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某凡的【励志】宣传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某凡的【励志】宣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某凡的【励志】宣传

    *********************************************************************************************************

    果然,完全没给大家阻止的机会,才刚刚落下的帷幕突然就一阵凹凸扭动,伴随着噼啪的打斗声,娇喝声,咚咚咚,从这边闹到那边,咚咚咚,再从那边打回这边。

    台下的观众一阵莫名其妙,这是闹哪出呀,难道是下一场表演的别出心裁的开场?

    但是下一场表演……看看节目表,是腋窝碎石头,眼皮断牙签的杂技表演没错吧,是个名字听起来一目了然的让人想低下头去专心吃爆米花的节目有木有,什么时候变成武打剧了?

    最后,轰隆的一声,脆弱的帷幕终于忍受不了三个小家伙的打闹,被用力一扯,整个掉了下来,几十米长,五六米宽的巨大黑布,从天而降,那还真是有那么点壮观,就像渔夫撒网一般,这不,就逮住了三条小鱼。

    只见铺落在地的大黑布,中间高高地鼓起三小块,纠缠在一起不断扭动着,就仿佛三只堕入深不见五指的洞穴里面,在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的松鼠。

    不过没多久,随着嘶啦一声响起,这块悲剧的黑布,醉酒还是没能承受得了卡洁儿那半天使的暴力,被撕裂开来。

    最先扇着洁白的小翅膀,从里面钻出来的卡洁儿,这小天使眨了眨泪眼汪汪的可爱大眼睛,一眼就找到了坐在特等席上的我,就像刚刚脱离恐怖的黑暗世界,在光明之中迎来父母温暖怀抱的雏鸟,“叽~~~~”的老长一声稚嫩撒娇的叫喊,张大两只稚嫩的小手飞扑上来。

    “哎哎哎,怎么了,我的小可爱。”

    我连忙将怀里的莱娜,轻轻一侧,空出一点位置迎来卡洁儿的乳燕投林。

    咚————!

    宛如胸口碎大石时的撞击声,我泪流满面,这小天使隐约有那么点小幽灵的风范了,话说回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暗黑世界也是有力与反作用力这样的设定吧,难道说天使和幽灵的脑门不怕撞?

    继卡洁儿之后,西露丝和艾柯露也后人乘凉的从卡洁儿撕破的开口钻出来,气呼呼的跑上来,从后面往死拉着赖在我怀里不肯动弹的卡洁儿,试图把这粘人的小天使从我怀里扯开,而卡洁儿则是用两只小手,死死抓着我,回过头,恶狠狠的咬向西露丝和艾柯露。

    一手搂着莱娜,一手牵着维拉丝,还要护着打闹不断的双胞胎和小天使,我只觉得还是去跟那只痛苦蠕虫再战一场比较轻松。

    幸好特等席这边,离观众席刚好有一个死角,绝大部分观众都看不到这边,不然这一幕要是让台下数万观众看见,还不知道要被笑成什么样子,饶是如此,双胞胎和卡洁儿的打斗,也已经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听到台下面的一片震耳欲聋轰笑声,我不由的垂头丧气,明明都已经成功落幕了,却在最后一刻……

    现在总算明白,在成功的第一个越过终点线后,正想举手向观众致意,却因为疏忽大意而不小心滑一跤,在正欲欢呼庆祝的数万人面前摔了个狗吃屎,这种感觉是什么样了。

    “大人,现在要怎么办?”

    维拉丝拉了拉我的手,担心的问道。

    因为台下观众的情绪过于激烈,本来准备好的下一个节目,也变得无法展开了,谁愿意这时候跑上台去,在为别的节目而热烈哄闹,没有一个人将目光投向自己的观众面前表演?

    就连琳娅和莱娜,也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一时之间皱起了眉头。

    没错,这时候,又要到我这个“智多星”吴凡出场的时候了,被众人誉为关键先生的本人,不是吹牛,总在有用的地方变得无用,却又总是在无用的地方变得有用,就是我的专长。

    “爸爸,对不起,都是西露丝(艾柯露)的错。”

    意识到这样的事故,是由自己一手造成,西露丝和艾柯露后悔万分的垂下头。

    “有什么好道歉的,所谓的父亲,不就是在女儿犯错的时候,才会显示出价值吗?”我豪气冲天的宣言,搂着两个小公主,在她们倍显失落的俏脸上,重重亲了一口。

    典型的女儿控理论!

