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出发,神诞日!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出发,神诞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出发,神诞日!

    *********************************************************************************************************

    遥想当年,维拉丝多纯洁的一朵小白花,如今却变了,在万恶的资本主义风气荼毒下,学会了欺骗自己的丈夫。

    小莎拉也是,我还依稀记得她娇滴滴的叫自己一声“大哥哥”时,那像是灌了蜜糖一般抑扬顿挫的甜腻嗓音。

    当然,现在也没有变,只是人心莫测,当年那个一心为大哥哥着想的小萝莉,现在已经开始学坏了,依然甜蜜的呼喊之中,悄悄放入了迷药。

    琳娅,回想当年的琳娅,第一次相遇的时候,连说上几句话都会脸红,那个沉默害羞的娇小女孩,几经老狐狸阿卡拉的熏陶,已经变成了一只小狐狸。

    小茉莉就不用说了,她欺骗我这个主人,已经不是一回两回,还写了什么邪门歪道的书籍系列,试图将不断宽容她任性嚣张的善良主人,描绘成一个无恶不作,无女不欢,切对侍女这个职业有着独特狂热的禽兽公爵。

    莱娜……莱娜早就变坏了,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在哈洛加斯看到的,雪一般纯净的小狼女。

    算了,事到如今,只能带着小幽灵背井离乡,远走他乡,远离这个伤心之地了,只有小幽灵不会背叛和隐瞒自己。

    我抹干净了最后一滴苦涩泪水,将稀里哗啦的鼻涕全部吸了回去,将一个小背裹上在肩上,黯然回头,最后看了一眼维拉丝她们,似乎要斩断什么一般,绝然的回过头,大步跨出……

    从此以后,就要以一名流浪者的身份,离家出走,四海为家,天地为席,天大地大,任我逍遥……

    结果和凯恩漠然擦身而过的时候,被他一把抓住了。

    我扯!

    没扯开,混蛋,这老头的力气究竟是从哪来里的?我似乎找到了法拉老头经常在他的多结棍之下变得鼻青脸肿的原因了。

    “咳咳,非常出色的表演,吴。”

    凯恩老脸一个舒展,眯着眼睛,上面的皱纹都快要绽放成一朵忧郁的菊花。

    切!!

    明明是很有自信的话,果然只是加成十倍智力,还远远不是凯恩的对手吗?

    看来,软件超频已经达到了极限,果然还是得换一个u,进行最根本的性能提升,才有可能和这些老狐狸级别的家伙抗衡,难怪大家都说笨蛋是硬伤。

    “大人~~~”

    背后传来可怜兮兮的,能让人瞬间在脑子里联想到一条被大雨淋湿的小狗模样的声音,衣角也被轻轻扯着,是维拉丝。

    “哼!”

    我撇过头去,坚决不予理会,今天,至少在今天,就让我默默的在心里独唱单身情歌吧。

    “吴大哥果然生气了吧。”琳娅皱着秀眉,对一旁的莎拉她们无奈叹道。

    其他女孩,也都垂头丧气。

    蹭蹭~~~

    像是一只被主人不耐烦的踢开,却依然锲而不舍的凑上去磨蹭裤脚撒娇的小狗,维拉丝从后面抱了上来,背上顿时传来一阵柔软温暖的女体触感。

    以为这样就可以攻陷我这颗【冷毅】的内心吗?愚昧的小狗哟!!

    我依然不为所动的小腿打着哆嗦。

    蹭蹭蹭~~蹭蹭蹭蹭~~

    维拉丝干脆转到前面,在怀里磨蹭起来,并仰起下巴,眨着被雾气打湿的修长睫毛,以及里面晶莹剔透,朦胧着楚楚可怜的湿气的眼睛,看着我。

    像是一条哀求主人不要抛弃它的小狗。

    可……可恶,这究竟是什么攻势,维拉丝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凶残了?

    我猛地惊觉,双臂竟然不受控制的舒展开来,做出一副要将现在的维拉丝紧紧搂在怀里,摸着她蹭过来的脸蛋,轻抚安慰的姿态,连忙用强大无比的意志定住。

    就连一旁的琳娅她们,也是目瞪口呆。

    “维拉丝姐姐好……好厉害!”

    光是用闪闪发亮的眼神,就能征服所有的人心,撒娇技能早就max满级封顶的莎拉,也不由的惊叹赞叹起来。

    这种无声的撒娇加蹭蹭加可怜攻势,杀伤力绝对惊人,最重要的是,不是做作出来,而是天然的,与生俱来的能力。

    “这难道就是吴大哥以前提到过的……维拉丝的【犬属性】?”

