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也就是说……天子专用!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也就是说……天子专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也就是说……天子专用

    “这药对女人无效吧?”

    穆拉丁的粗眉毛一抖,有点无法想象万一从对方口中听到“有”之后,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模样。

    那一定是比地狱族完全占领了整个暗黑大陆,更加绝望的景色。

    “没有。”

    法拉的答案在意料之中,也让穆拉丁松了一口气。

    “话说回来,那个幻术师为什么要发明这种奇怪的魔法药呢?”紧接着,穆拉丁再次不解的问道。

    “这个嘛……”

    法拉沉思片刻,似在斟酌着什么,好一会儿,才缓缓道出。

    “虽然我也不是十分肯定,但是从那幻术师的古墓里,找到他留下的只言片句的残破笔记上,我发现了一点端倪。”定了定神,在穆拉丁的好奇注视中,他神色古怪的继续道。

    “那名幻术师……在年轻的时候,大概很羡慕女人……直接点说,从文字里,我感觉到了他似乎埋怨上帝,埋怨父母,为什么不让自己以女儿身降临在这个世上……大概是这样。”

    “哦~~~~”

    不知道是沉思还是大脑短路,从面瘫的穆拉丁那遮满白胡子的嘴巴里,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感叹。

    “好像因为这个原因,他才着手开始研究幻术……最后成为一代幻术大师,本来以他的魔法造诣,幻化成女人的模样,是信手沾来,毫不费功夫,但是逐渐的,他又不满足于这样,于是殚精力竭,穷毕生之力,创造了我手上的,名为假如是女人的幻药,等成功创造出来,他人也老了,就算使用幻药,变成的也不过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对他来说再也无用,一气之下,就将自己的毕生心血带到棺材里面去了。”

    随着法拉缓慢而蛋疼的叙说,似有一个苦逼幻术师的苦逼人生,活灵活现的展现在两人面前。

    “这家伙……有心思去捣鼓这幻药,到不如直接研究怎么将自己彻底变成女人更容易。”

    穆拉丁虽然智商不高,但好歹也当过矮人王,见识不凡,一句话就指出了苦逼幻术师的蛋疼之处。

    “我们要理解他,毕竟他是男儿身,大概是,虽然羡慕女人,但是同时又对现在的身份有一丝留恋,或是保守,或是限于世俗之见,没有足够的勇气彻底变成女人,所以想出了这种折中的实现梦想的方法。”

    法拉显然比穆拉丁想的跟深,更远,只凭着那残破的笔记,就已经将苦逼幻术师内心的挣扎,猜了个七七八八。

    “话说……为什么她那么想变成女人。”穆拉丁四十五度角远目,只觉得今天的红月特别喜感。

    “天知道……”法拉跟着远目。

    “那家伙……大概是变态吧。”穆拉丁再次展现了身为前矮人王的一语中的。

    “应该是吧……”法拉无可否认。

    “等等!”

    穆拉丁突然想到什么,身体一蹦,和法拉拉开了足足十米的距离,吹胡子瞪眼,警惕的看着对方。

    “我说吝啬鬼,你该不会是还想将这种幻药,用在我身上吧。”

    法拉愣了愣,然后死死的瞪着对方,突然来了一句。

    “如果对你使用这药,会变成什么样?”

    话刚落音,两人都呆了起来,似乎在心里想象着使用幻药之后的穆拉丁的模样,气氛一阵沉默。

    好一会儿之后……

    “好吧,我相信你不会对我使用。”穆拉丁泪流满面。

    “是吧,对你用不过是两败俱伤的局面。”法拉也是泪流满面。

    丢了穆拉丁的脸,瞎了法拉的眼,是为两败俱伤。

    “而且,还有另外一方面的原因。”定了定神,将脑海之中刚刚想象出来的某个极端画面,给狠狠粉碎,法拉继续侃侃说来。

    “我也担心,加入我用这种幻药,去戏弄别人,比如说你,难保有一天,这些药不会外流,最后被别人用到自己身上,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什么意思?”

    感觉到法拉话中有话,似乎暗指什么,穆拉丁不由困惑凑上去,压低声音问道。

    “也就是说……幻药的炼金配方,我已经销毁掉了,虽然可惜,但是这玩意太危险了,将它留着,万一哪天被用在自己身上——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也好,我也不想去赌。”

    “是这个理。”穆拉丁点点头。

    “第二,幻药的炼金配方,毕竟是那个才华横溢的幻术师,穷一辈子的呕心沥血之作,其制作过程的复杂和精细程度,就算是我已经实验成功过一次,如果没有配方一一对照步骤的话,也无法再次制作。”

    “你这家伙,说话还真会绕圈子,也就是说,那张配方烧了,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能够再做出这种药了吧。”

