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神诞日结束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神诞日结束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就上 文字版最快更新的小说站,闹腾了好久,小幽灵又很无责任的溜回项链里去发她的春秋大梦,将我一个人孤零零丢在野外。[http76z

    回头看了一眼,神诞日谢幕晚会早在半个小时以前就结束了,虽然新罗格〖广〗场的灯光依然通明,但缺少喧哗和生气,看起来却更像是一座阴森森的鬼城。

    神诞日,伴随着新罗格〖广〗场的寂静,也正式宣布了结束,五天的时间,对于我们这些冒险看来说,短的几乎一眨眼就过了,但却留下或许五年也不一定能找到的满满珍贵回忆。

    唯一感到可惜的是,整个神诞日谢幕晚会,自己也就在台上唱了一首,前面因为即将登台无心欣赏演出,后面又被小幽灵拉了出来。

    不过并不后悔,比起神诞日谢幕晚会,和小幽灵在一起无疑要重要得多。

    一阵冰寒刺骨的冷风迎面挂来,我哈了哈手,加快了回家的脚步,四周已经一片漆黑,小碎石路边的黑呼呼灌木丛里,似乎随时都能跳出一头猛兽。

    在这天寒地冻,孤凄凄的黑夜之中,似乎也只能回忆刚才的小幽灵,才能让心里暖和一些。

    吞下圣树之心的小幽灵,变得更加嗜睡了,好吧,这是废话,总之她现在已经完超小人鱼埃里雅,成了家里的第一睡神。

    另外,我发现”小幽灵身上的圣洁之力更加强大了。

    尤其是在刚才的跳舞中,随着她的欢快洋溢,身上的圣洁之力也在不断大量溢出,将整个小空地照成莹莹一片”就连天空上面的红月,不远处灯火通明的新罗格〖广〗场,也黯然失色。

    庞大的圣洁之力溢出,简直就像神诞日之前的那天,她醒过来并吟唱圣歌的时候,所造成的声势一般。

    幸运的是,当时圣洁之力随着她的歌声回荡”扩散的速度也快,迅速造成了巨大的动静,而这一次,却只是慢慢四散,让我来得及反应过来,即使提醒小幽灵控制,不然的话,要是再将天使惊动,上一次,据阿卡拉说是费尽口舌才忽悠过去,这一次,她可就不好解释了。

    由此可得出一个结论”圣树之心带给小幽灵的好处是巨大的,但是,她现在还无法完全控制这股突然剧增的圣洁之力,导致在情绪波动的时候不自觉溢出,要走出现在外,随时都有可能变成一个小型的太阳那么耀眼瞩目。

    所以说”这小圣女选择睡觉蛰伏,在一边容纳圣树之心的力量同时,身体也慢慢的吸收,并学会控制,也是一举多得的事情。

    而这股庞大力量的另外一个体现”就是小幽灵的等级提升了。

    从三十六级初始经验,提升到了三十七级。

    别看这小小的一级,还记得这小圣女是什么时候吞下圣树之心的吗?在阿尔托li雅来那天”也就是圣诞日的两天前,加上这五天圣诞日”一共是七天时间。

    七天时间,在四阶这个阶段,整整升了一级,要是被别人知道,十个冒险者里,十个都会哭出来。

    别的冒险者,在怪物堆里出生入死,浴血奋战,最快也要一两个月才能升上个一级半级,你妹的这只小幽灵到好,呼呼大睡了七天,直接就升一级,如此巨大的差距,让人恨不得直接对着一颗大树撞死或者找偏心的上帝单挑去。

    就连本德鲁伊,以前一直沾沾自喜,曾经创下了一个月从刀级升到主级的恐怖升级速度,这还是有三无公主在一旁掠阵,再加上万能全屏嘲讽机的死狗。

    现在和小幽灵的七天时间从三十六到三十七级相比,我都想掐死上帝算了,给我在时空管理局监狱里头哭嚎一辈子吧混蛋别指望有人会去探监了

    吸了一口寒气,大脑冷静下来,我心里的小算盘又开始噼里啪啦打起来。

    照这个速度的话,七天升一级,也就是说,嗯,这个“……,乘以这个,再加上这个,七七四十九,一个月三十天,四十九减去三十,一年三百六十五,除以十二个月,再除以七……

    我:气…”

    咳咳,总而言之,很快就对了。

    不过,圣树之心的能量不可能耗之不尽,能够撑到让小幽灵升到六十级,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而且越到最后,升级速度肯定也会越慢,果然还是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吃树什么的只在初期有用而已。

    不知道完全消化掉圣树之心的小幽灵,除了在等级上的提升以外,还会有什么新的变化呢?比如说进化成灼眼的幽灵,零之幽灵,掌上幽灵,三千院幽灵,幽灵阿鲁,哈比幽灵”

    想想都觉得恐怖,到那时还是狂按b终止进化好了,现在的小圣女最可爱的说。

    话说………b键在哪里?