    琳娅眨了眨眼睛,有点羡慕的看着维拉丝撒娇的样子,这种小狗被抛弃以后会向主人哀求的,天生的,类似本能一样的行为,可是想学也学不来,故意模仿,只会变得下作。

    “本来还以为大哥哥这样说,是为了作弄维拉丝姐姐,不过现在看来~~~”莎拉死死盯着,然后肯定的把小脑袋一点,露出崇拜目光。

    “维拉丝姐姐很厉害,但是早就察觉到这一点的大哥哥更加厉害。”

    “哥哥对这方面,似乎有着十分微妙的敏感度呢。”

    “只是以前为什么从来没有见维拉丝用过呢?”

    “这是哥哥第一次对维拉丝姐姐闹别扭吧。”

    “也对,以维拉丝的温柔性格,想要生她的气,难度还真不是一般大。”

    几个女孩,就这样在后面窃窃私语的讨论开来。

    这时候,我早已经抵挡不住维拉丝的小狗撒娇攻势,将她紧紧搂在怀里,脸蹭着脸,一副蜷缩在一个窝里,相互舔舐着的幼猫的温馨场面。

    受不了了,好可爱,太可爱了,我的维拉丝为什么能够那么可爱呢?

    “呜呜~~对不起~~大人~~”

    “没关系没关系,萌即正义,可爱万岁!”我含糊不清的继续蹭着维拉丝的小脸。

    “想要给大人做一身~~合适的衣服~~太得意忘形了~~所以隐瞒了大人~~”

    维拉丝也主动的将脸蛋凑上,亲昵的耳鬓厮磨着。

    这样一听,我顿时感动的稀里哗啦,原来爱情还是可以相信的。

    “大人~~~真的不会~~不要我了吧~~~”

    “怎么可能,是哪个家伙说的,我去剁了他!”

    听到这样信誓旦旦的答案,维拉丝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明知道心上人只是在对自己闹别扭,但是,当对方撇过头去,不理会她的那一刻,维拉丝还是突然产生了一种天塌地崩,两眼一黑,心死若灰的恐惧。

    哪怕是开玩笑也好,大人如果真的不理自己的话……光在心里想象一下,维拉丝就感到身心已经冰凉一片。

    这样安心的呼出一口气,本能慢慢的褪去,理智重新回归身体。

    刚才,这具身体在本能的恐惧控制下,所作的一切,并没有随着本能的消散而一起消散,而是深深的铭刻在了大脑里面。

    所以,当那个害羞的维拉丝重新回到了身体里面,顿时,脸上一层红晕,飞快的蔓延到了脖子和耳根上。

    从这个角度,维拉丝能看见站在大人身后的琳娅她们,投过来的各种新奇目光。

    以及,似乎能想象到她所敬重的凯恩爷爷,背过去,不断咳嗽着的一幕。

    巨大的羞臊感一瞬间涌了上来,就仿佛千万架飞机从脑海之中嗡鸣而过一般,维拉丝的身体摇摇欲坠,然后突然发出一声尖叫,从那温暖的怀中窜出,化作一道飓风,冲回自己的房间里面。

    完蛋了,刚才那副的样子,竟然被大家看到……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自己会做出那种……那种不知羞臊的举动。

    似乎要将外面的一切隔绝开,维拉丝紧紧的背靠在门上,不让一丝光线进来,眼眶里充盈着一股害羞到极点的泪光。

    呜呜,没办法出去见人了,祭礼不去了,神诞日这几天,也干脆就窝在房间,躲在被窝里度过好了。

    害羞模式全开的维拉丝,现正自暴自弃中。

    “咳咳,还真是一大早就那么热闹,让人羡慕啊,老了,老了。”

    外面,凯恩哭笑不得的回过头,一簇白胡子直直的摇来摇去,仿佛在说,现在的年轻人啊……

    “到也不是每天都这样热闹。”

    在维拉丝的治愈下,由愤世嫉俗的毁灭公爵重新变成阳光傻气的三好少年,我爽朗一笑,扳着指头数了起来。

    虽然家里因为各种性格的女孩存在,日常的确是比较欢乐,但是像今天这种……我算算,就算一整年算下来,大概也只有三五次的样子,当然,排除掉自己不在家的时间,其实频率也没有看起来那么低就是了。

    不过尤为难得的是,这一次的主角竟然是维拉丝。

    “时间差不多到了。”

    对此,凯恩只是呵呵一笑,回头看看窗外的天色,神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恰值此时,从外面传来的脚步声,也化作一条长龙似的连绵震响,大地为之颤抖,最后,突然整齐一停。

    顺着凯恩的目光看去,只见,天边的第一抹橙色光线,已经从草原的东方破空而来,给漆黑一片的天地,拉开了第一道光帘。

    “凯恩老头,臭小子,还不快点出来,想让本大爷等到什么时候?”

