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女王的梦想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女王的梦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女王的梦想

    ******************************************************************************************************

    “莎尔娜姐姐?!”

    意外的喊了一声,从对面昏暗的深处之中,向这边走过来的,竟然是莎尔娜姐姐。

    不愧是天生的丛林猎人,即使在月狼变身的状态下,也是离的如此近,直至看到她的身影才发现。

    “警戒心不够,我是敌人的话,你现在已经很危险了。”

    板着脸训斥我一句,接着露出淡淡的笑容,和着那昏暗光下,轻柔披洒在香肩上的一头微湿金色柔发,这份美,不再是以前那么孤傲冰冷,显得格外朦胧和梦幻。

    刚刚出浴的美人,哪怕是高傲的如同位于万米雪崖之上,仅存巴掌一块立足之地生长的雪莲,也会多出一份娇柔。

    “这不是有姐姐你在,所以才放松警惕。”

    见又被这样教导着,我将早准备好的赞美之词,迎了上去。

    “你啊……”

    似乎唯独拿我这个弟弟没有办法,莎尔娜姐姐无奈的摇起了。

    “对了,姐姐,这几天你去哪了,怎么没看到你。”

    我微微抱怨道,难得自己准备了那么多节目,结果姐姐却一次也没来看,说不失望,那是假的。

    “不喜欢人太多的地方。”

    果然,她的答案一如我所料,那种理所当然的口吻,在我看来,就像是一脸孤傲,不容任何人靠近的窝在一角舔舐着绒毛的猎豹。

    明明原本和莎尔娜姐姐有着许多相似之处,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西雅图克,也逐渐变得平易近人了,莎尔娜姐姐却依然是一点也没有变,一如我第一次见到她时那样,像一头不断在战场之间徘徊战斗的孤狼,一朵以鲜血为养分,傲然绽放的尸山顶上的鲜艳玫瑰。

    “她是?”

    这时候,莎尔娜姐姐的目光,落到了我背上的埃里雅上面。

    “哦,是埃里雅。”

    我这才想起,小人鱼被自己的幻术改变了模样,莎尔娜姐姐虽然强大,但并不擅长精神力操纵,应该是看不破月狼的幻术。

    “原来是这样,这只小人鱼到是蛮幸福的。”

    似乎从这一幕中,已经猜到了我以及埃里雅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莎尔娜姐姐点着头。

    “听弟弟说,她的父亲人鱼之王拥有四翼之力,是这么回事吧。”

    突然,姐姐那双深邃冰冷的海蓝眸子,掠过一丝不怀好意。

    “嗯……这到是没错,莎尔娜姐姐,你可千万别打什么主意,想见识四翼之力,改天我帮你去找找泰瑞尔就行了,埃里雅的父亲脾气可不是那么好。”

    我警惕的将埃里雅护在身后,生怕天不怕地不怕的莎尔娜姐姐,会为了一睹四翼之力强者究竟会是什么样的威势,而对埃里雅做出什么举动。

    比如说倒拎起她的金色鱼尾巴,在她的悲鸣声中,像钟摆一样晃来晃去,比如说用指甲捏着两边的脸蛋搓揉拉扯,比如说将她一头美丽的海蓝色长发,扎成高高竖起的椰子树发型,比如说将她绑在一锅烧开的热水上面,比如说将一盘生鱼片,涂上金色的酱料,摆在她面前……

    话说我在想什么呀,一口气能想出那么多欺负埃里雅的办法的自己,才最可疑吧!!

    总而言之,现在必须阻止莎尔娜姐姐的歪念头,冷静,这时候一定要先深呼吸一口气,冷静下来,然后,接下来,只需要这样做……

    五爷救我!!!!

    毛都没发生,看来天使果然是一群骗人的家伙。

    “放心吧,我还没有笨的现在就要去主动招惹四翼级别的家伙。”

    见我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莎尔娜姐姐那冰冷抿着的嘴角,微微的勾了起来,似乎对于作弄我这种事情,感到十分的喜闻乐见。

    只是【现在】吗?也就是说以后要是会去主动招惹罗?

