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神诞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一百是九十四章 第三次神诞日

    *********************************************************************************************************

    “大人,大人,快起床了,要不来不及了哦。”

    迷糊之间,耳边若有若无的响起维拉丝的细声软语。

    “唔咕噜咕噜咕~~~~~~小维拉丝~~~~~让我再多吃一点嘛~~~”

    意识一片混沌之中,我本能的向声音方向,撒娇的抱了上去,蹭着。

    抱住了一具软软的身体,掌中触及,是带着温暖的感觉,宛如高级绸缎一样柔软丝滑的诱人肌肤。

    脑袋也同时蹭了过去,似乎埋首在了两座山丘之间的凹界处,少女的体香,以及一股让人产生依赖眷恋的乳香,丝丝钻入鼻中。

    “大人~~真是的~~太喜欢撒娇了~~”

    耳边似乎又传来了维拉丝害羞的,也温柔到无以复加的声线,将自己埋首在那娇软香腻的怀中的头,轻轻搂抱起来,就好像母亲抱着孩子一样。

    唯一一点清醒过来的意识,似乎还停留在阿尔托莉雅的欢迎会时间,在知道那呆毛讨厌吃章鱼后,我接过了蒂亚送来的章鱼肉,以额头上流下的鲜血和眼睛里涌出的泪水为调料,自个吃了起来,大口嚼啊嚼啊嚼啊~~~~

    还真是讨人厌的调味料,为什么我非得用这个不可?

    记忆的断点似乎就到了这里。

    然后,在这一刻续接起来,我的嘴巴,找到了一团软软的耸起之物,上面似乎还细心的摆上了一颗樱桃作为点缀,真是太贴心了,那么,我就不客气的开动了。

    啊呜一声,张大嘴巴,将那团耸起之物,从顶端含了进去,顿时,如同奶油一般香甜柔软细腻的触感和味觉,充盈在唇间和口腔之中,如此美妙,就仿佛含着一口艺术品般,让我不舍得咬下去,十分珍惜的,对待珍宝一样,就在含着,不断吸允那似乎带着淡淡乳香的甘甜味道。

    话说这章鱼肉竟然是甜的,真奇怪呢,算了,好吃就行。

    “啊~~啊呜~~”

    耳边,维拉丝措不及防的,带着惊讶的娇吟声随之响起。

    “软软的~~~~甜甜的~~~”没错,有股清淡的,怎么吃也不会让人腻味的高级奶油巧克力的味道,

    嘴里含着,我含糊不清的喃喃自语道,试图和迷糊之中感应到的维拉丝,分享眼前这道美食的滋味。

    但是……没错……总还是有点缺憾呢。

    心里涌出一道遗憾的念头,也跟着迷迷糊糊的说出来。

    “就是~~~太少了~~~能多一点~~~就好~~~”

    “呜!!!”

    仿佛碰到了哪个不该碰的开关,耳中传来的那少女似乎想极力压抑,却反而显得更加可爱妩媚的细细娇吟声,突然中断,取而代之的,是像被刺中要害般,一箭穿心的巨大悲鸣,

    “大人,该起床了!!”

    然后,是温柔细语之中,夹杂着一股让我的意识猛然清醒过来的险恶感情的声音,传来了过来。

    我立刻睁大眼睛,坐了起来,迷茫的看看左右。

    唉,不是在欢迎会中吗?

    这场景切换的太快了吧,完全无法让人适从呀混蛋。

    这里是……

    非常熟悉的地方,维拉丝的房间。

    我回过头,茫然的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维拉丝。

    腰间以下,被万恶的杯子遮挡起来,赤裸着上半身,两只小手羞涩的将胸前抱住,不让人一窥她那少女神圣之地,但是从中透露出来的若隐若现景色,却犹如在月光下裙裳半解的绝代佳人,显得更加诱人。

    只不过,这位赤裸的美人,神色有点不善的样子。

    等等等等,这【夫妻早早起床迎接新的一天】的日常一幕,是怎么回事?

    不是应该在欢迎会中吗?难道说我又因为什么奇怪的事情,失去了记忆?

