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八十二章 矮人之星

第九百八十二章 矮人之星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九百八十二章 矮人之星

    “我认为你刚才绝对有砍我的意思。”

    回古巫师印都的老巢清点战绩的时间里,我顺便跟黄段子侍女算总账。

    “亲王殿下真是爱说笑,一直把【我要挥舞身上这把利剑让全世界的美少女臣服】这句话挂在口中的不就是亲王殿下您吗?啊哈哈哈哈~~~~”

    洁露卡生硬着脸,发出机械一样的虚伪笑声。

    “不,没有这种设定好不好,话说这句话怎么听着有点耳熟很像三无公主那小不点某一次送给我的某本书里的台词……不对不对,现在要说的不是这个!!”

    我为自己的大脑自动跑题而泪目,然后怒气冲冲的大指笔直指向洁露卡。

    “总而言之,作为贴身侍女,竟然拿出武器威胁恐吓主人,你不觉得已经完全违背了侍女之道么?没错,看吧,侍女之神正在上空哭泣,在为你的行为感到羞耻。”

    “噗噗~~”

    洁露卡转过身去,以背对着我的角度故意让我看到她在鼓着腮帮偷笑。

    “侍女之神什么的……这个世上怎么可能存在这种神,亲王殿下真爱开玩笑。”

    “不是你先提起的么混蛋!!”

    这黄段子侍女,我要杀了她,绝对要杀了她!!

    “果然是这样么……”

    洁露卡突然进入柔弱少女模式(演戏装用)。

    “利用一时误会所诞生的把柄,邪恶的禽兽亲王狠狠抓住这个把柄,要挟自己的侍女做出各种各样的羞耻事情,本来仅仅是怀着传宗接代的梦想来到大城市的乡下少女,在禽兽亲王的魔爪下不得不留着屈辱泪水,无奈成为了对方发泄***的玩具……”

    “……”

    禽兽亲王……这家伙已经将我带入到禽兽公爵系列里去了么?虽然这种说法很让我火大,超让我火大,但为什么比起发火,我更有吐槽【怀着传宗接代的梦想来到大城市的乡下少女】这句的欲望呢?

    果然是因为吐槽帝之魂在熊熊燃烧?

    【仅仅怀着传宗接代的梦想】这句就已经吐槽满点了,这世上真会有这种女孩么?就算退一百步,当做是存在,她怀着这种梦想,跑来大城市干什么?在乡下不能实现这个梦想么?再退后一万步无视掉这一点,她干嘛非要跑去禽兽亲王……不,是禽兽公爵的家里当女佣,很可疑呀这样的家伙,她的目的很可疑呀混蛋,这世界观也太乱来了吧!!

    “洁露卡,刚才那番话里的某些词我就权当没听见好了,既然你说这是一场误会,那上一次 我不小心将你……咳咳,将你推倒的事,我想说也是一场误会,大家就当打平好了怎么样?”

    “好过分,玩弄了人家的身体以后就想用一场误会这种花花公子的台词打发掉吗?”

    洁露卡宛若一朵在暴风雨之中无助飘摇的矜贵郁金香,楚楚可怜的抱紧娇躯,真如被花心男人欺骗了感情的哭泣少女一般。

    就演戏这点而言,她已经足以站在奥斯卡领奖台上了。

    “总而言之,就是你误会我可以,我误会你不行么?”

    “欸,这可是少女的特权。”

    点点头,这黄段子侍女果断这样回答。

    “……”

    教练,我现在也想当少女,但是只要半分钟就够了——这么说该不会被教练咬掉脑袋吧。

    总之,又是一场让人脱力的对话,结果最后我还是败在了怀着传宗接代的梦想进行伟大吐槽事业的洁露卡的黄段子和厚脸皮属性下。

    说着说着,远远的,我们已经看到了古巫师印都巢穴的入口,不得不感叹月狼的速度十分妖孽,仅仅是几秒钟狂奔出去的距离,在赶回来的时间,就足够我和洁露卡来上一段二人相声还有余了。

    得抓紧才行,进阶成魔王级的古巫师印都怎么说也会爆出点好东西吧,虽然十有***我的等级又用不上就是了,但不用揣在怀里也好,那些爆落物品太久不收拾的话,说不定就会被其他滞留在那里的怪物捡掉,最让人悲愤的是,被捡了以后,我再干掉这只怪物,它不一定会把捡来的东西爆出来。

    希望还来得及吧,毕竟古巫师印都是它们的老大,就算死了,在尸体消失以前,也没有哪只怪物敢贸然去掠夺自己老大的遗物,不然等古巫师印都重新复活,被某个怀恨的家伙捅出这件事,那捡东西的小矮人还不得悲剧?

