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混乱,混战,爆头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混乱,混战,爆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混乱,混战,爆头

    *******************************************************************************************

    所有人都呆了,他们不可置信的将自己眼睛擦了又擦,看到的,还是同一幕。

    那片爆炸过后的废墟空地上,娇小可爱的菲妮,扑倒在联盟斗篷男的怀里,身影重叠在一起,看似像在亲密的互相拥抱依偎,连嘴唇也紧紧相贴的劲爆场面。

    滴答滴答……

    时间在分秒流逝,所有呆愣的人,都只能听到自己的巨大心跳声,充斥着脑袋,仿佛大脑也跟着心脏一起收缩运动,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炸裂出来。

    然后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只是一两秒,或许是十多秒,第一声惨叫响起。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一把将菲妮从身上推开,然后懒驴打滚的翻身跪着,我拼命的磕向地面。

    谁来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剧烈的地面撞击声,和惨叫声一起响起,额头与地面碰撞的频率,快的就如同打桩机似地,仅仅在瞬间,地面就被硬生生的磕出了一个大坑。

    另外一边,被推开的菲妮,却神色恍惚,脑袋晃晃悠悠的跪坐在地上,两只小手紧紧捂着逐渐发热升温的通红俏脸,害羞不已,六神失主的自言自语喃喃起来。

    “怎怎怎……怎么能……能这样……就就……就算是表哥也……也太太太……太直接了……这种事情……这种事情……应……应该一步一步……一步的来……毫……毫无心理什么的……表哥也……也太霸道了……当当……当然……我并不是说……说讨厌这样子……讨……讨厌表哥什么的……千……千万别误会……但但但……但是至少……至少我觉得……觉得要……要先和欧娜……和欧娜说一声再……再再再做……比较……比较合适……喵呜呜呜~~~~~~~”

    终于,因为刺激太大,菲妮通红的如同充血一样的可爱脸蛋,发出噗的一声,似乎能让人联想到大量冒烟的情景,然后,她的上半身晃呀晃呀晃呀晃,晃了几圈,便软软的倒了下去。

    杀气!!

    我突然一个激灵,从打桩模式中退出,本能的,再次一个懒驴打滚离开了原地。

    就在瞬间,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回头一看,就在刚才的位置上,已经被炸出了一个直径四五米的大坑。

    是谁?是谁在这种最悲剧的时刻,还要这样加害于我。

    我愤怒了,出离的愤怒了,一把从地上站起来,怒瞪眼睛看向对面。

    结果雄起还不到半秒钟,立刻就焉了。

    是琳娅……

    “琳娅,你冷静点,听我说!!”

    我伸出双手连忙摇罢,示意看似已经黑化的琳娅镇定下来。

    低着头,魔法元素以琳娅为中心涌动,卷起了一道猛烈的龙卷风,知趣的平民们,看到这一幕,早已经落荒而逃。

    什么热闹都可以凑,唯独面对一个陷入抓狂之中的冒险者,绝对不能靠近,这已经是在营地生存多年的他们,早早就得出来的定律。

    “哦,吴大哥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琳娅摇摇晃晃的抬起头,露出墨绿色刘海的遮掩下,那双失去色彩,略呈灰色色调的眸子。

    好恐怖,现在的琳娅的眼睛,好恐怖!!

    “意外,这是一场意外,你刚刚也看到了吧,这绝对是意外没错吧!!”

    我不断慌张滑稽的比手画脚着,在自己和菲妮之间指来指去,声音中带上了一丝哭腔,为什么,在这场意外之中,明明是自己遭受到的打击最大,甚至差点因为菲妮那俏丽羞涩,欲拒还迎的娇软姿态,险些一脚踏入一片未知的花田领域之中。

    明明已经经历过了这样的,另外一种意义上的九死一生的境地,为什么还要继续遭受谴责和磨难?!