    “那个……维拉丝……”

    我打算向维拉丝问个究竟,岂料刚刚出声,就被她哼了一声,气呼呼的撇过头。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家的维拉丝不可能那么娇蛮!!

    我瞪大眼睛,敲着有点迷糊的脑子困惑不已,这一大早的,维拉丝生什么气,莫非自己还在梦中不成?

    “还……还真是抱歉了,反正……反正我的……我的胸……胸部就就……就是那么【少】,没办法再【多】一点了!!”

    然后,从撇过头去的维拉丝口中,气呼呼的,结结巴巴的说出这番话。

    “哈?”

    维拉丝在说什么,一定是有哪里搞错了吧。

    我低着头,开始苦思起来。

    慢慢的,刚才意识模糊的回忆,一点一点在脑海之中清晰起来。

    当看到维拉丝因为生气转身,导致露出了极大的破绽,将她那一对大手盈盈可握,玲珑可爱的雪白玉兔,偷偷的暴露在我的视线之中时,结合从上面看到的,一丝散发出淫靡气息的口水水渍,我终于恍然了。

    刚才在梦中吃章鱼肉,含到一团软软的,甜甜的东西,原来就是维拉丝的……

    然后,自己说了什么?

    就是太少了,能多一点就好。

    我:“……”

    好吧,还好是维拉丝,不是莎拉,不然那小萝莉,此刻恐怕已经悲哀的蹲到床底下去画小圈圈了。

    然后,经过一番好言解释和道歉,维拉丝的气终于消了,本来这小妻子就不是擅长生气的女孩,要她保持一直气呼呼的状态,比当着众人的面前一直搂抱亲吻着她,难度更加大。

    “对了,维拉丝,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记得还在欢迎会里……后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乘着这个机会,我终于问出了心头的疑惑,看着维拉丝,发现这小妻子,不知何时已经用睡衣包裹住了那具诱人的完美娇躯,将双手解放出来,不由的有点小失望,本来还想接着亲昵一番呢。

    “哈~~~我就知道大人会这样问~~~”维拉丝早有所料的叹了一口气。

    “那天晚上,在大家吃完烤章鱼肉的时候……”

    “嗯嗯!!”

    我拼命的点着头,不愧是和自己心有灵犀的娇妻,说的正好是记忆的断点处。

    “接着是宴会的主菜,帝王鳄肉。”

    “原来是这样。”这段记忆已经完全没有了。

    “在这段时间,大人被灌醉了。”维拉丝露出轻柔的,困扰的笑容。

    我:“……”

    难怪……是醉酒啊,这一定就是自己失去记忆的凶手。

    “是哪个家伙将我灌醉的?!”

    我摩拳擦掌,准备无论是谁,都要给予铁拳的制裁。

    “大人真的忘记了?”听到我这样大吼大叫,维拉丝的神色更是微妙。

    “忘了,说吧。”

    “是蕾奥娜偷酒喝,然后挑衅大人,大人气愤不过,于是就和蕾奥娜斗酒……”

    说到这里,维拉丝的声音越来越小。

    “你是说,我的酒量竟然输给了一条狗!!”我抱头悲鸣。

    “从当时的场景看来,大概……或许……应该是这样吧,蕾奥娜在大人倒下之后,还接连喝了好几瓶……”

    维拉丝小心翼翼的看着我,柔声安慰。

    “不……不是说谁都有不擅长的事情吗?比如说蕾奥娜那软软的金色毛发,就让我很羡慕。”

    维拉丝,你这样笨拙的安慰,只会让我更加伤心而已。

    我悲哀而又欣慰的将维拉丝轻轻搂着,抹了一把泪水,心里暗自想道。

    有维拉丝这样的妻子,真好。

    不过,就算怎么逃避,也抹杀不了自己在酒量上输给了一条狗的事实,估计等于遇到拉尔那帮家伙,一定会因为此事而被好好调侃一番,好一阵子在他们面前抬不起头。

    “醉酒后呢,就被送了回来?”

