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某凡版的“我问你……”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某凡版的“我问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某凡版的“我问你……”

    “咦——?”

    洁露卡走后,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妥,然后突然想起了前几天的对话,立刻便发出不甘悲鸣。

    “啊啊啊——这只狡猾的小狐狸!!”

    摘野菜?说的到是好听,分明就是想跑去玩等到时候随便买一些拿回去交差吧!!

    可……可恶,为什么自己现在才反应过来呢?明明两天前才吐槽过的捏他,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快忘记,让这狡猾的黄段子侍女钻了空子呢?

    恨恨咬了咬牙,下定决心明天一定不能再让洁露卡清闲后,我才迈开脚步,走向漫长而黑暗的求职之旅。

    “所以我说啊……”

    格力欧的目光,时不时瞥向外面的火炉子,那里还有他正锻造了一半的倒刺护盾。

    “长老大人愿意洗心革面,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工作赚钱,这我很困扰……不,是很欣慰,但为什么是我?”

    他认命似地取下了锻造用的隔热手套,双手抱头,就像在人才市场奔波了一整个月依旧毫无所获而且口袋空空只能住在公园的废纸箱里的madao大叔。

    “我觉得你好像误会点什么了格力欧大叔,说的我好像以前是游手好闲总是用父母的钱去吃喝玩乐终因身无分文而痛下决心去找工作的废柴似地。”

    被神似madao大叔的格力欧误认为madao大叔,这一点让我很困扰。

    “那个就先放在一旁不管,或者要我道歉也行,总而言之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是我?”

    格力欧痛抱着的头低了下去,模样更加神似坐在公园灯光下的长椅上身影被拖得长长的madao大叔了。

    我把小黑炭的事情粗略说了一遍,尤其重点提到自己和小黑炭说过的“貌似会一点锻造的手艺”这回事。

    “所以说为什么是我呀!!为什么走了一个老恶魔,又来了一个小恶魔,你们还让我不让我安心下来锻造!!”madao大叔终于怒气爆发了。

    “所以说啊,我在这里认识的铁匠只有你一个。”

    如果不是怕给恰西添麻烦,直接让她过来配合一下就行了,美女和madao大叔之间,你以为谁愿意选你呀。

    不知不觉,我已经接受了格力欧madao大叔的设定,虽然这样称呼他似乎很委屈,毕竟也是群魔堡垒的负责人,虽说不负责任只顾锻造这方面和不肯好好工作只顾着玩柏青哥这一点的确有几分相似。

    “这样好办,我给你介绍一个就行了。”

    格力欧猛地抬起头,欣喜道,表情就宛如躺在公园长椅上睡觉时不小心滚了下去却又无意间在长椅脚下摸到一枚银币而感叹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madao大叔一样,事先说明,我总是有意无意间提起madao大叔madao大叔madao大叔这个词,绝对不是出于洗脑之类的、以达到让所有人都接受madao大叔这个设定的邪恶目的,我不是那样的人,不会随便乱给人取外号。

    “这样不好,我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再说,让不认识的人配合,各种方面都很有可能会露出马脚。”

    我想都不想就一口拒绝了,然后格力欧一头撞在了桌子上。

    “长老,我还要锻造!!”格力欧红了眼。

    “没关系,不差这几个月。”

    我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从今以后,咱就同是革命志士了。

    “不行不行。”格力欧混乱的揉着自己那头小短发。

    “理由,对了,理由,除非长老大人能够给个说服我的理由!!”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似地,格力欧噌一下站起来,坚定无比的说道。

    “……”

    看来,不拿出一个好的理由是忽悠不了这家伙了,真是的,给我有点热血madao大叔的样子啊,如果是madao大叔的话,听了小黑炭的故事,不是应该噌一下站起来跪下,即使磕的额头冒血也要帮这个忙么?

    “这个……你想听哪方面的理由。”我搔了搔头,反问道。

    “为什么长老大人,要如此卖力帮助这个小女孩。”

    格力欧重新大马金刀的坐下,端正起那张被炭火熏黑的国字脸,目光神肃,看上去总算有了那么点负责人的气势。

    “为什么啊……”

    我低头沉思起来,理由是毫无疑问的,但正因如此才难以回答。

    “是的,诚然,如果小孩遇难,我想只要有良知的人,都会伸手救一把,我也不例外,如果能救活长老大人口中的小黑炭,我也会出一把力,但是,张老大人,请别忘了你的身份,你并不是一个普通冒险者,或者是一个普通铁匠,你的一举一动,一点儿都不夸张的说,已经关乎到整个人类世界!!”

