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龙之乐园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龙之乐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龙之乐园

    **************************************************************************************************

    法师公会内部。

    小黑炭依然躺在那张散发寒气的冰棺里面,即使放上百年,亦恒久不变。

    我和洁露卡坐在旁边,看着小黑炭的安详容姿,久久无语。

    “洁露卡,你真的……不知道龙族在哪里么?”寂静之中,我突然开口问道。

    “不知道。”

    洁露卡一脸的清冷,这家伙演技太高超了,不像维拉丝之流,撒个小谎就眼珠子咕噜咕噜转,单纯的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是么?不过据我所知,几十万年前的精灵族,你们那位亚瑟王大人,似乎和龙族有过接触吧。”

    我盯着洁露卡,直觉上,感觉这家伙隐瞒了什么。

    “那毕竟是几十万年前的时候,是真是假都不得而知,就算不知道也没什么奇怪的。”

    这黄段子侍女,以十分淡定的喝茶神色,毫无破绽的应对道。

    “真的没骗我?”我将目光逼前一分。

    “没有。”

    “发誓。”

    “好吧,我发誓。”

    “……”

    “……”

    “你心里在想着,反正如果不说有违誓言自己会怎么样怎么样的话,就算到到后面誓言被揭破是假的,也没什么关系,对吧。”

    该怎么说呢?这也就是所谓的男人第六感吧。

    “没……没有那回事。”

    似乎被我说对了,洁露卡明显结巴了一下。

    “那么就发个有点代价的誓言怎么样?”我双手抱胸,以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得意看着洁露卡。

    “好吧,我知道了。”

    似乎无奈于我的执着,从洁露卡樱色的嘴唇,微微叹出一口气。

    “如果我撒谎的话,亲王殿下就吞下一百瓶避孕药,这样好了吧。”

    “当然不好!!为什么你撒谎非得我来买账呀混蛋?!!!”我怒吼掀桌。

    “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么,我起誓了,亲王殿下也如愿以偿的吃到了避孕药。”

    “听你这种说法,感觉我已经成了一个无时无刻不在窥视着你身上的避孕药的变态……”

    挪动着位置,坐在洁露卡正前方,将双手轻轻摁在她的肩膀上,我的脸色一正。

    “洁露卡,无论如何,都不能告诉我吗?”

    洁露卡摇了摇头,不知道是想表达不能,还是不知道,那无意识轻轻咬着嘴唇的样子,让我感受到了她内心隐藏的为难。

    “是有什么理由不能告诉我吗?洁露卡,我知道的,你一定有自己的苦衷,一定是为了我好,但是,能告诉我理由吗?”

    我露出恳求的神色,和我一样,洁露卡也万分希望小黑炭能尽快复活,所以,如果不是有什么巨大的苦衷,她又怎么会将如此重要的情报隐瞒呢?

    “会被……会被杀的……亲王殿下……”

    等了好一会,才从低着头的洁露卡嘴里,说出重要的话。

    “哈?”

    “龙之乐园……以现在亲王殿下的实力……去的话,就像小孩子一样……会被杀掉的……”

    “那个……我是带着友好的信息去拜访……”

    “不行的!绝对不行的!!”洁露卡的声音突然大起来,抬起头,紧紧的抓着我的衣襟,那紫色眸子,充盈着晶莹的水光。

    “不会让你去……让你冒这个险……”

    “那个……洁露卡,你会不会太敏感了,龙族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家伙吧。”我将这样柔弱的洁露卡,轻轻搂入怀中,安慰道。

    “亲王殿下就是这样,把一切想的太简单了,我们和龙族的关系,并没有亲王殿下想象的那么简单,龙族是不会插手暗黑大陆这边的事情的,无论亲王殿下带着什么理由去,哪怕就是龙族公主亲自引荐,如果不能过的了进入龙之乐园的考验,也会死的……”

    洁露卡在怀里发出喃喃轻声,却让我心头轰炸,原来她果然知道,而且知道的那么清楚。

    “那么……究竟到什么时候,才能告诉我?”

