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

    回到家以后,已经是傍晚时分,琳娅和莱娜已经先一步到家,结果自然能猜得出来,几个女孩摆出让人心疼的欲哭表情,像审问犯人一样,试图从我的口中,套出一些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也不可能存在的隐藏性取向,并将我全身上上下下检查了个遍。

    前所未有的悲剧一天。

    第二天,延续着昨天的风波,依然在继续,一路上,我不知道被多少人用诡异的目光盯着。

    “喂喂,吴小弟,听说你和菲妮有一腿?”

    在给琳娅和莱娜送去午饭的半路上,我被卡丽娜大姐搂着肩膀拦截下来,那副亲昵的样子,就仿佛在说,我们两是什么关系呀,别对我说那些用来应付其他外人的客套话,你就实话实说了吧,我会替你保守秘密的。

    “不,其实真的没什么,你们都误会了。”

    摆着一副麻木的面孔,我面无表情,身体笔直直立。

    如果我的算术没差的话,今天已经是第九次重复这句话了。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究竟要八卦到什么程度?为什么一个个都不怀好意,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是一场误会,却偏偏要摆出一副弄假成真的口吻?

    “吴小弟,你真是太见外了,哈哈哈哈~~~~~”

    卡丽娜大姐用力拍着我的肩膀,虽说只是巫师,但毕竟等级摆在那里,很疼的混蛋。

    “老实说,真的没有?真的真的,和姐姐我说实话吧,难道你还不相信我?我不会和任何人说的。”

    “不,真的没什么……”

    卡丽娜大姐,谣言的伊始,就是从这句被世人践踏最多的誓言开始,你让我如何相信你,再说真的没有什么拜托放过我吧。

    “真是个守口如瓶的家伙,不错不错,男人就该这样,不像我家的高特,唉……”

    似乎终于察觉到了,无论如何也休想从我的嘴里套出可以爆料的东西,卡丽娜大姐只能发出感叹。

    “话说回来,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那么确定,我和菲妮之间,真的有什么关系,昨天是一场误会,只要和在场的其他人稍微打听一下,就能立刻弄清楚状况不是吗?”

    “嗯哼,是吗?”卡丽娜大姐妖娆的将凤眼轻轻一眨。

    “想知道为什么的话,往这边一直走过去,你就能找到答案了。”

    是谁,是谁在那里散步我的谣言?

    往卡丽娜大姐指着的方向望去,我顿时呈超级赛亚人状。

    “对了,吴小弟。”

    刚准备开足十万马力杀过去,卡丽娜大姐却又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你知道我家的高特去哪里了吗?昨晚竟然没有回来,胆子生毛了。”这样说着,卡丽娜的亲切目光里,闪过一丝让人战栗的笑意。

    “……”

    高特呀……我突然回想起昨天阿卡拉说过的话。

    “该不会真的躲起来,去重新准备那些恶心的雕像了吧,这混蛋,最好不要被我找到,不然的话,看我不宰了他!!”

    就算说着这种杀气凛然的话,卡丽娜大姐依然是笑脸盈盈,好可怕,如果放在后宫动漫里,这种女人一般都会成为第一女主角的妈妈,并且一定会掌握着一种凡人无法想象的独门手艺。

    “应……应该是吧,啊哈哈,啊哈哈哈。”

    我发出艰难的苦笑,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一副的阴暗潮湿的地牢里,某头脏兮兮的猩猩拼命摇晃着周围狭隘的铁笼,发出嗷嗷悲鸣的景象。

    “不行,得快点找到这头笨蛋猩猩才行,不然又让他丢了联盟的脸,到时候我真的只要以死谢罪了,不和你说了,吴小弟,慢走。”

    这样风风火火的说完,卡丽娜大姐一个瞬移,消失在了眼前。

    在神诞日到来之前,估计是谁也别想找到高特了,我在胸口上,默默的为高特划了一个倒十字,然后两眼一瞪,杀向卡丽娜大姐指示的方向。

    咦,这个方向,莫非是……

    狂奔了一阵,我发现了有点不对劲,貌似有点眼熟呀,好像刚刚才来过似地……

    这不是前往昨天菲妮表演的那个舞台的路吗坑爹!!

    远远看到一群人围着什么,我顿时怒掀心灵的茶桌。

    “加油喵,加油喵~~~~”

    远远的,菲妮的声音传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化身为拉拉队娘的菲妮,依然散发出魅惑男人的无限风情,身穿着飘逸华丽的侍女装,舞动修长美丽的四肢,为那些重建舞台而辛苦忙碌着的冒险者鼓劲。

    “哦哦哦哦————!!”