    “意外?我知道哦,吴大哥,是意外哦,毕竟亲眼看到了嘛,所以,没有在生吴大哥的气哦,诶嘿嘿,嘿嘿嘿嘿~~~~~~”

    不不不,你一点儿也不知道,还有,琳娅的笑声好恐怖,和眼睛一样恐怖,拜托了,变回以前那个邻家的温柔女孩一样的琳娅吧。

    我恐惧的一步一步退后着。

    “根本没有在生吴大哥的气哦,所以冷静点,不要动,我只是想给吴大哥的嘴巴消消毒而已,没有任何其他意思。”

    该冷静的人是你呀琳娅!!你手中冒出的魔法是什么?是火球,你想将那玩意塞到我的嘴巴里吗?!

    我悲鸣一声,拔腿就跑。

    “等等,吴大哥,不许跑。”

    话刚落音,呼一声,一个足球大的赤红火球,从脸颊旁边擦了过去。

    不跑才怪呢,会没命的!!

    “吴大哥,等等,至少簌簌口也好。”

    和背后的话一起传来的,是擦着另外一侧脸颊而过的冰尖柱。

    会没命的,要是被琳娅逮到,绝对会没命!!

    另外一边……几十名菲妮粉丝目若呆鸡,脸上一块块肌肉无力的拉耸下去,面瘫了一片,宛如深渊一样的灰色对话,互相之间进行着。

    “接吻了呀。”

    “是呀,和菲妮殿下。”

    “意外的接吻了。”

    “明明已经有美貌无双的莎拉大人了。”

    “明明已经有温柔害羞的歌姬大人了。”

    “明明已经有睿智亲切的琳娅大人了。”

    “明明已经是莎尔娜女王最疼爱的弟弟了。”

    “话说回来,好想被莎尔娜女王踩在脚下用鞭子抽打呀,你们呢?”

    众人:“闭嘴!!”

    “还是莱娜大人的哥哥。”

    “我也想被莱娜大人柔软动人的声音叫一声哥哥呀混蛋!”

    众人:“都说给我闭嘴了!!”

    “和狐人族国色天香的露西亚大人似乎也有一腿。”

    “还是精灵女王的丈夫。”

    “现在,连我们最后的一片心灵净土,菲妮殿下,也没能逃脱魔掌!”

    “……”

    “……”

    “怎么说好呢,越是这样想,越觉得空虚呀!”

    “不,应该是难过才对!”

    “不不不,倒不如说是羡慕嫉妒恨吧!”

    “怎……怎么办?这股郁郁的感觉。”

    “但是对方可是凡长老呀!”

    “是呀,是凡长老,我们能赢吗?”

    “等等,不是能不能赢的问题,是该不该干的问题吧。”

    “没错,我赞同。”

    “附议。”

    “双手附议。”

    “我突然有点肚子疼,先回去解决一下,你们继续。”

    一阵混乱的拳打脚踢声响起,已有人出师未捷。

    “那么……”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

    下一瞬间,这群刚才还在全身散发出灰暗颓废无比的气息,宛如躲在昏暗小巷里的恶臭垃圾筒里的肮脏灰色老鼠一样的冒险者,突然爆发出了一股黑色气息,眼睛被一层黑色火焰所笼罩,铿锵铿锵,嗞啦嗞啦的声音响起,掏武器的掏武器,冒魔法的冒魔法。

    “噢噢噢噢噢噢噢————!!”

    发出不知道该用哀兵必胜还是丧家之犬形容的怒吼声,几十名冒险者冲了上去 。

    “凡长老,唯独今天,请你去死吧!”

    “把菲妮殿下的初吻还我!”

    “菲妮殿下是我的!”

    “琳娅大人,我们来帮你摁住他!”

    这些家伙,一个两个就知道浑水摸鱼,乘乱打劫吗?

    眼看黑压压的一群笨蛋冲了上来,我顿时火冒三丈。

    琳娅我不敢碰,正好拿你们来消气!!

    于是,前面是几十名冒险者,中间是过街老鼠,后有黑化琳娅,三方最后汇集在同一个点上,顿时,杀声震天,场面混乱无比,什么冰箭火弹,飞刀陷阱,漫天飞舞,好不壮观。

    “嗷嗷嗷!!是谁放的火球!给老子滚出来!”

