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平凡人的生活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平凡人的生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平凡人的生活

    “洗澡。”

    在母亲发出这个命令的时候,父亲露出理所当然的表情。

    在小黑炭还是一片茫然的表情中,周围的景色,就从昏暗石洞中,转移到了附近的小河,夜幕降临,冷风凄凄,吹动着郊外大草原上的稀疏枯草不断起伏,发出波浪一样的沙沙声,感觉随时都有可能从里面跳出怪物。

    小黑炭打了一个哆嗦,看看周围的景色,低着头,露出恐惧色彩。

    “放心洗吧,爸爸会守在一旁。”

    父亲拿着刚才那把啄斧,声势十足的朝四周挥舞几下,呼呼作响的破空声到是有让人觉得有那么几分安全感,可惜一直生活在矿山脚下的小黑炭知道,普通人的力量相对于怪物来说是多么脆弱,她曾亲眼看到同一个矿区里面,有个数一数二强壮的大汉,轻而易举就被袭来的巴格罗一刀两断。

    不过,父亲的滑稽动作,那副傻大胆的模样,还是让她忍不住想笑出来,就是嘴角要翘起的瞬间,心中又想起了什么事情,神色黯淡了下去。

    这一切都是在额前那过长的刘海遮挡中发生,父亲和母亲并未注意到小黑炭的神色,两人在一旁暗地里嘀咕起来。

    “看,这是洗头粉,还有洗身粉,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此时正是显示一家之主心细胆大(?)的时候,父亲做状自豪的拿出这些东西,因为是贫困落后的世界,所以也只能拿出这些xx粉之类的玩意,而且价格还不便宜,普通平民根本用不起,不过就效果来说还不错,不比原来世界的xx液逊色多少。

    “你平时身上就带上这些?”

    母亲露出不屑目光,小声嘀咕道,这个世界的观念里,洗头粉也就罢了,洗身粉的话,就和男人喷香水一样,怎么看都有点骚包。

    “当然,这些可都是必备的。”父亲很是厚着脸皮的宣布。

    “怎么闻不到味道?果然是因为你太臭把香味中和掉的关系吗?”

    母亲翻了个白眼,随即耸起鼻子,在父亲身上闻了闻,道。

    “什么香味?”父亲迷茫中。

    “洗身粉的香味。”母亲晕晕欲倒,这人怎么能笨成这样。

    “为什么我身上非得有洗身粉的香味,男人的味道就已经足够了,琳娅是这样说的,对了对了,西露丝和艾柯露还说我有父亲的味道,但是莎拉却有说大哥哥的味道就是独一无二的大哥哥的味道,就算闭着眼睛也能辨认出来,难道说我意外的是个十分复杂的人?!”

    父亲回忆喃喃道,然后露出震惊目光,就好像突然发现了比萨斜塔既然是倾斜的一样。

    “带上了却不用,你真的已经……”

    母亲用你已经无药可救的怜悯目光看着,至于后面那些话,因为实在不怎么该怎么吐槽所以放弃了。

    “这些洗身粉可不是给我用的。”父亲总算弄明白了母亲的意思,摇摇头。

    “那为什么……我知道了,色鬼,无耻,禽兽!”母亲似乎想通了什么,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虽说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你这样莫名其妙的乱骂一通了但我还是想问问为什么我非得被这样说不可。”父亲继续迷茫中。

    “难道不是吗?反正……反正就是个禽兽公爵而已,我才不会在乎。”

    咬着嘴唇,母亲上前一步,眼睛里充满了晶莹雾气,这并非是幻术做出来的。

    “我越来越不懂你的意思了,为卡洁儿准备洗身粉有错吗?”

    “咦?”母亲惊愣中。

    “洗澡的时候,卡洁儿经常会闯进来,而且她老是睡觉,有时候一睡就是好几天,醒来的时候不好好给她洗澡可不行,其他人给她洗她又不要,所以为了这个,我才准备洗身粉,有什么不对吗?”

