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卡丽娜的震惊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卡丽娜的震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卡丽娜的震惊

    *************************************************************************************************

    “莎尔娜,原来是这样,她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莎尔娜!”

    回想起吴小弟一直喊着的名字,一直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卡丽娜,终于见识到了鲁高因女王的风采。

    的确,在第二世界,莎尔娜的名声甚至已经传到了哈洛加斯,不过,虽然有单挑督瑞尔的分身的战绩,但和真正在哈洛加斯留下不可磨灭的威名的西雅图克以及卡洛斯比起来,却不是差了一点两点,或许哈洛加斯那些冒险者,更加感兴趣的是鲁高因女王的美貌。

    现在,卡丽娜总算见识到了鲁高因女王的风采,以第二世界哈洛加斯级冒险者的名义,她敢保证,莎尔娜如果去了哈洛加斯,那些肆意讨论她的美貌而不是实力的冒险者,用不了多久,在她面前就会变得比兔子还要乖巧。

    因此,此时此刻的莎尔娜,拥有着不逊色于西雅图克和卡洛斯,很有可能同样踏入了领域境界的她,以及有了傲视以及横扫整个哈洛加斯的能力,卡丽娜甚至能想象出来,从鲁高因女王,到库拉斯特女王,再到群魔堡垒的女王,直至哈洛加斯女王,莎尔娜一路踏着无数战败者的身体,最终登上那高立云端的联盟女王宝座的杀伐足迹。

    莎尔娜女王之风采,如此孤傲,如此强盛。

    呆呆看着小雪消失的方向,卡丽娜最后叹了一口气,这一声叹息中,大有英雄迟暮,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失落。

    她和高特两个,在同一代冒险者中也算是佼佼者了,虽然并未因此而自傲,但是多少有些满足于自己的优秀天赋。

    但是,直至听闻到第二世界的两大强者以后,再到之后,她的冒险小队,包括高特和卡丽娜自己两个伪领域级,以及另外三个准伪领域级队友组成的冒险者小队,被西雅图克一人打败之后,卡丽娜心中的沮丧,其实远远大于对西雅图克的怨恨。

    一直以来的自信被打破了,原本以为自己在冒险者中,就算谦虚一点,也勉强是半个天才吧这样,但是直至被西雅图克打败以后,卡丽娜才猛然觉悟到了一点。

    或许,她和高特,在冒险者之中的确算优秀,但是,这个世上还有一种人,和这种人相比,就如冒险者于平民之间的差距一样,自己所满足的优秀天赋,在这种人面前,什么都不是。

    卡丽娜感受到了一股平民面对冒险者时的无力,谁不想变强大?尤其是在暗黑大陆,这种渴望尤为的强烈,但是事实却是,平民无论付出多少努力,无论流下多少汗水,只要不具备转职的可能性,都不可能触及到冒险者的世界。

    被西雅图克打败以后,卡丽娜的心情也是如同这般,无论自己付出多少汗水和努力,都不可能和这种人相提并论。

    震惊沮丧无奈过后,卡丽娜也只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接受这个世上,冒险者里面,存在着另外一个更高的层次,另外一种连她这样的天赋优秀的冒险者,都永远无法企及的人。

    卡丽娜可以接受或许在年龄上,比她还要小一点的西雅图克和卡洛斯存在的事实,但是,却依然无法接受莎尔娜这样的人的存在。

    拥有着让女人都为之惊艳的美貌,身材好的找不到一丝瑕疵,金子一样的长发以及大海般的眼睛,象征着高贵与无限,就像在以及镶满了各色宝石的奢华至极的水晶皇冠上,注入高傲强大的灵魂,就像上帝将这个世上最美好的东西集合在一起所创造出来。

    如果仅仅是这样,卡丽娜还能接受,问题是,这个亚马逊,足足比自己,比西雅图克和卡洛斯小了几十岁,记得吴小弟曾经提到过,他的莎尔娜姐姐,也不过是大他几岁而已。

    在这个年龄,就以及拥有了匹敌西雅图克和卡洛斯的实力,卡丽娜无法想象,等莎尔娜到了西雅图克和卡洛斯那个年龄以后,究竟会达到一种什么样的高度,或许相对于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来说,莎尔娜的存在,又是另外一种层次。

    当然,卡丽娜不知道的一点是,莎尔娜能够迅速提升到现在的实力,和她的父亲亚洛的生命传承有关。

    莎尔娜的父亲亚洛,和当时的西雅图克与卡洛斯并称为堕落联盟三巨头,三人之中,以身为高等精灵的巫师亚洛最强,甚至同为三巨头之一的另外两个人,也不大清楚亚洛的真正实力,只是据后来老酒鬼她们的估计,比武大会那时候的亚洛,其实可能已经突破到了领域的境界,只不过当时那场战斗,亚洛本来就是抱着【回归】的念头,为了刺激莎尔娜姐姐,将自己的生命和力量传承于她,光是伪领域就已经够了,并不需要展现出全部的实力。

