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凡长老牌武器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凡长老牌武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于是,当我褪去隐藏超级商人装扮,手握长枪【不经意的偶然】从老酒鬼的摊子经过以后,所有人沸腾了。^httpbe请记住我们的

    原来这大忽悠竟然没骗人,凡长老真用这牌子的长枪。

    值得一提的是,比起我用这种长枪,他们似乎更惊讶于老酒鬼竟然没有骗人这回事。

    我都要为可耻的卡夏长老而泪流满面了。

    总而言之,在开卖以后,生意异常火爆,躲在一旁看着看着,我们两个的眼睛,就变成了两个大大的“又”字。

    这无本生意赚得爽呀,一把长枪铁剑之类的练习用武器,成本大不了也就几十个金币,但是现在烙上了凡长老牌,价格一下子飙升到旧田枚金币,简直就是一本万利。

    而要是印上卡夏长老牌的话,说不定一个金币都没人要,血本无归。

    因此,我觉得有必要敲打敲打老酒鬼,让她知道凡长老牌武器,可是卖一把,我的节操就掉一点,假设一年卖出七亿把,那把自己掉的节操连起来,就能绕暗黑大陆两圈。

    她这份人情,欠大了。

    看到越来越多冒险者聚过来,我突然有点心痒痒的,想知道大家是基于什么想法,对凡长老牌武器如此追捧呢?

    如果是女性冒险者要买凡长老长枪的话,我或许能够理解,其他人呢?

    我总算明白为什么某些领导,做出一点业绩,就忍不住跑下民间去东窜西窜调查意见了,都是虚荣心惹的祸啊。

    干脆做子调查吧。

    见老酒鬼完成沉浸在了金币的美梦之中,我暗暗鄙视她一眼,突然觉得我们两个之间的境界已经不同了。

    将斗篷披上,脸蒙起来,再次化身隐藏超级商人模式,这次不是做生意,而是要搞调查。

    找谁好呢?兄弟,你,对就是你了。

    我将一个刚刚买到一把凡长老牌长枪,喜滋滋的在手上摩挲着的冒险者拦下来。

    “咳咳,这位兄弟,你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低沉嘶哑着声音,我好奇问道。

    “又是称这家伙还真多问题啊喂。”

    对方毫不客气的瞪过来,眯眼一看,巧了,这不就是刚才和自己讨论巫女一族的那位仁兄吗?

    “幸会幸会,缘分啊。”

    我连忙凑一阵热乎,只恨暗黑大陆没有香烟这玩意,不然递上一根估计就好说话多了。

    “这位兄弟,你知道我也是商人,所以很好奇为什么大家都要抢着买这些武器,难道说……真的像卡夏长老说的那样,能够强身健体,练习事半功倍?”

    “呸瞎说。”

    结果我话还未说完,就被冒险者愤愤的呸了一声,然后压低声音,打量了一眼四周,见没有隔墙有耳才压低声音,带着强烈的不屑和愤慨。

    “你脑子有病吧,那家伙的话也能信不怕告诉你,我还是营地这边的冒险者的时候就被她骗过十个金币,到现在还没还。”,“原来都是可怜人啊。”,我顿时如同找到了组织一样,紧紧握着对方的手,摇了起来。

    “我也被那老女人骗了几千金币,到现在还在赖账。”,“兄弟,你比我惨。”

    两人找到了共同语言,不约而同的谴责起了老酒鬼的累累罪行,关系瞬间拉近了不少。

    “为什么明知道那家伙在骗人还要买呢?”,接着,我继续调查问道。

    “虽然什么强身健体,练习效果事半功倍,都是骗人的,不过兄弟你没看见吗?刚才凡长老的确是握着这样的长枪路过。”

    “是…………是啊。”我勉强干笑起来,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

    “说明这的确是凡长老经常用的练习武器。”

    这样说着,冒险者的眼睛微微眯起,细谗的摩挲着手中的练习长枪,仿佛对待自己的宝贝一样。

    “因为是那位大人用的武器,就有意义了,以后,只要每次遇到什么问题,只要看一看这把长枪,心中就会……”

    哦哦哦,原来,原来我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竟然是如此高大。

    这一瞬间,我激动的热泪满盈,心里更觉得难过了,我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竟然一时财迷心窍,和老酒鬼那家伙合伙欺骗了大家。

    “心中就会有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声,你说连那样的笨蛋都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还有什么问题能够难住自己的?你说是吧兄弟,啊哈哈哈哈nn~~n”,我:“……”

    愚蠢的人类哟,活该你口袋里的钱被骗去

    不定这只是个特例,没错,虽然咱没有期待过神马威望之类的东西,但至少,大部分人,应该还是会对咱这个伪救世主充满尊敬的。

    不死心的我,又井了另外一位。

    这位一头金发,大约四十来岁的相貌,貌似很在乎自己的容貌的冒险者,在接受调查的时候,很是自恋的将金发轻轻一样,仿佛有无数红玫瑰以及闪光,随着他这一动作点缀出来。

    他买的是一把凡长老牌铁剑,虽然只是练习用武器,不过亮铮铮的,能反射出刺眼光芒的闪亮剑身,足以说明这把剑没有丝毫的偷工减料。

    似乎问错人了,我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每次看到这把铁剑啊……”

