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贤】妻【良】母!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贤】妻【良】母!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贤】妻【良】母!

    *********************************************************************************************************

    总感觉这场比赛结束以后,自己好不容易积攒的一点节操,也要消耗殆尽,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老是莫名其妙的感到节操危及的侵袭?

    在和黄段子侍女相遇以前,那个节操满满的自己,究竟哪去了?

    带着这个悲哀的问题,我来到丽莎阿姨的厨房面前。

    现在,我的想法是,如此压抑悲哀的自己,干脆就将所有人一起拖下水好了,没错!为什么每次痛苦的都是我,你们这些乐呵呵观看比赛的家伙,也和我一起下地狱,将灵魂贡献给路西法吧混蛋!!

    阴沉沉的低头笑了几声,抬起头,我的笑容重新灿烂满面。

    “表……表哥喵,你身上的气势……好可怕喵~~~”

    这只伪娘,别的本事没有,直觉到是一等一,敏锐的察觉到了我的改变之后,浑身哆嗦起来了。

    “没什么,只不过是突然想通了一点问题罢了。”宛如失控的初号机一样,摇摇晃晃几下,我回过头,向菲妮咧开了血盆大嘴。

    “喵呜~~~~!!”菲妮泪眼汪汪的缩成了一团。

    欺负这只伪娘还真有意思呢。

    “下面我们来采访第三位选手,想必已经有许多人认识她了,没错,她就是已经被好事者评为暗黑大陆第一美女的莎拉的母亲,当然,也是我的岳母大人,能生下如此漂亮的女儿,想必被评为大陆第二美女也不为过吧。”

    我笑呵呵的,乐得拍岳母大人几记马匹。

    “我是莎拉的父亲哦,看看这边,我是大陆第一美女的父亲哦,能生下如此出色的女儿,怎么说在帅哥排行榜上也能榜上有名吧。”

    台下不远处的拉尔***听我这么一说,顿时得意忘形起来,骚首弄姿,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似的。

    可惜的是,他的存在感的确挺稀薄,根本没多少个人注意到他。

    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想必大陆第一美女的父亲,大陆第一美女的母亲无疑要受关注百倍,毕竟有所谓的母女效应,人们更愿意相信,一个美女和丑男能生下漂亮的女儿,而不是一个美男和一个丑女,能生下漂亮的女儿。

    相比前面那位淳朴的大妈,眼前的丽莎阿姨似乎天生就有明星相,按道理来说,她应该还是第一次暴露在如此多人的注视之中,但依然不慌不忙,显得游刃有余,那份优雅和气度,便宛如某个亡国的公主,恰好被拉尔那***捡了个便宜,娶回家去罢了。

    “凡长老可真会说话,我就算了,都已经是三四十岁的老女人了。”丽莎阿姨捂着小口,优雅的微笑着道。

    “女人啊,再怎么漂亮,也要便宜男人,所以说,比起我家宝贝女儿得到大陆第一美女号称,我到是觉得,你这个将大陆第一美女据为己有的女婿更加幸福哦。”

    哦哦哦,丽莎阿姨,你不能这样给我拉嘲讽啊!!!

    我擦了一把冷汗,僵硬的回过头,果然,听到丽莎阿姨的台下,数万男性已经熊熊燃烧起来了,似乎又从短暂的欢乐之中,被带回到了残忍的现实——没错,不但大陆第一美女的莎拉小姐,就连以前同为三大美女之一的琳娅大人,也没有放过,还有精灵族的阿尔托莉雅陛下,那高贵威仪的风姿,丝毫不逊色于前两者,听说还和狐人族的千娇百媚的天狐殿下露西娅大人有着暧昧关系……

    烧死这后宫男!!!

    一瞬间,台下无数道羡慕嫉妒恨的眼睛,仿佛化作了熊熊燃烧的怒焰,朝我投过来的目光,恨不得立刻将我烧成灰烬。

    “你你……你们想干什么喵,表哥才……才不是那种花心的男人喵~~”

    察觉到这股惊天的敌意,菲妮像母鸡护着小鸡一样,紧张兮兮的挡在我面前,代替我承受着无数滚烫的目光。

    菲妮啊,虽然很感谢你站出来替我说话,但是……

    我泪流满面的看着原本保持中立态度,脸上写着【至少我们还有一片心灵净土——只属于我们的菲妮殿下】的菲妮粉丝们,突然也加入了仇恨的狂潮之中,只觉得这个世上,自己已经连一个蚂蚁洞大小的容身之处都没有了。