    “啊……嗯嗯,或许是这样吧。”

    我困惑的歪着头,虽说长老似乎的确有这种能力但是被格力欧这样说出来,还真是有点做梦的感觉,自己……呃,一举一动关乎到所有人类?这种责任心我到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呃,在游戏里,还真是一个按键,一个选择,就可以决定世界的命运呢。

    所以说,这种只有在游戏里才能体验到的巨大使命感和责任感,真正化为现实落到头上时,我有点蒙了,感觉格力欧突然化身成为了会给每一个粉嫩新人灌输热血澎湃的救世主使命仿佛这个世界没了你就不会转的新手村长老,目光也锐利起来,一副你不接受使命我绝对不给你新手木刀没有新手木刀你连村外的史莱姆都打不过的让人嫌恶的老头模样。

    “那个……我现在不也是在履行长老的使命,为了将那块水晶碎片的怪物牵引出来。”我心虚的回答格力欧道。

    “恐怕绝不是那样吧。”格力欧眉毛一竖,有些生气。

    “凡长老,你知道你现在正在做非常危险的事情吗?如果失败的话,那只痛苦蠕虫恐怕会化身为世界之力级怪物,到时候,不但是你,整个群魔堡垒的人都要跟着一起受难。”

    格力欧徒然将声音提高,桌上紧绷的拳头,开始不断颤抖,发出咔嚓咔嚓的紧握声,就算再怎么不管事,他也是群魔堡垒的负责人,虽然小黑炭很可怜,但是,他必须为整个群魔堡垒的人负责任。

    一个负责人尚且如此,更在这之上的联盟长老呢?难道就没有做好痛下决心的取舍觉悟?格力欧,你是在传递这样的意思吗?

    “……”

    低着头,沉默着,没有想到,这个咋看之下大事不管,小事不问的madao大叔,竟然也将这件事情打听的那么仔细,竟然也有如此沉重的魄力。

    “本来,你是长老,我是负责人,我并没有权利过问你的事情,但是今天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凡长老,我希望你能够给一个说服我的理由,不然的话,为了群魔堡垒几十万条生命,我会以自己的意志……行事。”

    说到最后,格力欧松了松拳头,轻轻合上眼睛,似乎终于做出了决定一般露出疲惫之意。

    哈……啊哈哈,没想到这番拜访,没有说服格力欧不止,反倒让他下定了决心,如果我不说些什么的话,或许……不,他绝对会对小黑炭不利。

    我挠着脸颊,苦笑不已,格力欧刚才那番话,作为一个负责人来说是没有任何错的,就算小黑炭的生命再怎么矜贵,也不能和群魔堡垒几十万条生命相比,我无法责怪他什么,但是同样,小黑炭我也是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

    该说些什么呢,苦恼唉。

    “那个……格力欧大叔,或许的确如你所说的那样,如果将这些时间花在其他事情上,或许会挽救更多的生命,而不是小黑炭区区一个……”

    格力欧点着头,似乎欣慰于我的突然顿悟。

    “但是你看呀。”

    我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看……看什么?”

    格力欧被这突然转折性的话题,和我的动作弄蒙了,反射性的问道。

    “我的眼睛啊。”理所当然的这样回答道。

    “你该不会是想让我评价你的眼睛有多深邃吧,那样的话或许答案会让你很失望。”

    madao大叔忍不住吐槽起来,果然不愧是madao大叔,平时一本正经的样子或许摆出认真神色的时候还会让别人误以为是【哔哔】管理局局长,但无论扮演什么角色吐槽役之魂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是……是这样啊?”

    老实说虽然madao……咳咳,格力欧大叔误会我的意思了,但是他这样说还是让我有点小小失望,好歹咱也是拥有九年资历的冒险者了,眼神不是或多或少应该带上一些沧桑啊忧郁啊之类的深邃神色么?

    “我的意思是说,我的眼睛是长在正前方的。”失望中,我纠正madao大叔的想法。

    “你到是找个眼睛长在其他位置的人给我看看?”madao大叔又吐槽了,话说已经上瘾了么?

    “不……我的意思是说……呃,让我想想,我的意思是说,我只能看到前方的东西?”我试图努力用自己贫乏的语言向格力欧解释。

    “我……还是不大明白。”对方露出一副似懂非懂的神情,很好,并不是完全无法理解我的意思。

    “比如说啊……你看阿卡拉奶奶,虽然一样是长着一双眼睛,长在同样一个位置,但是你不觉得她就像脑后也有一双明亮明亮的眼睛似地?”

