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就……就是讨论女孩子经常会来的私事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就……就是讨论女孩子经常会来的私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就……就是讨论女孩子经常会来的私事

    **************************************************************************************************

    相当于营地三分之一面积的新区,想要在短时间内认真走完一遍是不现实的,只能粗略逛上几个地点,正当我思索着要打道回府,不知道阿卡拉那边有没有等急的时候,却在前面遇到了卡丽娜大姐。

    如果说琳娅和莱娜是新区建设的总负责人的话,那么卡丽娜大姐的位置,则无疑定位在了总监工这一块,没有她的实力震慑,琳娅和莱娜恐怕还使唤不开这些桀骜不驯的冒险者。

    见我们一行浩浩荡荡的走过来,卡丽娜大姐连忙把皮鞭藏在背后……嗯?皮鞭?!

    是我眼花了吗?一定是这样,再怎么说,卡丽娜大姐也不是那种挥舞着皮鞭抽打和压榨苦力的魔鬼监工吧。

    “哟,琳娅,莱娜,还有吴小弟,今天是怎么了,带着精灵族来参观工地吗?”

    有着御姐风情的卡丽娜,朝这边招着手,单手撑腰,嘴角一勾,露出淡淡的妖娆美丽笑容,让一旁的贝雅小丫头,看得眼睛一直一直,然后冒出了小星星。

    大人呀,这才是大人的风范呀,无需刻意做作,一举一动之间就散发出成熟的气息。

    看到贝雅瞬间就被迷住了,我和蒂亚不禁躲在后面抱着肚子偷笑。

    “嗯?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脑后长了眼睛似的,贝雅吊着眉目,凶巴巴的转过身来瞪着我们。

    “不……不,没有,只是觉得贝雅你,还真是时刻都想着长大呀。”我忍住笑意,正经八百的说道。

    “那……那又怎么样?很好笑么,至少比你这个长不大的笨蛋有志气。”

    “……”

    啊,已经年过三十的我竟然被鄙视成长不大了。

    “还有,别和我说话,我已经决定了,今天都不想和你说话!!”

    “……”

    只打算赌气一天的时间吗?这个决定未免也太孩子气的让人黯然落泪了。

    “咳咳,好吧,既然你这样说……”我转过头去,和蒂亚咬起了耳朵。

    “蒂亚,你知道吗?丽娜姐姐成熟的秘密。”

    蒂亚呼呼的摇着头,两眼冒光,露出一副渴望知道的样子。

    然后,我的眼角余光注意到了,走在前面的贝雅,那尖尖的可爱精灵耳朵,抖动了一下,不由自主的竖了起来。

    “这个秘密,我也是偶尔发现的,你可千万别说出去,丽娜姐姐呀,她每天都会将自己的身体倒立过来,坚持一个小时以上。”

    “为什么要怎么做呢?”蒂亚眨了眨眼,清澈的眸子充满了好奇和跃跃欲试。

    我说……别连身为搭档的你也相信呀笨蛋!!

    “咳咳,这就有诀窍在里面了。”

    我咳嗽几声,眼角余光再次从前面的贝雅身上掠过,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大脑。

    “你想想,为什么人的腿最有力?还不是因为它长在下面,那些血液呀,营养呀,大部分都流到下面去了,所以说,只要倒立过来,让血液和营养倒流入头部,不是能加速脑袋的发育吗?这样一来,思想自然会比较成熟。”

    “原来还有这种事,这样一听的话的确很有道理,凡凡真厉害,懂得那么多。”

    蒂亚露出崇拜的目光,目光四处张望,恨不得现在就找个合适的地方,将自己倒立过来。

    “……”

    我说蒂亚,你露出这么纯洁和信任的目光,我心里会产生负罪感的呀。

    “但是呢,很可惜。”想了想,我还是补充一句。

    “据说这种做法,只有在【二十岁以前】开始练习,才会有效,过了之后就没什么用了。”

    “咦……咦?这样啊……”

    兴致勃勃的蒂亚,陡然受到打击,无精打采起来。

    然后,我看到了走在前面的贝雅,因为我最后一句话,那还带着少女青涩曲线的优美小臀上,似乎有一根尾巴得意的竖了起来。

    很好,估计明天就能看到成果了,我朝自己竖起大拇指,吴凡,你已经是超越赵爷爷的存在了。

    “在聊什么呢,将自己的宝贝妻子和妹妹抛在前面,可不像你的作风哦,吴小弟。”

    这时候,在前面结束对话的卡丽娜大姐,突然背着手,笑眯眯的往我们这边凑上来,一副好奇的模样,回想到刚才似乎看到她将皮鞭藏到身后的一幕,我连忙把头摇的像拨浪鼓。

    “没……没什么,我和蒂亚正讨论一些私人问题。”

    “哦,究竟是什么私人问题?姐姐我说不定也能给点建议,毕竟比你们多活了几年。”

    卡丽娜不知道是闲着无聊还是怎么,竟然打破沙锅问到底。

    不不不,卡丽娜大姐,你太谦虚了,不是比我们多活了几年,是几十年呀!

