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羊奶的正确喝法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羊奶的正确喝法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羊奶的正确喝法

    ************************************************************************************************

    “对了,贝雅,神诞日阿尔托莉雅会来吗?”

    “这个……说不定,要是忙完手头上的事情,阿尔托姐姐说不定会过来看一眼,怎么说这也是阿卡拉奶奶下了大功夫举办的节日。”

    贝雅咬着指头,摇了摇,又点了点,神色异常困惑。

    “不过,据小道消息说……”

    哦哦哦,精灵公主的小道消息吗?那对普通人来说可不是什么小道消息,而是惊天秘闻了。

    “虽然我不大敢确认,不过雅兰德兰奶奶似乎想让阿尔托姐姐来一趟的样子,好像说有什么东西……具体是什么,我就不大清楚了。”

    “很好,谢谢你了,贝雅。”

    听了这小丫头的小道消息以后,我已经能肯定,阿尔托莉雅十有***会在神诞日的时候过来露个脸,不过,雅兰德兰奶奶究竟想让她过来做什么呢?

    “恩哼,这不算什么,本殿下知道的事情多着了,还有,太随便的夸奖本殿下可不会接受。”

    明显被夸得很开心的贝雅,却偏偏双手抱胸,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傲娇的模样,可爱得紧。

    “那么这样怎么样?贝雅殿下万岁,贝雅殿***材丰满,贝雅殿下成熟过人。”

    “喀嚓”一声,贝雅手上的调羹被抓成了两截。

    “你……你你你,你这个笨蛋,是在故意羞辱我,是在故意羞辱我对吧。”

    眼睛通红,里面含着委屈和羞耻的泪水,贝雅双手抱着贫乏的胸膛,恶狠狠的怒瞪着我。

    “哪里,绝对没有。”

    我也感到很委屈,这可是咱少有的真心实意奉承,不含任何讽刺成分在里面,为什么反而被误会了呢?

    “总……总而言之,想让本殿下原谅你也不是不行。”

    正当我以为贝雅要一声令下,让周围的精灵士兵将我摁住,狠狠咬上一番的时候,她却突然这样说了。

    我反而更加毛骨悚然。

    “那……那个……只要……只要叫……叫凡姐姐就行了。”

    贝雅俏脸通红,扭扭捏捏的偷看了我一眼,立刻低下头去,两手捂着发烫的脸颊,露出期待的神色,好像在以为我会为她的这个要求,而产生些须犹豫。

    “……”

    其实我也很好奇,这个称呼对她究竟有什么样的吸引力?值得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提起。

    “贝雅。”

    我两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口气凝重。

    “啊……啊嗯。”贝雅现在的样子,就像被心上人告白一样,满脸的羞涩和期盼。

    “请继续恨我吧。”

    贝雅:“……”

    “咬死你!!”

    “我吃好了。”

    片刻之后,蒂亚将空空如也的饭盒一举,好快,真的好快,这个速度虽然比不上小幽灵,却已经完全可以蔑视普通人的存在了。

    趴在地上,我发出如是感叹。

    至于为什么是趴在地上,就要问问在腰背上骑着的贝雅丫头了,这野蛮丫头,坐在上面,小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在我的背上,每过一会,我就要象征性的发出一声惨叫,以满足贝雅的发泄,并让她继续给自己按摩下去。

    “那个……蒂亚,你是不是在生气着什么?”

    我呆呆的看着一脸阳光笑容的蒂亚,直觉得这份阳光如同冬日一般,灿烂中夹杂着一丝凉意。

    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蒂亚将吃掉的饭盒,放到了我的脑袋上。

    “诶嘿嘿,凡凡真有趣。”

    蒂亚在我面前蹲下来,非常诡异的将话题给转移了。

    顺便一说,因为穿的是紧身兽皮短裙,这样一等下来的话,裙子就会被绷得紧紧,贴在大腿上,反而不如普通的水手裙,能看见里面穿什么***。

    当然,我绝对没有可惜什么,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罢了,神马东西都是有利也有弊这个事实。

    “蒂……蒂亚,里立领赖冷厉啦,日乐浪啦?”