    “丽莎阿姨,你这可是害惨我了。”

    拉耸着脑袋,我无精打采的叹了一声,台下的目光让人感觉,日后要是走夜路,恐怕每踏一步,都要被偷袭敲闷棍一次了。

    “日子太平凡的话,很容易会忘记幸福哦,所以突然就想稍微给你制造一点麻烦,好让你知道,能娶到维拉丝琳娅和莎拉这三个女孩,是多么大的幸福,可要好好珍惜她们。”

    用这一副过来人的语气,丽莎阿姨温柔的注视着我,叮嘱道。

    “可千万不要像那个笨蛋一样,生在福中不知福。”

    前一刻温柔的目光,立刻就带着一股黑气,撇向台下某个因为被忽略而倍感寂寞的圣骑士大叔身上。

    “我看丽莎阿姨,你也是乐在其中嘛。”

    看了看拉尔大叔,再看看丽莎阿姨,我突然觉得,某个方面上看待的话,这对夫妻说不定真的很合适。

    “哎呀哎呀,是这样吗?”

    对于我的说法,丽莎阿姨只是淡淡笑着,不过,眼眸之中,似乎有一丝温馨的回忆,在瞬间掠过,快的让人看不清楚,猜不明白。

    “咳咳,现在就让我们看看,丽莎选手给我们带来的将会是什么菜色。”

    感觉话题有些撇开了,我重新握起魔法扩音器,将节奏拉回到比赛之中。

    “能给我们说说,丽莎选手,我看你的台上,似乎摆放了不少的食材,究竟是要做什么呢?有点期待,据我所知,丽莎选手的厨艺可是在整个罗格营地都排得上号。”

    “过奖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我想用这些食材做成三道菜。”

    “三道喵?具我所知,这次评分取的是平均分喵,所以,并不是所做的菜多,获胜的机会就大喵,如果其中一道做的没有另外两道好,说不定会拖后腿呜喵~~~”

    记性好的菲妮,在一旁好心提醒丽莎阿姨比赛的规则,如果想拿最高分的话,还是选择自己最拿手的那样比较稳妥,评审员是不会因为你做的量多,而给更高一点的分数。

    “没关系没关系,我只是想这么做罢了,比赛胜负什么的,是其次。”丽莎阿姨罢了罢手,像慈和的长辈一样,揉着菲妮的头微笑。

    “这样看来,丽莎选手这一次参赛,似乎并没有将胜负看得太重的样子,不知道这种平和的心态,能不能让她成为这次比赛的黑马呢?”

    我不失时机的向台下观众解说着,真正的目的是想慢慢转移刚才那股燃烧起来的羡慕嫉妒恨。

    “为什么是三道,不是两道,四道,五道呢?能和我们说说这个数字里面,所包含的缘由吗?”继续将魔法扩音器伸到丽莎阿姨面前。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原因,只不过是家里刚刚好有三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笨蛋罢了。”面对着扩音器,丽莎阿姨轻抚着半张脸,露出十分***的气质,这样向大家解释道。

    “哦哦哦,原来这三道菜,是为了三个重要的家人而做吗?真伟大,看来我们的丽莎选手,除了厨艺高超以外,还是让人惊叹敬佩的贤妻良母。”

    台下的拉尔三人组,此时已经哭成泪人一样。

    “呜噢噢噢,丽莎,对不起,我错了,昨晚不应该瞒着你去酒吧喝到深夜才回来。”拉尔大叔跪倒在地,倒仰着上半身,朝天怒吼,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是啊,就算偷偷跑去喝酒,我们也不该向丽莎大嫂说谎,说是主动请缨,要去营地周围附近巡逻,防止突然出现怪物,将大好的神诞日扰乱。”

    道格捂着胸口,一脸的苍白,仿佛受了比一箭穿心还要痛苦的心灵重创似的。

    “喝醉回家的时候,把大厅吐的满地都是,为了怕丽莎大嫂责罚,就在外面偷偷牵回几头牛羊放到里面……”

    道格蹲下去,抱着光头,悔不该当初。

    三个大男人的后悔模样,就如同某个惊才绝世的雕刻大师,所雕刻的主题名为【忏悔的男人】的雕像。

    喂喂喂,这里都听到了哦。

    我看着三个笨蛋***,再看看脸上笑容越发灿烂的丽莎阿姨,汗如雨下。

    你们就真的那么想不开吗?