    心里这样吐槽着,我可不像菲妮那么口无遮拦,哪些话可以说,哪些话说了会变成冰雕手办,我还是十分清楚的。

    所以说,现在该怎么应付卡丽娜大姐的追问呢?随便忽悠的话肯定瞒不过她,最可恨的是,以蒂亚丫头的开朗性格,很难将她和私事联系在一起,自己怎么就随口找了那么一个大坑跳下去呢?

    “那个……咳咳咳,就……就是讨论女孩子经常会来的私事。”

    忙中生乱,我想都没想,就朝最简单的答案,同时也是迈向死亡的flag轻轻一点。

    气氛顿时僵硬。

    然后,琳娅和莱娜转过头来,用让我心惊胆战的笑容,看着我,贝雅也是满脸通红的瞪了一眼,看不出,这丫头也到了这种年……不对,现在不是开小猜的时候呀混蛋!!

    蒂亚,救救我,快点帮我澄清,快点告诉她们我刚刚那些话只是在开玩笑,活跃一下气氛,虽然可能还是会被鄙视顿时

    生死攸关之下,我发挥出可怕的智慧,瞬间就找到了唯一能解开这个死结的救星,并投去求助的眼神。

    双臂低垂在前,十只指头互相纠缠着,恰恰好,若有若无的挡在了少女的那处重要位置,蒂亚脸色通红,面对着我的求救目光,羞涩的撇过了头去。

    嗷嗷嗷嗷嗷嗷——————————!!!!!

    蒂亚,大家朋友一场,就算不是有意,你也不能这样陷害我呀!!!!

    “能……能不能容我解释几句?”

    收回目光,面对着眼前摩拳擦掌,全身散发出寒气的卡丽娜大姐,我泪流满面。

    “问多无用,吴小弟,以后记住了,向女孩子追问这样的问题,可!是!最!差!劲!的!性!骚!扰!”

    咔嚓一声,似乎要断裂一般的骨头悲鸣声响彻天空。

    “凡……凡凡,你还好吧。”

    蒂亚一副泫泣汪汪的样子,推搡着趴倒地上,已经了无声息的身体。

    “勉……勉强生存。”

    许久,才从那张掩埋在泥土的脸里,发出微弱的声音。

    “没事就好,呜呜,对不起,凡凡,都怪我不好~~~~”

    蒂亚激动的擦了擦眼角,俏脸上闪烁着善良美丽的光芒。

    诚然,在我听来,蒂亚的意思是,都怪我不好,要是早点和大家解释清楚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可是在其他人眼里,此时面带着如此圣母一样善良温暖光芒的蒂亚,这句话的意思却变成了:都怪我不好,要是那时候能够否认,替你解围,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多纯洁善良的女孩呀,即使遭到***,也依然在替对方着想。

    众人擦擦感动的泪水,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蒂亚,然后慢慢转移到***的犯人身上时,短短的一两秒时间,温柔的目光变成了哈洛加斯的冰雹,冰冷而生疼。

    “看不出,吴大哥竟然对女孩的事情那么了解。”

    琳娅亲切的声音响起,只是这股亲切之中,带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怒气。

    “想不到,哥哥原来还有***的爱好。”

    莱娜一如既往的恬静,只是这股恬静之中,却包含着风雨欲来的压迫。

    完……完蛋了!!

    我已经能想象回去以后,被维拉丝她们用目光严刑拷打的情形,然后还得去和莱娜好好解释,最后想办法平息有可能会冒出来的“号外!联盟凡长老公然***赫拉迪克族蒂亚公主”的谣言。

    otz。。。。。。

    这时候,突然响起的一把声音却替我解了围,将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

    “丽娜,丽娜,我来了,嗷呜呜呜~~~~~~”

    发出人猿泰山一样的嚎叫,身穿兽皮……哦不,是披着人皮的猩猩……也不对,披着猩猩皮的猩猩,没错,就是我们的猩猩骑士高特。

    “是客人吗?欢迎大家远道而来。”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高特,看到莱曼一行精灵以后,突然冒出某局长一样的正经容姿,那张散发着威严气势的国字脸,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就连我,第一眼也被这头猩猩的假象所欺骗,更别说是莱曼长老他们了,一愣一愣的,估计在思索着,联盟什么时候又多出一个如此优秀的大人物出来了。

    正当卡丽娜老怀欣慰的擦着湿润眼角,暗暗祈祷自己的丈夫能够这样保持下去,给大家一个好的印象——哪怕这个印象脆弱的只能持续几天也好。

    但是打完招呼,一转眼之间,高特就原形毕露了,手舞足蹈的像猩猩一样,转向卡丽娜,她的妻子,然后得意的从后面掏出一大坨东西。

    “看,我的雕像!”

