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变身——吴凡子喵?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变身——吴凡子喵?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变身——吴凡子喵?

    *************************************************************************************************

    “抱歉,今天让两位见笑了,都是我的失职导致。”

    笑眯眯的对着牙齿打颤的我们说完后,阿卡拉回过头,以联盟老大的身份,朝精灵族的两位代表,和在一旁不安分的探来探去的赫拉迪克小公主蒂亚,深深的点了点头。

    “哪里哪里,我们精灵族也有不少这样的,对艺术抱着极端狂热的性格怪异的大师。”

    虽然很想用自然而然的神色说出这句话,以示诚恳,但饶是莱曼长老这种等级的老狐狸,也还是在瞬间,脸部肌肉僵硬的抽搐了一下,看来,这一次视察新区建设时发生的事情,真的对这个平时生活在相对宁静雅致的精灵族里的长老,造成了很大冲击。

    不过,同一句安慰的话,重复三遍真的大丈夫?同样的招数第二次对我们使用就已经无效了,好好看清楚你面对的人吧,莱曼长老,下次就算绞尽脑汁也给我们换点新鲜的台词。

    “阿卡拉奶奶太客气了,我到是觉得联盟这边的冒险者很有趣哦。”

    贝雅小丫头那双充满灵气的眼睛,笑得跟弯月牙似地,毫不作假,比起莱曼长老不似安慰的安慰,还是这丫头童心真露所表达出来的感情更让人舒服。

    “我们精灵族那边,很难遇到那么有趣的事情,难道联盟的大家,每天都在过着这么欢乐的生活?”

    不不不,只有你单方面觉得有趣而已,对于我和许多人来说却是水深火热的一天,就算是天真无邪童言无忌也好,请不要说出这种这让人觉得是带着诅咒性质的残忍发问。

    “呵呵呵,没想到能让我们的贝雅小公主那么开心,这样想的话,到也不算是一件坏事。”

    喂喂喂,我们可不是杂技演员呀混蛋,高特猩猩,菲妮还有她那群粉丝或许是,但我绝对不是!!

    “只是呢,有个笨蛋总是在耳边聒噪,还欺负人。”这样说着,贝雅小丫头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撇向我这边。

    我勒个去,恶人先告状!!

    “阿卡拉奶奶,事情不是这样的。”

    我觉得不能再在沉默中吐槽了,于是站了出来,一手指着自己的耳朵,一手指着贝雅小丫头,神色忿忿。

    “她,咬我的耳朵!”

    “是笨蛋吴先欺负人!”贝雅不甘示弱。

    “你看,阿卡拉奶奶,她骂我是笨蛋。”似遭受到了莫大委屈,我狠狠抹了一把湿润眼角。

    “本殿下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总觉得要是勉强自己说些恭维笨蛋吴你的话,会对不起全世界的笨蛋。”贝雅两手叉腰,毒舌模式全开。

    “那还真是抱歉了……话说我什么时候对不起全世界的笨蛋了混蛋!!”

    我怒然掀桌,恨不得从嘴里喷出几口烈焰将这小丫头烤熟了吃掉。

    “恭维世界第一笨蛋的你的话,不是会对其他榜上有名的笨蛋造成困扰吗?”

    “啊……是吗?原来我是世界第一的笨蛋呀……”

    被说成这样了,没想到我竟然被说成这样了,本应该很愤怒才对,不过却突然莫名其妙的产生一种沾沾自喜的感觉,无论什么都好,原来咱已经被承认是世界第一了吗?这可是绝大部分人一辈子也做不到的事情,这样一想的话,就会觉得自己说不定是个非常可怕的家伙呢,嗯嗯~~~

    “……”

    话说回来,从四周投过来的数道怜悯目光,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已经悲哀到为自己世界第一笨蛋的称号而得意的立场都没有了吗?

