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被坑了!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被坑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被坑了!

    *********************************************************************************************************

    话说回来,我要领导者的威仪和风度干嘛?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总感觉很厉害……不对,是总感觉很不对劲的样子,好像又有哪些家伙,偷偷在背后打我的小主意了。

    但是没问题,萌大奶,凭着这身智力加成十倍的洁白斗篷,现在的我,不惧任何阴谋。

    “维拉丝,我没说错吧,这身斗篷,真的很适合吴大哥。”

    大厅里,一群女孩围着维拉丝在窃窃私语,而本来对自己的第一次尝试,还带着那么点不自信的维拉丝,小脸红扑扑的点着头,又摇了起来,不知道想说什么。

    “小茉莉,你想做什么?”

    气定神闲的吃着早餐,我发现某个小公主将脸凑了上来,隔着不到一尺的距离,仔细打量着自己。

    我不由的心生警惕,诸如这h小公主会不会是被自己现在帅气百倍的样子给迷住了之类的想法,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么说明对她的理解还不够深。

    “嗯嗯!”

    这小家伙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很天然的自顾自点着头,然后在自己的小本子里唰唰写下了什么。

    我好奇的凑近一看,发现似乎是命题。

    禽兽公爵系列外传之九十九——假如禽兽公爵是帅哥

    哦哦哦,突然变得有点想看了,禽兽公爵系列里面唯一一本让我产生想看一看念头的书!

    话说番外篇都已经是九十九部了吗?!

    假如这个前提还真是让自己感到莫名其妙的悲哀呀混蛋!!

    唰唰唰,唰唰唰,小茉莉并没有顾忌我在一旁看着,继续奋笔疾书。

    某天,阴云沉沉的天空下,闪电划破了漆黑的世界,被黑与白交替笼罩着的悬崖边一座森然古堡里面,突然传来大笑声。

    感觉莫名的变成吸血鬼了……我有些别扭摸了摸自己的门牙,还好,没长出什么奇怪的凸起尖物。

    原来是万恶的淫兽吸血鬼禽兽公爵,终于研究出了让自己变帅的秘药了。

    哦哦哦,终于进入正题了,话说前面那些修饰词是怎么回事?果然还是吸血鬼吗?吸血鬼不都是帅哥吗?要研究变帅的迷药的吸血鬼,不觉得很逊吗?

    就像m78云星系的光之国公民,还得研究倍化术一样,拥有超级赛亚人实力的强者,却不得不偷偷在家里将头发和眉毛先染成金黄色才敢出战一样,想召唤魔神,在电话亭里才突然发现自己的电话卡欠费了正要去充值但却被吞卡了一样,听着都让人辛酸的掉出眼泪。

    总而言之,还是继续看下去吧,说不定剧情突然就来了个峰回路转,小茉莉大发善心的给禽兽公爵洗白,不是依靠那些兽行,而是堂堂正正的用变帅了之后的外表,去吸引女人。

    喝下秘药的禽兽公爵果然变帅了十倍。小茉莉这样写道。

    虽然逊毙了但总算还是实验成功了。我在一旁像是经历了无数柴刀好船事件才最后踏入ge一样,抹了一把欣慰的泪水。

    话说吸血鬼这个设定,在这一句突然就消失了呢。

    但是没用多久,禽兽公爵就发现,即使变帅了十倍,但是凡人还是凡人,就像乌鸦再漂亮十倍也变不了凤凰一样,于是,禽兽公爵对这个只注重外表的肤浅世界绝望了,变得愤世嫉俗起来。

    好逊,这个禽兽公爵真的好逊,明明自己也是趋附潮流,研究变帅的秘药,结果发现没有效果之后就愤世嫉俗的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简直就像是某个写游戏同人作的三流写手,因为自己的作品得不到读者青睐,就气愤的说错的不是我是这个游戏太烂了。

    没有说不该说的话吧,我有些忐忑不安的摸了摸脖子,生怕在下一刻就会莫名其妙的掉下,然后整个画面被鲜血染红,上面用内脏排成一个大大的be。

    结果,变得愤世嫉俗的禽兽公爵,开始了报复社会的行为,第一个目标是将xxx国的男性全部杀掉,将这个国家变成自己的【哔】奴隶国。

    原来禽兽公爵变帅只不过是一个展开主题的引子,真正的内容还是重口味禽兽变态h小说啊混蛋!!!