    大家听到这句话,都在心里冒了一滴汗,只有卡洛斯两眼发亮,像是找到了人生唯一知己。

    “哥哥,现在该怎么做好呢?”怀里的莱娜仰起头,露出担忧目光。

    至于她担忧的是什么,是为眼前的场面而忧虑,还是在为已经变得无法阻止,要出面为自己的宝贝女儿解决问题的某人,那即将要展开的行动而忧虑,就只有她本人心里才知道了。

    “安心安心。”

    我自动将莱娜的担忧归类为第一种,先是将她抱起,把怀里的卡洁儿交托给维拉丝,让莱娜,西露丝和艾柯露在这看好,然后一个人,背影带着不成功即成仁的肃然凉风,大步跨上了舞台。

    在原来世界,有什么好办法,能够让观众热血沸腾的情绪,迅速冷却下来吗?

    答案只有唯一一个,两个字——广告时间。

    正看到两名绝世剑客,施展最后一招,胜负即将分晓的瞬间,突然画面一转,跳出了一个大光头,傻乎乎的面对观众咧齿笑着,将一瓶洗发水摆在胸前,来上一句。

    “用潘【哔】,我看行。”

    还有比这个更能让正热血沸腾着的观众,突然膀胱一紧的东西吗?

    绝对没有!!

    “咳咳,大家静一静,静一静。”

    台上,我对着魔法扩音器大声喊道,大概是因为这个代大长老的身份,台下的哄笑声总算是有所遏制,让我的声音,能够传到每一个人耳朵里。

    “感谢大家观看此次由阿卡拉大长老举办的联盟表演,我代表阿卡拉大长老,谢谢大家……”

    啰啰嗦嗦的一大通场面话说完以后,我再次咳嗽几声,吊足了胃口,才继续缓缓说道。

    “能够听到大家的欢笑,就是对这次联盟表演的最大鼓励和回报,但是,如果因此而无法享受下一场表演所带来是乐趣,那无论对大家,还是对于我们辛苦练习的演员来说,都是巨大损失,因此,我觉得,在这个节目途中,为大家插演一个励志宣传,让大家享受欢笑余味的同时,也能舒缓情绪,迎来下一个精彩节目。”

    励志宣传?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对这个新鲜的名词感到惊讶,虽然字面上很好理解,励志的宣传,但是如何励志,又是怎么样一个宣传法?

    “那么,请大家接着欣赏。”轻轻鞠了一躬,这时候,刚才被西露丝艾柯露和卡洁儿扯下的黑色帷幕,也重新换了一张挂上,时间把握的刚刚好。

    来到帷幕后面,我从口袋里掏出一颗记忆水晶,露出极度邪恶的笑容。

    法拉老头,穆矮冬瓜,是时候为上次的寻人启事付出代价了,既然你们做得了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用这……

    这……

    这……

    咦?

    这是什么来着?

    我看着手中的记忆水晶,突然蒙了。

    只是知道,这里面一定有着不得了的,能够让自己狠狠享受一把复仇快感的映像,但具体内容是什么,却完全记不得了。

    又失忆了?

    我头疼的摁着太阳穴,苦恼起来,最近是不是有点太多了?神诞日的前一天,整整一天的记忆完全从脑海里消失,然后现在,手中又是握着一颗忘记了内容但却记得效果的记忆水晶。

    难道那天的失忆,和手中的这颗记忆水晶,二者之间有着什么关联?我姑且得出这样一个大胆的结论,笨蛋痴呆症什么的,我是绝对不会承认。

    但是容不得我多想,帷幕已经开始缓缓上升了。

    见此,我连忙将手中的记忆水晶,塞到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可以自动供给记忆水晶播放映像所需要的能力的魔法阵里,镶嵌在凹槽处,然后悄悄退下舞台。

    当帷幕完全升起的时候,一首带着萨克斯手琴风味的悦耳曲子,缓缓在台上奏响。

    “这首曲子是……”

    我歪着头,发出一声惊叹。

    是卡农曲,怎么可能,暗黑大陆根本没有这种风格的技巧……

    我越发肯定这颗记忆水晶是自己的杰作了,也只有自己这个穿越者才能山寨这首曲子,但是里面的内容,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姑且继续看下去吧。