    敏锐的注意到了莎尔娜姐姐刚才那句话里的一个不安因素,我不由的无语远目。

    该说姐姐毫无畏惧还是什么呢?反正我的话,是恨不得一辈子都见不到三魔神那几个家伙,就连跟巴尔名字一样的圣骑士巴尔,都恨不得在自动贩售机里找到时光机器回到过去,在正要决定给巴尔取巴尔这个名字的巴尔父亲的脑袋上狠狠敲上一记。

    越是接近世界之力境界,越是能够感受到之上那股力量的强大,就连四魔王,我现在都无法想象它们究竟强大到了什么程度,更别说还要高四魔王一个层次的三魔神,然后还有一个可以大战三魔神联手的五爷。

    我们所要面对的敌人,就是这些一个个像是开启了后台作弊器,将自己的四围调到n个9的数值的恐怖存在,每每想到有一天要和它们面对面站着,我心里就忍不住仰望四十五度角面对阳光春暖花开的露出灿烂笑容,然后涌起一股发自灵魂的冲动。

    好想回家种红薯啊……

    “而且埃里雅的父亲,还不止是四翼,在海中的话,那家伙可是能够拎着五……泰瑞尔的鸡翅膀甩来甩去,一根手指像弄死苍蝇一样将三魔神摁成泥巴,一个喷嚏就能将联盟吹散架的强者。”

    我还是有些紧张眼前这个不按常理出牌,性格乖僻的姐姐,生怕她那边真的一时脑热,跑去欺负埃里雅,将埃克西亚王给招惹过来。

    看我这副样子,姐姐的笑容越深,明知道她是只是在作弄自己,却不得不担心那万分之一的几率而拼命对她解释危险性,莫非在萝莉控,妹控之后,我终于又领悟到了姐控的精髓?

    “嗯哼,也就是说,这只小人鱼,总有一条也会变成那样的强者吗?”

    一番口干舌燥的解释以后,换来莎尔娜姐姐扯着我的脸颊搓揉起来,然后把目光看向背上的埃里雅。

    “拉来乐乐狼拉,冷厉离蓝林路了拉。”在姐姐的捉弄下,我含糊不清说道。

    这句话大概的意思是:大概是这样吧,根据遗传因素来看。

    以潜力股来说,毫无疑问,就算将我,莎尔娜姐姐,卡洛斯,西雅图克这些人加在一起,也比不过埃里雅,终有一天,她会变得和她的爸爸一样强大,敢于用手中的黄金三戟叉,去戳黄金龙王、米迦勒以及路西法的菊花。

    但是要等到哪天呢?说不定那时候,大陆史册的记载已经变成了“十万年前,暗黑大陆曾经出现过一位救世主,他的名字叫什么,现在已经无从考证,有人说是吴凡,有人说是阿尔萨斯,又有人说是斗篷男,只是,唯一能从历史残片找到,可以确认的一点事实是,他用歌声拯救了宇宙,是伟大的人鱼女王埃里雅陛下心目中的长辈,恩师,智者,英雄,一个仅凭人类之躯,达到歌神的巅峰,让人鱼一族也自愧不如的传奇存在。”

    ……

    残酷的现实是,我这个未来歌神,埃里雅的导师,还在被莎尔娜姐姐揉着脸。

    怪不得那些总统,一个个都说自己小的时候家境如何贫穷,恨不得形容成是靠在田间捡牛粪而生,我现在有点明白他们的心情了。

    “说起来,姐姐这几天去哪里了。”

    我试图转移莎尔娜姐姐的注意力,果然,听到我这样问,她终于停下了对我的脸颊的温柔摧残,将背上上的长枪一一挑,举在手中。

    “我的任务是负责神诞日结束以后到天亮这段时间的巡逻。”

    原来如此,对于不喜欢神诞日的喧哗的姐姐来说,这个任务还真是适合。

    “既然遇到了,就陪我一起巡逻吧。”

    说着,女王陛下完全不容许我拒绝,便径直迈开脚步。

    “诶,姐姐,等等我。”

    我看了看背上睡着的埃里雅,虽然还想继续背着她,哪怕在梦中,也应该能感受到这份彼此相依的温暖,以弥补这段时间的失职,不过……

    下次一定会再好好带你出来玩耍,埃里雅,原谅我吧。

    我在心里双手合十,然后轻快的将埃里雅放回鱼缸……哦不,是她的迷你海底宫殿里,那副巨大的万年啥啥贝壳来着?轻轻将她睡梦之中的身体,放在里面。

    “咿~~呀~~”

    熟梦中的埃里雅,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依依不舍的抓住我的袖口。

    “抱歉,埃里雅,下次,下次一定会陪你玩。”

    轻轻挣开小手……嗯,挣开……挣开……

    我悲哀的发现,除了衣服扯破以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办法,能够挣开这只如同筷子一样纤细,却拥有比卡洁儿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巨力的娇嫩小手。

    “你这是……”

    见我赤裸着湿漉漉的上半身,一边冷的发出怪叫,一边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追上来,饶是莎尔娜姐姐,那双冰冷眼眸里,也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我:“……”