    我将心灵的茶几重重一翻。

    还好,洁露卡那黄段子侍女,听说是在欢迎会以后,跟着阿尔托莉雅一起离开了,不然和小茉莉闹在一起,我非要活生生被她们气死。

    咝咝~~咝~~我继续喝着热粥,这时候,两个宝贝女儿,西露丝和艾柯露,身上还套着可爱的睡衣,带着一脸的困倦之意,揉着眼睛出来。

    那迷迷糊糊的样子真是可爱爆了。

    “真是的,昨晚不是让你们早点睡了吗?”维拉丝叹着气,给两个小公主递过热毛巾。

    “神诞日就到了……开心的……睡不着,诶嘿嘿~~~”

    两个小公主一边擦脸,漱口,一边断断续续的,却依然能保持异口同声的步调应道。

    这同步率实在太凶残了,这样看去,她们整齐一致的洗脸刷牙动作,就好像是一个人加上一面镜子的倒影所造成的效果一样,连维拉丝都无语了。

    刚刚将嘴上的泡沫擦干净,两个小公主就迫不及待的扑过来,两双乌溜明亮的大眼睛,左右看着自己。

    “没礼貌,怎么能这样看自己的爸爸呢?”我被盯的有点不好意思,只好拿出父亲架子,往她们的小鼻子上捏了捏。

    “艾柯露,呐~~~”

    “西露丝,呐~~~”

    两个小公主相视一眼,发出心有灵犀的声音,然后齐齐抱上来,光滑的小脸,一个劲在自己的脸颊上撒娇磨蹭。

    “今天的爸爸,帅呆了!!”

    “咳咳,难道说我平时就不帅吗?”我二郎腿一翘。

    “平时的爸爸当然也是帅呆了,不过今天的爸爸更加帅。”两个小公主像吃了蜜糖一样,说出来的话,让我心里甜的快要笑出来。

    “咳咳,比起卡洛斯那家伙如何?”

    话刚刚发出,我就知道,自己显然是被两个宝贝女儿夸的,得意忘形的都忘记自己是谁了。

    “当然是爸爸。”

    但是,西露丝和艾柯露还是义无反顾,没有一丝犹豫的,这样对我说道,那两双清澈纯真,荡漾着浓浓倾慕之意的大眼睛里,没有一丝撒谎的成分。

    这也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咳,不对,是女儿眼里出帅爸爸,这个样子吧。

    “好了,快点去把衣服换好吧,今天是重要的日子,可别给爸爸丢了脸哦。”维拉丝在一旁温柔的笑着。

    “知道了,维拉丝妈妈!!”

    小丫头们异口同声的应着,在我的脸颊上“啾”的亲了一口,才像快活的小松鼠一样,连蹦带跑的回到房间。

    “真是长不大的小丫头。”摸了摸脸上的湿润香痕,我无奈笑着。

    西露丝和艾柯露,过了年也该十六岁了吧,快要和当年我第一次遇到维拉丝的时候,她那时的岁数了,想当年维拉丝也是纯洁美丽的青涩温柔害羞的草原少女一只,而现在……除了多出那么点初为***的韵味以外,几乎没什么改变,依然还是那么的向往平淡,心底善良,就是多掌握了一门【平底锅的一百零八招实用技巧】罢了。

    不知为何,我的眼泪又流出来了。

    “哈哈哈哈,吴,家里还是一大早就那么热闹。”大概是看我又哭又笑的样子,坐在一旁的凯恩呵呵笑起。

    “那是,西露丝和艾柯露可是家里的开心果啊。”我洋洋得意的把鼻子一哼,一股父亲的自豪油然而生。

    西露丝和艾柯露那么出色,无论容貌,性格,还是天赋,都是无二之选,但愿自己这个平凡的父亲,不会给她们脸上抹黑就好了。

    “话说回来。”我将手中的茶杯轻轻放下,抹了抹嘴。

    “到不是说不欢迎你,凯恩爷爷,只不过……你一大早过来做什么?”

