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更衣室【风云】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更衣室【风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更衣室【风云】

    ***************************************************************************************************

    “等等,唉,等等,别急着走呀,你们啊……”

    眼看西露丝和艾柯露又想把我的胳膊抱入怀里,拖着我离开,我不由连忙拉住了她们。

    “你们就打算穿成这副模样回家吗?”

    西露丝,还是穿着舞台剧上的那套英气王子装,而艾柯露就更夸张了,还套着巨大的萌化版贝利尔布偶装,幸好现在是冬天,不然她闷在里面也热的够呛了。

    唯一能直接带回去的恐怕只有卡洁儿了,穿着一身迷你版侍女服的卡洁儿,紫色蕾丝发带点缀在金色长发上,绑在背后的白色蝴蝶结随风飘飘,和那双小小的白色毛绒翅膀相映成辉,完美的将天使、萝莉和侍女这三大萌属性融为了一体,萌的直让人想咆哮出来。

    “啊,忘记了……”

    西露丝和艾柯露一呆,顺着我的目光看了看她们身上的装扮,顿时惊呼出来。

    “因为爸爸过来接我们了,所以就把全部事情给忘记了。”艾柯露叩指轻轻啪的一下,敲在脑袋上,朝我眨了眨乌黑俏皮的眼睛,因为这个可爱动作,我差点又被萌的出了鼻血。

    治愈了,感觉干枯的内心被宝贝女儿们治愈了,和黄段子侍女在一起的时候,跳楼大甩卖一抛而光的节***,此时正在慢慢补充着,就仿佛往一个在沙漠烈日下暴晒了三天三夜的空瓶,咕咕的注入清泉一般,我的全身身心都得到了萌的洗礼,心灵逐渐变得洁白起来。。

    哦哦哦哦哦哦,这股强大的纯白之力,不久是自己久违的节***吗?!!

    “爸爸~~~爸爸~~~~~”

    “嗯?”

    惊喜中回过神来,耳边响起了西露丝和艾柯露的撒娇,两个小公主呢?

    我握了握空空如也的双手,就连在肩膀上骑着的卡洁儿都不见了,真是的,一会儿功夫,三个人都跑哪去了。

    顺着两人的声音看去,我才发现,舞台后面,有一个简陋而封闭的小屋,西露丝和艾柯露那两张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蛋,正在小屋裂开的门缝里,探出来,向我这边看来,投过羞涩求助的目光。

    “怎么了?”

    我上前几步,好奇的弯下腰,目光和两个羞涩的小公主对视着。

    “我们……”

    西露丝欲言又止,那精致脸蛋,闪烁着宛如香醇红葡萄酒一般的诱人光泽。

    “西露丝和艾柯露要换衣服……”

    一旁的艾柯露同样是脸色红扑扑,不过好歹比害羞的西露丝大胆一点,在姐姐犹豫的时候,立刻代为说了出来。

    “哦。”原来是换衣间啊这里。

    “那就乖乖的换好衣服,快点回去,不然晚饭都要凉了。”我在两个小公主如丝般光滑的黑色长发上摸了摸,笑道。

    “但是……但是我们不会换。”

    见我这么说,西露丝一着急,立刻就冲口而出。

    “咦……咦咦?!!”我目瞪口呆。

    “平时都是老师帮忙的。”见我呆呆的样子,艾柯露连忙解释。

    “哦,就是刚才舞台后面那几位?”

    我回想起自己刚刚来的时候,站在舞台后面那几位看着三个女儿打架干瞪眼的牧师,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她们的面孔……

    嗯,全都是女牧师。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不然的话,说不准就有谁会获得我***赠送的m78星云单程旅游票了。

    不过那几个女牧师见我来了,都离开了。

    我犯难起来。

    “你们等等,我去将那几位老师找回来。”

    我拍拍两个小公主的脑袋,就想转身离开,没想到脚步才刚刚踏出去,身后的斗篷就齐齐传来两股拉力。

    回头一看,两个可爱的小公主,正用娇艳欲滴+泫泣欲滴的样子看着我,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说有多可怜也有多可怜。

    “你……你们想怎么样?”

    额头上冒出一滴大大的汗水,我突然有不祥预感。

    “爸爸……不行吗?”

    西露丝既委屈,又害羞的看了我一眼,低下头。

    “是嘛,爸爸帮我们脱就好了。”

    相比下之,更加大胆的艾柯露,虽然一样害羞,却是鼓起勇气仰起头,用湿润妩媚的目光看着我。

    “不……你们是凭哪一点常识,判断出我一定能帮你们脱下来。”

    额头上的一滴汗水,变成满头大汗,刚才那股不祥的预感还是应验了。

    “不试试怎么会知道呢?”