    “对……对了,能请问一下,这三道菜色的名字叫什么吗?”

    丽莎阿姨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无名气势,让我不自觉地用上了敬语,目光也变得小心翼翼,做好随时能做出如同骇客帝国里面演得那般高端的躲闪的准备,生怕她手上的菜刀,什么时候就会飞出去。

    “是呢,的确应该给它们取上一个好听的名字才对,我刚才还在琢磨着该取什么好,托凡长老的福,现在已经取好了。”

    丽莎阿姨手中的才菜刀轻轻一晃,只见白光闪过,被放在砧板上一条生鱼,立刻身首分家,被一刀整齐切下了鱼头,那双浑浊的鱼目,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的身体已经没了,尾巴还在下意识摆动,嘴巴犹自不甘的一开一阖,就像一个被割断喉咙的人,拼命想将空气吸入肺中。

    一刀切下,鲜血飞溅,几滴溅射在丽莎阿姨的美丽脸庞上,将她上面露出的温和笑容,渲染的如同落樱一样凄美鲜红。

    “第一道菜名,红烧拉尔。”脸上笑着,但是她的话里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顿时,台下的拉尔大叔,仿佛感同身受,变成了砧板上那条被砍掉鱼头的鱼般,不断在地上打滚抽搐挣扎。

    “第二道菜名……”

    说着,丽莎阿姨的手,毫不犹豫抓向一边准备的笼子,将里面的老母鸡提起,利索的将鸡脖子一扭,动作熟练的让这只咯咯叫着的老母鸡,没有感到丝毫痛苦,鸡头一歪,那不断拍扇的翅膀,也软绵无力的垂下,再也没有声息。

    “清炖道格!!”

    仿佛从牙缝里挤出一样,丽莎阿姨一字一句念道,顿时,满脸彷徨的道格抓着脖子,痛苦的倒了下去。

    “最后一道……”

    将放在一旁,被木盖子盖着,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食材的盆子,抬到面前,掀开木盖,里面赫然是养着一盆鲜活的小蛤蜊。

    将这些蛤蜊捞起,毫不犹豫的倒入旁边烧开冒泡的热水里面,看着一个个小蛤蜊被瞬间烫熟,张开壳子露出里面的蛤肉,她迅速捞起,将另外一个锅子添油烧烫,撒姜,已然黑化的笑脸上,诱人小嘴微张,缓缓说道。

    “爆炒格夫!”

    格夫也倒了下去。

    场上场下,一片无语,许多男人已经泪流满面——美女虽好,但还是家里的黄脸婆适合自己啊。

    “哈~~啊哈哈~~还……还真是奇特的菜名,那么,祝丽莎选手能够一举夺冠,我们继续采访下一个……下一个……”

    不会,丽莎阿姨绝对不会夺冠的,就凭这三个【神奇】的菜名,哪怕她做的再怎么好吃也没用,阿卡拉和阿尔托莉雅愿意,场下的数万男人也不会认同。

    逃难似的离开现场,我和菲妮大口大口喘着气。

    “好……好恐怖喵~~~”

    菲妮泣不成声的呜咽道,然后抬起头,小心翼翼,带着那么点恐惧的看着我。

    “表……表哥喵,莎拉小姐她……她以后也……也不会……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吧?”

    “撕了你这张乌鸦嘴!”

    我顿时勾着菲妮的嘴角,恨恨的往两边拉扯开来,这家伙……我家的莎拉才不会变得那么可怕!!!

    不过……嗯哼,该怎么说呢,一切尽在预料之中。

    抬头看了场下一眼,发现许多男性观众,都还处于一脸蛋碎的纠结表情之中,脸上同是蛋碎表情的我,顿时多出了一股快意。

    怎么样,选择丽莎阿姨作为采访对象,果然没错吧,正如我之前说的,别想我一个人蛋疼,所有人都一起下地狱见路西法吧混蛋!!

    这样看来,我果然是个即使蛋疼了也能算无遗漏的男人,这样的可怕属性……或许将来自己会成长为非常可怕的家伙也说不定,被誉为除了歌声以外还拥有另外一百种征服宇宙方法的征服王吴凡!!!

    下一个,来点治愈效果的采访。

    洋洋得意的想完,我再次将目光转了一圈,最后落到卡丽娜大姐那边。

    说起卡丽娜大姐的话,对她的第一个印象是漂亮,豪爽,是强势型的御姐,不过真正了解以后,才发现这个看似坚强的女人,其实隐藏着十分纤细和脆弱的一面。

    多好的一朵花呀,就被高特那头猩猩给糟蹋了。

    “卡丽娜选手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精彩的菜色呢?”