    父亲迷茫无限中,难道说……这个年代,就算和只有六七岁的小女孩一起洗澡,就已经是逾越了?不对呀,至少连保守的维拉丝没有这么说过,还吩咐我一定要帮卡洁儿洗的干干净净,很开心的多准备了一些开水呢。

    说起来,提起这件事的话,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其他一些事情,记得西露丝和艾柯露比较小,也就是刚刚成为家里的一员没多久的时候,也是一起洗过几次的,当时两个小宝贝还时而沉浸在村子被毁的悲痛中,不忍心拒绝,再加上十岁左右的年纪也不算太……咳咳,老实说,还是挺尴尬的,十岁的西露丝和艾柯露,已经拥有非常美丽的少女曲线了。

    因为这个,我……咳咳,父亲决定不向母亲爆料。

    再还有一件事情,比较瞎狗眼,就更不能说出来,尤其是不能告诉阿琉斯,得知卡洁儿老缠着我一起洗澡后,某一天,卡洛斯那家伙竟然也光着身子,手上抱着山一样的洗身粉和洗头粉,热泪满盈的嚷嚷着身为爸爸哪怕一次也好一定要给自己的女儿洗澡,就这么冲进来,当时我一口老血就吐了出来,幸好卡洁儿反应快,一拳就将这该死的女儿控揍到营地另外一边去了。

    当时还以为要进入什么奇怪的支线,这个世界快完蛋了,顺便一说,那天整个罗格的所有洗身粉和洗头粉都被卡洛斯买光了,可喜可贺呢,卡洛斯,可以洗上好几年了。

    所以这件事也不能告诉母亲,以免这个腹黑毒舌的家伙拿来当笑料,甚至记录到她的小黄本里去,后世被发现,然后传出原来几千年前的某某救世主原来还是个基佬之类的奇怪谣言。

    “没……没什么,咳咳,不过,我还是认为这种味道的洗身粉比较好。”

    母亲咳嗽几声,然后拿出她自己的储备。

    “不不不,我给女儿用的就是这种,必须这种。”

    “你的品位就算了吧。”

    “你可以怀疑我的人格,但就是不能怀疑我的品位。”

    “说出这句话的亲……你,已经同时失去了人格和品位了。”

    结果到最后,母亲还是败在了父亲的女儿控……咳咳,是强烈坚定的人格魅力下。

    然后,我们开始见识到了时间积累的可怕,这头发……该不会真的有好几年没有洗了吧。

    看着原本还算干净的小河,已经变成一片墨色,我无语远目,继续将洗头粉倒在头发上,我洗。

    或许,应该将这及臀的长发,稍微剪短一点再洗比较好。

    母亲则是帮小黑炭冲洗着身体,情形也是和父亲一样,不同的是因为洁癖关系,反而燃起了母亲内心熊熊的斗争之火,洗的更加卖力了。

    虽然这样说有点对不起小黑炭,但是今天,她一个人污染了一条小河。

    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小黑炭终于焕然一新。

    那头和黑炭一样脏腻的头发,在铅华尽洗之后,终于露出了原本的发色,夜色之中,随着拂过轻轻舞动飞散的,是银一样的丝线。

    银色的头发,并非是那种很耀眼的银色,更像是水银一样,色调有些暗淡的银色。

    要是因此给她取名叫水银灯,不知道会不会被另外一个世界的人诅咒至死呢?父亲心里极度怀疑。

    不过,这头水银色的长发,还显得过于干燥,像是枯草一样干巴巴的,想来也是,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和矿质侵蚀所造成的发质损坏,要是因为小半桶洗头粉下去,就能重新恢复光亮柔顺,那我可真得好好的打听一看,看看这神奇的洗头粉究竟是否是位面商人带来的礼物。

    身子也洗干净了,虽然还在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煤矿味,但比起一个小时前,隔着老远就能闻到一股微妙的味道,那可是要好多了,以前的小黑炭,从她身边经过的人,大多数都是要捏着鼻子的。

    “这样就行了,来,让我看看,我的宝贝女儿究竟变成什么模样了。”

    给小黑炭重新换上一套准备好的粗布衣,我将她转过来,拨开额前更加蓬松的刘海,看到了一副清秀消瘦的小女孩脸庞。

    细细的眉毛,鼻子小巧,嘴巴倔强的抿着,最突出的是那双轮廓很大,让人十分期待睁开之后究竟有多大的眼睛,此时依然细眯起来,只露出一条缝隙,从这道缝隙之中,冷漠的窥视着整个世界。