    “这个……”

    维拉丝迟疑的样子,让我怀疑起来。

    难道说醉酒之后,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说吧,维拉丝,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放心吧,就算告诉我当时大跳了一场脱衣舞,我也能承受得住。”

    我脸色深沉,一脸哀大莫过于心死的绝然。

    “那到是没有……”紧贴在怀里的维拉丝,仰起下巴,偷偷的看了我一眼。

    “大人喝醉以后……打算唱歌……”

    “原来是这样啊,太好了。”

    在决定生死的一瞬间,维拉丝的答案,让我重新看到了光明……不,是直接到了极乐净土。

    我这不是挺厉害的嘛,就算是在醉酒的情况下,也是选择了相当于有着数百条分支路线,一个不小心就会发生黑化柴刀喋血治愈便当好船事件的galgame里面,最完美的【你们都是我的翅膀】的后宫达成路线。

    “哈~~~”

    维拉丝困惑的把头轻轻一歪,老实说,她无法比较出来,大人唱歌,和大人当众跳脱衣舞,这两个选择,究竟哪一个造成的影响会更糟糕些。

    “然后呢?”

    一定是大家都被我的歌声给迷住了吧,我现在在意的是当时阿琉斯有没有跟着上场,在意一来,我们要在神诞日表演的节目岂不是在昨晚就暴露了?!

    我表示非常震惊,虽然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也没有找阿琉斯确认,神诞日那天我们两个究竟表演什么曲目。

    “哈~~~然……然后是……对……对了,该起床了大人!!”

    我:“……”

    感觉刚才的问题,被非常笨拙和明显的转移话题技巧,给含糊过去了。

    直到帝王鳄肉,还有和死狗斗酒,乃至醉了以后,爬上自家的帐篷顶上,取出专属神器麦克风(魔法扩音器),这些失去的记忆,在维拉丝的提醒下,都在脑海中模糊的隐现出来。

    只是,恰好到了将麦克风放到嘴边,正准备高歌一曲的时候,记忆愕然终止,就像正在播放的,20世纪初,画面充斥着模糊水花的黑白电影,突然被掐断了一般,大脑变得一片漆黑。

    总觉得有让人毛骨悚然的事件,发生在自己身上。

    “大人,快点起床了,大家都在等着你哦。”

    回过神来的时候,维拉丝已经将衣服穿上了,好快,这也是万能家庭主妇的必备技巧之一吗?

    “咦,维拉丝,今天是怎么了,你怎么穿这身衣服?”

    我突然发现,维拉丝身上穿着的,竟然不是平时的侍女服,而是她那套颇具民族气息,红色描边,蓝纹为领的雪白美丽袍子。

    “怎……怎么,不合适?”

    维拉丝有点扭捏害羞的牵着自己的衣服,在我面前转了一个圈,不安的问道。

    “不……怎么会呢,太漂亮了,只是平时很少看到你穿。”我老老实实的投去欣赏迷醉的目光。

    “因……因为是神诞日,想穿上……”听到我的赞美,脸蛋变得红扑扑起来的维拉丝,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小声嘀咕道。

    哦哦,原来是神诞日啊,我说呢。

    我恩恩的点着头。

    慢着,等等!!

    今天是神诞日?!

    我一个呆滞,然后将十只指头伸到眼前,比了又比。

    欢迎会那天,离神诞日还有一天。

    也就是说,欢迎会之后,还要过上悠闲的一天,接下来,才是没有了阿卡拉,让人胆战心惊的神诞日到来。

    没错,没有错啊,就是这个样子。

    在维拉丝疑惑的目光中,我松了一口气,放下不断比划的指头。

    你看,大脑都混乱了,这种时候,还是去找小茉莉,讨杯热茶喝喝,好好放松一***心。

    没有错个毛呀!老子在欢迎会和神诞日中间那悠闲一天的记忆呢?!!

    下一刻,我怒吼着将心灵的茶桌重重掀翻。

    该不会是被外星人绑架了,带到宇宙飞船上,对自己的身体做了一些奇怪研究实验,然后再被抹掉记忆放回来,这样过了一整天吧。

    回想起原来世界的某些骇人新闻,我不安起来。

    虽然不是不可以问维拉丝,但是……

    如果有一天,你的丈夫(妻子)在起床的时候,突然对你问,昨天一整天我做了些什么,这样的问题,你会将其当成是开玩笑,还是老伴已经患上老年痴呆症的预兆?

