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守住那短暂的小小幸福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守住那短暂的小小幸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守住那短暂的小小幸福

    “洁……洁露卡,你怎么来了?”因为过于惊讶,我的声音都打起了结。

    “亲王殿下,小黑炭已经安全送回家了。”

    她肃着脸这样说道,仿佛刚刚完成了断后任务的士兵一样。

    “呃……啊,我知道了。”

    我呆呆的点了点头,还是一点儿都没有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像演着卧虎藏龙的角色时突然闯入一只野生奥特曼那般让人震惊。

    “天色不早了,是时候回去了,不然小黑炭要担心了。”

    她又这样肃然着脸说道,这次的口吻一改,变成了严格的女管家了。

    “是……是的。”

    我艰难的点了点头,总觉得这家伙身上散发出一股难言的魄力,如果说一个不字的话,今晚晚餐绝对会落得自己一个人蹲在床角落啃摩根饼的可怜下场。

    另外……

    “我说,卡洛斯,你得罪过这家伙吗?”

    从这黄段子侍女身上,一股极其明显,怎么也无法掩饰的敌意,对着卡洛斯发射过去,看到这种情形,我不由压低声音,朝卡洛斯小声问道。

    难道说……在卡洛斯改邪归正前,杀过高露洁双胞胎的亲生父母?不然这股强大的敌意是打哪里来的?

    “不,第一次见面。”卡洛斯同样是一头雾水。

    “比如说,在以前不小心杀过她父母什么的……”我开始点醒卡洛斯。

    “你以为我以前就是个杀人魔王么?堕落者联盟有没有做我不知道,反正我是绝对没有杀害过精灵。”

    卡洛斯不满的瞪了我一眼,这家伙,心虚了吧,手上一定沾了不少鲜血,不然为什么要特地强调“精灵”这个字眼?

    “你!!”

    突然,洁露卡毫不客气的剑指卡洛斯,一脸寒霜。

    “听说是联盟最强大的圣骑士,卡洛斯,精灵族十二骑士,朝阳之露骑士洁露卡,在此向你挑战!!”

    “哦哦哦哦————!!”

    还没等卡洛斯回过神来,我以惊人的气势杀了上去,狠狠一个爆栗从这黄段子侍女脑袋上落下。

    “呜~~~!!”

    “啊啊啊————!!”

    两声悲鸣同时响起,第一声自然是脑袋被敲,怀里抱着朝阳之剑蹲下去,双手抱头悲鸣的洁露卡。

    另外一声惨叫是我的,没想到,那块以缎带和白纱蕾丝为修饰,遮盖了洁露卡半个脑袋,看似更像是奢华饰品的华丽头戴,没想到里面的部分竟然是金属,硬度竟然如此之高,而且一定是带着超强的【攻击者受到xx伤害】之类的属性,敲下去的整个手都肿了起来。

    结果,发出一声惨叫以后,我也同时抱着手蹲了下去,在地上打起了滚,十指连心,很疼,真的比手指头被剁掉还要疼,一般情况下,就算是被装备的反弹伤害伤害了,也远远不可能这么疼,这该死的魔法少女头戴,该不会还附带了其他奇怪的属性吧!!

    “你们这是在演二人搞笑吗?是在为神诞日的节目做准备吗?”

    卡洛斯看到这一幕,原本受到洁露卡那股伪领域高级实力+神器套装的强大压迫,而紧绷起来的神经,瞬间就断掉了。

    “少……少逞口舌之利,难道说堂堂联盟第一圣骑士,竟然不敢接下……”

    “哦哦哦哦————!!”