    脚步声一停,门外就传来某个老酒鬼的叫嚣声,活像是带人***的一流氓头子。

    顺便一说,不是本大爷,是本大妈才对。

    “酒鬼,你就别催促他们了,又不是不知道,凯恩老头那把老骨头,那么早起来,估计是够呛了,说不定扭到腰了,至于那臭小子,说不定还在被窝里搂着女人呢,啊哈哈哈哈!!!”

    法拉老头嚣张的声音接着响起,两人一唱一和,在别人家门口闹腾起来。

    呼啦一声,凯恩手中的拐杖,在法拉老头的话刚落音,就变成了一根三节棍。

    背后传来一阵凉意,颤颤的回过头,发现女孩们都面带着比平时更加灿烂的微笑,明显是加多了一味“险恶气息”才能炮制出来。

    能一句话得罪一屋子的人,法拉老头也算是鬼才了。

    “算了,今天是大日子,不和那老东西计较。”凯恩深呼吸一口气,三节棍重新变成一根拐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

    我则是回过头,看了琳娅她们一眼。

    “我们还是等和维拉丝一起去吧。”

    琳娅将莱娜轻推到我怀中,目光余光,偷偷瞅了维拉丝紧闭的房门一眼,窃笑中。

    “那我先走了,快点……以免赶不上祭礼仪式。”

    我朝维拉丝的房间努了努嘴,示意她们快点搞定维拉丝,然后牵着莱娜的小手,和凯恩一起缓缓走出帐门。

    一阵漆黑刺骨的寒风吹过,天边那一抹朝阳散落到这边,充其量也不过是萤火之光,天地之间,仍是被浓浓的墨色所笼罩,偌大的草原黑森森一片,仿佛是那无边无际的黑暗寒冷虚空,让人不由的心生冰冷孤寂。

    “莱娜,冷吗?”我怜惜的将牵着女孩的手一紧。

    “不冷,哥哥的身体……很暖和。”莱娜侧着脸,仰起下巴,投来一记温柔微笑,并将娇弱的身体向自己更加贴近一分。

    如果不是考虑到她现在的身份,我真想将这个娇弱怜爱的女孩,紧紧包括在斗篷里面,给予温暖,让寒风永远与之隔绝。

    “喂喂喂,臭小子,不要无视我们呀!!”

    老酒鬼臭着一张脸,怒瞪过来。

    “你,给我去伐木场砍树。”我冷冷的回以一记毫无感情的目光。

    “不!!”

    这家伙似乎才想起我现在手抓大权,惹不得,听这样一说,立刻就抱头惊恐起来,不知情的人看到她这副夸张的样子,还真会以为她在伐木场有过什么黑历史,留下了巨大的心灵阴影。

    看在她欢迎会那晚,立了点小功的份上,现在就暂时饶了她吧。

    “亲爱的吴,伟大的凡长老阁下,请,请挪步。”

    前车之鉴,踩着老酒鬼的尸体跑过来的法拉老头,殷勤的朝我比着双手。

    他所比划的方向,大概两百余名士兵,正排成一个整整齐齐的方阵,在刺骨寒风吹刮下,就像一根根永恒不倒的挺拔石柱,纹丝不动,神色刚毅。

    目光一一扫过,这些手持长枪,背挂弯弓,腰系匕首,无声无息的站立在自己面前的战士,不约而同的将手中的长枪,在地上重重一顿,脸上露出自豪与自信的神色。

    能在几万名士兵之中脱颖而出,成为这一次祭礼仪式的长老护卫队,他们的确有自豪的资格。

    我深呼吸了一口冷气,看着这些一大早就要冒着寒风和黑暗赶过来的战士,心里有种难以言喻的激动,一切的感激,道谢,似乎都在不言中,最后只酝酿出了一句话。

    “你们,都是联盟引以为豪的战士。”

    场面顿时一片肃静,冰冷的空气之中,一股宛如焰火般的熊熊气势,在每一人心中噼啪的燃烧起来。

    就连打闹不断的老酒鬼和法拉老头,都安静下来,用一股明澈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战士们。

    “出发!!”

    随着一声令下,方阵从中间整齐的分开,露出一条笔直的,似乎延伸至无限未来的道路,我和莱娜,还有凯恩,一同肩并着肩,踏在了其上。

    在两百名精锐士兵的护卫下,我们这支略具规模的队伍,行走在宽大道路上,这个时间,已有不少的平民,乃至冒险者出现在道路两边,远远的就听到了一阵急促而整齐的脚步声,不由纷纷惊讶的回过头,驻足观望。

    是阿卡拉大长老?!

    *********************************************************************************************************

    *********************************************************************************************************

    *********************************************************************************************************

    *********************************************************************************************************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