    进入采访时间,我惊奇的发现,卡丽娜大姐台上摆放的尽是一些水果,其中又以香蕉居多。

    “呵呵,吴小……凡长老不妨猜猜看?”卡丽娜大姐朝我狡黠的眨了眨美目。

    “水果拼盘?”

    我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任谁看到台上摆放着的十多种水果,这样的架势,脑海之中也会第一个想到这个名字吧。

    不过……水果拼盘能算是一道菜吗?

    果然,卡丽娜微笑着摇了摇头。

    “凡长老猜~错~罗~~是香蕉派才对。”

    “这个不错喵,我喜欢甜食喵~~”

    菲妮抢镜头似的凑上来,看着上面的水果,眼睛闪闪发光的露出幸福表情。

    于是台下一大帮菲妮众,郑重将这条重要的信息记到了本子上,有些人已经迫不及待的翻起了自己的物品栏,看能不能凑出做成香蕉派苹果派之类的材料。

    “哦?我只听说过苹果派,香蕉派是怎么回事?能和大家分享一下吗?”

    我将扩音器伸像对面,顿时,那些忙于做笔记的菲妮粉丝,一脸欢呼,差点没激动的以身相许。

    滚蛋吧你们这些死基佬!

    “其实也没什么,不是特别好吃的东西。”卡丽娜大姐露出稍稍困扰的表情,微笑道。

    “只不过我家那位,特别喜欢吃香蕉,所以才擅自做成这个样子,普通人的话,或许更适合吃苹果派吧,只有我家那位香蕉狂才会无论多少个都能吃得下。”

    “大家听到没有,真是太贤惠了,卡丽娜选手的丈夫,真的是太幸福了。”

    卡丽娜大姐的发言,让台下一众男性,激动的热泪满盈,只觉得刚才收到重创的心灵已经被治愈了,甚至有人高喊起了娶妻当娶卡丽娜这样的口号。

    当然,还有少数小心眼的家伙,没有忘记心中的羡慕嫉妒恨,这时朝我投过来更加刺人的目光,仿佛在说,这个世上还有哪个男人能比得上你这个后宫男幸福啊混蛋!!!

    “请原谅我冒昧的问一下,为什么卡丽娜选手的丈夫喜欢吃香蕉呢?难道是因为卡丽娜选的缘故?”

    我试图更近一步,将其塑造成【夫妻吃鱼的故事】那般感人恩爱,于是便继续问道。

    “因为是猩猩嘛。”

    因为是猩猩嘛……

    是猩猩嘛……

    猩猩嘛……

    清脆而清晰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在那些倍感治愈的男性观众耳边回荡。

    场面一片寂静。

    “嗷呜嗷呜嗷~~~~丽娜,我肚子饿了。”

    学着人猿泰山一样,荡过无数观众的头顶,然后数个翻滚落在台上的高特大猩猩,闪亮登场。

    “哦,是你啊,吴,大家在干什么呢?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啊哈哈哈哈~~~~~”

    那张只要严肃认真起来,就很可怕,很有威严的,仿佛某局长一样的男性面孔,此时正露出天真白痴一样的傻笑,似乎在像所有人充分诠释着猩猩这个名词的定义。

    “丽娜,你怎么将家里所有的香蕉都拿走了,一根都找不到。”

    没等我说话,他回过头,向自己的妻子抱怨起来。

    “乖,乖,先拿几根填填肚子,香蕉派等会就好。”

    卡丽娜大姐神色温柔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就像看着……宠物……呃。

    “哦,香蕉派吗?我要十个,十个。”高特乐的手舞足蹈。

    “是是是,先坐在一旁安静的等等吧,别又跑出去给大家添麻烦了。”卡丽娜指着台下红烧清炖爆炒三人组的位置,温柔笑着哄道。

    这一刹那间,我突然产生一种错觉,或者说是一种直觉——如果台下摆放有装猛兽用的大铁笼的话,那卡丽娜大姐现在所指的地方,一定是笼子所在方向。

    “哦~~~了解!!!”