    我再次暴起,不顾还在发麻的手掌,用另外一只手狠狠在洁露卡头上又来了一下。

    结果……

    洁露卡再次两眼冒着泪光的蹲地抱头。

    而我,则是在悲鸣的同时,开始考虑今晚究竟该用哪只手吃饭好。

    “算了,看来我是不受欢迎了。”

    卡洛斯情商不高,搞不懂是什么原因让眼前的精灵女孩对自己如此深仇大恨,不过智商却是不低,知道自己似乎是因为站在这里,才会被对方盯上。

    “吴师弟,我先走了,哦,顺便说一声,我负责的是神罚之城区域,有什么事情去那里找我吧。”

    这样说着,卡洛斯的身影在黑色中逐渐变淡。

    “还有,西雅图克若是回来,告诉他我先走一步,不等他了。”声音落下,卡洛斯的背影,也彻底融入到了阴沉的街巷深处。

    “人赶走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伸出手,正欲凭着今晚不用手吃饭,在这家伙头上再来那么一下,不过,看到她蹲在地上,缩着脖子的可怜样子,心里一软,叩指变成了大手,在那紫色柔顺长发的脑袋上抚摸起来。

    怎么说呢,虽然完全无法理解洁露卡这一连窜可疑的行为,但心中却又莫名有着【以这家伙的性格,这样做也不是很出乎意料之外】这样的想法,总而言之是很微妙的对立感觉。

    “哼!”

    依然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的小侍女,轻哼一声,把头重重的撇了过去,完美的做出一副赌气模样,不过却并未甩开我在她头上轻***着的手掌。

    “哦哦,我说酒吧里找不到,原来是在这里,卡洛斯那家伙呢?”

    还未等我说什么,那粗犷的回撤整条小巷的大嗓门就响了起来。

    一身便装,宛若肌肉巨人的西雅图克,迈着让地面也微微颤抖的大步,走了过来,那一脸狰狞刺青,以及比强壮的野蛮人更加巨大,更加强壮,也更加嗜血好战的体型气势,第一次见到西雅图克的人,会感受到一股宛如小老鼠眼中看到巨型霸王龙朝自己踩压过来的那种恐怖压迫力,似乎这个人一出现,天空都变得阴沉和血红起来了。

    当然,我是早已经习惯了和这奎爷再生般的凶狠大块头打交道,甚至是战斗,到也不觉什么,只是他身上一股淡淡的,十分新鲜的血腥味十分让人在意。

    “你又杀人了?”

    我皱了皱眉头,想起卡洛斯之前那番话,虽然相信卡洛斯的人品,不过还是有点担忧西雅图克这头嗜血的大蛮牛,会一时起意什么的。

    “嘿嘿,说到这个,吴师弟你可要感谢我,跑了精灵族一趟,总该弄了些美酒吧。”

    “感谢你?”

    我微微歪着头,打量西雅图克,这家伙和一般的野蛮人不同,不怎么爱吹牛和八卦,唯一的爱好就是战斗和酒,难道说……那些野蛮人的坏毛病终于沾身了?

    心里这么想着,我还是把一坛精灵族酿制的美酒扔了过去。

    “在哈洛加斯……烈酒喝多了……咕噜咕噜……缓缓口味……咕噜……精灵娘们酿的酒也不错……咕噜骨碌……”

    西雅图克迫不及待的开了坛封,直接的就仰起大口大口豪爽喝了起来,还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着话,然而即使这样也少有酒从嘴角溢出。

    这家伙,老酒鬼的酒量和喝酒的那副邋遢德性,到是学了个十足。

    “早知这样,当初我就该选择负责库拉斯特这边。”

    足足喝了二分之一,起码有十斤左右,这家伙才擦擦嘴角,停下了那股巨鲸长吸的势头。

    “让你负责库拉斯特的话,我们好不容易和精灵和善起来的关系,又要闹僵了。”

    我摇了摇头,就算不用脑子想也知道,西雅图克这家伙的恶劣性格,绝对和精灵八字相冲,不自个打起来就算好了。

    “对了,你刚才说感激什么的,还没说清楚呢。”我突然想起刚才因为酒断掉的话题。

    “这个,嘿嘿!!”

    西雅图克撇着嘴角,勾勒出一道能将小孩吓哭的残忍笑容。

    “我可是帮你解决了那几个家伙,怎么样?值得这一坛酒的价格吧。”

    “那几个家伙?”

