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计划通!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计划通!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计划通

    练习结束了,隔音结界收了,圆木上的歌唱组合也走的走,散的散,那块小空地上,一阵阵卷着枯……不,是帮忙好?”

    两双眼睛,从一个木箱和盖子的缝隙之中探出,偷偷打量着从旁边经过的人。

    “不好说,反正我们两个去的话,那臭小子是绝对不会乖乖就范。”

    法拉老头将手中一瓶装满了蓝色小药丸的玻璃瓶,紧握了握,沉思起来。

    “现在是最后一刻了,那臭小子肯定知道我们要动手,正警惕万分,不光是我们,寻常人也不会相信。”

    穆拉丁捏着他的白胡子,眼睛里闪过一道智慧光芒。

    “说的有理,所以只能看她们几个了。”

    着,两双目光分别从几个人身上一掠而过。

    前来帮忙的维拉丝,莎拉,小茉莉,洁露卡,以及稳坐指挥的琳娅和莱娜,最后,目光落到已经等在台后,时不时看一眼节目表,似乎就要上场的某对师生,露出阴险的笑容。

    “维拉丝怎么样?”

    穆拉丁首先想到了维拉丝,按照思维惯性,肯定会认为善良温柔而又淳朴的维拉丝,是最好的忽悠目标。

    “不行不行。”

    法拉摇起了头,作为维拉丝的老师,虽然是无责任的甩手老师,他也要比穆拉丁更了解维拉丝的性格。

    “维拉丝绝对是个隐藏陷阱,别看她心思单纯,咋一看的确最好忽悠,但是,正因为心思单纯,而她又一条心宠着那臭小子了,不顾一切,所以反而是最难说服的一个。”

    回想起以前,法拉就忍不住要擦擦额头上的冷汗。

    记得维拉丝刚刚来到营地时,每当那臭小子外出历练,她就会天天守望在公会门口,像望夫石一样,望眼欲穿的等着臭小子回来,来回经过的法师们都被她的盯怕了,就连老脸厚如自己,最后也承受不了维拉丝一次次期待继而失望的纯净目光,最后不敢出法师公会。

    后来,维拉丝也知道她给大家添麻烦了,才不得不停下这种举动,但是,法师们仍然会时不时看到这痴情的女孩,忍不住躲在附近的不起眼角落,静静的,带着无限期盼的目光落到每一个从里面出来的人身上,那道守候的身影。

    正如她所说过的,有一个人可以守望,也是一种幸福。

    “如果你不怕被她的平底锅砸的话,就去试试看吧。”看穆拉丁不大相信,法拉冷笑道。

    “那换一个目标吧。”

    听法拉这样一缩,穆拉丁脖子就忍不住缩了缩,维拉丝的平底锅法杖,就是他一手打造出来的得意之作,威力如何,他自然最清楚不过,要是自己被砸个正着的话,要么被拍飞,要么被拍矮,没有第三种可能……

    “莎拉也是同理,不合适。”

    目光转移到第二人,那道萝莉身材,绝世美貌的身影上,两人做出同样的判断。

    莎拉对她的大哥哥的宠爱和纵容,比维拉丝更甚,而且别看她个头矮小,天真纯洁,似乎很容易被一块糖骗走的样子,其实有着一颗看透心灵的玲珑心,想要去骗取她的合作,让她的大哥哥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就得冒着被识破诡计,一剑爆菊的危险。

    然后是小茉莉和洁露卡。

    “这两个侍女……不太靠谱。”法拉和穆拉丁犹豫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茉莉一天到晚摆着那张精致的三无脸,兼之智商超高,根本看不透她心里在想什么,和她合作,风险太大,说不定会被反阴一记,偷鸡不成蚀把米。

    而另外一个洁露卡,穆拉丁和法拉则是不大熟悉,只知道是精灵女王的侍女,十二骑士之一,不过光听这名头,以及她那张写满了严肃公正(表演专用)的面庞,就知道不是好相与之辈。

    其实,如果他们两个对洁露卡更深入了解一下的话,便能发现,她绝对是最佳的合作伙伴……

    “就剩下琳娅和莱娜这两个小妮子了。”

    两老头叹一口气,无他,这两个女孩,是所有人选里面,最聪慧,或者说是最狡猾也不为过的二人,一个是前爱德华家族的继承人,一个是阿卡拉老狐狸手把手教导的人。

    不过,或许正可以利用她们的聪慧和识大体,说服她们也说不定。

    两人目光交换了一眼,有了决定,便屁颠屁颠的从箱子里转出,来到莱娜和琳娅面前,老脸皱起,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先是东扯西扯了一会儿,然后,法拉的目光无意中落到频频看着节目表的某人身上。

    “再过一会,就轮到吴登场了。”

    “是的,法拉大人。”

    莱娜和琳娅嫣然一笑,对眼前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老头,心里都保持着一份警惕,谁不知道这两个老头,是在琢磨着如何报复自己的心上人啊。

