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吾王驾到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吾王驾到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吾王驾到

    *******************************************************************************************************

    直到天快全黑了,我和小茉莉才回到家。

    这小不点公主,眼看家门口快到了,立刻就甩开我牵着她的手,蹭蹭的加快速度,先我一步进去了,标准一副偷腥的小猫想要擦干净嘴巴的心虚样子。

    话说回来,本来打算找里肯汉斯他们聚一聚,顺便和阿琉斯商量神诞日的节目,好歹我们也那啥,咳咳,对了,没错,是轻音部。

    至于小茉莉和阿琉斯之间的战斗,我是不打算,也没能力制止了,就算站在一旁看戏也会被卷入去,已经打定主意,两人一旦发生什么碰撞,自己得有多远就闪多远,就算世界因此而毁灭我也不管了。

    打定主意以后,我放下一颗悬着的心,在维拉丝温柔的笑容和声音迎接下,踏入了家门。

    可惜,老天似乎要和自己作对一样,刚刚吃了晚饭,剔着牙,翘着二郎腿,我泪流满面的被西露丝艾柯露和卡洁儿拉来扯去,上演一副二女(?)夺父的家庭惨剧时,阿卡拉派来的士兵,披着夜幕降临。

    “凡长老,阿卡拉大长老有请。”

    一般来说,可以从士兵进来时的状态,看出阿卡拉那边的紧急程度,当然,如果她是派卡洛斯这种狂奔个一百里也不会喘气的家伙来报信,那又另当别论,总而言之,像现在这名士兵这样,气喘吁吁的样子,毫无疑问,阿卡拉那边是在催我快点去了。

    目送着完成任务的士兵离开后,我惊讶的瞅了瞅琳娅和莱娜两人一眼,换来她们的茫然摇头,看来,连最接近阿卡拉的她们,也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没办法,我只好拍拍屁股动身了,希望不是又让我去干啥苦差事吧,那些杂务,我现在可是一个指头都不想动弹了。

    在女孩们担心的目送中,我离开家,以示抗议的,故意晃悠晃悠向阿卡拉家里走去,如果真是什么火烧眉毛的急事,那么,她的第二根鸡毛令早应该到了,因此可以判断,虽然是催促我快点去,但时间上,未必有多赶。

    和阿卡拉共事多年,我也差不多看清楚了她的习惯,虽让这头老狐狸故弄玄虚,不给我先说明是什么事,那就别怪我消极怠工了。

    散步一样,半个小时后,我才慢悠悠的看见阿卡拉那小黑店,此时早已天黑,小黑店周围那些火把,到是特别的显眼,而且从帐门延伸开来,还燃着两排整齐的木架子火盆,远远看去,就像机场跑道上的引导灯一样,甚是壮观。

    守卫们个个昂首挺胸,眼睛锐利的恨不得能射出一把飞刀。

    这迎接大人物的排场……是咋回事?

    我蒙了,阿卡拉又在闹哪出,难道说是天使族哪个大boss,想在神诞日玩玩微服私访的把戏?

    “凡长老!!”

    见我来了,站在架子火盆两旁的士兵,手持长矛,威武的将身子一挺,看起来就像鲜活的大虾一样生猛。

    “我说,老兄,这是闹哪出呀?”

    我扳着一名熟面孔的士兵的肩膀,偷偷问道。

    我到也不是说你们平时不认真巡逻,只不过现在……这是打鸡血了?

    “凡长老进了便知。”

    这名士兵铿锵大声回答道,然后阴影一边的嘴角微微勾起,小声对我说了四个字。

    “有贵客。”

    “是谁呢?”将他神秘兮兮的样子,我不由乐了。

    岂料,提示似乎就到了这里,士兵端正着脸,紧了紧手中的长矛,重新摆出斯巴达战士雕像状。

    切,神秘兮兮的,连我这个长官都敢不放在眼里,小心咱下次把你调到第七大队高尔加手下,专门负责处理鸡毛蒜皮的小事。

    我暗中翻了一个白眼,却也无可奈何,背着双手,顺着那一盆盆篝火照亮的道路,在两边整齐排列的士兵庄严目送下,慢悠悠的前进着。

    是我的错觉吗?总觉得这些士兵严肃的目光里,带着一丝看好戏的意思。

    我外厉内荏的瞪了他们一眼,这些家伙连忙把笑意憋在心里,面庞摆正,目不斜视,在篝火的闪耀下,笔直的身形以及身上的雪亮铠甲,衬托出一股威风凛凛的气势。

    反了,反了,神诞日过后,你们不分男女,统统都得穿着女佣服去扫大街!!