    没错,这是困扰了我一个早餐时间的问题。

    看看天色,屋外尚是一片漆黑,连抹阳光的影子都看不到。

    换算成原来世界的时间,现在也不过是凌晨四五点左右吧,而且现在还是大冬天的,即使是在草原,想要看到第一抹初阳,至少也得等个把小时以后,这种时间,也只要少数勤劳的农民,才会已经起床,为一天的劳作而开始准备。

    “当然是和你汇合,一起参加祭礼了。”

    凯恩也在喝着小茉莉的热茶,然后发出一声老头子样的悠闲叹息,虽然他本来就是老头子了。

    “有这样的先例吗?”

    我歪头困惑着,这时候,并没有意识到凯恩所说的“一起”这两个字,分量究竟有多重。

    如果这时候,我多想想前面的两次神诞日,凯恩究竟是和谁在一起,以什么样的方式参加神诞日,恐怕多少都能猜出一点刚才察觉到的阴谋气息,然后立马回房锁死房门,蒙头睡觉。

    太松懈了,以为回到营地就安全,以为凯恩他们不会算计自己,以为自己的妻子们,侍女还有妹妹,不会故意隐瞒自己,还抱着这样天真幻想的我,真的是太嫩了。

    等彻底被这个阴谋卷入以后,我会不会因此变得愤世嫉俗,对世间,所身边所有的人充满了不信任,一心想着复仇和毁灭呢?这可就难说了,欲知后事,请看下回【禽兽公爵外传之化身毁灭公爵的复仇之路】。

    “祭礼准备的怎么样了?”

    “放心吧,已经交给教会的神父准备了,不会有什么差错。”

    没什么营养的对话,看似悠闲的时间,便这样一直持续着,直到一家人都准备好了。

    “哦哦,莱娜,这身不错呢。”

    看到莱娜和自己差不多,也是一身洁白的斗篷袍子打扮,我不由感叹。

    修女袍的款式,和阿卡拉平时穿的那件到是相似,只不过颜色不同,并且稍微点缀了一些花纹,这让莱娜的气质,变得更加清新和纯洁,全身上下洋溢着一股灵气,轻轻合着的双眼,以及俏脸恬静温和的笑容,更增添神秘和睿智的魅力。

    总而言之,我这身叫雪中送炭,莱娜这身,则是锦上添花,大概可以这么形容吧。

    “是吗?哥哥也很帅气哦。”

    莱娜轻声一笑,晶莹白皙的俏脸上,微微浮现出一股不可察觉的绝美红晕。

    刚才这小妮子,硬是要我给她视觉共享,然后对着镜子照一照,真是的,穿的再怎么帅也不过是路人王而已,和卡洛斯,拉尔,白狼,克里斯,这些真正的帅哥相比,还差的老远,大家都这么大惊小怪,我反而会觉得不好意思。

    “不会哦。”

    莱娜轻步上前,柔柔的握着我的手,紧紧贴在她那有些冰凉的脸蛋上,这个举动,似乎已经成了她的习惯性动作。

    “每个人心里的定义都不同,对于我来说,现在的哥哥,就是世界上最帅的人。”这样说着,莱娜脸上刚刚那抹不可察的红润,变得明显了许多。

    “笨蛋,就算这样捧我,也没有任何好处哦。”我捏了捏妹妹的脸蛋,难为情的撇着脸道。

    “诶嘿嘿~~~”

    莱娜只是轻柔一笑,更加紧密的,把握着小手中的大手,更加仔细的,感受着从脸颊上传来的温暖。

    “咦?”

    突然,一阵细微传来的整齐脚步声,让我猛地回过头望向门外。

    “哦,终于来了吗?”