    “是琳娅大人。”另外一道声音小声回答。

    “哦,误伤,误伤。”刚刚还气势汹汹的声音顿时焉了。

    “你这家伙,想乘乱对菲妮殿下做什么?”

    “混蛋,我只是想帮菲妮殿下擦点嘴唇上的脏物而已!”

    “那这张努起的嘴巴是怎么回事?”

    “情不自禁,以毒攻毒。”

    “兄弟们,揍!”

    片刻之后,原本目标一致的混战,变成了无差别的乱斗。

    莱曼长老和上百名精灵战士,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知所措。

    “莱娜,这……”

    目光一偏,莱曼长老有些老怀欣慰,阿卡拉大长老的目光果然不同凡响,你看,眼前还有一个镇定无比,用冷静的目光把握全局的人。

    “咦……咦咦?!”

    莱娜似乎突然被惊醒一般,全身一震,茫然的看了看四周。

    莱曼:“……”

    “莱娜,你……没事吧。”

    愣了一瞬,莱娜露出她那标志性的,让人心生宁静的恬静笑容:“请放心吧,莱曼长老,我没事。”

    “呼,那就好。”

    莱曼长老松了一口气,不错不错,在这种场面下依然波澜不惊,谈笑自如,冷静过人。

    然后,莱娜继续面带恬静安宁的笑容,伸出两只小手,在前面的空气中摸索起来。

    “是要找什么吗?我帮你。”

    “哥哥说过, 遇到这种事情的事情,只要能找到时光机钻进去,回到过去阻止一切发生就行了。”

    莱娜一边微笑的回答着,一边继续在前面摸索,就好像在她前面立着一台自动贩售机似地。

    莱曼:“……”

    他终于肯定,莱娜已经完全混乱了。

    “呼~~真危险,以后再逐一教训这群笨蛋好了。”

    混战之中,一道身影悄悄闪出,脱离了战斗,正是怀里抱着琳娅的本天才德鲁伊吴凡。

    “琳娅,已经安全了,没事了。”

    低着头,我用最温柔,最深情的目光和语言,对着怀里的琳娅。

    预料之中,琳娅【如同小兔子一般彷徨无助,梨花带雨,紧紧搂着自己的美丽面庞,并未映入眼中,取而代之的是——满屏的赤红和滚烫塞了过来。

    “轰————!!”

    近距离直接暴头。

    紧接着,又是轰隆隆的作响,这一次,却是旁边已经临近搭好的巨大舞台,终于在漫天飞舞的魔法和刀光剑影之中,不堪重负,轰然倒塌。

    众人再次惊呆,战场上,那些手里还握着飞刀刺向对方的,那些法杖上还萦绕着魔法元素,准备发射出去的冒险者,他们所有的动作,都在瞬间静止下来。

    然后,脑袋如同生了锈的机器一样,吱呀吱呀的僵硬转向舞台方向,看着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舞台,变成一堆废墟,都是吸了一口冷气。

    舞台的倒塌也让琳娅清醒过来,看着许多冒险者花了好几天时间才做成的舞台,变成了一堆废墟,顿时也呆了。

    然后,她的目光落到躺自己脚下,被直接暴头,整个脑袋如同非洲黑人一样,两眼迷糊,嘴巴不断吐出黑烟,头发更是直接变成了爆炸头的丈夫。

    “呜~~~~~~~~~”

    琳娅捂脸悲鸣中。

    “呵呵呵,没关系,我们精灵族也有不少这样的,对艺术抱着极端狂热的性格怪异的大师。”

    暂时从那片混乱的环境中撤退,一路上,莱曼长老笑着安慰我们,只是他的表情,和众多精灵士兵的脸一样,都在不断的抽搐着。

    这和艺术有半毛钱关系呀混蛋!