    轰一声地震,一座巨大的,栩栩如生的石雕被高特砸落在地。

    我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座似乎是以1:1等身大小雕刻出来的石雕,算上下面的平台,足足有将近三米高,不算是小工程。

    最让我们无语的,还是雕像的内容。

    首先,可以一眼确定,雕像刻的是三个人,三个人背靠着背,呈等角120度的注视着四面八方。

    第一个人是沙漠佣兵打扮,单脚着地,另外一脚抬起,落在一块礁石上面,一只手掌横挡在眉毛处做瞭望状,下巴微微仰起,似乎在注视着海边的天空。

    最奇怪的是另外一只手,不是叉腰,也不是垂放,而是诡异的伸入腰间的衣服里面,做状要脱下裤子的摸样,一定是我想多了,说不定有着其他深刻的含义。

    转过120度,再看看第二个人,是一个高大结实的野蛮人,赤裸着上半身,肌肉如同铁块一样精壮,让人不得不佩服雕刻者的巧手。

    转过野蛮人的姿势同样奇怪,首先两条腿摆了一个金鸡***的姿势,下巴高扬,嘴巴大张,喉咙附近的筋肉青筋***,血脉喷张,因为雕刻的栩栩如生缘故,甚至让人产生了下一刻就会发出怒吼声的错觉,胆子小点的人第一眼看去,怕是会慌慌张张的把耳朵给堵住。

    啊,贝雅把耳朵堵住了,她一脸慌张的把耳朵堵住,然后满脸通红的松开手,心虚的瞧了瞧四周。

    小丫头就是小丫头,我暗地里偷笑的摇着头,继续将目光落到野蛮人的雕像上。

    到这里为止,除了金鸡***的姿势有点奇怪以外,所有的动作都还算复合野蛮人的风格,但是目光落到手臂上,就立刻让一副做状怒吼的雄壮野蛮人雕像,变得奇怪起来。

    只见野蛮人雕像,那两条肌肉结实的手臂,像扭面条一样,做出高难度的姿势,反正在我看来,用我的话形容,就像……呃,一边金鸡***,一边做状怒吼,一边做着古怪瑜伽动作的野蛮人。

    明明是一个完整的,浑然天成的野蛮人雕像,却让人觉得是由三个完全风牛马不相及的部分硬生生凑成一团,大概就是这种怪异的感觉,就算是毕加索的画大概也抽象不到这种程度。

    最后一座雕像……老实说我已经不大想说了。

    很容易能看出,那个带着一脸翱翔的傻笑的雕像,就是高特猩猩自己无疑。

    让我看看,首先是摆出大鹏展翅的姿态,脚尖离地,单膝微曲,上半身前倾,让观者能够联想到雕像是在奔跑之中高高跃起,最后是……呃,嗯,一丝不挂。

    “喔哈哈哈哈,丽娜,怎么样,我这几天呕心沥血的杰作,到时候将它摆在广场上面,迈出我们羊骡鸡小队征服大陆的第一步……喂喂喂!!吴小子,不要在我的宝贝雕像上动手动脚呀混蛋!!”

    高特见我蹲在雕像脚下,在下面的支撑平台上刻画什么,立刻挥舞着双手怒气冲冲的扑上来,一把从后面拉住我的衣领扯开。

    可惜太迟了,雕像脚下显眼的地方,已经被歪歪扭扭的刻上了几大字:

    动物部队——笨蛋三人组参上!

    “不~~~~~~~~~~~,你这混蛋!!!!!!!!”

    高特双手抱头,仰目天空,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嚎叫。

    “不……不要紧……不要紧……不要紧……只要稍微……稍微凿一凿……轻轻的……轻轻的凿一凿的话……”

    高特全身颤抖着,连声音也在颤抖,两手抖抖的握着小锤和凿刀,伸向刻字的地方,看样子是打算将那几个给敲掉。

    “呼啪——!”

    他手上的凿刀,还没碰到雕像,突然,高特听到了从自己的头顶上面,传来诡异的一声鞭响,然后“咔嚓~~~”一声,好像……好像有什么硬脆的东西断裂了般。

    “啪咚————!!”

    仅仅是愣了一秒钟,从天而降的坚硬物体,直接砸在了他低下去的后脑勺上,然后掉落在地,似乎是诉说着一股深深的无奈般,滚了好几个圈才停下来。

    “可恶,究竟是什么东西……”

    高特被砸的不轻,摸着生疼的后脑勺,一边恶狠狠的瞪向地上的【罪魁祸首】。

    然后,他惊呆了。

    将他脑袋砸出一个大包的,竟然是一颗人头,一颗栩栩如生的石雕人头,再仔细看一眼,那副熟悉的面孔,熟悉的笑容,不正是自己吗?