    但是也说不准,因为魔化怪物出现了,这些家伙不但身体长了肌肉,就连脑子似乎也长了,说不定就一个心血来潮,胆子生毛,就古巫师印都的爆落物品给贪污了,那我可真是欲哭无泪了,这家伙可是我花了好大功夫才磨死的,感觉对付那个精英级地狱骑士还没那么累。

    远远一段路在我托着洁露卡狂奔之下一瞬就感到,没办法,虽然很想抛下这黄段子侍女一个人先去,反正以她的实力就算落单了也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想想,无论洁露卡有多强,抛下她一个在后面似乎都有点不妥,所以我也只能硬起头皮重新拖上她了。

    其实我更想弄个某餐厅里网购来的魔术手,最近听说大促销还带买一送一,如果有这玩意的话,拖上洁露卡的手应该就不会出问题了,问题是我没有,暗黑也没网购。

    到达目的地之后,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甩开洁露卡的小手,丝毫不眷恋那柔若无骨的手感,然后跳开,转身回头,警惕的看着洁露卡,应该说看着她的怀里,有没有抱着什么大凶器,请看仔细,我说的是凶器,不是胸器,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刻谁还去注意那些呀混蛋!!

    大概是这一次拖的时间比较短,洁露卡并未进入她的特殊状态,只是被我放风筝似的拖了一段路,似乎有点喘不过气来,脸蛋微红。

    “担心那些装备的话,自己一个人跑就好了,为干嘛还要拉上我,亲王殿下真是太多次一举了,不过……”

    整理着略微凌乱的侍女服,这黄段子侍女低着头小声嘀咕道,等等,这副少女含羞的模样是怎么回事?难道又想爆什么黄段子?一定是这样没错,现在的模样一定是在蓄力。

    我二话不说,拔腿跑人,宁愿一头扎入古巫师印都房间里面残余的怪物堆里,也想再被这黄段子侍女语言骚扰。

    “不过……不过这样的亲王殿下,稍微,能感受到一点点温柔体……”

    洁露卡脸蛋红扑扑抬起头,却发现说话的对象已经变成了空气。

    “这样的亲王殿下,真是……糟糕透了!!”

    呆了片刻,洁露卡恶狠狠将脚下的小石头一踹,只见这颗被踢出去的石头如同子弹般没入对面古巫师印都的房间里,下一秒立刻就传出轻微的悲鸣声和一句“谁?是哪个卑鄙小人在背后偷袭我?有胆给我出来!!”这样的笨蛋怒吼。

    “唉~~~”

    洁露卡微微叹息出声,纤细的食指不断卷着耳鬓上笔直垂下的那束紫色秀发,若有所思着什么。

    “哦哦,还在,果然还在,哈哈哈哈~~~”

    古巫师印都倒下去地方,我一眼就看到了闪烁的光芒,不由大笑起来,瞬间就忘记了刚才不知道被哪个家伙偷袭的恼怒。

    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先干掉这些烦人的小矮人再说。

    大概半个小时过后,偌大的大厅终于只剩下我一个人,至于那黄段子侍女,大概是抗拒满地的地小矮人尸体所散发出来的浓重血腥味,所以没有跟进来,只能感觉到她那股微弱而平稳的气息在入口不远处。

    很好,至少现在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了。

    确认遍地的尸体都已经死透。不存在装死的可能性(事实上第二世界的怪物还没装死这种智商)以后,我取消了月狼变身,瞬间,一股巨大的疲惫感凭空从身体里的每个细胞中涌出。

    见怪不怪的甩了甩胳膊大腿,往古巫师印都倒下去的地方看一眼,我立刻就将这一身疲惫抛到了后头。

    让我看看,这家伙都爆了什么,花了这么大工夫,至少给点相应的回报吧,可不要弱了魔王级怪物的名头。

    咧着嘴巴,我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开始打扫古巫师印都的遗物。

    金币……金币……金币……这些全都无视。

    一大堆铺在上面的金币被我拨开,里面的玩意才是正主。

    呃……这是……

    因为没想到好东西来的这么早,措不及防之下,我差点被突然从一堆金子里面透露出来的暗金色光芒给照瞎了钛合金狗眼。

    暗黑装备……嗯,无论是什么,这一票都值了,要知道在第二世界,就算是魔王级的怪物,爆落暗金的几率也不到十分之一,即使算上我的爆率加成,这个概率应该也不会超过50%,我原本还以为以小矮人的吝啬性格,古巫师印都至多友情我给我来件一般的绿色装备,或是几件金色装备,没想到这老头进阶到魔王等级,出手也变大方了。

    欣喜的将上面的金币扒开,那散发着暗金光芒的家伙终于暴露在空气之中,我顿时为之窒息。

    是暗金,而且还是一枚戒指。

    这可叫人情何以堪呀,古巫师印都童鞋,您太客气了,真的是太客气了,不过我喜欢,哈哈~~~

    一枚散发着暗金光泽的戒指静静躺在我的手心,暗金戒指的话,我到是不用费力去忘记从凯恩之书那里看到的资料,因为它根本无法从外形傻瓜判断出究竟是哪一枚,只能从爆落怪物的等级上面着手,猜测一下可能出现的范围,鉴定的紧张刺激期待感,总是会有的。