    用这样的眼神威胁了他们一眼后,我受不了这股诡异的气氛,加快了脚步,就在帐门口,打算伸出手的时候,帐门自己掀开来了。

    准确的说,应该是被里面的人先一步打开了。

    在我的瞪眼中,小丫头贝雅出现在了面前,显然,她也没有料到我就站在门口处,刚掀开门,就看到好大一个黑影堵在前面不到半米的距离,不由愣愣的抬起头,和我的目光对视着。

    就这么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

    “啊啊啊————!!”

    发出一声惨叫,仿佛看到的是一头什么怪兽突然现身在自己面前般,这精灵小公主二话不说就是甩过来一记二爷打脸拳。

    “碰——!!”

    同样没有反应过来,眼睁睁的看着那娇小秀气的拳头,在眼中不断放大,然后碰的一声,两眼一黑,我立刻捂着眼睛悲鸣起来。

    “你你你……你这笨蛋吴,为什么要……要站在门口……我知道了,一定是想吓唬我对吧,一定是早就躲在这里,就等着我出来吓唬我没错吧,天底下也只有你这种家伙会做出那么幼稚的事情!!”

    似乎反应过来了,这小丫头不但没有为刚才那无辜的一拳道歉,反而结结巴巴的,似乎还有余气未消的用颤抖手指着我,脸上带着一丝惊魂未定,瞳孔还是不断抖动着,总而言之,就是一副恨不得往我另外一只眼上,再来一拳的表情。

    “为什么我非得要蹲在这里吓你不可,只不过是恰好走到这里,也是想进去罢了,能冒出这种想法的人,才是真正的幼稚吧。”

    揉着熊猫似的单眼,我不甘示弱反讽道。

    “你你你……你说什么?”最见不得别人当她小孩的贝雅,立刻暴走。

    “话说回来,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吧,你似乎很害怕的样子,难道说……怕鬼?”我似乎发现什么有趣的事情了,眯着眼睛,继续调侃道。

    “怎怎怎怎怎怎……怎么可能呢,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本公主,堂堂堂……堂堂的精灵族公主,竟然会……会害怕鬼鬼鬼……鬼……开玩笑也该有个限度吧,啊哈哈哈~~~~~~‘”

    被我这样一说,这小丫头似乎忘记了刚才那茬,忙着反驳辩解起来。

    这样反而更加可疑呢,嗯哼。

    “真的不怕?”

    我的眼里嘴里乃至喷气的鼻子里,都透露出一股揶揄笑意。

    “当然不怕!!”

    小丫头公主,两手叉在那盈盈一握,已经颇具有女人味的小蛮腰上,满不在乎的大声说道。

    “那好……听好了……”

    我将下巴一沉,半张脸顿时笼罩在阴影之中,嘴里开始发出阴森森的声音。

    “贝雅,知道营地的训练营吗?应该知道吧,不过,你一定不知道发生在那里的一件事情……”

    “什……什么事?”

    贝雅很明显的,艰难咽了一口口水,眼睛里已经开始闪烁出楚楚动人的泪光,但还是逞强的坚持站着继续听下去。

    “这件事……是流传在学员之间的公开秘密,在五年前,同样是一个深冬的晚上,一名勤奋的学员,在训练营里一直练习到深夜,那时候,所有的学员都已经回去了,空荡荡的训练营里只有他一个人,正当他想回家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这名学员很好奇,于是顺着声音方向找去,很快就发现了,声音是从训练场偏僻一角的茅厕里面发出,这个茅厕,因为位置太偏,平时少有人用,据说时不时能从里面,发现一些动物的毛发,骨骸,甚至是腐烂的肝脏什么的,因为这样,就更少人去了,几乎被人忘记,所有,在训练营里又有被遗弃的茅厕之称,谁也不知道那些动物的尸骨是从哪里来的……”

