卡的大锤也贴在我后背落下,啪啦一声,我刚刚坐着的椅子已经化为了一堆木碎。

    “你这家伙,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客气呀。”

    见呆呆的拎着木锤,露出了懊悔不已表情的洁露卡,我拍拍衣服站起来。

    “难得可以帮亲王殿下洗清人生污点的机会……”

    “你是想给自己洗清污点才对吧。”我一记吐槽手刀敲在了洁露卡额头上。

    “人生污点什么的,对于白纸一样的我来是说是不存在的,亲王殿下还真是爱说笑。”揉着额头的洁露卡仍然不忘记吐槽。

    “你的人生就算是一张纸,也是一张黄纸……”

    “那也是被亲王殿下色色的念头沾污的。”

    “总而言之,先喝杯茶,冷静下来再说好吗?”

    我泡了一杯阿卡拉特制的清神水,递给洁露卡,称她空出双手接茶杯的空当,不着声色的将那柄差点将我洗脑的凶器偷偷塞到物品栏里面。

    很好,没收了大木锤,至少安全感有一点了。

    “咳咳,关于今天下午的事……”

    见洁露卡一点儿都不客气的占据了床坐下,我叹着气来到书桌前,下意识的伸手去拉,结果拉了个空,低头一看,代替自己牺牲掉的椅子,正以碎片的形态散落在脚下。

    “……”

    我勒个去的。

    “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见洁露卡啜着清神水不出声,我只好继续问道。

    “……”

    还是沉默。

    “好吧,这件事姑且就这么算了。”

    最后,我叹了一口气,放弃了追问,都露出了那么无助失措的眼神,怎么好意思继续追问下去。

    “真的……不想知道?”

    洁露卡将拼命埋到杯子里的头抬起,看了我一眼,小声嘀咕道。

    “想知道是一回事,要知道又是另外一回事,我没有强迫人的兴趣。”

    “或许……如果是你的话……坦白也没有关系……”

    “你说什么?”

    我掏了掏耳朵,最近啊,究竟是自己灵敏的耳朵出了问题,还是一个个都学会了传说中的眉目传神?怎么老是听不见对方在说些什么?

    “没什么,像亲王殿下这种笨蛋,要治好的话只能将脑袋放到篝火里烤上一晚上才行了。”

    “我说,就算是冒险者,那样做也会窒息的!!”顿了顿,我抱着一丝期待的目光,扭扭捏捏的看着洁露卡,道。

    “那个……这方法真的有效吗?我知道你们精灵族有不少秘法……事先说明,我可没有承认自己是笨蛋,怎么说呢?是自己身边有许多这样的笨蛋,能够让他们变聪明一点总是好的不是吗?我可从来没打算用在自己身上,你可千万别误会了。”

    洁露卡:“……”

    我:“……”

    是我的错觉吗?刚刚似乎被洁露卡怜悯的看了。

    “咳咳,刚才那些话就算了,有什么事吗?来我这里。”

    总觉得刚才似乎说漏了点什么,我咳嗽几声掩饰过去,摆出一本正经的面容问道。

    “是的,有些消息和亲王殿下汇报。”

    “哦,什么消息?”

    原本以为这家伙又要说什么黄段子,没想到却蹦出了相当正经的话题。

    “刚刚从精灵族那里收到的消息,亲王殿下想先听哪一条?“

    “都有什么情报,说来听听?”

    “关于水晶碎片的事情,还有关于水晶碎片的事情,再有关于亲王殿下夜袭侍女的事情,最后还是关于水晶碎片的事情。”

    “你不觉得消息只有一条吗?只不过是往里面掺杂了一些奇怪的黄段子而已吧混蛋。”我不动声色的在心里将茶桌怒掀而起。

    “原来如此,夜袭夺去人家亲白这种事情,对于亲王殿下来说根本只是微不足道的事情,我明白了,不愧是大名鼎鼎的联盟第一后宫男。”

    “不要擅自在那自顾自说好吗?联盟第一后宫男是什么意思?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奇怪的排名?我什么时候夜袭过你了。”

    “不是已经一起睡了吗?”

    洁露卡露出演戏专用的羞涩表情,仿佛在回忆着什么青涩微甜的片段般,脸色一片潮红。

    “当时明明是那么强硬的扑上来将人家推倒……”

    “请问,你是不是把什么不同的片段,粘合到一块去回忆了?”

    一起睡的确是有的,在蜘蛛巢穴那种地方,也只有隐蔽所可以歇息了吧,睡是一起睡,只不过中间隔着一簇篝火罢了,推倒也是有的,前段时间的flag事件,只不过那根本就是意外,没想到洁露卡竟然将这两件毫不相关的片段粘合起来,变成一段听起来暧昧无比的完整剧情……太可怕了,暗黑人已经懂得ps这种东西了么?