    穆拉丁皱了皱眉头,对老对头的拐弯抹角的说法方式表示不满,随即,他的眉头又舒展开来。

    法拉这一番话,算是彻底让他放心下来,这个世上,除了现在已经制作出来,掌握在两人手中的这些幻药以外,将不会再出现其他,这让穆拉丁感觉到了节操上的安全感。

    虽然这两个老头,已经没有什么节操可言。

    不过,作为法拉多年的老对头,穆拉丁隐约感觉到,前面这些话,都只不过是一个引子,接下来的话,才是重点。

    果然,法拉贼眼兮兮的闪烁几下,抖抖稀疏的胡子,露出诡异笑容,伸出第三根手指。

    “第三,虽说幻药已经再也无法制作出来,但是,毕竟我们手头上还有大量的成品,指不定哪天,不小心就外流出去了,所以,我在制作幻药的过程中,稍稍加了一点料。”

    见法拉憋红了脸,老脸满是一副阴谋重重的诡笑,穆拉丁顿时大奇。

    “加了什么料?”

    “哼哼,从今以后,请称呼本长老为——超魔法的法拉大人吧。”得意洋洋的摆了一个e,将手中的药瓶高高举起。

    “加料以后的效果就是——这些幻药,只对吴小子有用,对其他任何人都不会起作用。”

    穆拉丁整个人一愣,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以后,被炭火熏棕的老脸,顿时笑的皱起,宛如一朵突然绽放开来的雏菊,朝不可一世的法拉竖起了大拇指。

    “妙,狠,好,老对手,我今天是第一次佩服你!”

    “哼哼,这也没什么,只不过我在研究幻术师所创造出来的假定条件下的效果的魔法构造,所得出来的一些小见解,然后实验在这些幻药上罢了。”

    嘴里虽然谦虚着,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鼻子都快翘上天了。

    “好好好,这样一来,我们就安全了,我真服了你,没想到那个幻术师穷了一辈子研究出来的东西,你在短短几天就研究摸索出门道来了。”

    穆拉丁的大拇指连连高举,他是真的有点佩服法拉在魔法上的造诣了,简直……简直都快赶得上他在锻造方面的天赋。

    “哪里哪里,还差的远呢。”法拉一愣,讪讪笑了起来。

    这到不是他谦虚,就算脸皮再怎么厚,他也无法当得起穆拉丁刚才那一句话。

    诚然,假定条件魔法构造,他是摸出了一点门道,但是,这幻药上面最大的奥秘,并不是这种魔法构造,而是更深层次的,远远超越了现今的魔法认识,只属于上古魔法最辉煌时期才拥有的理论——魔法与人体构造学。

    这种幻药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运用到了魔法与人体构造学的只是,它的幻术效果,可以直接作用到决定遗传的一种神秘物质(也就是所谓的基因,dn),把握住这种决定人体构造的神秘物质,再加入假定条件魔法构造的原理。

    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在那种神秘物质不变的情况下,仅仅改变性别之后,所幻化出来的效果,也就是字面上的假如是女人,不是随随便便变成一副女人的模样,而是真的,假如在受哔的时候,那条染色体调皮的轻轻一挪,将你从男的变成女的,长大到现在这个年龄,将会是什么样的样貌,就是所幻化出来的样貌。

    正因为如此,那名才华横溢的幻术师,以他最少拥有领域级的实力,意味着至少可以活过三百年,用了至少三百年,说不定五百年、七百年乃至以上都有可能的漫长时间,才研究出这种幻药。

    法拉虽然天纵奇才,但是对于早已经消失的,代表魔法文明顶峰的魔法与人体构造学,还是只能望而却步,这就像身处于石器时代,哪怕是再聪明的人,也无法跨过数个文明阶层的阻隔,研究出飞机坦克的制造方法。

    据说……在地狱一族入侵以前,作为人类权利最巅峰的教廷,似乎还保留着这种神秘知识的一小残片,当然,这只是传闻,就算是真的,教廷被地狱一族灭的一干二净,那些知识,早就化成灰烬了。

    短短瞬间,法拉脑海里转过无数想法,留下无尽的向往,遗憾和叹息。

    当然,这些东西,他不会和穆拉丁说明白,不说其他,以这矮冬瓜的智商,告诉他,他也听不懂,还会嫌麻烦。

    “对了,我说吝啬鬼,幻药还有多少。”

    知道这种药不可能对自己产生作用以后,穆拉丁最后一丝悬挂的心,也彻底放松下来,用手肘顶了顶发愣的法拉,神秘兮兮问道。

    回过神的法拉,发出一连串的险恶笑声,比出一根手指。

    “我们手头上的量……加起来,足以让那臭小子一辈子保持女儿身。”

    穆拉丁呆了呆,然后,两个老头一起发出阴谋十足的鬼笑声……

    “不好,吴小子的表演结束了。”

    目光落到台上,法拉一惊,紧紧盯着那道身影,默算着时间。

    当那道身影隐没到幕后,不到几秒钟的时间,便传过来一阵魔法波动。

    法拉知道,这代表药效消失,吴小子恢复原样了。

    果然如自己所料,时间计算的刚刚好。

    他有点得意,又有点惋惜的感叹道,惋惜的是,为什么不早一点,等那臭小子唱完歌,还没来得及下台,幻术就取消了,这样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数十万观众脸上的表情,一定会非常有趣。

    当然,法拉也只能在心里想想,毕竟他和穆拉丁,可是在琳娅莱娜二人面前,发誓保证过的,万一吴小子真出了这样的大糗,琳娅和莱娜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他们,阿卡拉也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还等什么,闪人啊!”