    每次无意间露出一个诱人的姿势,那些冒险者就会像全身着了火一样,散发出无比的热量,手头上的工作突然加快好几倍,就算锤子捶到大拇指上也在所不惜。

    啧啧啧,一如既往的受欢迎呀,菲妮,一如既往的变态呀,菲妮粉丝。

    远远看着,我发出嗤笑声,我不控伪娘我自豪。

    牢记阿卡拉的警告,在神诞日到来之前,绝对不会靠近菲妮一步,我远远的看了一会,正打算离开,突然看见了这样一幕。

    几名明显燃烧着八卦之火的冒险者,围上了菲妮。

    “菲妮殿下,听说你和凡长老一直隐藏在暗处的那段不伦恋情,在昨天,终于大胆的向世人公布了出来,是这样吗?”

    然后其他冒险者也是七嘴八舌的发问,虽然隔的太远,声音太乱,听不清楚在问些什么,不过不用脑子猜也能猜出来,这些问题问来问去,其实都是围绕着一个话题。

    然后,远远的,我看到了菲妮脸蛋通红的低下头,仿佛自己的什么羞人秘密被公然揭穿了一样,显得心慌意乱,手足无措,娇羞动人。

    虽然听不清楚菲妮究竟回答了些什么,但是光看她这副模样,还有周围那些冒险者越发燃烧的八卦目光,我就知道,卡丽娜大姐所说的谣言的源头,就在这里了。

    “你……你们在干什么,快点离开,不许欺负我家菲妮,告诉你们,菲妮和那个什么凡长老,凡变态,才没有任何关系!!”

    欧娜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壮着胆子将包围菲妮的冒险者驱散,然后拉着菲妮转身就跑。

    欧娜显然没有料到,她的言行举止,更加激发了那些冒险者的八卦欲望,于是,一个个以男人、女人与伪娘的三角恋为题材的八卦,在他们脑海中酝酿起来,不久以后,这些谣言将散布五湖四海,成为家喻户晓,众人为之津津乐道的可信传闻。

    “哎呀呀,今天可是大收获呀。”

    眼看欧娜拉着菲妮离开视线,这群冒险者才收起手中的小本子和羽毛笔,仿佛刚刚从女人街里走出来般,一个个露出满足无比的神情,成群结队离去。

    然而,在他们前面等着的,是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斗篷之中,摩拳擦掌的古怪斗篷男。

    一番一面倒的战斗过后,这群八卦男全部鼻青脸肿的倒在地上。

    “我有一个十分不错的建议,你们难道不想试试看吗?”

    一脚踩在哀鸿遍野的“尸山”上,斗篷男那笼罩在阴影之中的面孔,裂开了一张如同恶魔般的笑脸。

    阴谋,一个庞大的阴谋,正在逐渐笼罩罗格营地。

    看着那群冒险者八卦男欢天喜地的离去,我拍了拍手心,暗道一声事成收工。

    想要遏止一个谣言的诞生,光靠武力是不够的,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创造出一个更加让人心动的八卦。

    “笑的那么恶心,一定又是在想什么坏事了。”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回过神一看,贝雅小丫头不知道何时已经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了眼前,吓了我一大跳。

    “鬼呀!!”我一点也不给面子的果断惊呼。

    “什么?”

    贝雅眉毛一横,怒了,真是个藏不住情绪的小丫头。

    “谁让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看清楚周围好不好,我说你在梦游吧。”贝雅脸上怒气,突然被一股“我真服了你的笨蛋之力”的脱力感所取代。

    咦?

    环视了一眼,发现周围全都是精灵士兵在干活以后,我又是吓了一跳。

    没想到自己竟然一路发呆,发呆到了这里,话说回来,这里不是蒂亚负责的区域吗?什么时候被精灵族给占领了。

    “蒂亚呢?”

    “在那里呢,喏!”

    贝雅努努嘴,示意不远处用心灵传动忙活着的蒂亚,她也发现了我,正忙着走不开,所以远远朝我招了招手,示意我等等,她很快就来。

    “喂喂喂,你这可是在欺负人呀。”

    我目瞪口呆,你说蒂亚在这里做着好好的,你就带一帮精灵士兵过来敲敲打打,这不是捣乱么?

    “谁说的,我可是问过了蒂亚,得到了她的允许才选择这里的。”

    “不……这只能证明蒂亚天性善良,心胸宽广罢了……”

    “你就那么想维护她吗?别忘记了,你可是我们精灵族的亲王。”贝雅气冲冲的朝我挥了挥小拳头。

    “不,我看忘记的人是你才对,平时根本没把我当亲王殿下尊重,只有到了需要这个身份的时候,才会记起来的,不正是你吗?”

    “咳……咳咳,我到也不是不能理解你的心情。”

    啊,话题被转移了,被用极其笨拙的手法,硬生生的给转移了。

    “毕竟,你看,我们精灵族那么多人,她们赫拉迪克族只有一个人,在我们这边热火朝天的干劲下,那边孤零零独自一个人干活的身影,就算我看到了也觉得十分可怜。”

    不,你是十分开心才对吧。

    “但是!!”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就是【大族】和【小族】之间的区别了,谁让我们精灵族有以亿为单位的庞大人口呢?哦呵呵呵呵~~~~~~~”

    “也请重视一***高和乳量之间的区别吧。”我小声嘀咕道。

    “你说什么?!”