    我微微一愣,随后便理解了西雅图克的意思。

    是刚才那十多个将洁露卡和小黑炭围起来,欲图不轨的恶汉矿工,原来西雅图克身上若有若无的新鲜血腥味,就是他们的。

    想通这一点,我不禁无奈的摇头叹气,那些家伙,刚好遇到西雅图克这种杀神,也是活该有这一死。

    “你最好收敛点,别太出格了,不然惹火了阿卡拉奶奶,有你罪受。”

    我只是这样提醒了西雅图克一声,杀人归杀人,就算这些人该杀,也该做的利落一点,别引起恐慌,做人要低调,就是这么个意思。

    “安心安心。”

    西雅图克不知道有没有将我的话听在心里,狂气的笑了起来。

    “对了,我将他们的头拧了下来,你要不?不然做成骷髅,串起来挂在脖子上或者家门口,震慑一下宵小也不错。”

    我:“……”

    虽说野蛮人一族,的确有这样的风俗,将猎物的骷髅(包括人)串起来挂在胸口或者是门上,以示勇武,但你要让我一个新时代三好少年……咳咳,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在原来世界的话我这个年龄已经是大叔了,新时代大叔好吧,行了吧!

    让我这个新时代大叔,去做这种野蛮的事情,怎的一个情何以堪,再加上就我这细脖子小个头(相比野蛮人),能挂上人骷髅项链吗?挂在家门口震慑宵小,恐怕第一个吓晕过去的会是小黑炭吧。

    所以我会了这么一句:“免了,你自便。”

    “也对,像这种垃圾的骷髅,就算挂起来也不是什么自豪的事情。”

    西雅图克嗯嗯的点着头,完全把我的拒绝,当成了是觉得这些家伙的人头不够资格挂在自己胸口或家门上。

    “果然至少还是得领域级那样的对手,摘下的头颅比较好。”西雅图克沉思。

    “你好像特别在意这个话题。”我忍不住问道。

    “最近啊,哈洛加斯那边那些家伙,都在讨论这个话题,我觉得是不是也稍微在意一下,融入他们比较好。”

    因为内心的阴影而钻了牛角尖的西雅图克,在经过比武大会以后,也开始一点一点的改变起来,不再像以前那么暴戾,甚至偶尔会考虑这些事情了。

    不过我以为,他寻找的切入点有误。

    “这小家伙,就是阿卡拉说的那个,跟在你身边的精灵侍女吗?”

    西雅图克突然指着我的后面问道。

    回过头,才发现洁露卡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解除了抱头蹲地模式,站在我背后,双手握剑,剑尖发颤的指着西雅图克,那副样子,就好像被群狼逼到了死路包围起来,手持折染血断剑,背靠着大树做最后的垂死挣扎的伤痕累累的战士。

    “……”

    我无声的横挪了一米,将背后的洁露卡完全暴露在西雅图克的视线之中。

    “梭梭……梭梭……”

    保持着那副垂死挣扎的警戒姿势,洁露卡也无声的挪了刚好一米,重新躲到我的背后。

    究竟是想战还是想躲呀,你这没用的胆小黄段子侍女!!

    “我……我可是很强的。“

    洁露卡从背后,向对面的西雅图克投过一道凌厉的眼神,只是发颤的声线,和这句话包含的意思,却已经出卖了她的内心。

    这家伙,完全被西雅图克狰狞的表情和残暴的气势,以及可能刚刚那番关于骷髅项链的对话,给吓住了。

    “所……所以说,亲王殿下要和我回回家了,你……你快点离开,不要再回来了,不然我就不客特……啊呜,是不客气了。”

    啊,咬舌头了,这家伙刚才紧张的咬到舌头了,有一瞬间,我被狠狠萌了一下。

    “可惜西雅图克这家伙可不知道什么叫萌,他打量了洁露卡一眼,大概是发现这笨蛋侍女的实力竟然十分十分十分十分意外的强的离谱,不由眼睛一亮。

    “是吗?挑战吗?我也想看看精灵族的十二骑士,实力究竟有多强。”

    这样说着,这家伙的气势便膨胀起来,强大的威压宛如在空中凝聚成了一个猩红色的恶魔狰狞面孔。

    “好了好了,你就算了吧,这家伙没多少战斗经验。”我连忙插前一步,阻止了这场战斗。

    诚然,穿上神器套装的洁露卡,单凭实力来说,甚至要比西雅图克和洁露卡还要强,但是那点可怜的战斗经验,注定了如果两者真打起来,在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种身经百战的强者面前,洁露卡要么坚持不了几分钟,要么坚持一会儿之后,逐渐上手,让战斗变得稍微有那么点悬念(洁露卡说过,十二传承者在传承了套装和力量的同时,也传承了一定的战斗经验)。

    不过我认为,以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丰富的经验,一定能察觉到这一点,除非他们是有意相让,或者是好心想磨练一下洁露卡,不然绝对会在短时间之内全力出手,将洁露卡打倒。

    咦?