    “阿卡拉奶奶,我要收回刚才的话,或许是我错了。”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贝雅小丫头就这么低头认错了。

    “我可不想承认被这样的笨蛋欺负过,会一辈子抬不起头做人的。”

    “……”

    我应该高呼三声冰释前嫌万岁吗?总觉得这丫头无时无刻不在吐槽自己呀混蛋。

    “解开误会就好,解开误会就好。”

    阿卡拉干咳几声,无奈的看了我一眼,似乎在说,你就不能用更好点的办法让这小丫头消停么?

    没办法,谁让我是笨蛋。

    回以一记大咧咧的眼神,所谓死猪不怕开水烫,今天的我,已经没有极限了。

    就在贝雅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骚乱。

    “怎么回事?”

    阿卡拉微微一愣,立刻就有士兵进来通报。

    “大长老,是穆拉丁大人和法拉大人,他们……”欲言又止。

    众人:“……”

    完蛋了,竟然是这两个老匹夫。

    瞬间,我们都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或许,他们单独一个,对节操所造成的削弱比不上老酒鬼高特之流,但是两人走在一起,威力何止成倍增加,不说其他,回忆一下精灵广场事件吧,这个世上,还有谁能匹敌这两个节操杀手的组合?

    吴,拜托你了,无论用什么方法,将这两个老家伙从这里抹杀掉。

    阿卡拉眼角一抽,分明向我发出了这样杀意俨然的信号。

    为什么做这种苦力的都是我?

    长叹一声,但是看看周围,就琳娅莱娜蒂亚,还有贝雅小丫头,莱曼长老,难道让她们去?无奈之下,我只好掀开帐门,往外一看。

    凭着德鲁伊的一双鹰眼,我轻而易举就发现在远处一前一后两道身影。

    “混蛋,穆矮冬瓜,将东西还给我!!”后面气急败坏怒吼着的是法拉老头。

    “哈哈哈哈,是疏忽大意的你不对,有本事来追呀,追呀!”

    领头狂奔的,毫无疑问就是穆矮冬瓜了,只见他将一只手高高举起,上面似乎抓着什么,时不时回过头去,朝后面的法拉老头发出狂妄笑声。

    真难以想象,他那冬瓜一样的体型,跑起来却是如此的猪突猛进,法拉几次的瞬移突袭,都被他闪了过去。

    另外,如果稍微脑补一下,将两人的话,还有脸上的表情,换一换,很容易就能在脑海中勾勒出一副夕阳海滩下追逐着的情侣……

    咕~~~,还是不要想象的好,太恶心了。

    真是让人不省心的两个老家伙呀,都已经一把岁数了,难道就把怕把下辈子的节操也卖掉吗?

    一边带着坠崖的感叹,我悄悄逼近,然后乘着穆矮冬瓜回过头去调侃法拉老头的时机,猛地一个冲刺,跃起,等穆矮冬瓜反应过来,我已经从他那只高举的手上,将一块类似水晶形状的魔法物品抢了过来。

    究竟是什么呢?值得法拉老头如此大动干戈,半空中,我细心打量手中这块水晶,冷不防这时候法拉也从后面瞬移上来,出现在头顶上,伸出鹰爪一样的枯手,一脸誓不罢休的抓向这枚水晶。

    “啪啦”一声,我被法拉砸了个正着,从天空掉落,下面垫着个穆矮冬瓜,三人惨叫一声,滚做一团掉在地上。

    就是这种狼狈的场面,法拉老头也没忘记他的水晶,一片鬼哭狼嚎中,那只老手瞄准方向,狠狠地抓向在我手上的水晶。

    另外一边,在这种意外之下,我则是处于本能的想保护这枚水晶,将它抓紧,于是法拉老头的手抢过来,用力一夺,我这边也抓的紧……

    这样的结果,就是啪啦一声脆响,看样子就知道不怎么结实的水晶,如同砸在地上的玻璃一样碎裂开来,包裹在里面的一团奇异能量,骤然发出刺目白光,然后是轰然一声爆炸,将我们三个炸了出去。

    “咳咳咳,这是怎么回事,这些白烟,那枚水晶究竟是什么玩意?”

