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爆炸魔的悲剧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爆炸魔的悲剧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爆炸魔的悲剧

    ********************************************************************************************

    要是知道维拉丝现在心里的想法,我估计会一口老血连喷十秒。

    就算是给阿卡拉压榨干苦力活,也好过被那些熊孩子们纠缠呀,你以为我真的很稀罕那些糖果和饼干吗,真当我是街头卖萌……哦,是卖艺的布偶熊来着?

    不过,嗯哼,如果是维拉丝给自己生的女孩,那又不可同日而语了,自己的宝贝女儿,怎么能和那些熊孩子相比呢?

    当然,也无任喜欢和维拉丝制造孩子的过程。

    话说回来,我觉得一定会有人吐槽为什么一定是女孩,哼,连本德鲁伊的第六感都不相信的家伙,干脆被一万头驴舔死算了,就算退一亿步讲,即使是男孩,干脆就将他扔到深山老林里和熊呀老虎呀什么的一起磨练算了,动漫里不是经常有这样的情节吗?

    于是,在不知道维拉丝的想法的情况下,我继续选择了潜藏。

    作为领域级的高手,以及罗格第一爱妻党,我表示早就已经发现了维拉丝,但……

    我的可爱害羞的妻子哟,不是丈夫我狠心不出来见你,现在咱正在执行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得有三过家门而不入的觉悟才行。

    只是……

    我不安的挪了挪屁股。

    是我的错觉吗?总感觉维拉丝的目光,好像穿透了灌木丛,直盯盯的落在屁股上。

    难道是发现了我,不可能吧,如此完美的伪装,哦,对了,一定是灵魂联锁的关系,感应到了我的存在吧。

    想到这一点,我顿时释然,只是还有一个摸不懂的地方。

    发现就发现了,为什么要……她的视线,为什么要一直盯着自己的屁股呢?对于第六感敏锐之极的自己来说,这股视线,就像是被放大镜聚焦成一个点的阳光,滚烫滚烫的,分外让人觉得坐立难安。

    难道说和那些熊孩子一样,维拉丝也尤为喜欢地狱格斗熊的尾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虽然不像小狐狸的尾巴那样矜贵,摸不得,但是我相信,这个世上,任何一个有尾巴的家伙,只要不是有特殊趣味的,大多数应该都不会喜欢自己的尾巴被人用炙热目光盯上。

    咳咳——

    扭了扭屁股,我卸去伪装,从灌木丛里钻了出来。

    “咦,大人,不躲了吗?这样会被立刻找到哦,啊,难道说是我打扰到了你?”

    见我出来,维拉丝吓了一跳,那招牌式半捂着俏脸的下意识动作,让她那股温柔美丽的气质更加显眼,横看竖看,都是大和抚子一般的完美妻子。

    摇头摇头,没关系。

    话说回来,“被立刻找到”是什么意思,难道说维拉丝已经知晓我现在执行的任务,害怕被堕落联盟发现?

    原来如此,虽然不知道维拉丝是怎么知道的,但是这股善解人意的心意,我确实收到了。

    于是,完美的误会就此产生。

    “话说回来,大人这个形态,还真是可爱呢,难怪那些小孩子们会喜欢。”

    带着好奇和和逐渐变得闪亮的目光,维拉丝上下左右的打量着,地狱格斗熊的形态,她也不过见过寥寥数次,而且都是在战斗的时候,温柔如她,绝对不会提出让自己的丈夫特地变身让她好好看一眼这种任性的要求,哪怕对对方来说只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别提那些熊孩子了,今天我已经被她们闹够了!

    听维拉丝一说,我顿时化身哥斯拉,将心灵的茶桌狠狠一掀,接着一个返身踢把身后的帝国大厦连根踹断,才算平息下这股怨念。

    “那……那个……大……大人能……能让我……我摸一摸吗?”

    维拉丝结结巴巴的说着,用害羞胆怯的湿润眼睛看着我,似乎觉得这样的请求,已经是十分任性了。

    点头点头。

    这不是当然的事情吗,真是的,我可是你的丈夫呀,想要摸就摸个够吧,当然反过来,嗯咳……

    维拉丝的小手轻轻摸了上来,这双九年来一直被自己经常握着,形状大小手感温度,乃至连掌心上纹理都深刻印记在灵魂里的小手,在地狱格斗熊的皮毛上拂着,像对待奶油做成的衣服般,小心翼翼,轻柔无比。

    “呜哈~~~”

    发出很满足的感叹声。

    “这样的细密厚度和柔软度……如果能做成衣服就好了……”

    嘶————!!