    金发大叔一脸陶醉的将剑身当成镜子,看着里面的自己。

    “就会深深的明白,自己这张英俊的脸,究竟有多罪孽深重,噢m!仁慈而残忍的上帝啊,究竟录夺了多少人的美貌,才能将我这样完美的男人造就出来我真是个罪人,如果可以的话,多么想将我这份罪恶的英俊,分给可怜的凡长老一点怎么说他也是联盟的英雄,大陆的双子星,长成穿成那副模样,不是有点寒酸吗?脸可是第一印象,十分重要,依我看啊,凡长老想要改变形象就得先将头发染成金色……”

    撇下滔滔不绝,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之中的金发大叔,我面无表情的走向另外一名。

    一定是哪里的打开方式错了,刚才的镜头统统砍掉。

    第三名冒险者,买的是一把木槌。

    喂喂喂搞错了吧,我可没练过这玩意,不要把我当成十八般武器样样精通啊混蛋

    当然,这位葬轻的冒险者,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根本不在乎我有没有练过锤子武器,只要是凡长老牌的就行了。

    而且他买木槌的目的性很强。

    “我是歌姬大人的忠实拥戴者。”一脸阴沉的这名年轻冒险者瞬间黑化,从嘴角发出嘿嘿嘿的渗人笑声。

    “据说只要将这把木槌放在毒蛇坑里七七四十九天,淬满诅咒,然后取出,在锤身贴上那死后宫男的名字,每天顺着锤柄部位这样切掉一片,等整个锤柄被切光,那死后宫男就会终生不举,嘿嘿嘿嘿说着,还狠狠比了一下切下的动作让我两腿之间猛地一凉,仿佛真的短了一截似的。

    不好……这些混蛋,买武器的动机都不怎么纯良。

    告别第三名保险这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开始后悔和老酒鬼合作了这已经不是掉节操的问题了,玩意诅咒是真灵验的怎么办?

    我决定最后找个女冒险者采访,以安慰一下自己这颗受伤的幼小心灵。

    女性的话,应该不会有智商啊,外貌啊,后宫啊之类的歧视了吧。

    找来找去,我将目标落到一名娇小的法师——身上。

    一看就知道是性格好的女孩,不会说狠话。

    她买的是一把匕首,哦哦哦,法师和匕首的配合,防身用吗?不过关键时刻可别拿错了,练习匕首可防不了身。

    “那个……这个……”

    被我炯炯有神的目光盯着,法师——扭捏起来,不断把玩着手中凹凸起伏的匕首手柄,似有什么难为情的心思一般,害羞不已。

    你看你看,多纯情啊。

    “说了可不要告诉别人哦,其实“…………其实我想给凡长老生一个孩子桫~”捂着发烫的脸蛋,法师——如是娇羞说道。

    我:“……”

    姑且撇下这句话的意思不管,给我生一个孩子和买匕首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总觉得这是一个不能深想下去的话题,我果断狼狈逃窜。

    这个世界……毁灭掉算了。

    短短不到半个小时,一百把凡长老牌武器就被卖的一干二净。

    想到这一百把武器,会被用来各种这样那样的未知事情,我心里就一阵阵寒颤,生怕哪天突然变帅了,哪天下面突然短了一截,又或者哪天一个法师——怀里抱着婴儿找上门来,娇羞的对我说,看,这就是我们的结晶,。

    是你和匕首的结晶吧混蛋

    我后怕的蹲在地上,抱头悲鸣起来。

    “哈哈哈,别沮丧别沮丧,你看,这不是赚翻了吗?”

    提着一大袋金币宝石的老酒鬼,拍着我的肩膀笑著安慰起来,竖起大拇指,雪白的牙齿一闪。

    “分赃吧,少年。”,我的心情顿时好了。

    “我们是执法队,听说这里有欺骗娈易。”就在这时,一对士兵板着脸走上来,大声喝道。

    “胡说,没看见我是谁吗?怎么可能欺骗交易!”,卡夏亮出自己长老的身份,试图镇住对方。

    “就是因为知道是主使人是卡夏长老,所以才急忙赶过来。”,领头的小队长笑眯眯道。

    “你们这是在诬陷,对吧,凡长老。”,卡夏回过头,试图拉上盟友。

    岂料她后面,只剩下空气一团。

    “卡夏大人,有什么话,在阿卡拉大人面前说吧。”,几个士兵冲上去将卡夏压制,一点儿也不惧对方的身份和实力,这些士兵都是从冒险者乐园的巡逻队里抽调出来的,平时负责冒险者乐园的治安主要工作不多,数来数去也就差不多三样逮捕欺蒙拐骗的卡夏长老,逮捕蜍账躲债的卡夏长老,逮捕喝酒闹事的卡夏长老。