    两张一模一样的俏丽少女容颜,齐齐仰起,异口同声道。

    然后不由分说,我被拉了进去。

    因为四面封闭,更衣室黑不溜丢的,只有一小盏昏色的魔法灯在打着哈欠,将里面的光线,和身处其中的一男二女,映成一股昏黄暧昧的气氛。

    哦,是一男三女才对。

    我看到了被塞到角落挣扎不已的卡洁儿,顿时无语远目。

    可以很容易想象这样一副场景,双胞胎先进了更衣室,然后卡洁儿毫无戒心的也跟了进去,立刻就被早有预谋的双胞胎一左一右夹击,来了个关灯杀,只需片刻,碍事的卡洁儿就被自己的侍女围裙套住脑袋,堵住嘴巴,塞到了一旁的角落挣扎不已。

    西露丝……艾柯露……你们不能这样,究竟是哪个教育环节出错了,明明以前是天真纯洁到一尘不染的孩子……

    “爸爸爸爸……”

    衣袖被轻轻拉着,我低下头,与昏暗中那两双湿润闪闪发光的眸子对视。

    “那个……换衣服……不然维拉丝妈妈要生气了……”西露丝撒娇的扯了扯我的衣袖,死死低着头,用几不可闻的,略带一丝媚气的声线说道。

    “……”

    不,要是维拉丝知道我给你们换衣服,才会生气吧,脑子稍微有点乱的想道,不过随即就明白了西露丝的意思,要是再不赶快换衣服回家,准备好的饭菜凉了,维拉丝肯定要双手叉腰站在门口,露出即使生气也十分温柔的气鼓鼓可爱表情,迎接我们四个回来。

    嗯,这是个问题。

    我低头看了西露丝一眼,她偷偷的瞄着我,乍一见我的目光望过来,立刻慌慌张张的避开,昏色之中,泛红的俏脸显得越发朦胧美丽。

    只……只是换衣服而已,没什么关……关系吧,我们……我们可是父女来着不是吗?离开的时候不是还一起睡觉,就连一起……一起洗洗洗……洗澡这种事情也做过——虽然已经是五六年以前的事情了。

    我用十分动摇的表情,安慰着自己要淡定,我现在是站在高尚伟大的父亲而不是禽兽公爵的高度,帮两个宝贝女儿脱换衣服。

    “咳咳,那就快一点吧,来,西露丝。”

    身为大人,身为父亲,怎么能在女儿面前表现出动摇神色呢,那样岂不更像是做贼心虚?我咳嗽几声,不动神色的朝西露丝招了招手,先帮她换。

    西露丝迈着碎步来到我面前,脑袋低的快要埋入她的胸膛里面去了。

    “那个……西露丝,转过身去,背对着我。”

    虽说是父亲,但是要是能面不改色的让西露丝正面对着自己,帮她脱下一件件衣服,那也是禽兽父亲。

    大概是把她们自己也害羞了个呛,这次两个小公主没有折腾我,西露丝乖乖的转过身去了。

    很好,这样一来就淡定多了。

    我开始伸出手,以从后面抱上去姿势,帮西露丝解开那袭雪白王子披风。

    话说披风自己就能动手解下吧,不过算了,反正脱披风斗篷这种事情,对于我这个伟大的斗篷爱好主义者来说,也是轻车熟路,没什么阻碍的说。

    三秒钟不到,西露丝肩上的雪白斗篷就索索脱落,露出一身轻铠甲和套在铠甲里面的雪白里衬。

    轻铠甲是个难题呢,难怪西露丝和艾柯露要我来帮忙,到也不纯粹是为了更多的向我那个……那个……咳咳,撒娇。

    西露丝的力量不大,所以就算是轻铠甲,也必须是冒牌货才能穿戴上,问题是这个冒牌货在仿真程度上又十分高超,非得按照正式铠甲一样脱下来才算,不像大多数道具,在背后开个链子就行了。

    正规的铠甲卸装,十分繁琐,就连大多冒险者也并不熟练,因为我们身上穿的是装备,并不需要按照正常手续,先脱下来才能换上其他铠甲,更因为这件轻铠甲是冒牌货,为了减轻重量,做的并不结实,所以在正规卸装过程中,活动处级有可能会因为用力不当而断裂。

    花了好大功夫,我终于将这身轻铠甲剥了下来,其中难免偶尔从某些十分柔软的部位擦过,羞的西露丝咬紧嘴唇,才没有里面发出一丝声音,不过我全部精力集中在轻铠甲上,没怎么在意就是了。

    “好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将轻铠甲摆回架子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我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剩下的里衬,西露丝一个人就能脱了。

    “嗯~~~”

    细若蚊音的轻轻把头点了点,顿了好久,西露丝再次发出颤抖的细微声线。

    “爸爸……后面的链子……能不能……拉一下……”

    “哦?”

    原来里衬背后还有链子,这骑士装就是讲究。

    我轻应了一声,不以为意的走上去,在里衬衣领上摸索着,很快就找到了链条,嘶啦一声,随着西露丝的小声惊呼,一口气拉了下去。

    下一刻,我立刻就知道为什么西露丝要惊呼了。

    随着链子敞开,西露丝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整件雪白丝质里衬,竟然就顺着里面那宛如牛奶一样丝滑的肌肤,滑落下去,裸露处西露丝的上半身。

    更让我目瞪口呆的是,滑落至腰部的里衬,似乎还没有完成它的使命,竟然一路顺着那西露丝白腻光滑的肌肤,继续打滑,直直的滑落到了西露丝的脚跟,在静谧的更衣室里,发出轻轻“啪”的一声,所有人都呆了。

    没想到……没想到这件里衬,竟然是上下连衣款式的,更没想到,背后那条拉链,就是这件里衬的唯一开关,毫无准备的被自己一拉到底,一脱到底。

    这样一来,我岂不是成了脱衣魔?!!