    见法拉还在那发呆,穆拉丁扯了扯他,两人做贼心虚,弯着腰,猫着脚,哧溜一声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

    回到幕后,我志得意满的仰起了头。

    正如所料,本歌神的表演,获得了史无前例的掌声和欢呼,用歌声征服……不,是拯救世界的梦想,已经踏出了坚实的一步。

    看,那些在自己已经下了舞台,还在尽情欢呼和赞美的家伙……哼,真是一帮愚蠢的人类,真的有那么喜欢吗?也罢,你们就这样,毫无抵抗的,尽情的臣服在本歌神的歌声之下吧,哈哈哈哈~~~

    话说回来,隐约从欢呼声中,听到了“歌姬~~~歌姬~~~”这样的杂音,是我的耳朵出现了幻觉吗?

    应该是“歌神~~歌神~~~”才对吧,一定是我听错了。

    回到等候室,赫然发现琳娅,莱娜,维拉丝,莎拉,三无,还有无节操侍女,全都在里面,呈半圆的夹击包围之势,将我团团围起。

    我吓了一大跳,她们这是要干什么?

    紧接着,我发现女孩们,一个个神色复杂的盯着自己的脸。

    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被盯的毛骨悚然,下意识掏出一把雪亮雪亮的阔剑,对着如同镜子一样的剑身,照了照。

    没什么古怪啊,还是那个平凡到掉渣的模样,嘴角没粘上饭粒,眼角也没有眼屎,虽然平凡,但这张脸还算清爽干净。

    “大家……这是怎么了?”

    见气氛越发诡异,我忍不住小心翼翼的投出一块石头。

    “……!!!”

    岂料刚刚开口,眼前的女孩们,反倒像是从失神中反应过来,露出吓一跳的模样,然后一个个讪笑起来,笑的那叫一个假啊。

    就连最淳朴,最不擅长撒谎的维拉丝,也当起了演员。

    “没……没什么,吴大哥,恭喜你。”

    还是琳娅最先镇定下来,轻轻上前几步,拥抱了我一下。

    “大哥哥,演出成功真是太好了。”

    莎拉轻轻一跃,直接跳上来挂在我的脖子上,凑上香唇,在我的脸颊上轻轻一吻,以示嘉奖。

    紧接着,除了三无公主和洁露卡以外,其他两个女孩,也纷纷表达了祝福。

    这时候,突然一名罗格从外面进来,急忙的对琳娅说了什么,我没听仔细,好像是提到法拉老头和穆矮冬瓜的字眼。

    对了,这两个老头是怎么回事?我的表演都已经结束了,他们的报复还迟迟不来,难道说真的咽下了这口气?不可能吧。

    在我疑惑的时候,琳娅和莱娜不知道急着什么,已经匆匆离去,维拉丝和莎拉歪头一想,似乎也想到了什么,紧跟在她们后面离去,两个小侍女则是殿后。

    出现的突然,走的也突然。

    看着空空如也的等候室,我一脸的迷茫。

    好像大家都知道点什么,就自己一个人被隐瞒在鼓里的感觉,非常不爽。

    话说回来,阿琉斯那笨蛋腐女呢?怎么没见到她,刚刚结束表演的时候,就没发现她的存在,究竟跑哪里去了,该不会临阵脱逃了吧

    面对扑朔迷离的现实,我更加困惑了,脑海之中,冒起了无数的问号。

    就在这时,圣洁白光突然绽放,瞬间照亮了整个等候室……

    而另外一边,屁颠屁颠赶回去的法拉和穆拉丁,却遭到了阻截。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脸温和恬静笑意,但却让人感觉不到有一丝温暖的琳娅和莱娜。

    和阿卡拉那头老狐狸的假笑,何其相似,那一瞬间,法拉和穆拉丁齐齐打了一个颤抖,心里同时闪过四个字。

    来者不善

    正当两人下意识退后一步,想脚底抹油的时候,从他们身后,手里握着平底锅,生气的将腮帮微微鼓起的维拉丝,以及眸中燃烧着冰冷的火焰,带着威凛的绝美,莎拉将法师剑缓缓拔出。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左右两翼,小茉莉和洁露卡的身影自黑暗中无声浮现。

    同时,隐藏在周围的黑夜之中,至少还有数百名士兵的轻微呼吸传出。

    被完全包围了

    感谢独孤-傲天童鞋的支持,恭喜新晋掌门。

    半个月过去了,才75张,完~~全~~不给力呀大家。ro!~!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