    “臭小子,竟然临阵逃脱,等等,等等,听我说我要举报,那臭小子……对,就是凡长老,也是共谋之一……”,眼睁睁看着一大袋金币宝石被没收,老酒鬼发出了凄凉的哀嚎…………

    这时候我已经重新出现在刚才占的黄金摊位上,将一件件要卖出的装备大字摊开,继续隐藏超级商人的工作。

    十万节操少女被拖走了,欺骗交易的老酒鬼也被逮捕了,这片交易区迅速恢复秩序,不一会儿就变得人来人往。

    “你看,我就说这小子会在这里”是吧。”

    出奇的,第一位客人竟然是老熟人,而且一眼就识破了我的身份。

    是拉尔三条

    “咳咳,几位客人,想要买点什么吗?”,我装作不认识他们的样子,热情推销起来。

    “快看啊”找到这卜子了。”

    无视我的热情,这三个家伙往远处招了招手。

    不一会儿,我这个小小的摊子,就被一群人团团包围了。

    “你们究竟想干什么?”,我一脸的无奈。

    被拉尔三条子招来的汉巴格小队,肯德基小队”露西亚小队,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朋友,足足有二十多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集体打劫呢。

    “当然是来买东西,怎么,这就是你对待客人的态度吗?”拉尔牛气冲天的仰起头。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维拉丝说的,刚刚跑去一问,她就说,大人的话,现在应该在卖装备,。

    我:“……”

    维拉丝哟,你不能这样温柔的出卖我,话说回来,她怎么知道我会来卖装备。

    “哼,每次节日都要扮成这副鬼样,还能骗得了谁?”,小狐狸高傲的甩动着狐狸尾巴,明明比我矮却露出一副居高临下的眼神。

    那双紧紧注视过来的美目,亮晶晶的,泛着动人的涟漪,仿佛在回忆着,缅怀着什么,分外的温柔和妩媚。

    我微微一愣,注视着这只诱人的小狐狸,然后恍然大悟。

    一定是这副样子,让她想起了第一次见面吧。

    可不是吗?我们两个的初次逍追,就是发生在自己扮成这副隐藏超级商人的模样,推销一块完整宝石的时候。

    整整七年了啊。

    一时之间,我看着露西亚的目光,也格外温柔和溺爱,若不是数十双眼睛在周围盯着,肯定要将这只小狐狸搂在怀里,好好缅怀一下我们相遇相知相恋的罗曼史。

    “好了好了,要发春的话晚上再说吧,凡老大,你的装备还卖不卖?”,又是口无遮拦的马拉格比,看到我和露西亚缠缠绵绵的注视在一起,不由扯开他的大嘴巴大喊道。

    就连一旁的大嘴巴道格,都自愧不如的朝他竖起大拇指。

    自然,几声惨叫过后,马拉格比的,尸体,就被抛到了街道中央,高高拱起的屁股上插满了六七把匕首,鲜血横流,怎一个惨字了得。

    和露西亚联手收拾完了马拉格比以后,我拍拍手回过头,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阿琉斯这只小动物,悉悉索索的在物品栏里掏出十多本书,嘿一下放在了我的摊位上,然后仿佛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般,擦擦额头,露出满足陶醉的神情。

    “嘿你妹呀,别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擅自在我的摊位上出售这种玩意,要卖自己找个摊位卖去,我这里不负责代售!!”,我大吼一声冲上去,一个卷纸筒毫不留情的敲在了这小腐女的额头上。

    开什么玩笑,我是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隐藏超级商人,可不是在街边兜售碟子的流动bl商人

    阿琉斯依言,泪眼汪汪的抱着头,果然拎着她的作品,在附近开了一个小摊。

    “噢噢噢噢,瞎子我的狗眼!!!”,一会儿过后,从她那个位置传来这样一声惨叫,而这声惨叫又产生了连锁反应,吸引了无数好奇心旺盛的家伙过去,结果自然就演变成了一片的惨叫声。

    听到惨叫连绵不绝,我的脑海之中不禁浮起这样一句话腐女毁灭世界。

    “好了好了,有什么要的快点挑吧,别打扰我做生意。”,我不耐烦的催着这些家伙。

    “吴小子这里果然有好东西,我要这件实战铠甲。”,“那我就要这双轻型金属靴好了。”

    一群人来凑热闹的心思大过于买东西,闻言都不禁嬉皮笑脸,然后各自挑了一件付钱,也没多买。

    虽然摆卖的都是极品装备,很少人能不心动,不过,眼前这一帮人,几乎个个是天赋过人的冒险者,对于装备的需求并不是十分饥渴,也知道我摆摊的目的,懂得将资源让给那些实力较差,过得不怎么如意的冒险小队。

    虽然嘴巴毒了点,但都是好人。

    我暗自点点头,给每人派了一张好人卡……!~

    阅读下载尽在追更新超快小说更多:追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