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七十五章 贴身侍女是萝莉?

第九百七十五章 贴身侍女是萝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九百七十五章 贴身侍女是萝莉?

    “你从十二骑士……那位叫兰丝的朝阳之露骑士是吧,传承下来的就这一把剑?”

    想到朝阳之剑那句话后面留下来的名字,我不由这样问道。

    “这是当然不可能的事情,亲王殿下认为当时的十二骑士穷得只有一件装备可以用吗?真是的……”

    洁露卡似乎已经对于我的智商,由原本的冷嘲热讽到了一种懒得去吐槽的无奈远目程度了,这样说着,她告诉我只要是冒险者用的全套装备,包括衣服,头盔,盾牌(洁露卡因为是双手巨剑所以没有,但是其他使用单手武器的骑士继承人是有配备的),靴子,手套,腰带,一双戒指,项链,概括了所有主要的装备部分,甚至还有个别骑士拥有一些独特的特殊装备。

    “原来是这样,能让我看看你其余的装备吗?”

    想象那把朝阳之剑的绚丽,我不禁对洁露卡的其余装备提起了万分兴趣,应该是十分华丽的套装吧,穿上去以后,不知道洁露卡会变成什么样威风凛凛的形象呢?和阿尔托莉雅那身让人泪流满面的神器套装比起来又有什么区别?

    “果然亲王殿下还是喜欢羞耻的脱衣游戏吗?好吧,如果这是命令,那我也无法违抗,不过至少请允许我先将避孕药吃下去,未婚先孕的话在精灵族果然还是有点……”

    咬着嘴唇,眼眶里充盈着胆怯羞耻无奈屈服的泪花,做出一副柔弱不堪,被主人百般欺凌的悲情侍女姿态,洁露卡缓缓的将手伸向她那傲然耸立的侍女服胸前,那一条系着端正蝴蝶结的紫色缎带。

    “算了,你不想给我看就算了,顺便说一句,同样的招数对圣斗士是不会在起作用的所以拜托别再装了。”

    我头疼的摁着太阳穴,无力呻吟道。

    “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

    因为我的话一瞬间又回复成刚才那副淡然姿态的洁露卡,尤为的让人火大呀这混蛋,而且对于我来说真一点儿都不可惜。

    “其实也并非不能让亲王殿下看。”

    轻轻啜着杯里的水,洁露卡像小孩子闹别扭一样,卟噜卟噜的冒着泡泡含糊不清道。

    “因为是继承者套装,所以这些装备是直接封印在体内的,只要想立刻就能出现,不需要像其他人一样必须花时间穿着上,只是……”

    原来是这样,和阿尔托莉雅的神器套装一样,已经和自身融合,封印在体内,难怪当初穿着侍女服的时候,我让她穿上装备,她说已经穿上了,的确,不需要穿着装备时间的话,无论何时何地,穿着什么衣服都没问题,当然或许有人会说万一有人潜伏到洁露卡身边在洁露卡没有注意到之前也就是没能换上装备的时候攻击,那岂不是会死的很惨,问出这种话的人其实很笨,如果那个人真的能潜伏到拥有伪领域实力的洁露卡身边攻击而不被她察觉,那么其实洁露卡换不换上装备都已经无所谓了,只不过是迟死早死的问题。

    只是……她的“只是”是什么意思?

    我歪头盯着似乎遇到了什么让她困扰的事情的洁露卡,这样的黄段子侍女还真少见,平时要么就是一副缄口淡然的半三无属性,要么就是各种无节操的演戏专用表情。

    “只是……我个人认为,穿上去不好看……没有卡露洁的好看,所以还是算了,亲王殿下想看的话,就让卡露洁穿给你看吧。”

    这样说完以后,洁露卡将嘴里叼着的杯子微微仰起,和着捧杯的两只小手将她的俏脸遮住,只能听见那闹别扭似的卟噜卟噜冒泡声还在继续,我说,别拿杯子里的水出气呀,它又没得罪你。

    嗯,不过,我还真没想到,黄段子侍女竟然是在介意这个问题,穿起来没有卡露洁的好看吗?在因为这种事情而闹别扭不愿意让其他人看自己的装备吗?这家伙究竟是情报头子还任性孩子?在我看来应该不会差到哪去吧,精灵族对于艺术美学的执着,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将自己的装备做得太丑,她是在闹哪门子的别扭啊。

    “好吧,既然是这样,那我也不强求你,那么请允许我问最后一个问题。”

    我再三呼吸的吊起胃口,吊的洁露卡终于放下了掩面的杯子和小孩子似地吐泡泡,用不满催促的目光看着我。

    “我原本以为你到达现在这个实力,年纪没有一百也有好几十了,听了刚才那些话才知道原本的想法有误,所以……那个……洁露卡,你现在究竟多大了?”