    凯恩似乎早就知道了,喝干最后一口茶,温吞吞的掏出手帕,擦了擦自己的白胡子,然后站起来。

    “这脚步声是怎么回事?”

    我突然有种蝴蝶落入网中的感觉。

    “你在说什么啊,亲爱的吴,这当然是来迎接我们的士兵。”

    凯恩不忙不忙的露出一个温和笑容,但是在我眼里看来,他却已经成了邪恶的化身,背后长着恶魔翅膀,脚尖离地,笑容十足的阿卡拉化。

    “迎接【我们】?”我瞪大眼睛。

    “没错,身为长老的我,身为代长老的莱娜,以及……身为代大长老的你,吴。”凯恩一一指着,最后,手指落到我身上。

    “等等等等,我刚才没听清楚,你说什么?”我后退几步,挖了挖耳朵,一定的幻听吧,一定是!

    “身为代大长老的你,吴!”凯恩一句话将我推下深渊。

    “什么时候我变成了代大长老了呀!!”我不可置信的抱头悲鸣。

    “咦,你不知道吗?”凯恩到是大惊小怪起来了。

    “完全不知道,倒不如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吧!!”

    难道说……难道说失去了一整天记忆的昨天,在自己身上发生了恐怖的事情,不是被外星人的飞碟抓去,而是被联盟给催眠,答应了什么绝对不能答应下来的东西?

    “这个……可真是麻烦啊,没想到你还没弄清楚。”

    凯恩苦恼的皱起眉头,不过我怎么看,他那双精明的老眼里,都是闪烁着笑意。

    “你不是已经答应了阿卡拉了吗?”

    “根本没答应,脑子里没有这样的记忆,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我打算耍赖了。

    “大家当时可都在场,都看到了,你那时候,可是答应的非常爽快啊,吴,这种事情怎么能够忘记呢?”

    终于,凯恩露无法掩饰的露出了充满阴谋感的出老狐狸笑容,宛如笼罩在黑暗之中的幕后大boss一样。

    “那时候,阿卡拉不是已经交代了你,给予了你任命权吗?”

    “这到是事实,我不否认,可是根本没有说过,让我当这个啥子代大长老吧!!”

    “吴,你认为大长老这个职位,它所掌握的权力的本质是什么?”凯恩突然这样问道。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有点自暴自弃了。

    “答案就是——任命权,可以将任何一个人,从任何职位上撤离,也可以任命任何一个人,担当任何的职位,翻手之间就能让一无所有的人变得位高权重,让位高权重的人变得一无所有,这就是权利的本质,所以,当你接下任命权的时候,也就是承认了代大长老的职位。”

    “不不不,我根本就不知道有这回事,再说这个代大长老,一般想来,不是你或者莱娜更加合适吗?”

    “的确,不过这是阿卡拉的任命,没有办法。”凯恩笑眯眯道。

    “没有办法个屁呀,很好,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任命你当这个代大长老好了。”我突然灵机一动。

    “很可惜,你现在还没有这个权利,等哪天把前面那个【代】字去掉以后再说吧。”

    “我可是一点也不期待那天的到来呀混蛋!!”

    没想到这个任命权,竟然隐藏着这样的陷阱,自己完全被阿卡拉,凯恩,还有老酒鬼和法拉老头逼真的演技给给坑进去了。

    “我们也没想到,吴你竟然没注意到这一点,一般来说都会想到的。”

    凯恩拍拍我的肩膀,一副小伙子,加油干吧,我看好你的得意姿态。

    “才不一般,你们说是吧。”

    我回过头,眼巴巴的望着大家,期待自己宝贝妻子和妹妹,能够站出来说上一句公道话。

    岂料,这回头一看,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所有的女孩都不约而同撇过了脸,带着抱歉的笑容,避开了我的求救目光。

    一瞬间,我体会到了众叛亲离的滋味。

    原来是这样,原来大家都知道了,就我一个人蒙在鼓里,就连维拉丝,你看,身上的雪白斗篷,不就是为了这个而准备的吗?

    混蛋,我再也不相信这个世界有爱情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