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真相【大白】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真相【大白】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真相【大白】

    *********************************************************************************************************

    华丽的和阳【哔】酒家的丁【哔】师傅演了一场虚假电视广告,更加华丽的将版权侵犯个彻底之后,我将目光落到最后的参赛者身上。

    整个赛场已经是一片热火朝天,四处都能看到炉灶上的烟苗高高升起,吞吐不定,带动着油炒的爆咝声,以及浓汤的香味飘逸等等,让整个舞台弥漫着一股如春天里的宴席般温暖诱人的食物浓香。

    台下的观众那叫一个口水哗啦啦流,估计等比赛一结束,这数万、近十万的观众,有一大半都会蜂拥到各个餐馆或者小摊里,饱餐一顿,好再现在是神诞日,别的不多,就是商人店铺多,换做是平时,要是出现这么一大群饥肠辘辘的饿狼,恐怕整个营地都得瘫痪。

    大多数选手的手头工作,都已经将近尾声,虽然没有限定具体的比赛时间,但是想想,要是大多数人都做好了,让他们,还有数万名观众眼巴巴的,眼巴巴的望着你……

    估计这些人心里还没有什么想法的时候,你就要先被这股压力给压垮了,所以选手们也非常聪明,并没有谁选择需要长时间料理的菜色。

    眼看比赛已经进入了尾声,二三十名选手,根本不可能一个个采访过去,我只能将目标定在这其中最突出的两个。

    没错,你看,就是那两个蒙着头,鬼鬼祟祟的家伙,我想不单单是我,连观众也早就翘首以盼,想一睹这两个藏头露尾的家伙的真面目了吧。

    “眼看比赛就要接近尾声了,女士们,先生们,让我们抓紧这最后一点时间进行采访,首先,相比大家都已经很好奇了,这位蒙面的选手,名字叫……”

    我就近选了其中一名蒙面选手,站在对方的厨房面前,然后看了看节目表上写出的名字。

    “名字叫……赫拉沙蒂。”

    我:“……”

    蒙面选手:“……”

    我敲!

    啪嚓一声,手刀落到对方额头上。

    “呜呜~~凡凡欺负人。”

    蒙面选手不满的鼓起小嘴。

    “我说啊,你就不能取符合你这身打扮,更加隐秘一点的假名吗?这不是一眼就能猜出来是谁了吗?”

    没有理会对方的悲鸣,我戳着蒂亚的额头,不断教训道,赫拉沙蒂,我还蒙娜丽莎呢!!

    “我可不像凡凡那么厉害,实在是想不到合适的名字嘛,诶嘿嘿~~~”一瞬间又活力满满的蒂亚,轻轻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朝我吐着舌头俏皮说道。

    “嗯哼,那到也是,说到取名的话,不是我自夸……咳咳,想不到好名字的话,来问我不就成了,保证可以让你眼花缭乱,选哪个都舍不得。”

    被蒂亚夸中了痒处,我忍不住得意洋洋起来,还好,总算记得自己主持人的身份,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拉扯下去。

    “惊讶,实在是太惊讶了,这名蒙面的神秘选手,竟然是来自赫拉迪克族的小公主蒂亚,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来欢迎尊贵美丽的蒂亚公主,能够以这种方式支持我们联盟的节目。”

    说着,在蒂亚从容摘下头上的大大斗篷帽子,露出她那阳光灿烂,活泼可爱的亮丽容颜的动作中,我率先鼓起了掌,随后台下也是一片热烈掌声。

    估计会有不少人揶揄吧,嘴里说的好听,尊贵美丽,你这家伙刚刚不是毫不留情的一记手刀敲在了这小公主的额头上?

    不过考虑到联盟长老,而且还是前代大长老(阿卡拉一出现,我的代大长老似乎就被其他人无视了)的身份,和赫拉迪克族的小公主也相当,到不会有人觉得这种举动失礼,反而是想到联盟和赫拉迪克族的关系是如此亲密。

    当然,这时候肯定又会有某些小心眼的家伙,祭出后宫论在心里痛声谴责我了,如果是小狐狸,我或许还会心虚几下,但是蒂亚的话我可是一点都不怂,理直气壮,我们两个可是清清白白的朋友关系,平时拉个小手,蒂亚呼一下调皮的从后面抱上来什么的,也是纯洁无比,没什么其他心思。

    一片热烈的掌声过后,场面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毕竟这次比赛都有联盟大长老,精灵族女王以及某后宫男(喂喂,你们这些家伙够了没有……)参与了,所以就算再蹦出一个赫拉迪克族公主,台下观众那饱经摧残的神经,也是早已麻木,显得波澜不惊,淡定无比。

    不过,他们很快又惊讶起来。

    因为出现在蒂亚厨房台上的那些奇特食材。

    不,或者说奇怪比较恰当。

    看看这肉呼呼,软呼呼,胖呼呼,白呼呼,还在不断蠕动的玩意是什么?