    白光和爆炸之后,大量的白烟冒了出来,将所有人笼罩在里面,从那白光之中,似乎有什么微弱的魔法元素窜出,不小心撞入了自己的身体,就像大热天突然打开冰箱一样,我打了一个激灵,却并未在意,因为这道魔法元素的力量实在太弱了。

    “咦,怎么回事?咳咳咳,咳咳~~~”

    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嗓音似乎变了许多,是错觉吗?

    “法拉老头,这究竟是什么玩意?”另外一边,穆矮冬瓜咳嗽不断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我哪知道,是前几天刚刚鲁高因法师公会从一个新发现的古墓里找到的,这段时间忙,就先放在了一边,结果被你这混蛋给偷了,现在可好!!”

    法拉老头的声音从另外一个方向传出。

    心里带着隐隐的不安,我挥手卷起一股气流,将周围的白烟吹散。

    “我说你们两个呀,难道就不能消停点……咦?”

    话说到一般,我茫然了。

    这真的是自己的声音吗?不是吧,绝对不是吧,感觉就好像自己要说出来的话,透过另外张嘴巴说了出来。

    但是,这的确是从自己的喉咙里发出,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然后……

    视线稍微被什么给挡了,我下意识的摸了摸额头,结果摸了一把光溜顺滑的毛发类状物体。

    不不不,这就是毛发吧,是属于头发的一部分,被世人称之为刘海的东西吧。

    问题是,我一直留的是短发,哪来的刘海。

    全身上下,好像也有各种不对劲的感觉,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难道说……是受到了刚才那道微弱的魔法元素的影响,不对,那么微弱的力量,不可能造成如此大的改变,简单来说就是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多大能力干多大事,在任何世界都是适用的原则。

    这时候,目光无意中触及到了呆若木鸡的看着这边的穆矮冬瓜和法拉老头。

    怎么了这两个老家伙,见鬼了吗?莫非是看到自己长了刘海,感到很惊奇?这未免也太大惊小怪了吧,不不不,说不定是自己感觉良好,他们的目光并不是落到自己身上。

    于是,顺着他们的目光,我回过头往后一看,结果看到了从后面跟上来的一群人,琳娅,莱娜,蒂亚,贝雅,还有莱曼长老,同样是目若呆鸡的目光,投了过来。

    俨然,前后数道目光,都是以自己的身体为战场交织在一起,这样的话,就不算是自我感觉良好了。

    还是法拉老头最先反应过来,嘴里感叹了一句“效果拔群”,然后拿出一颗记忆水晶,啪啦一声,如同相机的闪光灯似地,将某一幕给保存了下来。

    咦?

    看到法拉老头的反应,还有所有人的目光聚焦,目若呆鸡的表情,我终于意识到了,或许出现在自己身上的变化,并不止是刘海长了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我慌张起来,连忙伸手摸了摸脸庞,果然,不对劲,到处都是不对劲的感觉,掌心感受到的,是更加细腻的手感,以及更加圆润的脸部轮廓。

    还没来得及找出镜子,我突然又发现了自己的双手,竟然变小了,手变小了,胳膊变细了,皮肤变白了,简直就像……就像女人的感觉。

    宛如一道惊雷在脑海中霹过,我呆滞的缓缓低下头,打量自己的身体,入目的,是高高凸起的胸部,纤细腰身,还有修长大腿……

    下意识的用手抓了抓胸前的凸起,手心上传来柔软感性的感觉……

    还有刚才就一直觉得奇怪的,变了许多的声音,不正是带着女人特意的尖细吗?

    “噢噢噢噢噢噢噢——————!!!”

    不知道是今天的第几次抓狂式悲鸣,但是,绝对是今天最惨烈,最凄厉的一声。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抓狂的抓着头发,不可置信的跪了下去。

    难道说……变身小说那种猎奇的题材,终于也发生在自己身上,而且还是在有了三个妻子以后?!接下来的剧情将会是幸福美好,福利满满的百合生活?!!

    咦?

    最后的一丝理智,让我察觉到点什么,又是轻咦了一声,抓着头发的手,摸了摸额头。

    刘海不见了。

    急忙摸了摸脸庞,低头打量一眼全身,我惊喜的跳了起来。

    没有变,还是自己以前的自己!!

