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牵手,疑惑。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牵手,疑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牵手,疑惑。

    “嘶~~~~~”

    走出法师公会的大门,我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冷战。

    “怎么?”洁露卡投以好奇目光。

    “没……没什么,总觉得心里有股莫名其妙的失落感,是我多心了吗?”

    我低头喃喃道,最近啊,自己那犀利无比的男人第七感,似乎出现了一些奇怪现象,该工作的时候不好好工作,该睡觉的时候又不好好睡觉,终于到叛逆期了吗?

    “嗯,我明白了。”

    洁露卡开始在她的侍女服兜子里摸索,要我跟她说多少次才行,物品栏里少放一些没用的东西,比如说小黄本,再比如说小黄本,然后把兜里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全塞里面去,你想扮演侍女a梦到什么时候?!

    “喏,这个,请吃下去吧。”

    片刻之后,她递给我一瓶找不到任何标签注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可疑气息的药瓶。

    “连治疗第七感的药物都有,暗黑大陆真是无奇不有!!”

    握着药瓶,我感到深深的震惊,程度不亚于看到八个奥特曼在双子海上空与海绵宝宝率领的三百斯巴达战士进行关于海水究竟是咸一点好还是甜一点好这个世界性的重要话题而进行一场惊世恶战般。

    太可怕了,这实在是太可怕了,这个世界就快要被恶趣味的话题腐蚀了。

    “那是当然,身为世界一流的贴身侍女,为了防止有可能没可能的任何病痛侵扰主人,身上不是应该携带万全的药物吗?”

    “哦哦,原来是这样,被你这么一说的确是有道理。”

    我再次震惊了,原来这黄段子侍女竟然是世界一流的贴身侍女,话说真的不是世界一流***的贴身侍女才对吗?

    “顺便一说,就连治疗【哔】无能,或者让胆敢反抗亲王殿下临幸的贞烈女人变成荡妇的药也有,亲王殿下,看上哪个女人了?交给洁露卡我吧,因为是第一次所以材料费加行动费打一折,现在购买只需要998金币,只需998金币您就可以宠幸任何女人,心动不如行动?!”

    洁露卡眼角闪过一道亮光,压低声音介绍道。

    “不……那些就不用了。”

    我一脸抽搐的看着这家伙露出失望神色,再次肯定了刚才的判断,并将手中的药瓶递了回去,总觉得吃下去会变得更危险的样子。

    “不知道小黑炭怎么样了?”

    看看天色,已经差不多发黑了,我们才知道在法师公会逗留了多久,没办法,为了向精灵族那边请求法师力量的支援,花了不少时间。

    “是呢,不中用的父亲外出找了一整天工作,结果空手而回。”

    洁露卡的目光变得很冷,仿佛真的是看到了废柴丈夫的无能一面的妻子。

    “哪里哪里,你不也一样,说是出去摘野菜,结果现在不是一样要空手而回吗?”我摆出一副你也别想置身事外的得意表情。

    “我没关系哦。”洁露卡抿嘴腹黑一笑。

    “野菜的话,只要去市场买一些就行了。”

    “喂喂,怎么能这样,当初不是说好了不许动用其他力量吗?”

    我顿感不妙,原来竟然还有这一招,难道说这黄段子侍女一早就想好了?你想抛下我这个主人一个人在两手空空的废柴奔跑线上独自行走么混蛋!你这样还算是世界一流的贴身侍女么混蛋!!

    “有这回事吗?我可不记得和【连一份工作都找不到】的亲王殿下有过这样的约定。”

    洁露卡眨着她那漂亮的紫色眸子,里面透露出一股名为狡黠的东西,即使是在朦胧的黄昏之中,依然光彩夺目。

    “哦,是吗?”

    最近老是被这家伙当成笨蛋,她还真放松警惕了。

    “那我也得谢谢你,现在就将脑子里的邪恶目的暴露出来。”

    “什……”

    说时慢那时快,乘着洁露卡还在发愣之中没反应过来,我迅速反手一抓,将她在自己袖口上牵着的柔润小手紧紧抓在手心中,然后另外一只手快速的从物品栏掏出一条魔皮勒带,在紧密相握的两只手上缠绕几圈,打上死结,这样一来就不是轻易能够挣开得了了。

    很好,少女监禁成功。

    将被腰带紧紧缠在一起的两只手举起,在目瞪口呆的洁露卡面前扬了扬,我大步一跨,直往矿山脚下的方向行去。

    “等……等等,亲王殿下这是……这是犯规,没错,犯规行为!!”