    “你这样一说的话,到的确有这种感觉,那只老……咳咳,阿卡拉长老,给人的感觉就如三百六十度没有一点死角的样子。”

    格力欧似乎有些明白我的意思了,话说回来,这madao大叔刚刚绝对是想说老狐狸吧,想把阿卡拉叫成老狐狸没错吧!!

    “还有,你不觉得她似乎还有很多双眼睛吗?简直就像无处不在,说不定就连我们周围也有这么一双。”我故意耸人听闻的压低声音说道。

    “别……别吓我。”

    因为刚刚的失言,被我这么一说,即使明知道不可能,格力欧还是疑神疑鬼的向四周东张西望起来。

    “哈……别紧张别紧张,我不过是打个比方罢了。”

    见语气的恐吓效果达到,我暗自偷笑中。

    “我这样说,只是为了说明,阿卡拉奶奶,拥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或者说一个罗格营地,整个联盟,乃至整个暗黑大陆,她那双眼睛都能透彻。”

    “这样说或许会让对我抱有期待的你们失望,但是事实即是如此,我和阿卡拉奶奶不同。”

    依旧指着自己的双眼,我继续说道。

    “和我的人一样,我这双眼睛平凡到了极点,既不像阿卡拉那样可以透彻未来,也不像凯恩爷爷那样掌全大局,它所触及到的,就是我能看到的,它无法触及到的,我看不见。”

    在格力欧沉默的表情中,我慢慢说道,或许这样说,会让这些对我抱有一丝“救世主”之心的人,大所失望吧,不过我还是必须说出来,现在失望,总比过度期待之后摔个天翻地覆的好,现在的我,也承受不了那么多期望。

    “所以说,或许,身为长老的我,将这些时间节约下来,能够拯救更多人,但是这些我都看不到,我所看到的只有小黑炭,只有需要等待拯救的小黑炭,我无法抛下眼前的小目标,而追逐那看不见的大目标,我是个平凡人,我只能救我眼中所见,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格力欧大叔,你理解吗?”

    “只能救眼中所见吗?”格力欧有些失神的喃喃重复着这句话。

    “很失望吧,我这样的人,完全不适合当长老。”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挠着脸颊,辜负大家的期待还真是抱歉了。

    “很平凡的答案。”

    格力欧不置可否的轻轻酌着杯子小酒,沉声说道。

    “简单来说,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出色,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没用。”

    “……”

    这个……我能当做是打击还是赞扬好呢?

    “不过,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厉害的货色,不能要求太高,这个答案已经够了,够了……”

    格力欧反复说着,一口将杯子的酒饮尽。

    或许现在还不够,但总有一天……这个灾祸黑暗的世界,都将会呈现在你眼中,有这份想法和决心,作为救世主来说……勉强合格吧,格力欧像是品着刚才那股酒意般,陶醉的轻轻合上双眼,这样想着。

    “但是……”

    他睁开双眼,寸步不让的摇头说道。

    “别误会我的意思,我说的够了,只是承认了你现在的行为,但是,还不够,想要说服我还不够,我拿什么相信你能够成功,我是群魔堡垒的负责人,我得为这里几十万的生命负责。”

    “……”

    啊啊,这个madao大叔还真是意外的谨慎呢,明明一副粗犷豪迈的样子,却意外是个像女人一样心细如发的家伙吗?

    “这样啊,这样就没办法了。”

    这样说着,我站起来,似乎一副劝说无效失望离开的样子,却突然拔出剑,斜指着还坐在对面为自己斟酒的格力欧。

    “哦,打算武力解决吗?这到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把我干掉,或者关起来的话,就没有人能够再阻止你的计划了。”

    明明剑尖都快碰到刘海了,面对这种突然举动,madao大叔内心却丝毫没有动摇,甚至斟酒的手都没有抖动一分。

    难道说madao大叔意外的是个高手?不不不,越是做出如此明显的“我是高手”姿态的家伙,越不可能是什么高手,老酒鬼只是一个意外中的意外。

    内心多年的小说游戏经验,让我做出如是判断。

    “格力欧大叔,你还真是麻烦唉,明明阿卡拉奶奶已经说了全部交由我决定了。”

    “你没听说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句话吗?能让阿卡拉如此有信心的你,也把那份信心之源展现给我看看吧。”

    酌满三分之二杯,格力欧微笑自如的将酒坛往旁边一放,眼睛向上瞟着,看着近在眼前的锐利剑尖,又或者说透过剑尖,在打量着我。

    “老实说,如果是为了小黑炭的话,我并不介意将你关一段时间,反正你这家伙也是个不管事的,就算失踪个一两个月,恐怕也不会有人惦记。”

    “唉唉唉——?!!”