    “亲王殿下真是的,要将如此青涩动人的回忆强硬拆分开来吗?”洁露卡似乎打算做指鹿为马的勾当了。

    像小孩子似的斗着嘴,一番唇枪舌剑之后,我们两个总算记起了正题。

    “水晶碎片怎么了?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是这样的,在英明神武的亲王殿下带领下,当我们在蜘蛛巢穴浪费着时间的时候,阿姆鲁蒂娜率领着她的队伍,已经发现了六起水晶碎片爆发事件,不过这几次出现的敌人都只是小角色,碎片被很轻易的回收了。”

    “这样啊,那还真是不错的消息。”

    无视掉洁露卡隐藏在语言之中的讽刺,我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阿姆鲁蒂娜率领着她的三千手下,比起我和洁露卡两个漫无目的的搜索,效率实在是高太多了,或许当初的确应该接受莫妮卡长老的建议,乖乖的呆在精灵主城里面等待着阿姆鲁蒂娜遇到无法解决的敌人,之后上去帮一把就行了。

    这样一来,算上我们在蜘蛛森林收集到的这枚水晶碎片,库拉斯特这边一共已经回收了四十五枚水晶碎片了,虽然这个数字比起所有散布在库拉斯特区域的水晶碎片总量,还显得十分微薄,但总还是能让人感受到一点事情进展的还算顺利的欣慰感。

    “就这些消息了?”

    暗暗为自己过年回家的计划加一把劲之后,我重新抬起头,目光看向洁露卡。

    “亲王殿下还想知道什么?”

    “不……没什么了。”

    察觉到这黄段子侍女又想展开什么危险的话题,我连忙摇起了头。

    好不容易将洁露卡打发走了以后,我松了一口气,重新将桌子上放着的维拉丝她们的书信拾起,躺在床上,一封封看了起来。

    “呃,好厚,这分量……”

    第一封打开维拉丝的信,我才发现里面具有相当分量的纸张,快速翻了一遍之后才发现,这里面似乎还有自己两个小宝贝西露丝和艾柯露的一份。

    维拉丝一如既往的将她那爱唠叨爱操心的性格在书信上展现出来,里面的内容充满着一种闲聊家常的感觉,无非是家里发生了什么小事,其他人怎么了,养的那些小羊羔怎么了,地里种的菜怎么了,刚刚洗好的衣服怎么了,今天和谁一起去买菜等等,都是一些平淡无奇的事情,恰似她追求朴素宁静生活的性格,字句中她的温柔和善良也一点一点的渗透进来,看着这些文字,就仿佛身处营地,被家的气息包围着一样。

    西露丝和艾柯露的信上说的大多是她们在牧师训练营的事情,顺带一说,她们好几次提到希望我能在神诞日赶回去看她们的表演,呃,女儿相求,看来只有豁出这条小命出去了。

    接下来是莎拉的信,哦哦,已经将火焰强化这招运用自如了吗?回去得好好感谢卡丽娜才行。

    看到上面一句句饱含深情的大哥哥,耳旁就仿佛真的回响起了莎拉那柔软甜腻的声线一般,让人陶醉。

    琳娅的……琳娅的……恩恩,原来如此,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神诞日之前赶回去的确不是问题。

    大概是因为经常接触联盟事务,琳娅的信上有提到另外四个由联盟负责的区域的水晶碎片回收情况,不愧是善解人意,聪明伶俐的琳娅,知道我心里在想些什么,特地将这些情报也一起寄来了。

    当然,里面夫妻之间的私话也不少,情报只是附带而已。

    再来是小幽灵……呃,我看看,小凡是笨蛋小凡是笨蛋小凡是笨蛋……

    果然是这样么,这一刻,我深深为自己和小幽灵的心心相印而感到泪流满面。

    整整写了三页,我还是坚持看到了最后,差点被洗脑真认为自己是笨蛋了,直到最后一句,才稍微有点区别。

    快点回来,笨蛋!!

    嗯,遵命,我的圣女殿下。

    小心翼翼收好之后,我看了最后剩下的两封一眼,分别是三无公主和小狐狸的来信。

    “……”

    算了,还是先看小狐狸的吧,至少我大概清楚她里面写的是什么东西,至于三无公主那封……鼓鼓的,比维拉丝那封还要厚上一倍,总觉得里面散发出一股可疑的气息,是我多心了吗?

