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草裙少女战士,哔~~~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草裙少女战士,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草裙少女战士,哔~~~

    **************************************************************************************************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们两个先别激动,都说来听听。”

    我一听,内中似乎略有隐情,顿时八卦之心……哦不,顿时,内心这颗火热的***之心,关心民生,关注***,为民做主的熊熊热情,燃烧起来了。

    “啊,不好,我现在才想起,实验做了一半,得快点赶回去才行!!”

    法拉老头作状大惊,转身就走,岂料背后猛地伸出一长一短两只手,将他的法师袍拎住。

    “怎么,做了亏心事,不敢当众对证了。”

    长满了肌肉疙瘩的小短手的主人,穆矮冬瓜,冷笑连连。

    “法拉老头,不是我说你……”

    我一脸的凝重,苦口婆心。

    “你现在不回去的话,实验或许还不会爆炸,但是你一回,则必然爆炸。”

    “你说什么?!”

    法拉老头立刻吹胡子瞪眼。

    我有说错么,爆炸法师先生?

    “好吧,说就说,谁怕谁。”这老头把心一横,大咧咧的投过无畏目光。

    “这里不好,还是换个地方吧。”

    看看传送站旁,越围越多人,我小声说道,到不是我踢这两个老匹夫的面子着想,他们丢不丢脸和我一分钱关系都没有,只是这样严重阻塞了交通罢了。

    安顿好矮人族大长老和随行的一干矮人之外,法拉老头和穆矮冬瓜终于对立公堂,我这个负责迎接的长老,临时做起了父母官。

    “咳咳,穆矮……穆拉丁,你先说说,那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先朝矮冬瓜点头示意,让他接着传送阵那时的话题,继续说下去。

    “精灵族广场那件事,我第二天跟这老家伙道歉了。”

    穆矮冬瓜似回忆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红着眼,瞪向对面的法拉老头。

    “这老匹夫借机敲诈。”

    “哦?”

    我似乎能想象出来,当联盟第一吝啬遇到矮人族第一吝啬,那种激情对撞的画面。

    “最后,我也知道是自己做的不对,所以退了一步,商量好等你和精灵女王的婚礼大典结束以后,再私下交易,将这单事了解了。”

    “你退了屁!!”

    法拉老头破口大骂起来:“我只不过是敲诈五十颗完美宝石罢了,你猜这老匹夫当时怎么说?五十颗完美宝石没有,五十颗碎裂宝石要就拿去,你说我揍他丫的我对得起联盟吗?”

    “不,联盟早就被你对不起光了!”

    我迅速将手中的惊堂木(?)一拍,这吝啬老头好大的狗胆,平时没少见他丢联盟的脸,现在事关自己,反倒蹭鼻子蹭脸,打起了联盟的旗号。

    “吴小子,一码事归一码事,你难道是想偏袒这矮冬瓜?”

    法拉老头一脸的受伤,穆矮冬瓜则是洋洋得意。

    “没这回事,我只不过是就事论事罢了,谁让你平时不积人品。”我咳嗽数声,宣布继续。

    “结果呢,最后商量的怎么样?”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我和这老家伙商量好了,一百颗完整宝石,这件事就当做没发生过。”

    “是这样吗?”

    我将目光落到法拉老头身上,以这吝啬鬼的德性,有那么便宜的代价可以了事?

    “喂喂喂,你是想混淆过去吧,不是还有十件至少六十级以上的暗金装备的约定吗?”