    沉思之间,山坡背上那小小的白色帐篷,已经近在眼前。

    家里的火光已经全无,大概是士兵通知琳娅她们,以为我今晚会跟小幽灵在一起,特地把时间让给我们两个吧。

    本来我也是这么打算的,直到我的膝盖中了一箭…“个毛啊,是被小幽灵放飞龙了

    蹑手蹑脚的回到家,想了想,还走进了维拉丝的房间。

    作为神诞日负责人的琳娅和莱娜累了一天,现在打扰她们不大好,小莎拉小萝li,人小性格也小,睡的很香,现在吵醒她的话太可怜了,三无公主不予考虑。

    话说莱娜也不能考虑呀混蛋

    只有我的温顺乖巧包容的小狗狗维拉丝的房间,最合适温暖我这个饱经风吹雨打、见惯生离死别的沧桑男人,那冷漠冰冻的身躯和内心。

    打开灯,小狗般机敏的维拉丝,已经揉着睡眼从床上坐起来。

    “大人,没有和爱丽丝在一起吗?”

    “睡着了?”

    我一边接下斗篷,一边应道。

    这时候,一双小手伸了过来帮我接下斗篷,叠好放在一边,回过头,已经将睡衣递了过来,帮我穿上。

    就是这么一些微小的,看似十分自然的动作,最能体现维拉丝的温柔体贴。

    如果你的妻子能够在你晚归被吵醒,睡眼惺惺,迷迷糊糊的时候,还会下意识的起床,离开温暖被窝冒着深寒刺骨的寒夜给你宽衣换衣,这样的妻子,绝对值得你珍惜一辈子。

    “乖,小心着凉了。”

    我心疼的将眼睛还没完全睁开的维拉丝,抱回被窝里,帮她盖好被子。

    早知道回自己房间睡算了,维拉丝应该也是一天没有休息啊。

    心里有些后悔这时候,喉咙也传来一阵干渴感觉。

    对了,从下午到现在,自己几乎一口水也没喝呢。

    而且中间还和阿琉斯练习了一会儿,接着在舞台上忘情的唱了一首,口渴也是正常的。

    给自己倒了一杯开水喝着无聊的时候,我的眼珠子下意识在维拉丝房间里扫了一圈。

    咦,发现了可疑物品

    在某个角落的橱柜上,发现了一个可疑的瓶子,里面装着许多蓝色的小药丸。

    对于已经将维拉丝的房间摸透的本德鲁伊来说这个装着蓝色小药丸的瓶子,就像是一筛绿豆中的一颗红豆,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疑。

    握在手上把玩了几下,我毫不犹豫的倒出几颗蓝色小药丸糖果一般在嘴里吧嗒吧嗒几下,嗯,还真有点甜。

    别误会,我耳不是那种会随便捡起路上的东西吃下去把肚子吃坏的笨蛋。

    让我做出这种举动的原因,足足有三个。

    第一,我很清楚,这个橱柜里头一般是摆放可以吃的东西,以维拉丝的小主妇式日常习惯和细心,是不大可能会弄错。

    第二,本德鲁伊身为冒险者,几乎已经是百毒不侵的体质,就算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也大丈夫萌大奶,而且相信维拉丝绝对不会将剧毒的东西摆在这种地方。

    第三,这些蓝色小药丸,和今天晚上登台之前,莱娜给我吃的那颗狼人族秘制的,能让人冷静下来的药丸何其相似,估计应该是莱娜送给维拉丝的,而吃下去以后尝到的味道,也证实了这一点。

    事先说明,我并不是嘴谗的家伙,只是看到十分可疑的东西而且貌似可以吃的样子,按照一般人的心理,都会想尝试一下吧,对吧,没错吧诸位。

    就着热水喝下,胃里一阵暖洋洋的热量散发开来,温暖着冰冷的身体,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困意。

    仔细想想,咱今天体力消耗也不小啊,尤其是和莎尔娜姐姐在一起的那段时间……

    打了一个哈欠,我哧溜一下钻入被窝,待身体暖和以后,便抱着维拉丝光滑温软的娇躯,似大抱枕一般紧密搂着,舒服的蹭了蹭,意识逐渐模糊起来。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

    “啊nn~~nn~mn~~n~!!!”