    现在离我们在哈洛加斯分开,也不过是半个多月的时间,露西亚小队仍然在亚瑞特高原上混,我那时也说过,亚瑞特高原是个相当挑战神经的历练区域,不单有种类最复杂的怪物,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从天而降的投石车砸过来的元素炮弹,还有哈洛加斯变幻莫测的天气。

    这些任意一种,都能让冒险者叫苦不堪,加在一起之后,亚瑞特高原也就成了哈洛加斯冒险者心目中的区域小关卡,对于那里的冒险者来说恶心排名度仅次于冰冻苔原区域(亚瑞特高原的升级版,天气更加恶劣,不过几乎没有投石车),亚瑞特之巅(喂喂,说的就是你们,塔力克,科力克,马道克),最后就是世界之石要塞和毁灭王座了,这两处地方恶心的原因就不用我多加说明了吧。

    没想到小狐狸竟然选择了在这种地方历练,可真是下了相当大的决心呀,我仿佛能听见马拉格比和库特的哀鸣了。

    看着看着,我有些担心起来,虽然小狐狸现在的实力绝对不成问题,但意外因素实在太多了,尤其是在哈洛加斯区域,真正的危险绝对不是来自于怪物那一方,小狐狸自小就是在大雪山长大,应该十分明白这一点才对,真希望她也能偶尔记起来自己作为狐人族领袖的身份,不要那么争强好胜,让自己身处危险之中。

    动用脑内犀利无比的翻译器,将小狐狸信上满载傲娇的文字翻译成情人之间的甜言蜜语之后,我理解了两件事情。

    第一点我刚才说过,她们现在在亚瑞特高原历练,虽然上面写的满不在乎似乎很轻松的样子,不过还是能察觉到她的小队遇到了不少危险。

    第二点小狐狸在信末略有提及,说是玛玛加长老让她升到六十级以后回狐人族一趟,似乎要举行什么觉醒仪式,难道说天狐还有其他未挖掘的力量?

    想想也不是不可能,你看小幽灵的圣女职业多逆天,拉上一群圣骑士打手,揍巴尔的底气都有了,虽然狐人族比起人族只不过是一个小种族,但再怎么说好歹也是天狐圣女,不可能就只有天狐护盾这么一个看似比较挫的能力吧。

    天狐护盾?似乎是这么叫的吧,当初在加莫罗手上保住了小狐狸一条小命的天狐自保技能。

    小狐狸现在五十八级,离六十级还差了两个等级,怎么说也要大半年的时间才能升到,那已经是神诞日之后的事情了,不急,等神诞日她来了之后再好好问清楚情况吧。

    最后是三无公主的……我吞咽了一口口水,缓缓将这封看起来厚的不像话的书信捏在手中。

    这分量……这厚度,该会不是那个吧。

    拆开封口倒着摇了摇,果不其然,刺溜的一声,一本书从里面倒了出来,在床上打了几个滚之后安安静静的躺在上面。

    好吧,其实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就等着看看这一次又是什么长的出奇的猎奇书名。

    拾起这本质感精工的书本,将书正面对着自己,我一字一字的念了起来。

    “禽兽公爵系列——荒岛生存手册之教你如何带着十二名侍女在荒无人烟的小岛创建父系女奴社会限量豪华精装世纪典藏版……”

    我:“……”

    淡定,不是已经经历过很多既视感十足的事件了么?应该已经吓不到自己了才对。

    我再三深呼吸,总算冷静下来。

    没有错了,这就是三无公主藏络,那么只要用度娘搜索禽兽,侍女,玫瑰,骑士这几个字眼,你会发现自己将瞬间被淹没在密密麻麻的搜索词条之中。

    似乎还有其他东西。

    随手将书扔在一旁,我将目光移到和书一同落下的另外两样事物上。

    其中一样是一张小小的纸条,上面写着:

    致笨蛋主人,书请慢用,请保重。

    所以说让请慢用书到底是什么意思呀混蛋!让我保重哪方面呀混蛋!!

    然后另外一样东西,是一小包茶叶,似乎是三无公主御用的,平时小气巴巴的也不给我这个主人泡上一杯。

    嗯,有心了,我心里的怒火消了不少。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咔嚓一声,回过头,洁露卡从门缝里探入半个身子。

    “对了,亲王殿下,刚才忘记告诉您……”

    声音愕然而止,然后,我发现她的目光直直落到了床上一本造工精美的书本上。

    再然后,洁露卡露出着微妙的目光,探进来的半个身子,机械的缩了回去,咔嚓一声,门被重新关上。

    “洁露卡,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

    听到外面传来仿佛是避开某种传染病毒般匆匆远去的脚步声,我欲哭无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