    就算隐瞒,就算撒谎,洁露卡也一定是为了我好,我坚信着这一点,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无奈而又充满温暖的笑了笑,叫怀里的女孩抱得更紧。

    “等亲王殿下的实力到达了世界之力……至少是世界之力高级境界的话,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一切……”

    “好吧,世界之力高级境界是吧,看我的……似乎也很难的样子。”

    皱着眉头,无论如何,我还是没办法将世界之力高级境界,想的和伪领域以及领域一样那么容易到达。

    “难道就一定得通过龙之乐园,没有其他途径可以找到龙魂草?拜托也给我留下几株吧。”

    “至少以精灵族的情报,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打听到有龙魂草的信息,甚至这个世上,知道有这种东西的人都寥寥无几了。”

    “我回去问问阿卡拉吧。”

    叹息一声,我抓着头发说道,或许联盟的情报会比精灵族的要丰富一些,姑且不怎么抱着期待的这样认为吧。

    “就算有龙魂草,那也一定是很久很久以前留下来的,这几万年来,有资格进入龙之乐园的强者越来越少,能够获得龙魂草的强者,就更少,所以就算有,大概也早已经被用了,以其期待会有遗落下来的龙魂草,不如好好提升实力,自己亲自去要更加实在。”

    “说的也是。”

    “希望……我能看到小黑炭复活的那一天吧……”

    怀里,深埋螓首,只露出一头绚丽的紫色长发的女孩,无意识的轻轻叹息道。

    “你在说什么啊,只要再努力一点,你就能突破到领域境界,而且,你的上任朝阳之露骑士的巅峰实力是世界之力高级吧,再怎么不济,你也不能太丢她的脸,总得混个世界之力等级的实力吧,那可是起码有五百年以上的寿命,怎么可能……”

    强行将洁露卡的下巴抬起,紧紧对视着,看到她那格外落寞和坚决的神色,我依然在心里一拍手心。

    哦,原来如此,记得洁露卡说过,等她们完成保护王成长的使命以后,就要将传承继续下去,似乎有这样的设定吧,真是抱歉了,因为是太久的事情,而且当时对此根本不以为然,我完全给忘记了。

    “你还在记着那件事啊。“我晒然一笑。

    “什……什么呀,你这种态度,竟然将十二骑士的誓言,看成是那么轻浮的东西吗?变态,禽兽,被马踹死算了!!”

    看到我露出这种态度,洁露卡不满的在怀里闹腾起来。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这笨蛋侍女,我可从来没说小看你们的决心和誓言。”

    “呜~~”

    还是颇有些神色不善的瞪着我。

    “但是啊,我更加没小看阿尔托莉雅和雅兰德兰长老的能力,特别是阿尔托莉雅,你跟在她身边那么多年,她的性格怎么样你又不是不清楚,有她们在,你们那所谓的继承者誓言,绝对实现不了。”

    “没……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当年的亚瑟王大人,不是一样没有阻止得了……”洁露卡有些自得的瞪着我。

    “你们不是也说过,那是因为当时有梅林在一旁当打手,才瞒着亚瑟王进行的吗?”

    “那亲王殿下怎么会以为,雅兰德兰大长老不同意呢?从长远局面看的话,应该是继续传承下去,对精灵族比较好吧,大长老是顾全大局的人……”

    说到这里,洁露卡的神色闪过一丝黯然,果然,想到自己一直侍奉的主人,会为了顾全大局牺牲自己,心里多少会有些不好过吧。

    “你啊,这番话只能骗骗自己吧。”我轻轻捏了捏洁露卡的鼻子,说道。

    “什么顾全大局,再说,就算要顾全大局,雅兰德兰奶奶也一定不会这么想。”

    仰头看着我,洁露卡的目光露出些许的专注。

    “第一,她要顾及阿尔托莉雅的感受,万一阿尔托莉雅发飙怎么办?别说没有这种可能性,你不觉得,现在阿尔托莉雅的性格,要比以前的亚瑟王……嗯,该怎么说好呢……”

    我想了想,最后附在洁露卡耳旁,轻轻说道。

    “你不觉得阿尔托莉雅的性格,要比亚瑟王要……要呆么?”