    即使面对着眼前利剑也未曾动摇过丝毫的格力欧,却为这番话而露出尴尬神色,一副“该死的,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的慌张模样。

    “不过呢,我讨厌做麻烦的事情。”

    没等格力欧为自己做无力的辩解,我继续说道,剑尖再指前一分,几乎快要触到了他的眉心之间。

    “格力欧,我是联盟长老吗?”

    “毫无疑问。”

    宛如突然被国王诘问是否愿意效忠自己的骑士一般,格力欧没有丝毫犹豫的说出答案。

    “联盟长老应该肩负起重担,对吗?”

    “毋庸置疑。”同样是爽快的回答。

    “那么,我问你,你愿意将群魔堡垒的几十万条生命,交托到我的肩膀上吗?”

    一瞬间,格力欧脸上轻松的表情呆滞起来。

    “你只需回答,愿意,还是不愿意。”

    本以为对格力欧来说是个相当困难的选择,没想到仅仅是愣了片刻,他笑起来,而且笑的愈发开怀。

    “非常愿意,长老大人,不仅仅是群魔堡垒这数十万生命,总有一天,整个暗黑大陆亿亿万万的生命,都会交托到您的肩膀上。”

    一反刚才的散漫,格力欧庄重的行了一个骑士半跪礼,轻声朗道。

    “嗯……那样就好,也就是说没有任何问题罗。”

    我微微有些不自在的从格力欧眉间收回长剑,这是怎么回事?总有一种被这madao大叔逼上贼船的感觉,还有这中规中矩的骑士礼是怎么来的?哦,差点忘记了,联盟大部分优秀的铁匠都是圣骑士……

    总而言之是各种不安,就好像鲁滨逊漂流之前最后一次踏上船时灵魂里突然一闪而过的激灵。

    “好……咳咳,就这么说定了,过一会我就会带小黑炭过来。”

    我匆匆的离开了格力欧的铁匠铺,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已经达到了目的,为什么内心反而会产生一种严重的挫败感呢?简单来说就是意识到了类似于自己拣了芝麻丢了西瓜的不爽感觉。

    当然,我不知道的是,仅仅是我前脚踏出铁匠铺大门,后脚就有一道身影窜了进去。

    “哟,你这家伙蛮得意的嘛,竟然能将那软硬不吃的臭小子逼到这种地步。”

    卡夏一进来就盯上了桌子上那剩余大半的酒坛,并毫不客气伸手一捞抱在怀里,宣布了所有权归自己所有。

    “那是,我可是群魔堡垒的负责人,总该有点负责人的智慧,卡夏长老你说是不?”

    咬牙切齿而又无可奈何的看着自己的宝贝酒坛羊入狼窝,一去不回,格力欧只能露出无力的苦笑。

    “别说傻话了你,要不是那个叫小黑炭的小女孩,正中臭小子的软肋,让他那变态级的父亲之魂发作,你以为你能奈何得了他?”

    将吃人嘴软拿人手软这些最基本的道理扔到一旁,卡夏占了格力欧的便宜,还不忘记口头上打击对方。

    “还有,你就真不怕那小子发飙么?不是我小看你,以那小子现在的实力,要是真打起来,吃亏的恐怕是你。”

    “卡夏长老在说什么,我一点听不懂,我只是一心为联盟办事而已。”格力欧装傻中。

    “你就装吧。”

    卡夏投以鄙视目光,整个联盟内部谁不知道,提起甩手掌柜的话,除了她卡夏毫无悬念的稳扎榜首,就轮到眼前这个满脑子只剩下锻造的家伙了。

    “不过,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没想到那一向怕麻烦的臭小子,既然会为了一个只认识几天的小女孩做到这种程度,老实说,从他口中听到要肩负几十万条生命这句话,我差点没吓的从外面蹦进来。”

    “这不是挺好的吗?”

    宝贝的端着杯中最后一杯酒,格力欧一边怨恨着自己刚才为什么要装斯文只倒满三分之二,一边小声应道。

    “哼哼,最好是这样,这不是终于有了一点男子汉的气概了么?这样一想的话,我们这些老家伙,似乎可以稍稍安心的将未来交给他了。”

    卡夏嗯嗯的点着头,然后补充一句。

    “当然,本质还是个整天傻乐呵怕麻烦又变态的平凡男罢了。”

    格力欧翻了翻白眼。

    “不好,那家伙似乎又折回来了,我先闪人。”

    说着,卡夏身影一闪,抱着酒就消失了,给人感觉她这番出现,更多是为了桌子上那坛酒。

    格力欧泪目中,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