    有鉴于此,我决定还是把这个问题暂时放在一边。

    “真是的,大人,再不起来的话,真的赶不上祭礼了哦,不能让大家在外面等急哦~~~”

    维拉丝温柔娇软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起催促。

    在维拉丝的侍奉下,我这个快要变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废柴大人,终于穿好了衣服,在选择斗篷的时候,维拉丝突然将一块叠成四四方方,像整齐豆腐一样的白色布料子递过来。

    “大人,今天穿这件吧。”

    说着,那双黑宝石一样的湿润眸子,微微上仰,有点期待的看着我。

    “这是……”

    我困惑的看着眼前的白色【豆腐】。

    维拉丝知道我的喜好,所以从未做过黑色以外的其他斗篷,如今,却突然拿出一袭白色斗篷。

    难道是终于要进入第二季,或者是游戏续篇,因为还是沿用同一个主角,所以制作方不得不给主角改头换面,变一个形象,以免观众或玩家说:“啊,这混蛋制作公司,又在偷工减料,原搬照抄了”。

    “这个……普普通通的就好了吧。”

    我将手中已经取出的,平时穿的黑不溜丢斗篷,在维拉丝面前晃了晃。

    “真是的,不行哦,今天可是很重要的日子。”

    维拉丝硬是将那块白色【豆腐】塞到我的怀里,并一把将黑色斗篷抢过去。

    以前的神诞日,不也是这样穿的吗?

    我有些奇怪的看着维拉丝,不过她十分罕见的强硬态度,还是让我屈服了。

    穿上就穿上吧,又不会怀孕。

    将手中的白色豆腐抖开,我不由发出一声惊叹,维拉丝则是露出小害羞的笑容。

    “这是混合了精灵族的手艺做的,第一次做这样的斗篷,也不知道合不合适。”

    雪白色的斗篷,周围点缀着精致的金边花纹,肩膀部分里面还特地垫了硬护肩,没有穿上,光是这样完全展开,摆在眼前一看,都能从衣服上感觉到一股贵不可言的气息。

    圣骑士的高洁挺拔,智者的神秘睿智,牧师的神圣慈悲,以及领导者的高贵和威仪,这些淡淡的味道,似乎都完美的融合到了这一件白袍上面。

    让我这个的路人穿上去,合不合适,我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为了这一件斗篷白袍,维拉丝一定是花费了许多心血,这样的话,就算是递过来的是皇帝的新衣,我也要义无反顾的穿上。

    无言的在维拉丝帮助下,穿上了这袭,对我来说有那么点压力的洁白斗篷袍子,或者说是大氅也不为过。

    肩膀处被硬护肩顶着,感觉不到平时斗篷的重量,因此也变得更加宽大,里面空荡荡的,这些不习惯的感觉,让我不自觉的扭动起来。

    “很快就好了,大人。”维拉丝蹲在下面,为我最后整理着细微小的边角,然后一声大功告成,像是迫不及待一般,小孩子似的啪嗒啪嗒跑到我面前,细细打量着。

    然后,小脸越发的红润起来,视线游离不定,似乎感到害羞不敢直接看过来,但又总是忍不住瞟上一眼,真是个可爱的小妮子。

    有那么夸张吗?

    我往平时不怎么注意的梳妆台镜子面前一站,自己也愣住了。

    该怎么说呢,人靠衣装美靠亮……咳咳,不小心把广告台词给顺溜着说了,总之,这个世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这句话,似乎也能用到男人身上。

    相比和阿尔托莉雅结婚时,阿卡拉她们准备的贵族礼服,这身雪白斗篷明显是更加合适自己,果然不愧是我的妻子。

    简直都快不认识眼前的自己了,这样一来,咱在凡人中也算是佼佼者了,嗯,没错,就这么办吧,以后请称呼本大人为【路人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