    “不……不好了,丽娜丽娜,我的人头……我的人头掉下来了!!!!”

    高特大声惊叫起来,将他的石雕人头抱在怀里,手足无措的在原地转起了圈圈。

    “丽娜丽娜,怎么办怎么办,我的人头,我的人头……”

    他想到了自己的妻子,连忙奔跑过去,保持着原地踏步的着急姿态,将手中的人头递给卡丽娜。

    “只能补回去了。”

    卡丽娜温婉一笑,将手中的鞭子收了起来,溺爱的注视着自己的丈夫。

    “有……有道理,只能补回去了。”心神大乱的高特,此时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来,将人头给我。”

    “很好,蹲下来,把头低下。”

    卡丽娜用温柔的语气,一步步引导着高特,然后微笑着,两手捧着人头,高高举起,砸下!!

    啪啦一声,准确无误的砸到了高特头上,变成粉碎。

    摸了摸从脸上滑落的碎块,放在手心,呆呆看着,然后,高特泪流满面的抬起头。

    “丽……丽娜,你在干什么?”

    “哎呀,不是帮你补回人头吗?你看,已经补回去了。”

    卡丽娜依然面带微笑,笑的让我们毛骨悚然,贝雅在颤抖,嘴里似乎在喃喃着“成熟真可怕,成熟真可怕”之类的颤语,希望不要在她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什么阴影才好。

    “咦,是吗?”

    高特摸了摸自己的脸,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

    “太好了,我的人头终于补回来了,谢谢你,丽娜,不愧是我最棒的妻子!!”

    高特握着卡丽娜的双手,感激的摇摆起来,如是数秒过后。

    突然,他像被抽去了时间一样,所有的动作静止下来,足足这样呆了数秒,突然之间双手抱头,仰天泪目。

    “不对呀,虽然是我的人头掉了下来,但是我的人头却没有掉下来,掉下来的是另外一个我的人头,不是我现在这个人头,将我这个人头补到另外一个人头,就等于是说我现在已经有了两个人头,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混蛋!!!”

    “来来来,听我喊口令,一,二,三,拉倒,拖到附近的河边去凿碎了处理,记住一定要凿碎彻底,不能看出丝毫的人工痕迹。”

    另外一边,我指挥着士兵,用绳子将少了一个人头的雕像拉倒,然后让他们拖走。

    “什么,为什么不在这里凿碎,要拖到河边去?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在这里凿碎的话会把附近的土地变成一片寸草不生的秽土。”

    “不要擅作主张将我的心血结晶当成垃圾拖走呀混蛋!不要说的好像我们三人的雕像是诅咒雕像呀混蛋!!”

    高特哀嚎着飞扑上来,却被我架住。

    “放弃吧,都已经断头了。”我拍拍高特的肩膀,摇着头,抹了一把泪水,满脸的悲天悯人。

    “虽然我也觉得很可惜,但是已经尽力了,没有任何办法挽回了。”

    “不~~~~~~!!!”

    高特努力的伸长手臂,抓向被逐渐拖走的石雕,泪水鼻涕流了一脸。

    简直就像公堂之上,被强行拆散开来,依然不依不饶的伸出手,希望抓住彼此的恋人,让闻者伤心,让见者落泪。

    “没关系。”

    高特突然站起来,抹了一把鼻涕,仅仅用了一秒钟就从失恋中走出来。

    “离神诞日还有十多天的时间,还能赶得及再做一个,做一个更大的。”

    这样喃喃着,他突然拔腿就跑,拉开一段距离之后,然后回过头,屁股正对着我们挑衅的拍了拍。

    “一群愚昧的家伙,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得了我的野心了,喔哈哈哈哈哈~~~~~~~”

    带着一连串的狂妄笑声,在卡丽娜手中的魔法成型之前,高特的身影已经变成一个黑点消失。

    “对不起,真的十分对不起,我的家的高特又给大家添麻烦了。”卡丽娜回过头,拼命的朝琳娅莱娜还有莱曼长老鞠躬道歉。

    “呵呵呵,没关系,我们精灵族也有不少这样的,对艺术抱着极端狂热的性格怪异的大师。”

    莱曼长老愣了一会,然后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抚须长笑。

    不不不,莱曼长老你绝对是误会了,那头大猩猩才不是对艺术抱着极端狂热,只是单纯的笨蛋而已。

    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但是大家谁也没解释——就这样让莱曼误会下去,给联盟挽回一点节***吧。

    **************************************************************************************

    保勤成功,顺便伸手和大家求点保底***,话说,明天就是1111章了,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