    贝雅骄傲的笑声愕然中止,转而用一副不共戴天的恐怖目光盯着我,长发无风自动,漂亮精致的脸蛋,瞬间就被一层黑色笼罩,仿佛在说,你这家伙,竟然说了从创世之初就被潘多拉宝盒施以封印——这个世上最不该说出来的话!!

    “我说贝雅的确要比蒂亚成熟一点,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有,说的好。”又是一瞬间,贝雅恢复了常态,得意的仰起下巴。

    这丫头,还真好哄。

    “凡凡~~~你来的正好,我肚子饿了,呜咕~~~”

    这时候,蒂亚手头上的工作也告了一段落,立刻就像一只快乐的小鸟,连飞带扑的凑了上来。

    “知道了知道了,你这只小馋虫。”对于这样的蒂亚,我心中只有溺爱。

    “对了,蒂亚,你为什么要答应这小丫头,让她们到这里干活,这片区域,原本可都是你一个人的心血呀。”

    我忍不住好奇,如果是我的话,自己辛辛苦苦干了一般的活,突然有外人插手进来,纵使这种活,并没有所谓的抢功劳这一说法,但心里还是会觉得不爽。

    “因为……因为一个人的话,太勉强了。”

    蒂亚一边狼吞虎咽的扒着我给她带来的饭盒,一边呜咽回答道。

    “时间或许不大够,到时候,还是得让人过来帮忙,贝雅能来真是太好了。”

    “是这样吗?真是个好孩子。”

    我感动至极的摸着蒂亚的头,甚至旁边的一些精灵士兵,也被蒂亚这种包容和善良所感动。

    对于了解蒂亚的人来说,其实很容易能看穿她这番话的破绽,蒂亚虽然没有心机,但并不是说她笨,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她心里其实很清楚,所以说,这片区域的建设任务,如果不是有着十分充足的信心能够按时完成,蒂亚是不会那么轻易接下来的。

    纵使退一百步,蒂亚真的完成不了,那么,身为赫拉迪克族的公主,她也完全可以召集自己的族人过来帮忙,何必将自己辛苦的劳动成果,让给身为外人的精灵族来接手?

    因此,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蒂亚这是以一种温柔宽广,甚至是自我牺牲的大姐姐胸怀,接纳贝雅的任性呀。

    “我的饭盒呢?我没有吗?”见蒂亚在一旁啃饭盒,贝雅不乐意了。

    “哦,其实维拉丝也做了你的份。”

    “真的?!”贝雅惊喜中。

    “可惜被我在路上吃了。”

    “咬死你这笨蛋!!”

    蒂亚愤怒的扑了上来,好歹拿出维拉丝给她准备好的午餐,才算平息了这小丫头的愤怒。

    比起蒂亚的狼吞虎咽,贝雅的餐桌礼仪,就如同艺术一样,看着她小口小口的吃着,脑海之中只能浮现出诸如优雅高贵之类的贫乏词语去形容。

    “对了,贝雅,我想问你件事。”看着贝雅,我突然想起还有件事完了问。

    “……”

    贝雅困扰的看着我,似乎在说,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

    但是,困扰的纠结了一会儿,她还是放下了手中的饭盒,无奈的用洁白手帕,轻轻擦拭嘴角,然后回过头看着我。

    “是这样的,你知道阿尔托莉雅失踪这些日子,都去做了什么吗?”

    “哼,这种问题昨天你就该问了,不过……算你还有点良心,要是等今天过了还记不得问,那我这一辈子,也不会承认你和阿尔托姐姐的关系。”

    感情还有这样一个隐藏陷阱,我擦了擦冷汗,庆幸自己能够及时想起来。

    “其实我也不大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阿尔托姐姐回来以后,只说她突然找到了亚瑟王套装的残缺部件的线索,所以一路追寻,最后到了哈洛加斯。”

    事关重大,就连周围那些精灵士兵,贝雅也也压低声音,没让她们听见。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连任务到放在一旁去了。”

    事情的意外展开,让我不由的惊叹了一声,如果是这样的话,阿尔托莉雅宁愿放弃任务也要玩失踪的行为,就好解释了,毕竟,亚瑟王套装能否完整凑齐,可是和整个精灵族的命运紧紧相连。

    “那结果呢?找到了吗?”受贝雅凝重的语气影响,我也不自觉的压低了声音。

    “不知道,不过回来的时候,阿尔托姐姐的精神似乎不大好。”

    “好吧,我知道了,谢啦。”

    嘉奖的摸了摸贝雅的脑袋,我低头沉思,看来,想要知道结果如何,还得等遇到了阿尔托莉雅,或者是去找雅兰德兰亲自询问才行,怎么说,阿尔托莉雅也是自己的妻子,操心一下也是应该的……

    ************************************************************************************************

    被怂恿,今天将系统换成了七娘,很不习惯,生手,别扭,所以差点悲剧了,等慢慢摸熟了以后,再好好调教,要是还不行就换回xp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