    “吴一上场的话,可就糟糕了。”穆拉丁露出忧国忧民的神色。

    “他那破嗓子……我不说你们两个也明白吧。”法拉一唱一和的紧接着说道。

    两人这么一说,虽然琳娅和莱娜还是时刻保持警惕,但俏脸也不禁笼罩上了一层担忧之色。

    法拉和穆拉丁,说出了她们一直最担心的问题。

    “外面可是有数十万观众啊。”

    “要是被他上去一吼,咱不说联盟的脸面,就吴他自己,辛辛苦苦树立起来的形象,全完了。”

    “是啊,指不定有多少人会被他的歌声吓破胆,造成一辈子的心理阴影呢。”

    “后世史书里,对吴的记载,也将因此而画上浓浓的一笔反面内容。”

    “听说那小子还特地去法师公会,做了一个大型的魔法扩音器,可以比以往放大十倍,杀伤力足足是十倍啊!!”

    “阿琉斯的萨克斯手琴你们就算没听过,也该听说过了吧,杀伤力和吴的歌声,是一个等级的。”

    “要是这两个人搭配在一起,那整个新罗格广场,肯定会变成一片人间地狱。”

    法拉和穆拉丁,你一言,我一语,极尽所能的渲染着恐怖气氛。

    琳娅和莱娜相视一眼,露出担忧之色,她们十分清楚,眼前两老头的话,虽然有那么点夸张的成分,但绝对是事实。

    该怎么办?

    第二天的联盟表演里,两人已经合力将他的节目,从那天推迟到现在,但琳娅和莱娜知道,这不过是饮鸠解渴,该来的迟早还是要来,她们已经没有办法再出手阻止了。

    “法拉大人和穆拉丁大人有何办法?”

    眼色快速闪烁几次,琳娅和莱娜结束了无声的交流,回过头冲两老头嫣然一笑。

    有戏

    穆拉丁和法拉在心里欢呼一声。

    果然是选对人了,如果是维拉丝或者莎拉的话,才不会去想那么多,她们只会一条心的支持自己的丈夫。

    “办法就在这里。”

    法拉神秘兮兮的将蓝色小药丸,摆在琳娅和莱娜面前。

    然后,开始老老实实的和她们解释这些蓝色小药丸的效果,两老头知道,以琳娅和莱娜的慧眼,如果不实话实说,有一点隐瞒,都会被看破,导致辛辛苦苦筹划的阴谋付之东流。

    ……

    “终于轮到我们了。”

    等在幕后,聆听着台上的表演进入尾声,我确认了一下节目表,然后严肃无比的朝阿琉斯点点头,掩饰不住内心激动,嘴唇颤抖起来。

    “征……拯救世界的第一步,就从这一刻迈出了。”

    “阿琉斯……誓死追随……”

    将身上的斗篷脱下,露出里面一身简单而不失美丽的洁白连衣长裙的阿琉斯,火红色与纯白交织,如同火焰的妖精一般,小巧精致的脸蛋,在灯光下面,美的让人炫目。

    将萨克斯手琴以及琴弦,紧紧握在手中,她朝我这边投过来坚定无比的目光。

    “阿琉斯……终于也长大了。”

    远远躲在一旁,看到一身纯白色礼服,纯洁与成熟并重的妹妹,汉斯感动的流下了泪水。

    以前一天到晚不见人影,一年难得说一句话的那个汉娜,在这一刻,终于破茧成蝶,绽放出了属于她的光辉。

    “汉斯老大,快点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汉巴格小队的另一名成员,圣骑士巴尔,从后面死死的扯着汉斯,至于刺客格里斯,他早就闪溜得远远去了。

    长老大人的歌喉+阿琉斯的萨克斯手琴,他们可是用自己的耳朵,亲身体验过,那能让天堂和地狱崩溃的毁灭协奏曲。

    汉斯一惊,连忙擦干泪水,两人哧溜一声,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还不忘记回头看一眼灯火通明的广场,流下两滴鳄鱼泪水,心里默默想道。

    不知道等会回来,数十万观众里,还有多少个能够站起来呢?

    并没有留意到刚才那一幕插曲,我和阿琉斯已经在舞台旁边的等候室站立,紧张的握了握手中的魔法扩音器,静静等待着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

    本德鲁伊的歌喉,已经饥渴难耐了

    “哥哥~~”

    一声轻灵的叫唤,将我从激动幻想之中拉回来,回过头一看,是莱娜款款走来。

    在我的注意力被莱娜吸引的一瞬间,并没有注意到,另外一侧,某道身影无声无息的窜了进来,一把从后面捂住阿琉斯的嘴巴,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她拖走了。

    “别忘记酬劳。”

    将堵住嘴巴,五花大绑,呜呜悲鸣不断挣扎的阿琉斯拎在手中,卡夏一脸冷酷的和法拉穆拉丁擦肩而过,潇洒的在半空互击了一记手掌。

    整个罗格营地,能够在某长老的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绑架高达六十七级的刺客阿琉斯,也只有卡夏一个人了。ro!~!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