    被维拉丝的温柔小手,拂着正有点舒服的眯上了眼的我,顿时想触电一样,毛骨悚然。

    呜呜,小维拉丝,你想对我的毛皮做什么?

    “咦……咦咦,抱歉,大人,我并不是那个意思!!”

    见我一副屠夫面前的肥羊的惊恐可怜样子,维拉丝回过神,胸前的可爱发饰顿时左右摇摆起来。

    “那……那个,大人……能……能能能……能让我抱抱吗?”

    解开误会之后,维拉丝几乎又在为自己进一步的任性要求,而感到害羞和懊悔的低着头,道。

    点头点头。

    话说回来,这股莫名的悲哀感是怎么回事,明明平时被我抱一下,就会害羞的脸红耳赤,为什么现在反而主动提出要抱抱了?

    看着一脸满足的将自己抱着,脸颊深深陷入绒毛里面的维拉丝,我始终无法释然。

    “舒服吗?”

    维拉丝的耳边轻轻响起声音。

    “大人……好柔软,要是能抱着睡觉的话……咦?”

    反应过来的维拉丝,才发现随着耳边的声音,如同抱着一团温暖精致蚕丝的感觉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对她来说,已经熟悉到骨子灵魂里的结实胸膛。

    “我吃醋了。”

    取消变身将维拉丝反搂在怀里,我低着头,在她耳边低声喃喃道。

    “平时不愿意让我抱,变成那副样子,却主动抱上来。”

    “大人真是的,哪有自己吃自己醋的……”

    被搂在怀,感受着胸膛上传来的淳厚和安心的气息,维拉丝俏脸泛红,有点哭笑不得的说道。

    “再说……再说……才不是不……不愿意……只是大人……大人老喜欢在大家的面前……面前那样……怎么好意思……至少在没有人的地方……呜呜……至少在房间里……房间里……”

    越说下去,维拉丝的声音越低,俏脸越红,甚至胸膛上隔着一层衣服都能感觉到,这害羞小妻子的脸颊,温度正在升高。

    好可爱,这样害羞娇滴滴的样子的维拉丝真的好可爱,不好,我快要被她迷的神魂颠倒了。

    “嗯哼,也就是说,在这种无人的地方,就可以罗……”

    呼出炙热的气息,我在那白皙透红的耳根上,轻轻喃喃道。

    “呜~~~!!”

    作茧自缚的维拉丝发出一声悲鸣,只能鸵鸟似的将脸蛋不断埋入那平坦胸膛里面。

    “不行,小维拉丝不乖哦,得惩罚一下才行。”

    轻轻捏着维拉丝的下巴,我强硬的将那张娇艳欲滴的俏脸氧气来,那那双湿润娇媚的乌黑眼睛对视着。

    “惩罚……惩罚什么的……大人……”

    维拉丝的意识,已经被满腔滚烫的害羞,给烧得有些模糊和迷离了。

    “惩罚你……给我生个女儿怎么样?”

    对于如此娇滴妩媚的妻子,我自然是食指大动,毫不客气的对着那湿润香唇吻了下去。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樱唇呈现出一丝红肿艳光的维拉丝,通红着俏脸,发出一声悲鸣,像兔子般从灌木丛里窜走了。

    唉唉,维拉丝,你的菜篮忘记拿了。

    看了被摆到一边地上,略显无辜的菜篮子,我轻轻摇着头。

    自己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呢,就忍不住害羞逃跑了,我的小露露呀,这方面,琳娅已经可以做你的老师了。

    菜篮子就等会顺路带回去吧,不知道看到两手空空回来,再看到我拎着菜篮子随后回到的其他女孩,会露出什么样的目光呢,这样的话,维拉丝估计又得在女孩们揶揄的目光之中,害羞上好几天了。

    重新变回地狱格斗熊的姿态,我将菜篮子拎起,就想塞到物品栏里,却突然灵光一闪。

    如果将菜篮子挎在手臂上的话……这一幕多有童年的既视感呀。

    我真的试着将菜篮“装备”起来,然后愣了数秒。

    熊妈妈走在买菜回家的黄昏小道上……

    坑爹呀这是!!