    在我的牵手带动下,上半身前倾,身不由己的向前走着的洁露卡,终于回过神来,不满的鼓起小嘴,结结巴巴的说道。

    “有这回事吗?我可不记得和【连一株野菜都找不到】的无能侍女,有过什么不许牵手的约定。”

    我得意的摇着另外一手手指,决定就在今天傍晚,让这个黄段子侍女好好体会一下什么叫现世报,还得快。

    而且,虽然最近已经得知这内地里其实是胆小怕生的侍女,现在完全习惯了,或者说已经豁免了我的接近,有点小失落,因为这样一来怀中抱妹杀就失去了原本的威慑力。

    但是反过来说,其实也未必全是坏处,比如说现在这样,手牵着手,如果是换做一个月以前,我这样做的结果,很有可能就是被因害羞胆怯而陷入抓狂状态进而在街道上施展蛮牛狂奔的黄段子侍女,反过来被拉扯着放风筝。

    凡事有利则必有弊,呃,这个说法似乎不大对头,险中求生存?貌似也偏题了,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也不对,总而言之就是这么回事,古人诚不欺我。

    “但是……但是这样的话,别人……别人……在大街上公然这样手……手牵着手,亲王殿下果然是笨蛋,色狼,禽兽。”

    说着说着,洁露卡似乎也十分无奈接受了这样的命运,最后一句话变得低着头,小声嘀咕起来。

    “平时不就是这个样子?”我回过头,诧异的看着她。

    “我可……可不记得和亲王殿下这种笨蛋,做过这种事情。”

    洁露卡头更低了,借助着黄昏的朦胧掩盖俏脸上浮起的淡淡红晕,似乎真的有点小害羞,不是在演戏,短短一个小时以来,我出现了第三次震惊。

    难道说……这家伙一直以来,都没意识到自己在做着何等害羞的事情?

    “那个……不是从一开始,你就牵着我的袖口或是斗篷,紧跟在后面?”

    “那是那,这是这。”洁露卡小声应道。

    “……”

    果然,这家伙真的一点儿都没意识到,她以前在大街上的举止是多么让人害羞的事情。

    “牵袖口或是牵斗篷,你不觉得这样的人很奇怪吗?”

    “有那么奇怪吗?”

    洁露卡把头一歪,毫无自觉的喃喃说道,似乎怎么也想不通牵袖口斗篷有什么奇怪之处的样子。

    我也想不通为什么这家伙会对牵袖口牵斗篷毫无自觉反而却对最正常向的牵手产生反应呀混蛋口胡语无伦次中!!

    “这个嘛,比如说将上衣反穿,和把上衣当裤子穿的人,哪种比较奇怪?”我试图和洁露卡解释清楚。

    “这不都一样是怪人吗?”洁露卡依旧困惑。

    “难道说一个是怪人,一个是变态?”

    “……”

    这种说法也不是不正确,不过似乎没办法将自己的意思传达给洁露卡。

    可恶!究竟该怎么说才能让洁露卡明白呢?

    我想了许久,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

    “比如说……”压低声音,极力的压低声音。

    “正常体位和花式体位,你觉得哪个更让人害羞一点。”

    “啊!”

    洁露卡沉思中。

    “哦!

    洁露卡恍然中。

    “呜!“

    洁露卡面红耳赤低头中。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虽然在大街上公然牵手和牵袖口牵斗篷,其实都是很让人害羞的事情,但是比起牵斗篷和袖口,果然还是牵手比较不会被别人当成是怪人,就是这个意思。

    不过……

    自己刚才的话算不算是***呢?

    我默默无语的远目东方。

    维拉丝,莎拉,琳娅,小幽灵,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你们的丈夫我呀,最近似乎也被这黄段子侍女影响了,变得能够在大街上公然说出一些***对话了呢,以后就算真的成了救世主,可能也会被人们和书上称为【***的救世主】吧。

    “不过我说呀,你这家伙还真不是个合格的贴身侍女呢,你看看,这小手光滑的不像话,一定是很少做家务。”

    冷静下来,我才发现手中紧握着洁露卡的小手,手感特好,温温的,柔柔的,滑滑的,感觉纤细而高贵,更像是握着公主的小手而不是侍女的小手。

    虽然维拉丝的小手感觉也差不多,不过,大概是这小侍女太爱害羞的关系,每次握着她手的时候,都特别羞涩紧张,反握回来的力气,也会不自觉的用上许多,会给人一种“啊,不愧是经常干活的小手,特别给力呢”的错觉。

    这种错觉,尤其是在床上那啥的时候更甚,咳咳……抱歉,我得意忘形了!!

    话题似乎越扯越开了,总而言之,因为洁露卡出奇的沉默,我说这句话的目的有一半也是基于没事找事,随便弄点话题聊聊,并做好了被辛辣吐槽的准备,当然大家也别误会,其实我并不是m,只是模样看起来,还有有时候的行为看起来,有那么点像而已,最多也就遇攻则受这种程度而已。

    “……”

    “……”

    沉默沉默。

    喂喂,说点什么呀,别不说话呀,这不是枉费我找了那么好吐槽的话题了么?!

    洁露卡出乎意料之外的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让我慌张起来,不由多看了几眼。

    我……我说,你脸红个什么劲呀,脸红个什么劲呀混蛋,这不就好像变成了我在变相夸你的小手很漂亮一样了么?一点也不像平时的你呀洁露卡,振作点!!