    床边的一声贯穿耳膜的尖叫声,生生的将我吓醒,一边揉眼一边睁开一边迷糊的缝隙。

    “维拉丝……怎么了?”

    视线才刚刚拉开,就见一个脸盆大的黑呼呼物体从天而降,以十分优美的抛物曲线,在自己的眼中放大,直至覆盖整个视野,然后,五官受到巨力的冲击,尤其是鼻子,让我几疑它已经惨烈阵亡,并且凹入了脸里面,变成了一副平整的大饼脸,大脑也随之嗡嗡的震荡起来。

    在是闹哪样啊?起牟床都要被拍。

    脑海里迅速闪过一声哀嚎,晕了过去。

    “维拉丝,怎么了?”,这一声尖叫,不但导致了惨剧发生,也将其他女孩们惊醒,纷纷穿着睡衣就闯了进来,莎拉手中还握上了一把长剑。

    然后,大家便看这样一副景象大字躺在床上晕倒过去,舌头伸出外面老长,一看就知道是牺牲的十分壮烈的某人,以及睡衣凌乱春光乍现的畏缩在床角落里,手里仍然握着作案凶器平底锅,泪眼充盈楚楚可怜的样子充满了惊吓和无辜色彩的维拉丝。

    如果是不知内情的人,看到这一幕,绝对会在心里补完一篇“色狼逞凶,闯入室内欲动强,反被平底锅少女制服”这样的八卦新闻。

    “这……是怎么了?”,愣了片刻琳娅率先反应过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大人……他……他……”,……”

    结结巴巴了好一阵,维拉丝试着深呼吸了几口气,才勉强冷静下来。

    “大人刚才…………刚才又变成了那副模样。”

    “什么模样?”

    一大早被吵醒,大脑依然有些迷糊的女孩们露出茫然目光。

    “就是女……女的。”维拉丝不好意思的嘀咕,回过头看了一眼,又补充了一句:“在你们闯入来的时候,刚刚恢复过来。”

    逐渐清醒过来的女孩们,琢磨着维拉丝的话,似都能想象出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个露出促狭笑容。

    “所以呢”就把吴大哥打晕了?”

    “这这这……这是意外。”

    维拉丝满脸通红,手足无措的将平底锅往背后一藏,在数双目光的注视下,小狗一般丧气的垂下了头。

    “再怎么说,虽然外貌改变了,但是本质不会变”不至于惊讶成这样吧。”

    “我…………我是立刻反应过来是……是大人的味道,但是“但是就算知道……也无法立刻接受,本能的就……,呜nn”维拉丝半捂着小”脸,悲鸣起来。

    刚刚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脸被埋在高耸的胸部里”仰起头,又看到一张近在咫尺的与众不同的女人脸庞,这样的刺激对于淳朴害羞的维拉丝来说”实在是外人所不能理解的巨大。

    “说起来,为什么大哥哥会突然………

    见维拉丝可怜兮兮的样子,大家也不忍心捉弄下去,这时,莎拉出声问道。

    没等维拉丝回答,女孩们的目光已经寻到了橱柜上面的药瓶,一个个先是惊讶,然后哭笑不得。

    〖答〗案已经呼之欲呼。

    原来,是昨天维拉丝回到家,整理自己的物品栏的时候一众所周知,维拉丝的物品栏里,堆满了各种物品,什么食物厨具衣服棉被,凡是能和主妇两个字扯上关系的,里面几乎都能找到。

    为了放好这些幻药瓶子,维拉丝自然是要整理一番,空出合适的位妾摆放,接过不小心漏了一瓶放在橱柜上面,又十分偶然的,被某人看到,吃了下去。

    于是惨剧就此发生。

    弄明白了前因后果以后,大家都笑弯了腰,维拉丝则是羞臊的将她们赶了出去,大门一关,肚子一人躲起害羞。

    她还得考虑待会怎么和大人解释,照刚才的情况看来,大人应该是不找到自己已经被幻变成了女人,所以不能说实话,如何编织一个合理的谎言,这对不擅长撤谎的维拉丝来说,还真是一个大难题。

    “我说……今天早上是不是发生了点什么?”

    早餐的时候,我一脸迷茫的看着大家。

    “没有,绝对没有!!”

    维拉丝以惊人好气势,将手中装着烙饼的盘子,重重拍在餐桌上,瞪大羞涩慌张躲闪的眸子冲我喊道。

    摆明是一副“早上绝对发生了什么”的表情。

    但是,见平素乖巧温驯的维拉丝,反应那么大,我就知道不该继续刺激她了,为了小命着想,我明智的装出一副糊涂的样子,点了点头。

    然后摸摸鼻子,好疼

    不光是鼻子,眼睛,嘴巴,额头,前脸,脑袋“…就跟被一颗秒速百米的榴莲正正砸中了前脸一样,还在刺刺做疼。

    咱是不是老了,怎么总感觉最近,老是在失忆?