    当然,虽然父亲亚洛在这里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但是却依然无法掩盖莎尔娜的天赋强大,同时扮演着莎尔娜的母亲和老师角色的卡夏,在她心里面,从未收回过一句话,那就是,莎尔娜是她所教过的学生里面最具天赋的一个,看着她,卡夏简直就像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影子,就算对所谓的命运论丝毫不感冒,卡夏也不得不认为,她与莎尔娜的相遇,绝对是一段上天安排好的缘分。

    卡丽娜无法了解这些更加深层次的东西,所以对于莎尔娜在不到四十这个年纪,就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力量,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

    要知道,许多冒险者都是过了三十岁才转职,能在三十岁以前转职的冒险者,都是天赋过人了,所以其实,对于冒险者来说,三十岁到五十岁这个年龄,是普遍认同的冒险者的【少年】时期,而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说好听点,是小孩,说难听点,就是菜鸟、还裹着尿布的婴儿。

    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存在,就像是正直青壮年,便拥有了四百大妈般的凶残能力,虽然有点让人难以接受,却并非完全无法接受,而莎尔娜的存在,就相当于一个婴儿,一个还未断奶的小孩,就已经拥有了超人一样的力量,这叫一个正常人如何能接受得了?

    想着想着,卡丽娜越是受到了打击,莎尔娜这种女人的出现,还让其他女人怎么活呀,或许,也只有吴小弟的另外几名妻子,才能在不同的领域与之较量一下,但是于一名冒险者来说,莎尔娜的强大实力,她的冰冷孤傲,和与生俱来的女王气质,是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

    此刻,卡丽娜也不禁有些泪流满,仿佛突然之间被带到了一个无法用常识去理解的光怪陆离的世界……

    最后,无论是她,或者是其他冒险者,在将所有的仰视目光,都落到莎尔娜那无法掩饰的光华上面时,她们却忘记了一个人,或者说,刻意的忽略了一个人。

    没错,仿佛漩涡一样,将这些优秀的人一个个集中到一起的,某个笨蛋德鲁伊。

    大家惊讶于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实力,惊讶于莎尔娜的女王风范和她这个年龄不该具备的实力,但是却似乎从未去想过,就在这些人的身边,还有一个更加变态的家伙,年纪比莎尔娜还要更小几岁,实力却已经直逼世界之力,准四翼阶段,魔王级实力。

    不知为何,大家都刻意忽略了这一点,仿佛这个德鲁伊的存在,是一种虚幻般,他们为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而惊讶,仰视着莎尔娜,却没有注意过周围还有一个摆出打杂长老的姿态跑来跑去,实力已经到了一个冒险者无法想象境界的家伙。

    如果说以前,还有人为这个打杂长老而不断震惊,那么,在不断见识过后,就变得如同现在一般,完全无视掉了。

    或许,在大家的潜意识当中,他们眼前的德鲁伊,已经被当成了一种理所当然的现象。

    因为对方是大陆双子星,是救世主嘛。

    有谁会去和救世主比较?如果谁都能当得了救世主,那救世主也就不是救世主了。

    当然,想要让这群冒险者,产生这种下意识的回避本能,可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不必成为救世主容易。

    因为每一个冒险者,心中几乎都有同一个梦,那就是成为七英雄那般的人物,大家都梦想着成为英雄,以那个目标而奋斗,这样一来,眼界自然就高了。

    想想,一个抱着“老子未来说不定能成为七英雄那样的人物”的冒险者,想要让他们佩服,很简单,足够强大就行了,但是想要他们每一个人,在见到你之后,都会产生一种“我靠,虽然我是英雄,但你是救世主呀,你也好意思来欺负我这种正常人?”的念头,却是必须是对方变态到一定的境界,才会滋生。

    毫无疑问,某个笨蛋德鲁伊就是这样的家伙,而且是更加超越一筹,已经到了一种“这家伙,就算哪天突然变成上帝也不会觉得出奇吧”的麻木感觉,所以才会被大家刻意忽视掉,毕竟,这个世上,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拿上帝作为竞争对手。

    不说其他冒险者,最近,就连卡洛斯和西雅图克都有这种趋势了,几年前大家还在互相较劲,不相上下,但是现在,自己辛辛苦苦提升到了领域级别,对方却已经打败了世界之力级别的敌人,你说和这种变态比,不是自找不痛快吗?

    “……”

    卡丽娜沮丧了片刻,突然站起来,将闪闪发光的目光,落到小二它们身上。

    莱娜正在为小三梳理着毛发,后面还有小四和小五在排队等待,大概因为同是带着一个狼字,鬼狼们尤其喜欢莱娜。

    琳娅则是和小二附耳说话,听她的意思,是打算先带这几只鬼狼,去把身上的血腥味洗掉再说,以免回到家将西露丝和艾柯露给吓着了,某人的重度女儿控属性,就连小二它们都十分清楚,所以听到琳娅这样一说,立刻就吓了一个哆嗦,不断点头。

    “琳娅妹妹,莱娜妹妹,请问……我能摸一摸吗?”