    高特高高兴兴的抱着一串香蕉,坐在三***旁边,一边剥一边吃一边紧紧盯着台上的妻子,突然,似乎这才发现身边的拉尔他们一般,好奇的打量了他们一眼,然后……

    “噗噗噗~~~~~~~”

    这头猩猩捂着嘴,腮帮高高鼓起,忍不住笑声的噗噗指着三个人。

    “拉尔,道格,格夫,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副丧家之犬的模样,肯定又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被丽莎罚了吧,你看看我家的卡丽娜,对我多好。”

    说着,炫耀似的将怀里的香蕉在三人面前晃了晃,吃的有滋有味,还不忘做出一副“如果你们诚心诚意求我的话,到也不是不能考虑给你们一根”的得意姿态。

    我:“……”

    菲妮:“……”

    所有观众:“……”

    “这个……家家有本难念的……咳咳,抱歉,是每个家对幸福的理解和定义都不同,无论是什么样的关系,哪怕是主人和宠物一样也好,只要彼此都觉得幸福就行了。”

    我在一旁擦擦冷汗,做着这次采访的最后陈词,并祝愿卡丽娜大姐的狗粮……哦不,是香蕉派,能够大方光明,一举夺得月桂冠。

    虽然希望比出现奥特曼攻打暗黑大陆这样的突发设定还要渺茫。

    很好,身心似乎被治愈了不少(?),似乎勉强打起了一分精神(因为看到了比自己还要悲剧的男人),就利用这分宝贵的精神,接下来,将最难缠的那组打发掉吧。

    我的目光,落在对面的法拉老头和穆矮冬瓜身上。

    察觉到我的注视,这两个老匹夫冷笑连连,双手抱胸,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似乎在说,放马过来吧,小子,让你见识一下我们这个天下第一猥琐吝啬组合的厉害。

    这时候我才发现,比赛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但是这两个老家伙的台上,依然干干净净,没有做任何的准备,果然是来捣乱的吗混蛋!!

    带着一脸的皮笑肉不笑,我来到他们厨房台前。

    “接下来两位,他们的大名恐怕在座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就不多做介绍了,但是,恐怕大家都很好奇吧……”

    我指着两个老匹夫,一脸的暗讽。

    “一个魔法公会的会长,一个矮人族的锻造大师,怎么看也不像是厨房高手,他们到底是为何而来呢,是为了一较【高低】,还是想要比个【多少】呢?”

    不少听懂了这句话意思的观众,都哄然大笑起来。

    身为矮子的穆拉丁,对高低这个词自然十分敏感,而站在他旁边的法拉却又是根瘦竹竿,至于那个【多少】,指的当然是两个人的胡子。

    一句话,不但隐晦的嘲讽了两个人最忌讳的地方,而且还有暗中挑拨之嫌,因为这两个老家伙,本来就是一对天生死敌,想明白了这些的观众,如何能不笑。

    不过,却没有任何人会怪主持毒舌,盖因为……这两个老匹夫实在太可恨了,简直到了天怒人怨的程度,没有人会同情他们。

    “你这小子……”

    旁人都能听懂,身为当事人的法拉和穆拉丁更不可能听不懂,一时之间,两个人都朝我吹胡子瞪眼,恨不得立刻扑上来咬我几口。

    但是,就算知道我刚才那句话是在挑破离间,两个人在瞪了我之后,依然勾心斗角的互相忌视一眼,一个盯着对方的头顶,一个盯着对方的大胡子,嫉妒之色一闪而过,显示出随时都能反咬队友一口的狐朋狗友关系。

    “好了,让我们看看这两个老头能给大家带来什么不一样的东西,能说说看吗?比赛都已经过了一半,你们似乎还什么都没准备,难道只是想上台卖个脸?”

    我毫不客气的问道,虽说主持人不能带上情绪,但也得看对象,像这两个老家伙,我更尖酸刻薄一样,观众也只会拍手叫好。

    “哼,看了可别吓一跳。”

    听我一问,两个老头暂时放下心中的小心思,得意将眉毛一扬,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掏出一部……如同绞肉机般形状的奇怪魔法仪器。

    “自动做菜机!!”

    法拉a梦和野比拉丁异口同声喊道……

    *********************************************************************************************************

    有些读者猜测那两个蒙面人是腿毛仙人和笨蛋魔王哈,虽然小七也想这么写,情节会变得更有趣一些,不过还是得讲究合理性,要是笨蛋魔王能如此轻易来到第一世界,多智近妖的贝利尔早就将联盟奇袭攻陷了。

    笨蛋师兄妹会见面的,不过不是在最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