    在众人都被卡农曲的幽雅以及沉静所迷醉的时候,记忆水晶也缓缓的将影像,投影到整个舞台之中,就仿佛播放着一部全息投影的电影。

    台下一片惊叹声响起,即使在冒险者里面,记忆水晶也是稀罕物,更别说平民,绝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记忆水晶。

    在那影像之中,宛如星河一般璀璨美丽的水光粼粼,展现在众人面前,让观众们仿佛真的闻到了一股水的气味,以及鱼儿在里面欢快游动的情景。

    镜头逐渐拉远,原本一望无际的波光璀璨,逐渐的,逐渐的变成了一条大河,那一片片风吹弯腰的芦苇,遍布河边的光华鹅卵石,以及时不时从水面跃出的肥鱼,配上加农曲的优美,给观众编织成了一副人间仙境,所有的人都沉迷在了其中。

    镜头还在不断拉远,拉高,逐渐形成一个高空俯瞰的视角,宽敞的大河已经变成了闪烁着银白光芒的蜿蜒小道,就在这时,一道影子突然出现在画面中,不断在河边飞跃着,远远看去有些模糊,辨识不出,大概是一只在河边欢畅嬉闹的小鹿,所舞动出来的优雅轻灵跃姿。

    仿佛那道轻灵的身影就是主角一般,在它出现的下一秒,整个镜头突然急速拉近,在所有观众都措不及防的情况下,给了那到身影一个近距离特写镜头。

    只见一个高大结实,全身古铜色的肌肉闪烁着光泽的男人,正摆出大鹏展翅的身姿,尽展双臂,脚尖轻点,高高地,高高地向天空一跃,露出风一样无拘无束的笑容,欲展翅飞翔。

    以波光粼粼的河面为背景,宛如星河一样璀璨,看上去,他结实高大的身体,似乎真的已经脱离了大地束缚,飞向那高高地,神秘的星海璨空。

    本来,这也没什么不妥。

    前提是,如果这个男人的双眼没有被一条黑色粗大横杠挡住,胯下没有打马赛克,身上穿着衣服的话……

    “噗噗噗噗——————————!!!!”

    台下一片喷水声,从天堂掉落到地狱的感觉,让他们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视觉的绝望。

    “哦哦哦,丽娜,你看你看,我也上台……”

    人群之中,突然传出一把得意洋洋的声音。

    “噗哦!!!”

    话来没来得及说完,依然化身扑杀天使的卡丽娜,就将手中的狼牙棒砸了下去。

    然而,就在众人已经将近心里崩溃的时候,镜头又是一转。

    这一次,转到了河边那随风弯腰起舞,生机勃勃的芦苇上。

    一大片安心的呼气声响起,似乎在说,终于告别的地狱。

    可是没等一口气吐出,芦苇之中,突然钻出一个矮小的人影,正躲在里面,扒开芦苇,偷偷的,聚精会神的看着河边那道宛如风一般不断飞跃的轻灵高大身影。

    这个一看就知道是矮人的家伙,那四四方方大脸上的双眼,以及整齐的白胡子,也被一条黑色横杠所遮掩。

    观众再次喷水。

    好恶心,本来一个大男人在河边裸奔就已经够恶心了,但是躲在芦苇里面,用聚精会神乃至向往崇拜的目光偷窥着这恶心一幕的家伙,看起来似乎更加恶心。

    “杀了他,我要杀了那家伙……”

    特等观众席中,似乎隐约传来某个家伙的咆哮声。

    这幕场景似乎到此为止,画面逐渐暗淡,最终定格在芦苇偷窥的矮人,那张仿佛坚定决心了什么的棕色大脸上。

    还没等观众缓过一口气,那首卡农的曲调突然变得激昂,大家心里同时闪过一道不好预感,果然……

    毫无预兆的,刚才那幕里出现的矮人,突然摇身一变,身上仅穿着一条草裙舞,在画面里跳着草裙舞,不断的恶心扭动着他那比屁股和胸膛还要粗的腰,以及那短小粗壮的四肢。

    而且,似乎为了突出这一幕里面的矮人,所付出的努力和汗水,画面上,一个个这样的身影宛如施展了影分身般相续的出现,横着竖着倒着,上面下面侧面,不断扭动,扭动,再扭动。

    一时之间,整个舞台上,充斥着数百上千道从各个角度展现出来的一个矮人身穿着草裙舞恶心而卖力舞动的身影,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那舞动的粗大腰肢一般。

    “咚——咚——咚——”

    已经有新了心理承受差的观众,口吐白沫倒了下去。

    但是,那道恶心而努力的身影,似乎被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画面里,他不断的被其他人嘲笑着。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勉强撑着没倒下去的观众,心里同时想到。

    紧接着,画面又切换到了河边,那道【轻灵】裸奔飞舞的高大身影上,而失败的矮人,也一如既往的躲在芦苇里偷窥。

    “还在……继续跳吗?”