    在身上摸了又摸,直至终于确认那张凡人等级的脸庞没有任何变化,身上的肉,不该少的没少,不该多的也没多,我才激动的泪流满面。

    梦,没错,刚才一定是一场噩梦。

    这时候,穆矮冬瓜和法拉老头的小声对话,钻入了耳朵。

    “果然是那个……”

    “究竟是什么东西?说清楚点。”

    “鲁高因法师公会传来这枚水晶的时候,就曾经说过,那个墓穴似乎是十几万年前,某个精通精神力幻术的法师的墓穴,因为不敢确定,所以才送来这边给我们研究。”

    “也就是说刚才看到的都是幻术了?”

    “没错,而且是以假乱真的幻术,连人的五感都能欺骗,看起来,摸起来,听起来,闻起来,都像是真的一样,了不起,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十分接近贝利尔的虚幻真实了。”

    “原来如此。”

    “可惜,里面包含的能量太少了,只维持了十多秒,而且就这么一块了,真正的精神幻术技巧,也早已经失传,也就是说,刚才那块水晶,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珍宝,你这老匹夫,都干了什么好事!!”

    “不可惜不可惜,不是还有这个吗?”

    “咦?”

    “是极是极,还有这个,这样一来也不算亏,嘿嘿嘿~~~”

    “是吧,还是多亏了我,嘿嘿嘿~~~”

    然后,两个老头猥琐的笑了起来。

    本能的感觉到一阵恶寒,我抬起头,将目光投了过去,然后,便看到这么一幕。

    两个恶心兮兮笑着的糟老头,目光围绕着手中的一颗记忆水晶,发出淫笑。

    “还是先确认一下里面的内容吧。”

    “没错没错,赶紧确认一下。”

    然后,记忆水晶一闪,从里面投影出一道彷徨失措,长发飘飘,娇小的身材被套在一袭过于宽大的斗篷里面的女性身影。

    “嗯,五官还算端正工整,小鼻子小嘴的。”

    “眼睛有点小,不过被刘海遮住了一半,反而有点朦胧的美感。”

    “脸蛋圆溜。”

    “皮肤白皙精致。”

    “尤其是这身材,啧啧,你看,隔着这样的宽大斗篷还能感受出来,丰满,纤细,修长,绝对的魔鬼身材。”

    “没想到呀没想到,吴小子变成女人以后,竟然会是这副模样。”

    “是呀,虽然不能说漂亮,不过却是十分耐看。”

    “要是拿出去卖的话……”

    接着是两口倒吸冷气的声音。

    然后,两个糟老头的眼睛,瞬间充斥着的金币的光芒。

    “被歌颂的救世主,大陆双子星,联盟史上最年轻的长老,精灵族的亲王殿下,号称有希望超越塔拉夏的新一代新星……的女性版本……”

    “说不定,凭着这颗水晶,我们就能成为大陆首富。”

    “不,不是说不定,是肯定,而且不是我们,是我!!”

    “你这混蛋,想独吞吗?”

    “什么叫独吞,这颗记忆水晶有你一毛的功劳?”

    “不是我偷出来,你能拍到?”

    “我没找你算这笔账就已经好了!!”

    正当两个老头剑拔弩张,准备为了大陆第一首富的美梦而大打出手的时候,一股浓重的黑红色杀气,将两人笼罩。

    僵硬的回过头,那两双还残留着金币颜色的老眼,入目的,是一头阴沉着脸,散发出无边煞气的布偶熊。

    “嘶啦”一声,那只毛茸茸的熊掌隔空划落,一条延伸出数公里之外,宛如刀切一样整齐的地面裂缝,从穆拉丁和法拉中间,擦着他们的鞋尖裂开……

    “咕噜~~~”

    喉咙各自发出一声艰难的吞咽,两个可怜的老头宛如置身于冰天雪地一般,老脸发青,抱成一团,全身瑟瑟发抖起来……

    ************************************************************************************************

    话说……小七最近是不是变奇怪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