    “呜呜~~呜呜呜~~~~”贝雅已经吓的眼泪在眶里打着转转,两腿颤抖了。

    哦哦哦,还要坚持吗?真是勇气可嘉呀,就连我,也有点入戏了,舔了舔嘴唇,用更加逼真的阴森声音,继续说道。

    “究竟是什么声音呢?学员仔细听着,好像是一阵奇怪的,咕噜咕噜,大口大口的吞咽声,又是一阵滋啦滋啦的,仿佛滴水一样的声音,这学员也是艺高人胆大,他听说了传闻,以为里面躲的是一头野兽,于是大胆上前,一把将厕所门推开,顿时,一阵恶臭迎面扑来,然后,他看到了永生难忘的东西,在伸手不见五指的茅厕里面,突然探出了一张扭曲的人的面孔……”

    “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说的津津有味,入戏了,我反而是被贝雅突然的尖叫声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只见她已经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了门外。

    那个……会不会有点欺负过头了,她该不会吓的不敢上厕所吧。

    我颇有点反省的看着贝雅尖叫远去的身影,回过头,第一眼看到了阿卡拉笑眯眯的样子,想起刚才士兵所说的“贵客”,目光不由的在里面一转。

    紫色的超显眼身影夺目而入。

    表面上只是眉头一跳,实际,如果不是强忍着,我的两腿已经开始哆嗦起来。

    紫色的长发,紫色的眸子,还有……呃,淡蓝色的侍女服?

    “亲王殿下,好久不见。”

    眼前的侍女,恭恭敬敬的朝我行了一礼,眉目间满是似曾相识的威仪感。

    “卡露洁?”

    我试着问了一句。

    “如你所见。”

    侍女笑了笑,紫眸中掠过一丝清澈严肃的笑意。

    诶诶诶?

    那黄段子侍女,不是说过神诞日回来的吗?

    强烈的失望感涌上心头,甚至表现在了脸上。

    “亲王殿***体不适吗?”

    卡露洁上前几步,小手捏着手帕,在我的额头上擦了擦,一阵幽香传来。

    我:“……”

    虽然同是双胞胎,不过却无法做到西露丝和艾柯露那种程度,身上散发的幽香,还是有所区别呀。

    叹了一口气,我微笑着朝卡露洁罢了罢手。

    “前几天的事情,我已经听阿卡拉大长老说了,虽然堕落联盟的确可恶,但是亲王殿下的身体尚未完全康复,还请多多保重才是上策。”

    已经完全代入了贴身侍女职位的卡露洁,说着,自责的低下了头。

    “这是我的失职,身为亲王殿下的侍女,却无法留在殿***边,为殿下分担,请殿下责罚。”

    “没那么严重,相比起来,卡露洁,你还是留在阿尔托莉雅身边,我更放心。”

    “这怎么行呢?像我这样不称职的侍女,不责罚,不足以服众,请殿下务须顾虑,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公正贤明。”

    卡露洁脸色一正,有板有眼的说道。

    啊啊啊,这和阿尔托莉雅学来的严肃性格,还真是难缠。

    我向阿卡拉投去求助的目光。

    “卡露洁,这件事就留到待会再说吧,难道吴你不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种时候,把你叫过来吗?”

    阿卡拉不愧是老狐狸,轻而易举就将事情带了过去,并提到重点。

    “难道是……”

    看到贝雅和卡露洁的出现,其实我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

    在阿卡拉的笑容中,里屋的门被轻轻打开,一股熟悉强烈到极点的王之意志,顿时弥漫在了小小的帐篷里面。

    *******************************************************************************************************

    这章本来是想赶在30号里发布的,结果万恶的点娘卡了,只是迟了10秒,四千字,不上不下的,既不能弥补九月的松懈,又无法让小七悠闲的度过十月第一天,有一种比丢了全勤更加悔恨和懊恼的感觉……

    新的一月,求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