    “噗——!”

    洁露卡噗了一声,随后严肃的看着我:“不许你说女王陛下的坏话。”

    “在这之前先缝住你噗一声的嘴巴吧。”我翻了个白眼,明明自己都笑出来了。

    “像阿尔托莉雅这么呆的人啊,往往会更认死理,所以说,雅兰德兰奶奶得考虑到现在的阿尔托莉雅和前一任的亚瑟王之间的不同之处,才会做出决定。”

    顿了顿,我比出第二个手指。

    “至于第二个理由……是因为我觉得,战斗,会在不久以后打响。”这样说着,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混沌避难所的方向。

    “战斗不是一早就在进行了吗?”

    “我说的全面战斗,决定性的战争,或许在几年以后,几十年以后,总会在我们活着的时候,轰轰烈烈的爆发,虽然只是我的直觉而已。”

    “……”洁露卡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

    “或许,我和阿尔托莉雅,都是为了接下来这一场战斗,而诞生于这个世上的吧。”

    “说什么呀,果然是无药可救的笨蛋亲王,你和女王陛下才不是为了什么理由,才诞生到这个世界的……”

    洁露卡柔柔的小手,伸上来,轻抚着我的脸颊说道。

    “还真没想到,你也会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我笑指着洁露卡的鼻尖,在那白皙的俏脸上轻轻吻了一口。

    “什么……什么就还真没想到,果然是笨蛋,变态,禽兽!!”洁露卡立刻收回了小手,气呼呼起来。

    “就算女王陛下和大长老会阻止,依然无法阻止我们十二人的决心,这不仅仅是一句誓言,而且是几十万年的托付,包括那十二位大人的决意。”

    “如果她们两个还不行的话,那就再加上我吧,到时候,我一定会把你绑回家去,牢牢的关起来,直到改变心意为止。”

    我摸着洁露卡的头,肯定无比道。

    “就算是亲王殿下,也没有立场来阻止我们,说到底,亲王殿下也不过是人类,精灵族传承什么的,当然会不在乎。”

    “抱歉,我可不是站在亲王殿下的立场上,而是站在一名丈夫的角度。”

    “丈丈丈……丈夫?!!”

    洁露卡口吃起来,俏脸通红。

    “不是吗?你现在可是我的妻子,作为一名丈夫的话,如果眼睁睁的看着妻子因为什么誓言和托付,牺牲自己,那还算什么男人。”

    “妻妻妻……妻子什么的,我可不是,不会承认,我只是无足轻重的侍女罢了。”

    洁露卡一脸的羞红,同时又有些黯然,这样矛盾的表情出现在她脸上,显得格外让人怜惜。

    “说什么傻话呀,你这样说小黑炭可是会哭的,你,洁露卡,是我的妻子,这已经是事实。”我认真的看着洁露卡,一字一句说道。

    “呜~~~呜呜呜呜~~~~~”

    洁露卡对妻子丈夫这些关系,似乎格外没有抵抗力,两眼夸张的转着圈圈,脸颊通红冒烟,已经完全混乱了。

    该怎么说呢,又看到这家伙新的可爱一面,赚到了。

    “想来的话……就来吧……”

    许久许久,才从低着头的洁露卡嘴里,发出细若蚊吟声音。

    “想来阻止的话,就尽管来吧,虽然我不认为这样的笨蛋亲王殿下能够成功,但是……但是假设……结社有亿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如果到时候……到时候能够阻止我们十二个人的决心的话……”

    说到这里,洁露卡微微一顿,目光迷离的抬起头,看着我。

    “到时候……我就作为……作为一个贴身侍女……永远……永远给殿下恢复体力……呜呜~~~~~~~~”