    小雪走了以后,剩余四只鬼狼对卡丽娜的威慑大减,她的胆子也肥了起来,类似于一种化悲愤为食欲的心情,她将内心的沮丧,都转移到了对小二它们的喜爱当中。

    “洗澡吗?我也来帮忙吧。”看着小二它们一身雪白的毛发,还有后面毛茸茸的狼尾巴,卡丽娜不禁感叹,要是将它们的身体当做枕头,尾巴当做被子的话,那该多么幸福呀。

    事实上,某德鲁伊的确是经常这么做,不仅仅是小雪它们,还有某只小狐狸的尾巴,都曾惨遭毒手过……

    面对卡丽娜越发可怕的目光,小二它们一个激灵,不好,小雪老大不在,自己四个可不是这莫名其妙的女人的对手,还是早早跑人为上。

    于是,将眼前的琳娅和莱娜一叼,甩到自己背上,四只鬼狼撒腿就跑。

    “喂喂,等等我呀,别这样嘛,我只是想摸一摸而已。”远远的,卡丽娜不死心的声音响了起来……

    “哈欠————!!”

    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我揉着发痒的鼻子,困惑起来。

    是谁,究竟是谁又在背后说我的坏话,最近老是不断的中枪,难道说上帝那混蛋真的打算让我接手菲妮头顶上的悲剧帝皇冠?

    “我可不记得允许过你发呆。”

    只是愣了一秒不到,耳朵就被提了起来,莎尔娜姐姐带着寒气的声音跟着响起。

    “很……很快就好了。”我顿时悲鸣。

    说到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在莎尔娜姐姐的指示下,小雪带着我们两个来到了北区训练营边缘的某个偏僻不为人知的丛林旁边。

    其实说不为人知,并不恰当,相反应该是广为人知才对,因为这里,曾经是在罗格女王时期,莎尔娜姐姐住了十几年,被她当做唯一的家的地方。

    于是,纵使知道,这个偏僻的地方,在越过丛林以后,有一个小湖泊,那里的景色美的如同仙境一般,但是女王余威犹在,再加上老酒鬼这个傲娇的老女人,时不时对菜鸟冒险者们施以威逼恐吓,以至于这片土地,满满的成为了整个营地公开的禁地,就如同校园传说一般,一代传给下一代,然后被无限放大。

    直到最后,莎尔娜女王开始生吃活人了,开始和安达里尔称姐道妹了,开始巨大化,嘴巴喷着火焰,一脚就能将一个酒吧给踏平了。

    自然,对于散播这些谣言的家伙,我都施以了恐怖的惩罚,到现在,只有罪魁祸首还逍遥法外,不用说,元凶就是老酒鬼,就算是处于保护莎尔娜姐姐的家的用意,我也绝对不会如此轻易放过她。

    好不容易,在我的巧手施为下,小小的帐篷被搭建完毕,松了一口气,我退后几步,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嗯,还好,虽然有好几个月没有扎过帐篷了,但怎么说也是历练必备技能,这门功夫绝对不可能有哪个人会落下。

    “姐姐,你看,帐篷扎好了,你满意不?转过身,我对着莎尔娜姐姐露出献媚笑容。

    “嗯,不错。”

    看着帐篷,莎尔娜姐姐冰冷的眸子中,掠过一丝怀念,随即点点头。

    “那么……姐姐不生我的气了?”

    “生气,我可从来没有生过弟弟的气。”回过头,莎尔娜姐姐理所当然的说道。

    “没有生气就好,没有生气就好,那么刚才说的惩罚也就……嘿嘿~~~”

    我顿时如获大赦,女王u字箍什么的,才不会觉得高兴,我可不是m呀混蛋。

    “谁说不用惩罚了?”在我的目瞪口呆中,姐姐带着寒冷的笑意,反问一句。

    “姐姐你刚才不是说不生气了吗?”我露出欲哭的表情。

    “为什么一定要把生气和惩罚联系到一起呢?难道说不生气就不能惩罚?”

    “呜~~~~!!”

    我顿时语塞,这是赤裸裸的女王式发言呀!!

    “你看,我不是已经帮姐姐把帐篷搭得漂漂亮亮了吗?就把这当做惩罚吧行不?莎尔娜姐姐~~~”

    我德鲁伊吴凡,是一个勇敢的男人,就算是在女王面前也敢于高价还价外加撒娇。

    “嗯,的确……搭好帐篷真是帮了大忙。”

    莎尔娜姐姐低头沉思,似乎在考虑着赦免我的可能性。

    但是下一句话,却将我打入了万丈深渊。

    “帐篷搭好,可以开始正式惩罚了。”

    “咦~~~~咦咦?!!”

    挖坑埋自己,这句话大概就是此刻我的心情。

    被莎尔娜姐姐拎着衣领,脑袋,上半身,逐渐的没入了帐篷里面,连最后一只努力伸向外面,向小雪发出求助的手,最后也一并吞没。

    “哈呜~~~~”

    小雪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然后就在这时,噔的一声,一根明晃晃的长枪从帐门缝隙中刺出,深深没入了离它的前肢不足一厘米的地里面。

    那根长枪,就仿佛是一张大大的驱逐令,全身哆嗦了一下,小雪顾不得一脸的哈欠倦意,转身拔腿就跑。

    随后,小雪听到了身后传出的惨绝人寰悲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