    突然,洁露卡像是发现了什么,目光落到西雅图克抱着的酒坛上,然后死死盯着西雅图克,陷入沉思的紫色瞳孔,就宛若不断闪过数据的屏幕般,一副“我已经分析出了你的弱点”的神色。

    “大个头,立刻去干活吧。”她突然一反刚才的畏惧,神气起来。

    “什么?”

    西雅图克眼睛一瞪,除了他的老师卡夏和阿卡拉,还没几个人敢这样命令他。

    不过很快,他脸上的怒意就转化为了犹豫。

    因为洁露卡手中正拎着一瓶酒,以我的经验,这瓶酒的外形,还有溢出的一丝浓郁香味,很有可能就是精灵秘制的萨克水晶酒。

    只需要一滴就能让大汉醉倒的,号称整个大陆上最美味,最珍贵的萨克水晶酒。

    就算是杀神一样的西雅图克,面对这样的美酒,也动摇了。

    “好!”

    片刻之后,从西雅图克的牙缝里挤出这一个字,身为酒鬼之中的酒鬼,他实在抵抗不了萨克水晶酒的诱惑。

    于是,一道肮脏的交易就在我的眼皮底下完成了。

    “哈哈哈,吴师弟,那我就去了,有事去火焰之河找。”

    接过那瓶萨克水晶酒,西雅图克立刻化作一道狂风,待声音传到耳边的时候,人早已经消失不见。

    “呼。”

    洁露卡立刻解除了那套让她羞耻无比的魔法少女装,重新露出那身侍女服,然后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像是刚刚将魔王打倒的勇者,夸张的擦了擦额头上的香汗,一副累死我了的样子。

    “呼你妹呀!!”

    瞅准时机,我又是一个叩指落到她头上。

    “人都走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好不容易和西雅图克和卡洛斯见面,我还想多和他们聊一会,问问他们这一个多月来的情况,接过什么都还未说就被洁露卡轰跑了。

    “呜呜~~”

    洁露卡只是抱头悲鸣,赌气的撇过头去不理我。

    “我说啊……”

    我想了想,突然一个莫名其妙,连自己都搞不懂的念头冒了出来。

    “我说啊,洁露卡,你这家伙……该不会是那种占有欲特别强的人吧。”

    “别说傻话了,亲王殿下这种笨蛋根本就没有任何占有的价值。”她气呼呼的,气呼呼的反驳道。

    啊,没有反对占有欲特别强这一点……

    “算了算了,你不是说小黑炭等的急了吗?回去吧。”

    我弯着腰,大手重新放到洁露卡的头上,轻***起来。

    是的,我突然有些明白了,洁露卡为什么要这么做,从刚刚莫名其妙的感觉中,终于找到了一丝灵感。

    现在,我们为小黑炭打造的,削弱她内心负面感情的幸福家庭,或许,对于这黄段子侍女来说,同样是一个从未体验过的……幸福之所。

    哪怕只是虚假的,短暂的,也像多持续一会,不允许任何人打扰,或者说,害怕习以为常的生活被打破,所以才流露出敌意。

    既是个笨蛋,又喜欢偷懒,抗拒着生活节奏的改变,这些性格,不是和自己很相似吗?难怪会产生共鸣的感觉。

    原来,在十二骑士传承者,雅兰德兰大长老的贴身侍女,秘密情报头子,同时也是绝色精灵少女这些华丽外衣装饰下的洁露卡,只不过是一个有着和市井小民一般无二的生活态度的胆小鬼侍女而已。

    就宛如那高高在上,贵不可言的公主,其实真正喜欢的是只有平民才吃的烙大饼。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笑了起来,心里非常温暖的笑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