    后面的话变得含糊不清,是因为蒂亚将她刚刚吃饭的筷子,捅到我的嘴巴里面,就像是小时候捅蚂蚁窝那样,抓着筷子头转来转去,转来转去。

    另外,难道是因为类似于主角和配角之间的待遇区别问题?为什么没人站出来替我翻译刚才那些话?迷之声呢?主角专用的迷之声呢混蛋?!!

    “够了!陪小丫头玩耍的时间到此为止。”

    牙齿一张,将嘴巴里搅着的筷子咬断,接着将背上的贝雅掀翻,我拍拍身上的尘埃,站了起来。

    还得给琳娅莱娜她们送午餐呢,可没太多时间陪这两个小丫头玩闹,虽然我不大明白为什么蒂亚会莫名其妙的生气就是了。

    “小丫头们,好好加油吧,我先走了。”

    说着,我已经像一阵风似的离开原地,然后又像一阵风似的回来,将两瓶新鲜挤出的羊奶,放在两个小丫头面前,大手在还在发呆的贝雅头上轻轻一按。

    “抱歉了,这可不是你在精灵族喝的那么精致昂贵的东西,喝不喝由你,但是千万记得,要饭盒喝瓶子还回来,不然下次就没你的份了。”

    贝雅呆了呆,张口欲说。我没有理会,又卷起一道狂风离开了。

    两个小公主望着身影离开的方向,半响说不出一句话。

    “要喝吗,贝雅?”

    蒂亚两眼放光的看着地上两瓶羊奶,心里的小念头不言而喻。

    “谁……谁说不喝了!”

    贝雅鸿慌慌张张的将一瓶羊奶抱在怀里,警惕的看着蒂亚。

    “是吗?那一起喝吧。”

    虽然“再来一瓶”的梦想被击破,蒂亚脸上的笑容依然和煦无垢和美丽,仿佛永远不知道失落伤心为何物。

    “为……为什么要盯着我,你真的是公主吗?竟然做出这种没有礼貌的事情。”

    贝雅刚打算将刚才未能完成的午餐大业继续下去,就发现蒂亚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她,一动不动。

    “贝雅好厉害,就连吃饭的样子都那么好看。”

    “只……只不过是普普通通而已,你才是,为什么一族公主,吃相会那么狼狈,这才是让人惊讶的事情吧。”

    被蒂亚突然的夸赞,弄得有些手忙脚乱,但是很快,回过神来的贝雅,小尾巴高高地翘了起来。

    “是吗?但是凡凡也是这样吃哦。”蒂亚歪头表示不解。

    “是女孩子的话,就别和那种野蛮笨蛋学!”贝雅哭笑不得。

    “但是爱丽丝姐姐也是这样吃哦。”蒂亚的头更歪了。

    “呜~~~那……那是特例。”

    蒂亚口中的爱丽丝姐姐,就是经常附体(?)在笨蛋吴身上的那个人类幽灵,知道诸多“小道消息”的贝雅,自然不会不知道她的存在,从那个人类幽灵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如此圣洁,如此高贵,如此美丽,光在远远的站在一旁,就能够感受到被神圣温暖的气息包裹起来。

    而且,根据贝雅的小道消息,这个人类幽灵还是连雅兰德兰大长老都必须尊重的存在,所以听蒂亚这样一说,她立刻便像被施展了沉默术一样,结结巴巴说不成一句完整的话。

    “总而言之,本殿下这次就破例施恩,教会你公主该有的餐桌礼仪。”贝雅转移话题的技巧,依旧拙劣。

    “谢谢你,贝雅,不过不需要哦。”

    “什……什么?!”遭到狗咬吕洞宾待遇的贝雅,瞪大眼睛,难得本殿下开恩,这个赫拉迪克族小丫头竟然不领情?