    说完了以后,两个人同时愣了起来,洁露卡似乎才察觉到自己说了多羞耻的话一般,发出一声巨大悠长的悲鸣,噗一声脑袋冒烟昏了过去。

    “这绝对是禽兽亲王的阴谋,没错,一定是用了让人察觉不了的卑鄙手段,才引诱我说出那种羞耻之极的话。”

    醒来过来,洁露卡依然嘴硬的拼命辩解起来。

    这家伙,以前明明能够若无其事的说出一些黄段子,现在却对这些越来越没有抵抗力了,果然黄段子属性是为了掩饰她的害羞一面而存在的么?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就当做是我引诱了你,才让你说出那样的话吧,喂,我说,洁露卡,我现在……能吻吗?”

    “咦……咦咦?!!”

    “反……反正已经落入了禽兽亲王的魔爪了,已经被沾污了,身为贴身侍女,就算不愿意,被命令的话也无可奈何,也会被强逼,所以……所以虽然不愿意,但是禽兽亲王非得这样做的话我也……呜呜~~~”

    话还没说完,洁露卡就被我堵上了。

    真是的,这可不能怪我,谁让这家伙摆出那么可爱的嘴硬样子,是她先犯规的。

    结果,就在小黑炭的冰棺面前,我们两个吻的天昏地暗,嘴唇一次又一次的分离,重聚,紧贴,重复着这样的动作,一辈子也不会吻腻,不知过了多久才恋恋不舍的停下来。

    “刚才那副羞耻的样子,一定全都被小黑炭看到了。”洁露卡无力的低垂着头,沮丧道。

    “嗯,十分迷乱动情哦,你刚才的样子。”我在一旁添油加醋。

    “呜呜~~~”

    洁露卡现在的样子,就像被饿狼盯着,畏缩在窝里颤颤发抖的胆小兔子。

    片刻之后,我们告别了小黑炭,走在回旅馆的夜路上。

    数一数,离神诞日也就一个多月了。

    “很好!!”

    无人的夜路上,我紧紧握拳。

    “为了尽快回复体力,从今天开始,就将没日没夜,没羞没躁的荒淫生活进行到底吧。”

    “唉!!”

    洁露卡羞极反叹的叹息了一声。

    “最近……总感觉无节***这个词,应该给亲王殿下才对了。”

    “咦?”

    我顿时愣了起来,心中仿佛有什么破碎了一般,发出清脆裂响,然后以otz的姿势跪倒在地。

    我的节***……难道就这么没了?

    ……

    “哈欠……!!”

    远在罗格营地,正在奋笔疾书着什么的三无公主,突然打了一个可爱的小喷嚏。

    “小茉莉,感冒了?”

    一旁看到的维拉丝,连忙关切问道。

    摇头,摇头。

    三无公主如同小动物一般,梭梭的摇着头,然后点了点,轻轻将写着什么东西的本子合上,娇小可爱的嘴唇轻颤。

    “最近……”

    “最近?”

    听到三无公主有头没尾的话,维拉丝轻歪着头,下意识挑着胸前的小饰圈,露出困惑的目光。

    “最近,总是莫名其妙的感受到一股恶寒。”好不容易,三无公主将一句话说完了。

    “恶……寒?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维拉丝更加困惑。

    “不知道。”三无公主继续摇头。

    “非要形容的话……”顿了顿。

    “就好像……勇者披荆斩棘,经历过重重苦难,终于打败了魔王,就要坐上魔王身后王座,完成当初和公主的结婚约定的时候……”

    迟疑了片刻,在维拉丝不断冒着问号的模样中,她继续说道。

    “结果……结果却被一个挖下水道的浑身污泥肮脏恶臭脸上还得打马赛克才能见人的家伙,不小心挖到宝座旁边,稀里糊涂的坐了上去,那种感觉……”

    “啊……啊哈哈,我还是不太懂……”

    维拉丝困扰的苦笑起来,心里想着,最近小茉莉的说法方式,越来越像大人了。

    “唉……”

    重重的发出一口叹息,三无公主将本子一收,呆板着那副三无表情,摇头晃脑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