    法拉老头人老,记性不了,想都不想,就立刻瞪眼起来。

    “哦哦,咳咳咳,似乎的确还有这么回事。”穆矮冬瓜的眼睛贼溜溜乱转,似乎暗暗啧了一下,无奈的点头承认。

    看来这老匹夫也不老实,得小心点。

    我暗自捏了一把汗,现在才想起,自己所面对的,可能是这个暗黑大陆,最吝啬,最小气,最狡猾,最不要脸的两只老鼠,这一刻,罗格第三吝啬的我也不由战栗起来。

    “不过材料可是要你出。”

    “这个我知道,你别耍赖就行了,听到没有,吴小子,你可要记好了。”

    法拉老头紧张的瞪着我。

    “哦,是吗?我尽力吧,不过你也知道,我记性不大好。”

    脑袋一歪,我露出了如同在大街上无忧无虑奔跑的傻子一样的灿烂笑容。

    “你这小子~~~~”

    法拉老头气的胡子颤抖,最后还是不得不屈服在淫威之下,打了一个手势。

    很好,成交。

    回了一个联盟长老之间才能看懂的手势,咱不贪心,对面的可是罗格第一吝啬,能从这老头的手指缝里抠出一点,已经是难得了,见好就收才是硬道理。

    “你们该不会是在搞什么小动作吧。”

    见我和法拉老头“眉来眼去”,穆矮冬瓜顿时疑心大气。

    “没这回事,我不是那样的人。”我连忙正襟危坐。

    “既然你们两个已经商量好了,为什么刚一见面,还要打个你死我活呢?”

    接着,我困惑的看了两人一眼,难道说还有案中案?

    “我这才要诉说这老匹夫的卑鄙行径呢!!”

    穆矮冬瓜闻言,也顾不得疑心我刚才和法拉的暗中交易,眼睛唰一声就燃起了火焰。

    “到了约好的那天,我们在酒吧碰头,然后交易……”

    顿了顿,似乎后面发生了什么难以容忍的事情,这老头全身的肌肉都剧烈颤抖起来,然后怒指着法拉。

    “这老东西,既然乘机灌醉我,把我的胡子给烧掉了!”

    “什么什么?”我瞪大了眼睛,看着穆矮冬瓜,左看右看……

    “我说老穆,你的胡子不是还在吗?”

    指着他一下巴的浓密矮人胡子,我怀疑的看着对方,拜托说话之前也先照照镜子好么。

    “你有所不知,我们矮人的胡子长得很快,虽然被烧了不少,不过现在又长回来了,不过你仔细看,是不是比上次在精灵族的时候短了一点。”

    我仔细一看,似乎还真有这么回事,精灵族的时候,那抹浓胡子明明都已经垂到这冬瓜的啤酒肚上了,现在却只有胸膛那么长,他不说的话,我还以为是修剪过了呢。

    同时,也十分我勒个去的确认了,难怪矮人长不高,原来营养全往胡子里去了,不然谁能告诉我,究竟怎么样长,才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长出这么一大拖把似地浓密胡子。

    “法拉老头,有这回事吗?”我回头看了一眼吹着口哨,目光飘来飘去,十足一副做了错事却又不想承认的老流氓模样的法拉老头。

    “只不过烧了一点点而已。”见抵赖不掉,这老头露出悻悻然的表情。

    “而且这不是很快就长出来了吗?又没损失什么?”

    “你说什么?你这老东西,在睁眼说瞎话是吧!!”穆矮冬瓜顿时怒目。

    “又不是不知道胡子对我们矮人族的重要性,就和人的衣服一样,胡子被烧成那样,我可是足足躲在深山里头,好几个月不敢出来见人!!”

    “闭嘴,谁让你这老冬瓜,该脸皮厚的时候不厚,不该厚的时候却魔法都打不穿,如果是平时的你,就算不穿衣服也能在大街上跳舞才对,所以胡子什么的就更没关系了。”

    “吴小子,你不要拦我,我要一锤将这老东西做成肉酱。”

    穆拉丁整个跳了起来,朝对面的法拉扑了上去,结果半空就被拎住。

    “淡定,淡定,老穆,杀了这家伙,也不过是濡染土地而已,于事无补。”

    好说歹说,穆矮冬瓜才消停下来,怒瞪着对方。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那五十颗宝石,你给我那五十颗宝石,别说你不知道是什么玩意!!”法拉老头也火大了。

    “是吗?不就是一些很正常的宝石吗?”轮到穆拉丁吹口哨了。

    “拿回去以后,没过两天,就变成五十颗石头了!!”阿拉暴走。

    “是吗?你确定不是你自己不小心将宝石的能量用光了吗?”