    “贝雅吃饭的样子,虽然好看,但是太慢了,对于我们来说,吃饭必须得快点才行,不然会被爷爷责骂,赫拉迪克族的大家都是这样。”

    “难以置信,我现在都有点怀疑,你们赫拉迪克族真的是那个传说中的魔法一族吗?这种野人一样的行为,巫师不应该都是优雅高贵的人吗?”

    贝雅怎么样都无法理解,因为她并未经历过赫拉迪克族在荒芜的沙漠之中,被困千年的苦难,那种环境下,想要生存,哪怕是国王,也必须学会他曾经鄙视和嗤笑的野人技巧,哪还顾得上什么优雅和高贵的礼仪。

    “维拉丝姐姐做的饭盒,好吃吗?”

    虽然被贝雅说成是野人,不过蒂亚一点儿也不在意,不然,她也不会以公主之尊,至今依然保持着这身兽皮短衣的打扮,对于别人来说,这样的打扮是青春性感,但是对蒂亚来说,这样打扮,只不过是为了更方便活动,更好的行动,或者说是狩猎而已。

    事实证明,随着现在的赫拉迪克族的巫师不断融入联盟之中,组成一个个冒险小队,许多冒险者惊讶的发现,这些巫师不但有着惊人的魔法天赋,同时更有着惊人的生存能力,狩猎技巧,隐匿技巧,在怪物堆里面自保的技巧,样样都会,并且十分吃苦耐劳,简直就是巫师和亚马逊的结合体。

    还是那句话,凡是有利有弊,虽然赫拉迪克族被困千年,导致实力大减,但是他们的韧性却得到了磨练,一旦脱困,便比以往更加大放光彩。

    “嗯~~”

    默默的咽下一口饭,贝雅低声轻应。

    “要吃干净哦,不然维拉丝姐姐会生气的,很恐怖的。”蒂亚压低声音,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般,全身打了一个激灵。

    “嗯~~”

    “贝雅……”

    “我说呀。”贝雅无可奈何的放下筷子,抹抹嘴角。

    “你让我先吃完了再说好吗?你不是还有一瓶羊奶没喝完吗?快点喝了吗?”

    “我在等贝雅一起喝。”蒂亚坚定的点点头。

    “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等的价值,你是笨蛋吗?!”

    “凡凡说过,要一起喝才有趣。”

    “又是那个笨蛋吴吗,你真是中毒了。”贝雅无可奈何,只能加快速度把饭盒吃干净了。

    “然后呢,一口气拔开瓶盖,没错,要用气势,气势!!”

    蒂亚在教着贝雅羊奶的正确喝法。

    “然后这样,一手叉腰,另外一首握着瓶子,仰起头,这样咕噜咕噜的一口喝下去,一口喝不下可不行,要用气势,气势!!”

    蒂亚做出了一个洗澡过后,经典的饮奶姿势。

    于是,两个小丫头嘀咕了一阵,然后摆好姿势,一口气拔开瓶盖,一手叉腰,仰着头。

    “咕噜咕噜~~~~”

    “呼哈~~”呼出满足的气息。

    一口气喝光了!

    “没想到……竟然还真的挺带感的,这种喝法……”

    贝雅若有所思的看着空瓶子,思索着要不要在精灵族推广,虽然是很粗鲁,太过豪迈的喝法,不过真正做起来,却意外的……正如蒂亚那小丫头所说的,有气势!

    “你在干什么呢?无论如何这样做也太失礼了吧!”

    回过神,见蒂亚还在伸出小舌头,吧嗒吧嗒的舔着瓶口,似乎颇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贝雅不由大喊起来。

    这种行为,就像吃完了饭以后,还要舔干净碗底一样,对于爱美的精灵来说是无法容忍的一幕。

    “嗯~~嗯呜~~~,不是这样的,贝雅。”

    放下瓶子,蒂亚摇了摇头,然后神秘兮兮的凑到贝雅耳边。

    “我呀,是在练习哦。”

    “练习?”贝雅一脸的困惑。

    “是哦,是练习,书上说过,为了让男人在床上高兴,可以这样练习。”

    “骗人吧,练习这种东西有什么用,怎么让男人高兴?”