    斟酌着词句,最后,我小心翼翼的这样问道。

    “……”

    沉默了一会,洁露卡才叹了一口气开口:“亲王殿下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失礼的人。”

    呃……这次是一口气用了三个非常吗?我已经失礼到了这种程度吗?

    似陷入某段回忆般,洁露卡默默的盯着篝火,紫色眸子里面,彷如篝火一般摇曳着鲜红色的火光,我并没有打扰她,静等了片刻,她才终于半低着头,姗姗开口。

    “明明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回忆起来,却发现似乎已经变得很遥远的样子……继承十二骑士遗志的时候,应该还是那一会吧……”

    这样默默的自言自语着,洁露卡抬起头,倒映着妖娆火焰的紫眸直盯盯看着我:“我还有卡露洁,是和女王陛下一起长大的。”

    哦,也就是说和阿尔托莉雅的岁数差不多吗?

    “刚认识女王陛下的时候,女王陛下并没有继承亚瑟王的传承,当时我和卡露洁还很亲热的称呼女王陛下为阿尔托姐姐。”

    原来高露洁姐妹比阿尔托莉雅还要小!!

    虽然有想过,不过从洁露卡口中得知答案以后,我还是震惊了。

    “当时的女王陛下就已经展露出了过人的能力,像太阳一样散发着光辉,我和卡露洁总是跟在她后面,那时候的女王陛下威仪尚浅,不像现在,即使是最纯粹的美丽笑容也充满了威严,那时候的笑容……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天真和灿烂,亲王殿下想要看看吗?女王陛下小时候天真灿烂的笑容,这可是绝版收藏哦。”

    我立刻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想看,死都想看到萝莉版的呆毛王笑容,说没兴趣的人给我去死。

    “可惜当时我和卡露洁并不知道还有记忆水晶这种东西,真是太可惜了,如果亲王殿下能够偷窥记忆的话,或许我并不介意让您看一看哦。”

    “……”

    这该死的黄段子侍女,总是几次三番的、几次三番的这样燃烧起我的激情然之后再泼冷水戏弄我……

    “我们姐妹受到女王陛下很多的照顾,崇拜着她,下意识的模仿她的言行举止,可惜我做不到,像我这种人,或许只有阴暗的图书馆才适合,只有卡露洁,虽然一路跌跌碰碰的,但最后还是勉强的,远远的追随在了女王陛下的身影后面,最后,女王陛下继承了亚瑟王的传承,而我和卡露洁也被雅兰德兰大长老选上,继承了双子骑士的传承。”

    说到这里,这黄段子侍女颇有些自嘲的一笑,抱着双膝,愣愣注视着篝火继续道。

    “其实我偶尔也会这样想,是不是因为卡露洁适合继承十二骑士的传承,而且刚好是双子骑士,所以大长老才会把我一起选上呢?你认为呢?亲王殿下。”

    洁露卡转过头看着我,突然问道。

    呃……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支线选择?这么一想的话,眼前似乎就浮现出了两个对话方框,究竟是说些好话安慰眼前突然有些自卑的洁露卡呢?还是说说自己的心里话?最近的galgame呀,变得爱绕圈圈起来了,不用sl大法你根本无法从选项内容中看到正确答案,有些看起来会好船的选择,说不定突然就峰回路转,好感度剧增,而有些看似正确的选项,却会适得其反,让对方觉得你只不过是一个庸俗的家伙。

    算了,我果然还是无法违心的去恭维安慰这家伙,还是有什么话说什么话吧。

    “你真的想听?”

    为了确保待会自己的人生安全,我再次确认一遍。

    “虽然我不认为能从亲王殿下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意见,不过还是姑且听一听凡人的评价吧。”

    “……”

    好吧,竟然说到这份上了,那么再客气的话似乎也有点对不起你的辛苦毒舌了。

    “咳咳,好吧,那么我说说我的看法,我个人认为,你比卡露洁差了太多。”

    “果然是这样吗?”

    似乎早就知道我会这样说的样子,洁露卡的脸色并不多大变化,只不过抱着膝盖的双手,还是下意识的一紧就是了。

    “说的夜是,毕竟卡露洁可是跟在女王陛下身后一直在学习着的,实力又强,不像我,老是喜欢……比我优秀那是当然的,有个优秀的妹妹也不错,虽然老是会感到莫名其妙的压力就是了。”

    咦?是我的错觉吗?总觉得这黄段子侍女好像把一段想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对我来说十分重要的情报给带过去了,真的是太可惜了,这家伙未免也太机警了点,都失落成这样子了,嘴巴还是那么严实,不愧是雅兰德兰委以重任的人。

    “我说,你似乎误会了什么的样子。”

    咳嗽几声,感觉火候到了,我沾沾自喜的才突然在洁露卡惊讶的目光中反驳道,哈哈,你这家伙也有今天把,让你老是调戏我。

    “我刚才的意思,并不是说能力,说到底,其实我和卡露洁只不过相处了半个月不到而已,不是你告诉我的话,我连她已经是领域级的高手这种事情都不知道,其他还有什么优秀的能力就更无从得知了,而对于你,虽然有更深入的了解,但似乎也没有了解完全的样子,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根本就无从判断你们究竟谁比较优秀,懂吗?”