    “别小看我们法师公会混蛋,要不要让其他法师来验证一下你这些【宝石】是什么玩意?”

    “嘿嘿~~~~”

    眼见忽悠不过去了,穆矮冬瓜才发出得意笑声。

    “这就是报应呀,我早料到你这老家伙会搞小动作,才这样做,高兴吧,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五十颗宝石,我可是足足捣鼓了一天一夜,才有那种效果。”

    “别做那种多余的事情呀混蛋!一开始乖乖的给五十颗宝石不就好了?现在不是能理直气壮的状告对方了?你闲着蛋疼吗混蛋!!”

    在一旁听着,我忍不住再次拍打着惊堂木(?),大声吼道,究竟得多大的仇恨,才会去做这种两败俱伤的蠢事。

    “还有一点,我还没说完!!”

    穆矮冬瓜突然嗖一声站起来,那股气势就仿佛在说“我现在才要说正事呢”。

    “就是这老匹夫将我的胡子烧掉的时候,等我酒醒过来,发现身上的衣服变成了一跳草裙!!

    穆拉丁笔直怒指对面的法拉。

    “所以,我有理由相信……不,我敢确定,这家伙,一定是想做精灵广场同样的事情,将我那副样子,用记忆水晶拍下来,然后在神诞日放出。”

    “……”

    我震惊的看着法拉老头,看不出,这家伙用心也是大大的歹毒,竟然想收了钱之后,再用同样的手段报复穆矮冬瓜,而且还是在更加***的神诞日的时候。

    然后,我在脑海中仔细勾勒了一遍矮冬瓜穿上草裙舞的画面。

    首先,先想象出一个圆墩墩的冬瓜,然后,在这个冬瓜上面,添上一张皱巴巴的老脸,上面满是被炭火熏红熏黑的痕迹,还有一大络胡子,继续勾勒粗短的四肢,最后,在冬瓜的肚脐位置,套上一条草裙,四肢和腰身呈柔软的面条状,扭来扭去,扭来扭去……

    我:“……”

    噗噗噗,天啊,为什么会有一种恶心怪异爆笑,但却觉得出奇合适的感觉,法拉老头这家伙绝对是服装界的一颗奇葩。

    “没这回事,我只不过是觉得那条草裙很合适你,给你穿上看看而已。”

    在我忍住这股绞腹一样的笑意时,法拉老头撇过头。

    “你骗得了谁,就你这副尿性,去了茅坑还能不偷屎吃?!”

    “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空口无凭。”

    法拉干脆耍赖起来,我说没有就是没有,你能拿我怎么样?

    “很好,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看来少不了要去找阿卡拉说说去,她的预言术,一定能发现点什么。”

    穆拉丁也不是好欺负的货色,心里一转,立刻就有了想法。

    “我们两个人的恩怨,扯到阿卡拉那里去算什么。”法拉眼皮子一跳,没有刚才那么淡定了。

    “怕什么,要死大家一起死。”穆拉丁一脸的壮烈表情。

    “好吧,算我怕了你,不过,想要让我乖乖的教出来,没那么容易。”

    法拉牙齿一咬,翻手取出一枚记忆水晶,在手里把玩着,让穆拉丁的眼睛,跟着水晶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挪动起来。

    “咳咳,要不两位听我一句?”

    眼看气氛又要变得剑拔弩张,我咳嗽数声,***了对话。

    “我有个建议,不如这样吧,那五十颗完整宝石,还有十件暗金装备的约定,老穆你这边重新给法拉老头兑现,法拉老头则是把记忆水晶还给老穆,怎么样?”

    “那我的胡子就白白被烧了?深山几个月,就白白躲了?”穆拉丁一脸的不乐意。

    “你是愿意在深山里躲几个月,还是想在神诞日一朝成名?”