    只要让她心情好起来,性格开朗起来,总有一天,这双眼睛会完全睁开,完全接纳这个新的,美丽的世界吧,我是这么想的。

    五官端正,眉目清秀,但太瘦了,实在太瘦了,导致颌骨突出,再加上营养不良的泛黄脸庞,影响了整张脸庞的美观,并不算好看。

    但是,从这张脸庞透露出来的气质,却让人记忆深刻。

    洗头粉和洗身粉的事情,看来是不用和小黑炭解释了,她所处的阶层,一般是接触不到这些东西,并不知道有多昂贵,衣服的话到是好解释,反正也就是一匹粗布的事情,看来,明天要准备的东西还很多,至少也得买些布料,给小黑炭做几件半新不旧的衣裳,就是不知道“母亲”的手艺如何,希望不会将裤子做成长裙才好。

    夜幕下,回家的路上,大概是洗了一身干净,小黑炭的步伐显得有些轻飘飘,略快的走在前面,身后一头干燥的水银长发,时不时随风飞舞,仿佛和小黑炭此时的心情一样。

    父亲和母亲,落后在几米的地方,小声嘀咕着各种事情。

    其中最是让两人困惑的一个问题,就是资料上所显示的,小黑炭并非是她以前的父母所生的疑问。

    知情者也是说的含含糊糊,并不大确定,所以资料上只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不过,当小黑炭显露出那一头水银色长发的时候,父亲和母亲瞬间就理解了那些知情者的疑惑。

    资料上记载,小黑炭的父母并非是水银发色的人,而他们原有的发色,想创造出这种在暗黑大陆也显得十分特色的水银发色,个人认为还是比较困难,当然也不排除基因突变之类的情况出现,总而言之,谣言大概就是起于小黑炭这一头水银色的长发,和父母相比实在过于突兀。

    不过,母亲似乎持有另外一种看法,这头奇特的水银色长发,也未必是小黑炭原本的发色,说不定是这么多年来被粘在上面的煤矿所侵蚀,或许还要再加上伤心悲痛,营养不良等等诸多因素,才会变成。

    究竟得多奇特的侵蚀伤心悲痛营养不良才能弄成这样的水银色长发,如果可以的话我还真想试一试——母亲对此抱着微词。

    总之,这件事先放在一边不理,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小黑炭开心起来,将她内心的负面感情逐渐淡化。

    ……

    小黑炭观察日记之一:

    今天是和小黑炭重逢的第二天,睡了一晚硬邦邦的石床真不舒服,好想拿出毯子垫垫啊,一大早起来,父亲心里抱怨着。

    随后,一家三人外出,利用父亲手头上“一点所剩无几的钱”,去备至一些必备的生活用品。

    一路上,没有人认识小黑炭,大家都被这个有着奇特的水银长发的瘦小女孩所吸引,当然,也仅仅是吸引了那么片刻,就算再怎么稀奇,水银头发又不能当饭吃,还是一块果腹的面包更重要。

    带着这种想法,来往的矿工们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就撇过头去重新埋头工作,小黑炭的存在,或许会在不久以后,彻底的消失在众人视线中,当然,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多不过让这些人发出一句“那小不点终于还是熬不住,去了”,或者更甚是“那块肮脏发臭的煤矿终于消失了,以后再不用担心臭气熏天了”这样的恶毒感叹。

    来到群魔堡垒之后,没有用的父亲和母亲蒙了——日常用品,究竟该去哪里买好呢?

    到不是说他们不知道群魔堡垒的商业街在哪里,只是,他们所知道的地方,是冒险者和有钱人才会去的地方,显然不符合现在的身份,穷人应该也有穷人的交易圈才对吧。

    幸运的是,小黑炭似乎是看出了消失了五年之久的父母的困窘,将他们领到了平民交易区里面,但是紧接着,从未和如此脸颊的商品或是二手商品打过交道的父母,再次丑态百出,最后,还是老练的女儿一一砍价,以比较适合的价格,将一些日常必须品准备齐全。

    期间,有猥琐商人指着小黑炭问:这个小家伙卖不卖,被愤怒的父亲揍飞,引来骚乱,被一大帮手持木棒铁棍的恶汉追杀,在大街小巷之间狼狈逃窜,好不容易才将之甩脱。

    看来这段时间不能来再来这里了——一边稳重的教导着父亲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不要***,一边露出淡淡笑意,看着父亲的女儿,看起来就像是天使,在父亲的眼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