    我们一脸的垂头丧气,事到如今,这种软弱无力的安慰,只会对我们造成伤口撒盐的效果而已。

    在压抑沉闷的气氛之中,我果断结束掉了这次带领视察,带着一帮精灵浩浩荡荡向阿卡拉的小黑屋杀去。

    虽然说,麻烦的终端制造者,笨蛋和悲剧的领跑人菲妮和高特,已经将能丢的脸都丢了,前面应该再没什么危险才对,不过不能大意,别忘记,还有一个老酒鬼,另外,马拉格比的破坏力也不可小视。

    在这些人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之前,一定要将这些精灵撤走。

    提心吊胆的走了一路,终于,我们一行人离开了新区,在安顿好上百名精灵士兵的落脚处之后,便带着莱曼长老还有贝雅小丫头,来到了阿卡拉的小黑屋。

    刚刚跨入帐篷里面,我就像被抽掉了全身力气,身体软绵绵无力的瘫软在了一张长椅上。

    上帝呀,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要这样惩罚我?

    回想这短短的经历,我不由泪流满面,心中升起一股早知如此,我宁愿再去和那只痛苦蠕虫打一场,也不会接下这个该死的任务的强烈懊悔感。

    “哎呀呀,这是怎么了,在客人面前。”

    见我没有一点长老形象的瘫软在椅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阿卡拉,面带温和笑容,不痛不痒的轻轻责备了一句。

    “莱曼长老,一路上辛苦了。”

    “哪里,阿卡拉大长老,能够参加这次神诞日是我的荣幸。”莱曼长老连忙行礼。

    “阿卡拉奶奶!!”

    贝雅小丫头从后面探出头,然后便雀跃的飞扑到了阿卡拉的怀中。

    看不出,她和阿卡拉老狐狸的感情那么好。

    “哎哟,让老婆子我看看,一段时间不见,我们的贝雅小公主,个头又长高了不少嘛。”

    深谙人心的阿卡拉,哄蒂亚这种小丫头,就跟玩似的,一句话就说到了这丫头的痒处,瞧她一脸高兴灿烂的傻笑。

    “真的吗?嘻嘻,我就知道阿卡拉奶奶对我好,不像某人,自己不会长高了,就喜欢嫉妒别人。”

    这样说着,她讲斜视的冷漠目光,落到我身上。

    算了,我现在已经挤不出一丝力气,和这小丫头斗嘴了。

    我举手晃了晃,示意投降,又把这丫头乐坏了,真是笨蛋公主乐趣多呀,暗中撇了撇嘴,我不怀好意的如是揶揄起来。

    “抱歉,阿卡拉奶奶,让你久等了,稍微带莱曼长老他们,去新区逛了一圈。”

    我现在恨不得立刻能将刚刚一切发生在新区里的事情,从自己的脑海中抹杀,当然,能够将别人的记忆也抹杀掉就更好了。

    “没关系没关系,我都已经听说了。”

    阿卡拉依然的一脸温和慈祥的笑脸盈盈。

    但是,看到这张笑脸,我们几个却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寒战。

    凭着多年的经验,我们感觉到了……

    有杀气!

    “对……对不起!”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道歉,但是不约而同的,我,琳娅,还有莱娜,都从轮椅上站了起来,齐齐向阿卡拉低头。

    联盟的节***,在这一次视察中,已经完全掉光了,我们该对阿卡拉说这种话吗?不,或许她现在已经知道了。

    “我已经知道了,并不是你们的错,所以没有道歉的必要。”

    阿卡拉的笑脸越发灿烂。

    “高特那边,已经让人【注意】他的一举一动了。”

    我们齐齐打了一个冷战。

    “舞台倒塌了,也没办法,只能让那些冒险者【全力以赴】,赶在排练以前再建一座。”

    我们再次打了一个冷战。

    “至于吴。”阿卡拉带着笑意的目光,落到我身上。

    “神诞日到来之前,我【建议】你还不是要和菲妮见面比较好。”

    “是……是的!!”

    我一个立正,恨不得以过世的奶奶的名义发誓,直到风头过去以前,绝对不会和菲妮发生任何接触。

    不过,既然能下这种在外人砍人十分不可思议的命令,看来,阿卡拉现在也十分清楚了,当悲剧帝和准悲剧帝碰撞,究竟会摩擦出什么样的火花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