    我朝法拉老头手中的记忆水晶努努嘴,示意这矮冬瓜,现在形势比人强,人家可以不在乎你那五十颗宝石,不在乎十件暗金装备,但是你能不在乎在神诞日里,以草裙的装扮公诸于世吗?现在可轮不到你吝啬了。

    穆拉丁想了想,最终屈服的低下头,咬着牙,一字一句从牙缝里恨恨蹦出。

    “好吧,我换就是了。”

    “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五百颗完整宝石更适合。”法拉老头发动乘火打劫技能。

    “吝啬鬼,你要是再贪心不足的话,我就要找阿卡拉奶奶告状去了。”

    我立刻掏出阿卡拉牌禁魔杖,法拉的技能被打断,并陷入了沉默状态。

    最后,穆矮冬瓜将一袋子完整宝石递给了我,法拉老头也将手中的记忆水晶交到我的手上。

    我算了算里面的宝石数量,确认是五十颗以后,按照原来的约定,顺手牵羊了一颗,然后递给法拉,这老头显然是对我信任不足,接过去以后,立刻往里面数了一遍,四十九颗无误,才露出既高兴,又心疼的表情。

    “这颗记忆水晶,要不是还是确认一下吧。”

    我眯着眼睛,把玩着手中的记忆水晶,明显是带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这样建议道。

    “不用了,等回头我一个人确认就好了。”

    穆矮冬瓜一脸的慌张,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是这样吗?你确定要一个人验证,玩意法拉老头忽悠你,不是给的真正那颗,等你验证了,再回头去找他,可就迟了,到时候,就算是我,也无法给你作证。”

    “是呀是呀,老冬瓜,你就不怕我骗你吗?”法拉立刻小鸡啄米似地点头。

    “这个……”

    “反正这里也就三人,到时候你将记忆水晶毁了,不就死无对证了吗?”我又下了一剂猛药。

    “好……好吧,不过说好了,看了以后,可不能说出去。”穆拉丁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艰难的点了点头。

    然后,我立刻启动了记忆水晶。

    “矮人~~变身,矮人草裙少女战士~~~~”

    随着激扬的音乐声响起,宛如梦游一样的穆拉丁,咕噜噜的转着圈,然后【优雅】的将手中魔棒高高举起,一阵华丽的视觉效果闪过,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一条草裙。

    “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已经睡着了!”穆拉丁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魔法,真是好东西呀。”法拉则是看着自己的作品,满意的眯起了眼睛。

    这个世上,还有一种叫心灵传动的魔法技能,哪怕你睡着了,照样能够***纵着身体做出各种姿势,老穆你呀,还是太嫩了。

    我用一种高高在上的眼神,看了穆拉丁一眼。

    话说,这配音有点像菲妮,是我的错觉吗?

    “恶魔受死吧,看我维护***,拯救大陆的魔鬼筋肉人草裙少女战士小穆穆的绝招——草裙~~~~~【哔】!!!”

    影像里面,伴随着让人胃部翻腾的一系列卖萌动作,然后,比出v字型胜利手势横在眼皮两边,穆拉丁的眼睛面对着观众【妩媚】一眨,迸出一颗大大的红心,接着怒睁,从里面笔直射出两道白色的不明光线。

    到了这里,影像哔的一声,结束,看上去就好像拍摄的人,被这两道死光误中,被和谐了一样。

    草裙战士小穆穆,草裙~~~【哔】,噗噗噗,好恶心,不行了,这太恶心了混蛋!!

    我已经笑抽在了地上打滚。

    “法拉老匹夫!!!”

    穆拉丁僵硬的回过头,然后,脸庞变得像恶鬼一样,身上散发出恶魔一样的黑气。

    “验证无误,我先走了。”

    法拉见情况不妙,嗖一下瞬移溜了。

    **************************************************************************************

    一群满了,闭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