    相信大多数营地人都不认识,因为它是沙漠王国里的特产生物,沙虫幼虫。

    这里说的沙虫幼虫,并非是在鲁高因区域的冒险者经常看到的地狱怪物,沙虫的幼子,而是早已就在沙漠盘踞的数万年,数十万年,比赫拉迪克族的历史都要长上好几倍的沙漠土生土长生物,名字是一样,但按照某些吃货的定义,完全可以把这两者区分开来。

    一种是可以吃的,一种是不可以吃的。

    沙虫幼子的话,我到是吃过,当年做客赫拉迪克族,还有在第一第二世界的西部王国历练的时候,它可以说是沙漠区域的特产,一头成年沙虫平均有十米长,水缸般粗,张开大嘴的话足以将一辆马车吞下去,它们以在沙漠之中制造流沙捕食而闻名。

    这样一条巨虫,一次可以生出数千上万条小幼虫,在恶劣的沙漠中,这些幼虫能够活下来,成长成成年的几率,连数万分之一都不到,所以很多沙漠居民,在捕捉这些沙虫幼虫之余,甚至会特地留下一些,将它们养大,然后放回沙漠,以此保证幼虫的来源。

    不是没人想过圈养这种生物,不过这可不比养狮子老虎,关在笼子里就行了,成年沙虫的强大以及在沙子底下的灵活性……普通人真心伤不起。

    曾经出现一个村子有人想要养沙虫,结果导致整个村子成为流沙地带,大好的村落变成一片荒芜,当然,村子里的***部分也成了沙虫的美味,

    所以,能够有这个心思,有这个需要,并且有这个能力圈养沙虫的,除了强大的赫拉迪克一族以外,还真找不出第二个,被困在贫乏沙漠里千年之久的他们,沙虫是他们最主要的粮食来源。

    咳咳,话题似乎有点扯远了,总而言之,虽然看起来有点恶心,但是这沙虫幼虫的味道,真心还可以,做法也多样。

    作为主持人,面对着台下大多数困惑的观众,我们当然要解释一番,这个任务就交给菲妮准没错,一来前身作为流浪法师的她,脑海里的无用小知识多的不得了,对于沙虫的了解肯定比我深入,二来……这年头主持人讲的就是声音和相貌,不然为什么大家都喜欢美女主播。

    想洒家一代歌神啊……

    回过神来,虽然沙虫幼虫的惑解开了,不过……这上面还很是有一些无法理解的食材摆着,别的不说,就说说这玩意吧——树皮。

    这可忽悠不了营地人了,你说沙虫我没见过,这很正常,但还想用树皮忽悠,就是完全不把咱们营地人的智商放在眼里了,草原旁边那连绵不绝的迷雾森林,可不是摆着玩的,在以往的艰苦年代,也没少有人吃过树皮。

    你说一个贫民,弄点树皮吃吃,或许还说得过去,但是堂堂的赫拉迪克族公主……真让人忍不住黯然泪下呀。

    “我说啊!你这笨蛋!想让阿尔托莉雅和阿卡拉奶奶吃着东西吗?”我凑上蒂亚耳旁,气得牙痒痒的道,恨不得将眼前这白皙圆润的小耳垂,拉成老长。

    “这可不对哦,凡凡。”

    蒂亚一脸严肃的朝我轻摇着纤细食指。

    “这种话太失礼了,在沙漠,这些沙虫幼虫,还有这些树皮,这些果仁,叶子,可都是我们赫拉迪克族的救命恩人,我可是心怀感激的想将我们一族的特色,献给阿卡拉奶奶以及阿尔托姐姐品尝。”

    “抱歉,但是……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意识到说了一些过分的话,我朝蒂亚投以万分歉意的赔罪表情。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吧。”

    蒂亚拍了拍她那丰满诱人的胸膛,用力向我保证。

    “姑且信你一回……”

    我嘴里嘀咕着,的确,虽然四处乱窜没有一刻能安分下来,这点和小丫头没什么两样,但是和蒂亚有关的回忆中,却似乎并没有出现她不靠谱的事情,这丫头,单纯归单纯,调皮归调皮,但是心思极为细腻,而且十分聪明,体贴,善良,是个能让人放心的小公主。

    而且我现在有点小怀疑,蒂亚这丫头是不是……有点天然黑的属性?

    “对了,蒂亚,我问你个事情……”

    虽然在这种时候谈及私人话题,似乎有假公济私的嫌疑,不过这个问题从昨天开始就一直憋在心里,痒痒的,让我无法忍到比赛结束以后再问。

    “为什么昨天你一直避着我,是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盯着蒂亚的明亮眼珠,我压低声音,一口气问道。

    “这个……”

    蒂亚一惊,但似乎又早就料到我迟早会这样问,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眼神躲躲闪闪的,不敢面对我的直视。

    “这个……那个……凡凡……前天晚上……那个……还好吧?”

    两只白皙食指,不断缠绕,蒂亚流露出了在她身上十分难得一见的扭捏姿态,低着头,仿佛做错事情的孩子一般?

    “前天晚上?”