    “那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洁露卡神色不善的瞪着我。

    “这不是明摆着吗?我是说性格呀性格,和卡露洁比起来,你的性格差远了,唉,真希望卡露洁能够将她正直正经认真的性格分一点点给你,同样是姐妹,而且是双胞胎,为什么差距就……”

    “呜~~~”

    感受到莫名的悲鸣声和杀气,眼睛轻轻一瞄,我发现洁露卡的一只小手已经抓在了朝阳之剑的剑柄上,颤颤发抖着,我连忙打住,珍惜生命,远离太阳,这句话在物理学上应该没有什么错误的地方吧。

    好一会儿,洁露卡突然不知道为什么气消了,眼睛不似在生气的定定看着我,看的我有些毛骨悚然。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我终于被盯的浑身不自在,挪几下屁股,远离一步洁露卡的目光,问道。

    “你的意思是……”

    洁露卡不依不饶的两只小手支撑着地,将上半身凑上来,将她那直盯盯的目光逼得更近。

    喂喂,我说,别再过来了,逆推是不对的,就算因为我刚才那番话大受打击,也不用自暴自弃到这种程度吧。

    看着洁露卡因为挪动上半身而显得更加高耸的胸部,和在火光映衬下诱人无比的俏脸,我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慢慢后退。

    “你的意思是说……即使知道卡露洁拥有领域级的实力,即使知道她在跟随着女王陛下,将自己磨练的更加游戏,即使……即使知道我的性格那么……那么的差,也还是无法判断……吗?”

    哈?这种事情只有天知道吧,或许我只是基于竟然没有完全了解就不能轻易下定结论的原则说出那种话而已。“

    我将头一扭,这时候如果轻率的点头或者怎么样的话,一定会让这黄段子侍女得意忘形起来的,怎么能让她再嚣张呢?

    “我知道了……”

    不知道知道了些什么的洁露卡,带着满足的笑容坐了回去,我说,洁露卡,你是不是误会了点什么?我没有夸你的意思,一点儿也没有知道不?不要擅自在那里脑内补完呀混蛋!!

    “只不过……我其实……唉,算了,反正和亲王殿下说了也没用。”

    洁露卡一时微笑,一时蹙眉,然后说出这样十分失礼的言辞。

    怎么回事?总感觉今天的黄段子侍女……如何形容呢,一股十分有女人味的多愁善感?还是算了,不能因此动摇她在我心中的形象,就当做昙花一现好了,明天肯定又会原形毕露她那黄段子属性的。

    “说到底,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究竟多大呢?”我突然一开始的目的。

    “哦,我和卡露洁比女王陛下小五岁。”

    “……”

    等……等等,先让我这个数学帝好好算一笔。

    我以爆头的力度,用力摁着青筋勃起的太阳穴,进入了数学帝模式。

    比阿尔托莉雅小五岁,阿尔托莉雅比我小两三岁,我现在来到暗黑八年多,具体也算的不是十分清楚了,总之是三十一二岁,当然以暗黑大陆的平均寿命而言,在其他人眼中,我还只能算是个毛头小孩,不然你以为史上最年轻的长老是吹出来的?

    而再说到这边,精灵族的寿命比人类还要略长,平均寿命大概是1.5倍到2倍之间,大概因为这样,她们的发育要比人类缓慢不少,也就是说,阿尔托莉雅二十八九岁的年纪,在其他精灵眼里,只不过相当于暗黑大陆人类眼中的十八到二十岁左右,换算成原来世界的年纪就更不得了了,还是萝莉一只。

    然后,比阿尔托莉雅还要小五岁的高露洁姐妹,真实年龄只有而是二十三四岁之间,在人类眼中,只有十四到十七岁的样子,大概只相当于我那对宝贝女儿上下的年纪,如果再蛋疼的换算成原来世界的年龄比例……那么,也只不过是萝莉……不,说不定还是幼女一只。

    雅兰德兰,你这连雇佣童工都已经算不上了吧。

    “……”

    我现在苦恼的是,究竟应该赞高露洁姐妹老年老成,还是感叹她们相对于其他精灵的发育良好。

    不说洁露卡,就是卡露洁,身材曲线似乎都要比阿尔托莉雅更有女人味一些,当然,我可不没有说呆毛王是贫乳,总之你们懂的,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