    该不会是大自然的和平戒指吧,我突然想到,并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深深震惊,这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呀,难道是老天对我的准悲剧帝光环做出的补偿?就像赐予悲剧帝菲妮神器级的伪娘天赋一样。

    幸好老天没有将补偿调换过来,这种时候,我不无庆幸的松了一口气,实在无法想象自己穿着魔法少女装在酒吧里表演变身舞顺带被一大群粉丝用炙热目光注视的情形。

    “这是……”

    后面突然毫无预兆的传来洁露卡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黄段子侍女居然不再顾忌一地鲜血淋漓的小矮人尸体,从我后面凑了上来。

    太大意了,不该取消月狼变身那么快的,在未变身的情况下,如果洁露卡愿意,我根本差距不到她接近的脚步声。

    这样暗暗后悔着,我立刻将揣着戒指的手掌一握,紧紧的藏起来,并且回过头警惕的瞪着洁露卡,用不善的目光警告对方,你这家伙,要是这次还敢抹杀我的辨识乐趣,我绝对会和你拼了。

    等等……不对!

    这是一枚戒指,就算这黄段子侍女再怎么逆天,也无法百分之百猜测出是哪一枚吧,我根本就没必要那么警惕不是吗?

    察觉到这一事实后,我的嘴巴慢慢咧开,对绝对是怀着不良目的凑上来的洁露卡报以冷笑,随即展开掌心的戒指,甚至有意无意的在洁露卡眼中晃了几下。

    “的确,就算是我,也无法百分之百肯定是哪枚戒指。”

    半蹲在我后面的洁露卡,歪头说道。

    “不如这样吧,亲王殿下,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不干。”我想都没想就张口拒绝。

    “为什么呢?这一次我也没什么把握,形势对亲王殿下很有利哦。”洁露卡用诱惑的口吻说道,我说你对打赌就这么热衷么?

    “不干就是不干,不是输赢的问题,总觉得和你这家伙打赌一定会失去什么东西。”

    我回过头瞪了洁露卡一眼,永远都不会忘记,就是因为上一次和这家伙打了赌,最后才连锁的引发出推倒事件,让我的把柄牢牢被这黄段子侍女抓住,虽然最后我也总算抓到了她的把柄(酒吧醉酒事件),不过对于和洁露卡打赌这种事情,已经深深警惕起来了。

    “真是的,明明我可是一点把握都没有。”洁露卡语气很失望。

    “哈,不干就是不干。”

    我坚决到底,并且得意起来,你这黄段子侍女也有不确定的时候吧,以前不是很牛气吗?以为凭着那折翼天使般的判断力就可以为所欲为,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我可是真的一点把握都没有,真的不行?”

    洁露卡不满的鼓着小嘴,就如同讨要玩具失败的小孩子一样。

    “不行就是不行,去去去,我要鉴定了,小孩子一边玩泥巴去。”

    看到洁露卡这副模样,我越发开心,感觉以前被二度被这家伙夺走了鉴定乐趣这一口气,总算是稍微找回来了,想着想着,嘴巴也不由自主的咧大,在洁露卡面前生生暴露出了自己的笑不拢嘴的心情。

    “既然亲王殿下决心以定的话,那我也没办法,这件事就当我没说过吧。”

    宛如斗败攻击一般,垂头丧气的转身离去的洁露卡黯然说道。

    恩恩,走好走好,不送,我挥手微笑送别,这是一场革命性的胜利,德鲁伊吴凡,好样的,你打了一场漂亮的仗,嗯!

    带着胜利的自满喜悦,我回过头,乐滋滋的掏出辨识卷轴,瞄准手中的暗金戒指准备开动。

    就在这时候,后面慢悠悠的传过来一句话。

    “真是可惜呢,明明差一点亲王殿下就上当的说,这枚【矮人之星戒指】。”

    “洁露卡!你这混蛋!!”

    我的动作僵持在半空,片刻之后,足以容纳一万人的大厅,也无法装得下我此时的怒吼声。

    矮人之星戒指

    需要等级:50

    火焰吸收15%

    耐力恢复速度 10%

    +100 耐力最大值

    +400 生命

    +50力量

    +5%致命一击

    -100准确率

    50% 额外金币从怪物身上取得

    法术伤害减少 13

    +3技能点

    戒指是好戒指,只可惜被洁露卡这家伙完全破坏了兴致,导致我现在无法高兴起来。

    另外,仅仅相差一级就能带上的事实,对我来说既是动力,也是个不小的打击,你说干脆就49级算了,干嘛非得整出一个50来调戏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