    我歪着头,启动传说级别的586大脑回忆了一下,前天晚上没记错的话,是和黄段子侍女在小旅馆里开了个情侣房间,很开心的papapa补魔补了一个晚上,虽然因为喝醉了酒我没怎么感觉到,感觉又像是在迷迷糊糊间被洁露卡给逆推了一样。

    以后干脆将她的外号改成无节操避孕药黄段子胆小鬼逆推侍女好了。

    咳咳,总而言之,非要我回答蒂亚的话,那当然是好,十分的好,这种荒淫的生活要是还嫌三嫌四,那自己活该被一亿匹马踹死,被一谷仓的过期避孕药撑死算了。

    “当然好,有什么问题吗?”

    想到开心处,我咧开嘴巴,露出爽朗(淫荡?)的笑容,朝蒂亚竖起大拇指。

    “真的……没什么?不……不怪我?”

    紧紧抿着好看的樱唇,蒂亚眼睛湿汪汪的看着我,一副准备随时鞠躬道歉并接受任何惩罚的楚楚可怜模样。

    “不……我为什么非得怪你不可?”我瞪大眼睛,颇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

    怪她做什么,怪她将我和黄段子侍女送***?

    不,等等。

    蒂亚说的该不会是再之前,她把我灌醉的事情吧。

    不过这也怪不了蒂亚,她已经很体贴我的酒量,说只要三杯就行了,是我实在不中用,没能熬过这三杯而已,她根本就不需要道歉啊,蒂亚真是有点善良过头了。

    不不不,等等,再等等,这里面还有问题。

    连萨克水晶酒我也能撑住,蒂亚给我喝的酒到底是什么玩意?这似乎还有待商榷。

    而且……该怎么说呢?那醉倒之前,勉强保存的最后一丝模糊回忆里,在那一瞬间……我好像涌起了一股强烈的……将蒂亚当成维拉丝她们……强烈的推倒欲望?!!

    这不想不知道,一想吓一跳,我整个人都惊呆了。

    虽然很想找各种理由来反驳,但是越想,我反而越发确定,仔细想想,从喝下第一杯酒开始,身体就好像燥热起来,眼前的蒂亚也变得越发妩媚水灵,似乎如同那小小骚狐狸一样,散发出如同媚药一样催情的幽香。

    再之后,我竟然忍不住想将蒂亚……

    等等,这酒有问题!

    我瞬间明白过来了,先不论自己对蒂亚有没有这份色心,就以冒险者的心志而言,绝对不会出现这种状况,就连小狐狸身上散发出来的最纯粹,最天然,最浓烈的媚香,我都忍耐下来了,所以问题绝对是出在了这酒上面。

    难道说这酒……具有连冒险者的意志也能蒙蔽的媚药效果?

    但为什么蒂亚喝了却一点事都没有呢?

    百思不得其解,回去得好好问一问洁露卡才行,当然,眼前的菲妮或许也可能知道。

    “蒂亚,那酒……是谁给你的?”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道。

    的确是酒的问题,但是问题却不在蒂亚身上,她应该不知道这酒有问题,只是单纯的,对于将我灌醉这件事,而感到抱歉,担心我责怪她罢了。

    换做是你,你会觉得,堂堂的赫拉迪克族公主,单纯活泼,率直天真的蒂亚,会在那种时候,那种地方,对一个男人下极有可能会毁自己的清白以及留下一辈子都难以磨灭的阴影的媚药吗?

    “咦……咦咦……这个……是爷爷给我的。”

    蒂亚眼珠子慌张一转,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背着小手,酥胸一挺,重新露出她那标致性的,元气满满的灿烂率直笑容。

    凡凡好像没有怀疑自己的样子,那么爷爷,抱歉罗,请你当一回替死鬼吧。

    小丫头在心里,暗暗朝她那在夜空上闪烁着的爷爷的悲催背影,调皮地吐了吐香舌。

    原来是那老头!!

    听到蒂亚的回答,我怒吼着将心灵的茶几重重一掀!

    还以为,这赫拉迪克族的大长老,是自己认识的少数几个有节操的老头,没想到背地里,也是如此为老不尊,竟然将这种危险的玩意交给自己的孙女,这不坑人吗?!

    瞬时间,那个叫撒克隆的赫拉迪克族老头,在我心目中的定位,从原本的好评,以跳楼大甩卖的气势下降到了位于正常人和法拉老头所在的刻度的正中间。

    “蒂亚真是好孩子……”

    我忍不住擦了擦湿润的眼角,摸着蒂亚的小脑袋,感动不已。

    在那种糟老头的养育下,还能保持如此善良纯洁的心灵,真是太了不起了,蒂亚,放心吧,等有机会的话,我就从那糟老头手中夺过你的抚养权,你也来当我的妹妹好了……

    ******************************************************************************************************************************************************

    传颂之物1080p高清版本已经上传115网盘了,要的同学在评论区里留下邮箱,小七将网址发过去。

    ***:小七几乎用了一个周末的时间,整理完了这几个月入手的图片,足足一万多张,眼睛都快出现重影了,不过收获也很大,其中发现了一张穿女佣服的艾露露(维拉丝)的图片,等有空小七会上传到作品相关里让大家看看。

    ***2:求推荐,求***,求订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