    自我吐槽了一番之后,我回过头,重新钻入灌木丛里,继续监视着数千米开外空地上的分传送站。

    让我比较郁郁的是,法拉老头竟然看似很尽忠职守的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这样一来,就抓不了什么把柄了。

    对于法拉老头,我现在的怨念尤为之深,比抢了自己的糖果和饼干的老酒鬼更深上十倍。

    他和穆矮冬瓜这两个老匹夫,竟然试图将自己娘化,真是自寻死路。

    因此抓他的把柄,也比任何人都要迫切,特地留到最后一个巡查,就是为了给足够的时间他去不耐烦,然后乘机偷懒。

    没想到现在希望破灭了。

    至于为什么我一开始会用“看似”这种说法,其实只要稍微看看那里的场面就知道了。

    法拉老头这家伙,竟然在传送站附近,公然的架起一个简陋棚子,将家里能摆动的实验器具都搬了过来,就在木棚里面捣鼓起了魔法实验。

    而且,还在木棚外面立起了一个牌子。

    行人禁止,切勿打扰,大声喧哗亦可能导致爆炸,伤者自取,本长老一概不负责任。

    这些从各个区域回来的冒险者,绝大部分都在罗格营地里历练过,爆炸魔法拉的名头,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许多冒险者,在离开营地十几年后,每每夜里被什么噪声吵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后,嘴里也会本能的嘀咕上一句:那个炸弹魔,又在捣鼓些什么,让不让人睡觉呀。

    所以,对于木牌上的字,没有人会怀疑,本来,就算不去打扰这老头,实验十有***也会爆炸,还是赶紧离开这个危险之地吧。

    这样一来,从传送阵里出来的冒险者,只要看上木牌一眼,都会脸色大变,然后踏着无声的脚步迅速离开,天知道被一场失败的魔法实验波及到,会不会留下什么奇怪的后遗症,比如说突然多出了一条腿,又或者突然少了一条腿之类的事情……

    当然,也不乏一些好学的巫师,会站在远处,仔细观察着法拉的实验,虽然有着赫赫的屡败屡战的威名,但是法拉老头对魔法无以伦比的深刻理解,却能在实验之中透露一二,让这些年轻的巫师受益匪浅。

    至于为什么对魔法理解的如此透彻,实验还是十有***会爆炸,一方面是爆炸魔属性根深蒂固,一天不爆,估计法拉老头自己都不舒服,二来嘛……归根到底,还是因为这老头总是喜欢做一些奇怪的,十分偏门的实验。

    蹲了一会之后,我顿感无趣。

    虽然法拉老头不务正业的玩起了魔法实验,不过却无法否认,他在同时也让那些冒险者安分下来,甚至连声音都不敢放大,这边的秩序,反倒是比西雅图克和老酒鬼那边的还要好。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呀。

    我不无感叹,拍拍屁股从灌木丛里钻了出来,四处寻找。

    很好,脚下就有一粒不起眼的石头。

    捡起石粒,瞄准传送站的方向,左瞄瞄,右瞄瞄。

    对准目标,发射!!

    “很好,很好!!”

    已经完全进入了实验狂人状态的法拉,足足全神贯注了一个多小时没有说过话的干涸嘴唇,在盯着手中刚刚完成的一小瓶淡黄色液体时,终于开心的裂了开来,如同树皮一样的皱褶老脸,缓缓舒展。

    “只要将这瓶药水,和这瓶药水混合在一起,就成功了。”

    顺手拾起一张泛黄的古旧兽皮卷轴,看着上面繁杂的魔法公式和图案,法拉一一确认的点着头,然后笑了起来。

    这是有史以来最顺利的一次实验。

    只要完成了这瓶“魔法盛世时流传下来的生发配方”,不用一个月,自己的胡子,就可以恢复往昔风采,将穆矮冬瓜那老小子活活气死。

    回忆起穆拉丁经常在自己眼前故作抚须的动作,法拉就一阵咬牙切齿。

    如今,只要完成最后一个步骤,就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了!!

    用着虔诚无比的表情,两手各握着一瓶药水,法拉艰难的吞咽了一声,将其中一瓶药水,缓缓倾斜倒向另外一瓶,就当里面的液体要流出来的时候,他的动作突然又停顿下来,思考片刻后,将两个瓶子重新端平,这次是将另外一个瓶子,倒向原来的瓶子。

    “叮~~~”

    从瓶口流出的第一滴黄色液体,呈现出珍珠般的粘稠形态,缓缓从瓶颈之中滴入,这一刻,时间仿佛慢了下来,法拉忘记了外界的一切,死死盯着一点一点往下掉的液体。

    就是两种液体即将接触,法拉老头的眼神逐渐透露出笑意那一瞬间,一道细微的白光,从瓶子上笔直穿过。

    “咦?”

    法拉的笑容,仿佛演戏一样,瞬间变得呆滞起来。

    “轰隆隆————!!”

    下一刻,法师公会门前的空地上,响起了巨大爆炸,再次证实了爆炸魔法拉的名副其实。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