    虽然为了尽快【成熟】起来,贝雅看了不少儿童不宜的书籍,听到床上这两个字时,立刻脸蛋通红,知道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这种高级别的技巧还未接触到,因此听蒂亚一说,更是满脸的不解。

    “我也不大清楚,到时候问问凡凡吧。”

    “你想在床上的时候问他吗?”贝雅满脸黑线。

    “有什么不对吗?”蒂亚微笑着把头一歪。

    “你真的想和那种笨蛋,做……做生孩子的事情?!!”

    “是哦。”

    “……”

    因为蒂亚回答的太理所当然了,简直就像在说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般,一时之间,贝雅反倒不知道该责骂去反驳了。

    另外一边……

    我已经安全将饭盒送到了琳娅和莱娜手上,这一次没有遇到老酒鬼或是高特这样的阻碍,完美的完成了任务。

    奇怪了,高特也就罢了,为什么老酒鬼……难道说她也……想到一种可能性,我不禁全身战栗起来,那间脑海中虚构出来的阴暗潮湿,老鼠猖獗的牢房里面,又多了一个牢笼,多了一个人。

    在联盟的节操频频遭遇熊市之下,老狐狸阿卡拉终于黑化了。

    “哥哥,昨天……昨天真的非常抱歉。”

    现在,莱娜正在不断的给我赔礼道歉,恢复理智以后,无论这么想,昨天发生的事情,她的那些行为反应,都太让人吃惊了。

    “没关系没关系,莱娜不是担心我,才会变得那么奇怪吗?”

    “呜~~,真的那么奇怪吗?”莱娜低头悲鸣。

    “的确有点奇怪,不过那样的莱娜,也很可爱就是了。”我用力的点点头。

    “呼,那就好。”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应该没那么容易为昨天的事情释怀的莱娜,似乎微妙的接受了我这种解释,变得开心起来。

    女孩子的心思,就是难猜呀。

    然后是琳娅。

    我的目光落到她身上,这可爱的小妮子,竟然不好意思的悲鸣一声,将饭盒举起,挡住在前面,以遮挡我的视线。

    如果说昨天莱娜的行为很奇怪的话,那么琳娅,就完完全全是个怪人了。

    不过,看到平时透露出一股冷睿之美的琳娅,变成那副脱线的天然呆模样,也十分有趣,十分可爱就是了,如果能不爆我的头,不脱我的裤子的话……

    “怎么样,我的琳娅宝贝……”

    在琳娅用饭盒遮挡视线的时候,我已经从悄悄出现在她一旁,将她半搂在怀中,咬着白皙耳朵,暧昧的轻轻呵气。

    “终于相信我没有变成女人了吧,要不今天晚上继续确认一下?”

    对于想脱下丈夫的裤子以确认性别的琳娅,我自然是要略施惩戒,顺便让她确认个够,所以说,昨天晚上,我给了琳娅一整晚的证据,到现在,我们两个的眼睛,都还带着不可察觉的淡淡黑眼圈。

    “呜~~~~”

    被我搂着,无法逃脱的琳娅,俏脸鲜红欲滴,只能拼命摇头,带动着胸前那对将宽大的法师袍高高顶起的丰满巨硕,也上下左右的微微摇摆起来,看的我是口干舌燥,心想今晚是不是继续惩罚一下琳娅才好。

    ”咦?”

    突然,莫名的一阵心灵悸动,我猛地回过头,注视着营地的方向。

    “吴大哥,怎么了?”见我这个样子,琳娅放下心头的娇羞不堪,关切问道。

    “好像有种……不,没什么。”我摇了摇头。

    这种心灵宛如预知一样的心灵悸动,难道是说……

    ************************************************************************************************

    地上一年,天上方才一日,所以说,牛郎和织女其实每天都在做着“啪啪啪”的事情,七夕什么的,和圣诞老人一样,都是骗人~~~

    ***:一日七娘游……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