    突然,河边裸男停下脚步,对着矮人的藏身处这样问道。

    默默的从芦苇里面站起来,矮人无言的点着头,眼眶委屈的湿润起来。

    “为什么我和别人不一样?”

    坐在河边上,仰望着天空,矮人看了看自己胖墩墩的身体,垂头丧气地问道。

    “为什么……要和别人一样呢?”

    依然赤裸着身体,打着马赛克的高大男人,露出温和的微笑,用历经无数岁月沧桑的老者般的口吻,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矮人一愣,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前辈。

    “舞蹈,是有生命的!”

    大掌,重重的落在矮人肩膀上,高大男人的笑容,带着无穷的睿智和慈祥。

    “不要被自己的身体,和旁人的目光所束缚,忘掉一切,轻轻闭上眼睛去感受,你就能感觉到,风轻轻地拂过身体。”

    这样说着,河边裸奔男转过身,从不知道哪里,取出一套叠得整整齐齐,四四方方的舞蹈服,温柔笑着递到已经泪水崩溃的矮人面前,说了最后一句。

    “让风……引导自己的舞蹈。”

    “没错没错,我等的就是这句,这句!!!”

    观众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复活的那把声音,再次得意的嚷嚷起来。

    “噗喔!!”

    伴随着血肉飞溅,额冒青筋的卡丽娜,再次化身扑杀天使,将手中的狼牙棒飞了出去。

    接下来的日子,矮人跟在河边裸奔男的身边,穿着自己的草裙,两人一起在河边不断扭动,飞跃,扭动,飞跃,扭动,飞跃……

    还能坚持看到这里的观众,内心已经麻木了。

    纵使被嘲笑,甚至最后,心爱的草裙被撕破跺烂,教导矮人的裸奔男因公共猥亵罪被士兵抓走,面临着五年以上的刑牢,台上响奏的那首卡农曲依然激昂,显示着矮人对舞蹈坚定不移的决心。

    画面逐渐变得了一个挂在枝头上的虫蛹,满满地,满满地裂开,钻出,变成一只展翅飞翔的蝴蝶,在芦苇河面上尽情扇动着美丽的翅膀……

    音乐突然一停,画面也跟着变成一片漆黑,然后,慢慢的浮现出一个舞台的轮廓,台下坐满了观众,让人感觉到,这是一个非常***的表演演出。

    在一片的寂静之中,舞台上的帷幕缓缓拉开。

    骤然之间,落针可闻的寂静之中,突然响起了雷鸣一样,前所未有的激昂卡农,在所有人的措不及防之中,将气氛瞬间推到高潮顶点。

    与此同时,一道似乎已经破蛹化蝶的身影,从舞台边缘,飞跃而出。

    没错,看这道身影的轮廓,可以发现矮人已经完全变了,不再是以前胖墩墩的体型,而是变得细小,高瘦……

    “变身,miraruku,kiraruku,gyogyogyogyo……,最喜欢鱼了。”

    身穿华丽的魔法少女装,一边念着变身台词,一边转动着手中的水晶魔棒,裸露出来的瘦骨嶙嶙的小腿上腿毛飞扬的法拉,从舞台边跳了出来。

    “噗噗噗——————!!!”

    这一次,已经麻木的剩余观众,终于全灭,偌大的台下,没有一人能够安稳站着。

    尤其是那些在精灵广场,经历过这一幕,自认为心里承受能力已经无人可比的家伙,在遭受到二度重创后,终于忍不住一口老血吐出,倒了下去……

    伴随着法拉的魔法变身舞结束,画面终于暗淡下来,最后露出几个大字。

    只要努力,你也行!

    “吴小子,我和你不共戴天!!!”

    法拉和穆拉丁的怒吼声,同时在特殊席上高高响起……

    *********************************************************************************************************

    感觉这章还是没能写好,唉。

    ***:无法想象励志宣传的淫,请自行度娘搜索某泰国感人广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