    姐姐,男人的辛苦……你不懂啊。

    和莎尔娜姐姐肩并肩的走在冷清下来的街道上,虽然一阵阵的寒风,像不要钱似的从前方迎面刮过来,不过对于我们两个来说,无论是冷风,还是黑夜,都不是什么太大的阻止。

    唯独从肩膀旁边传来的若有若无体温,将两个人的心连在一起,虽然一路上没怎么说话,却并不感到尴尬,寂寞。

    将整个新区逛了一遍,姐姐突然说到了休息时间,然后加快脚步,甚至飞跃起来,我正好奇她要去哪,做什么,等到了地方之后,不禁一愣。

    竟然是我们平时用的训练场。

    投来一记目光,让我在旁边等着后,莎尔娜姐姐便将手中的长枪轻轻一转,独自在训练场上练习起来。

    我呆呆的来到场地旁边草地上,一屁股坐下,托着下巴,一动不动看着仿佛融入到黑夜之中,那道不断飞舞的高挑身影。

    整个神诞日,莎尔娜姐姐就是在这里,这样度过的吗?

    我在心里自问了一句。

    那把长枪,在莎尔娜姐姐手中,完全融入了黑暗之中,仿佛来自九幽黄泉的刺客,无声无息,直到枪头出现在落点以后,才显露出来,快的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就仿佛是直接穿透空间的束缚到达目标上面一样。

    我突然发现,哪怕是以月狼变身的眼力,也难以看清楚莎尔娜姐姐的长枪轨迹,在速度上,或许莎尔娜姐姐还逊色于月狼,但是她手中那把长枪,所爆发出来的突击速度,却已经完全超越了月狼的速度。

    也就是说,以月狼的速度,被莎尔娜姐姐近身的话,便只能招架,完全无法躲闪这把长枪的攻击。

    真是厉害啊,姐姐。

    看着看着,我由衷的发出一声感叹。

    不知不觉之中,姐姐的实力,似乎已经有点超出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苗头了。

    明明在不到三年前的比武大会上,和这两个人还有着巨大的差距。

    或许有人会说,那是因为姐姐的父亲,将毕生的力量转移到了姐姐身上,才会有这样突飞猛进的进步。

    或许的确是这样。

    但是,能够否定姐姐的天赋,以及她的努力吗?

    在我看来,为了找回自己的天使妻子的卡洛斯,以及天生似乎就为了战斗而生的西雅图克,这两个人已经够努力在提升自己了,别看我每次看到他们两个,几乎都是忙些其他事情,似乎并没有好好提升实力的样子。

    但是,在我没看见的绝大部分时间……不,或者可以这样说,就是因为他们两个跑去练习了,所以我才没有看到他们。

    这两个人,拥有位于冒险者金字塔顶端的天赋,以及比绝大部分冒险者都要苛刻几倍、十几倍的磨练自己的努力,他们拥有现在的实力,老实说,只要是知道他们为此所付出的人,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再看莎尔娜姐姐,根据老酒鬼的说法,她的天赋比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还要高,而且,现在在我看来,她比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还要努力。

    如果不是因为我这个被上帝一记媚眼砸个正着的存在,莎尔娜姐姐,绝对是整个联盟提升最快,潜力最大的人,她完全有望成为塔拉夏第二,甚至超越。

    听阿卡拉说,她原本来是想将姐姐作为领军联盟的领袖来培养,但是无奈姐姐的性格实在是……不怎么合适,就连阿卡拉也拿她没办法,好再后来我愣头愣脑的出现在营地,并展现了绝对的提升速度,以及一颗人畜无害的内心,阿卡拉才百般无奈勉为其难的将目标落到我身上。

    啊啊啊,让你无奈为难还真是抱歉了呢!反正我就是个笨蛋,你就直接明说了吧。

    咳咳,话题扯开了。

    在我感觉看来,莎尔娜姐姐和卡洛斯以及西雅图克,同样是天赋强者,同样付出超人的努力,但是……感觉上就是有点不同。

    卡洛斯是为了她的老相好而努力,如果没有这个动力的话,以他的个性,应该会安逸一些,或许会当个长老,参与一些领导组织的工作,成为一个全能手。

    西雅图克是天生的战斗狂人,他的努力不需要太多理由,为了变强,为了更刺激的战斗。

    而莎尔娜姐姐……我不大懂得怎么形容,那是一种更加接近本质,更加纯粹的理由,比如说为了生存,天生的本能,或者说除了不断提升,不断战斗,已经没什么其他好,还是基于其他的理由。

    ******************************************************************************************************

    ******************************************************************************************************

    ******************************************************************************************************

    ******************************************************************************************************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