    我先是捂住了鼻子,然后立刻捂住眼睛。

    似雪肌肤,在昏黄色的灯光反衬下,散发出一层少女圣洁的光晕,从肩膀到腰肢,再到臀部,大腿,小腿,那尚带着一丝天然青涩的玲珑有致曲线,简直就是鬼斧神工,宛如世间最完美高洁的艺术品,最精致细腻的陶瓷一般。

    更坑爹的是,里衬剥落之后,西露丝竟然没在里面穿戴胸套,所以,即使是从背后的角度,也从从少女的纤细之中,微微感觉到胸前美好的隆起,那似流星般一闪而过的,世间最动人的弧度……

    所幸少女的娇小臀部上,还穿着一条可爱的动物***,总算留给了西露丝唯一一件遮羞物。

    “抱……抱歉,西露丝。”我慌忙应道。

    “不……不是,是我忘记和爸爸说了,这件里衬的脱法……”

    背对着自己,轻轻抱着胸口,西露丝的脸蛋红的快能滴出血来。

    “爸爸,轮到艾柯露了~~”

    衣袖被另外一只小手牵着,艾柯露在一旁撒娇道。

    “好……好的,马上就来。”

    大概是巧合,大概是双胞胎之间的灵犀一点,总之,艾柯露出现的恰到好处,大大缓解了我和西露丝此时内心的羞耻感。

    艾柯露的布偶装比较繁琐,布偶绒毛里面藏有许多链子,需要拉开才能脱下,不过,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身为武帝熊(这是什么理由)的关系,竟然对布偶这些链子格外有天赋,三两下就全部找到拉开了。

    唰啦一声,布偶装滑落,露出艾柯露美好的裸体。

    布偶装里面,除了***以外,当然不能再穿其他衣服,所以这一次我早有准备,在布偶装滑落一瞬间,就撇过头去,刚好看到旁边对面的西露丝,脸上还留着深深红晕,正背对着自己穿着胸套,不由大囧,再次把脖子扭动的幅度加大,结果……结果咔嚓一声,在即将突破180度这个惊人角度的时候,脖子扭到了。

    我勒个去,报应啊。

    “呜~~~~~~~~~”

    被我撇过头无视的艾柯露,发出不甘的悲鸣,仿佛在说,西露丝姐姐都看了,为什么不看我的。

    怎么可能看呀笨蛋!!我欲哭无泪的在心灵里将划分着父亲与禽兽分界线的茶桌重重掀飞。

    然后,两条滑不溜丢的纤细柔软胳膊,绕上了脖子,一阵沁人心扉的少女芬芳袭来,我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将扭过179度的脖子,转回来,余光只来得及看到一抹粉红樱色,视线就被近距离下依然精致完美的脸蛋所遮盖,唇间传来冰凉柔软湿润的触感,并且有一条软滑的事物,从对面紧贴着的柔软裂缝之中伸出,调皮而迅速的在自己唇上***舐擦过,带起一阵阵触电般的酥麻。

    我瞪大眼睛,下意识的伸出手,将高高跃入怀中的娇小身体搂住,一手搂在背上,掌心立刻就接触到一片片让人惊叹的丝绸般顺滑柔软的肌肤,另外一只手,则是下意识的搂上臀部,隔着薄薄的小***,掌心传来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美妙万分,让人血脉喷张的青涩柔软触感。

    而随着娇躯的用力投怀扑入,隔着几层衣服,胸膛更是感受到了从对面传来的两团鼓鼓隆起的柔软压迫感,甚至凭着那该死的冒险者敏锐触感,感受到了两团柔软压迫感上,那微不可查的两点凸起。

    “艾柯露,你……”

    我的惊声刚刚响起,艾柯露就哧溜一声从我怀里跳出来,大概是她也没有预料到会有这种惊人的“效果”,平素大胆的艾柯露,脸上也浮起了和西露丝一样的红晕。

    “呜呜,艾柯露,偷跑是不对的……”

    这时候,穿上了胸衣的西露丝,转过身,看着这一幕,其实就算她不看,凭着双胞胎之间的感应,她也能知道艾柯露究竟做了什么。

    于是,西露丝那双乌黑美丽的眸子里,羞怯中,却又勇敢的燃烧起来,似乎在告诉所有人,她一定会有所行动的。

    “呜~~~~这个世界干脆毁灭掉算了。”

    乘着西露丝熊熊燃烧,艾柯露羞涩低头,我闪电般从更衣室里窜出来,立刻以otz的姿势无力瘫软在地。

    美丽,真的太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