    我开始慌张起来,微微渗汗的手心,突然之间似乎感受到了从对方手上传来的怦怦心跳声,和自己的心跳声连接在一起,不断在胸膛里面剧烈鼓动,耳膜之间只剩下一片咚咚咚,分不清是谁的心跳咚咚咚声。

    果然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是自己按下了什么奇怪的按钮吗?现在这种气氛是怎么回事?这不就成了“一对想要向世人炫耀自己的甜蜜爱情而公然在大街上手牵着手但是突然又临阵怯场只能红着脸低下头走路的笨蛋新婚夫妇”的设定了吗?!!

    平生第一次,我开始怀念起洁露卡的黄段子属性了,果然,就算是再怎么糟糕的属性,也还是保持自己的风格最好。

    在这种别扭的气氛下,我们终于回到矿山脚下,我也连忙解开缠着彼此双手的腰带,只是在松手的时候,稍微犹豫了那么一点点,我发誓,真的只有那么一点点而已。

    “呜呜~~~”

    这是来自到了家门口却不敢回家的笨蛋母亲的悲鸣。

    “都是因为亲王殿下的关系,我也变成无能的母亲了。”

    洁露卡埋怨的目光看过来,同时也宣布着终于变回了原本那个她了。

    “上帝曾说过,我下地狱,你也得跟着一起下。”我得意洋洋的挺起胸膛。

    “上帝才没有说过这种过分的话。”洁露卡气呼呼的鼓着小嘴。

    “记好了,上帝来到这个世上所说的第一句话,也是唯一一句话是:避孕药是史上最伟大的发明。”

    “我觉得你这种说法会让上帝觉得自己更加无辜。”

    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让我们停下争吵,一头窜入屋子里面,迅速摆出杯子倒上水,巍然正坐,然后装出一副若无其事喝水的样子。

    “爸爸……妈妈……我……我回来了……”

    片刻之后,脚步声来到了门口,我们连忙回过头,同时入耳的还有小黑炭那带着疲惫不堪之意的声音,就连原本那稚嫩清脆,悦耳动人的声线,也因为干渴而变得沙哑和断续。

    从外面的夜色之中,拖着虚弱而沉重的身体走进来的小黑炭,让我们大吃一惊。

    脏兮兮的,几乎和外面黑夜一色的瘦弱脸蛋,那原本洗干净的水银色长发也变成了暗灰色,身上简朴衣服留下了明显的拖拉痕迹,从那双眯着的眼睛里面,投过来有气无力的目光,两只小手缩入袖口,畏缩缩的走了进来。

    “小黑炭,你……”

    我们两个骤然站起,将原本就胆怯不已的小黑炭吓了一大跳,几乎就想转身拔腿而逃。

    “对……对不起,爸爸,妈妈,今天……今天只赚了一点点……因为……因为衣服和头发……洗干净了……有点在意……不想弄脏……没有卖力干活。”

    带着哭腔,结结巴巴的说着,她颤抖的将缩入袖口里面的两只小手伸出,张开沾满了碳屑的脏黑五指,露出上面躺着的三枚银币。

    “我……我不是让你随便去哪玩了吗?你怎么还去做这个!!”

    我强忍住心疼的几乎气急败坏的声音,压低声音问道,但是这样带着隐隐怒气的声音,似乎也让小黑炭敏锐的察觉到了,她害怕的退后几步,身影淡淡的没入了外面夜色之中,低着头,禁闭双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瘦弱的身体就有如裸露在暴风雪之中一般剧烈颤抖着。

    然后,这副瘦弱无助的身体,被温暖的怀抱搂在起来。

    “抱歉,是爸爸没有说清楚,爸爸不该乱吼,小黑炭能原谅爸爸吗?”

    将小黑炭紧紧的搂在怀里,轻,真的很轻,就宛如抱着婴儿一般,轻的让人眼睛情不自禁酸楚起来。

    “不……不是的,是我……”

    “不许说话,好好休息。”

    我不容拒绝的说道,抱着小黑炭进入屋里,坐下,依然将她放在大腿上抱着,如同护雏心切的鸟一样,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爸爸……不要……不要搂的那么……那么紧……会……会弄脏衣服的。”

    被紧紧的搂了起来,小黑炭的视线,狭隘的只能近距离看到父亲朴素但干净的胸襟,想到自己一身炭黑,不由紧张的低声提醒道。

    低头看到小黑炭脏兮兮的模样,再看看自己一身干净的衣服,我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然后跳到墨汁缸里将自己染成黑人才好,这算什么父亲呀,亏自己还经常以奶爸光环自居,却连……却连一个小孩都照顾不了!!

    “没事的,才不会,我的小黑炭,是这个世界上最干净的。”

    我喃喃着说道,自怀中将小黑炭的头抬起,在上面沾满煤矿灰的脸蛋上不断亲吻着。

    “给小黑炭倒杯水,还有,快去做点吃的!”

    我对还愣愣看着这一幕的洁露卡喝道,她下意识的点点头,连忙忙活起来。

    她也是太关心小黑炭了,乃至看到这种情况,竟然震惊的一时反应不过来,对于经常以精灵族情报头子自居的她来说,可是严重失职了。

    不过,我能理解她的感受,刚看到小黑炭进来时,大脑几乎一片空白的感受,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小黑炭要如此卖力?这一点疑惑,深深的埋入了我们心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