    早餐过后,算准了时间一样,有士兵来通报,让我,莱娜和琳娅三个去开个小会。

    刚刚来到阿卡拉的帐篷门前,遇到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就见这野蛮人厮一手指着我的脸”捧腹大笑起来。

    “吴师弟,你这是怎么了?大清早的撞墙了吗?”

    “有吗?”

    我揉了揉脸,还是有点麻麻疼疼的感觉。

    “莱娜,我的脸很奇怪吗?”

    我将头转向轮椅上的莱娜,问道。

    “没有哦,哥哥,我看不见。

    ”莱娜轻笑道。

    “就是嘛,你看,莱娜都说看不见子,就你瞎长了一双牛眼。”

    我顿时得意起来,让无语远目的西雅图克和卡洛斯扔在后面,推着莱娜,和琳娅一起率先进到了帐篷里。

    阿卡拉和凯恩已经在里面等候责了,法拉老头和老酒鬼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

    等了好一会,营地两大害虫终于姗姗来迟,打着哈欠坐了下来。

    “人都来齐了”那我们就开了小会吧。”

    阿卡拉的拐杖,轻轻在地上一顿,祥和的笑容中,自有一股无声威严,让充满节后懒散气息的小屋子,气氛变得严肃起来。

    “这次神诞日,多亏了大家”我这个老婆子却是在中途临阵脱逃,将重担都扔给了你们,惭愧,惭愧啊。”

    朝我们一一点头,阿卡拉叹了一声。

    “客气话,我就不多说了,这次神诞日,我觉得功劳对大的是应该是吴,他不但肩负起了代大长老的责任,而且神诞日的联盟节目也是全部由他一手策划小,正因为有了吴的创意,神诞日才能举办的如此成功,虽然这样说对其他族有些失礼,但却是谁都不能否认的事实,大家有意见吗?”

    目光巡视了一眼,就连最不对付的卡夏和法拉都没有出声。

    “阿卡拉奶奶”功劳最大的我,有什么奖励不?”

    无视老酒鬼和法拉老头的鄙夷目光,我笑眯了眼连忙同道,这时候不乘热打铁,索要一些好处,更待何时?

    “当然要奖励,而且要大大的奖励,我保证,给你三个月的假期,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除非走动摇到联盟或者是其他种族,非你去不可的事件,不然,都不会打扰你的假期,这三个月时间,随便你怎么支配都行,,怎么样?”

    阿卡拉的眼睛也笑眯起来,闪烁着精明的光芒。

    可惜,我却并没有看到,而是被这份沉甸甸的假期,给砸晕了脑袋,并没有看到琳娅和莱娜在一旁拼命眨眼睛,其他人则是捂嘴偷笑。

    “真的?阿卡拉奶奶,说话可要算话。”,“当然,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作证。”,阿卡拉用力的点了点头。

    “太好了,谢啦,阿卡拉奶奶,让我看看,这三个月该怎么安排,三个月的时间啊……”

    先是陪阿尔托li雅去一趟哈洛加斯,找找传说中的神器残片,陪阿尔托li雅……

    坑爹啊混蛋

    呆了片刻之后,我立刻反应过来,重重的将心灵茶几掀翻。

    如果这一趟行程,并没有想象中顺利的话,光是陪阿尔托li雅走这一趟,三个月的假期就没有,说不定还不止。

    至于这趟行程会不会顺利,我已经不抱任何的侥幸心理,想想吧,当两个拥有吸引麻烦体质以及主角光环的人走在一起,你认为这两种属性,是两两抵消的可能性比较大,还是两两叠加的可能性比较大,或者是两两相乘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顺便一说,如果动用手中的锦囊,可以先排除第一个选项。如果还是不放心要再用一个锦囊,然后打电话给上帝,上帝犹豫三秒钟后会告诉你,〖答〗案和你家妻子中的某一个的罩杯相同。

    我:“……”,幸运五十二什么的最讨厌了

    这次是上了大当了,没办法,谁让当时答应了阿尔托li雅呢,这时候,也不好意思和她说你先等我把三个月假期过完了再去行不这样的任性话了。

    难怪老酒鬼和法拉老头笑的那么贼,也怪自己没有看到琳娅和莱娜的眼色。

    “吴,好好加油吧,不要让阿尔托失望,于私来说,她是你的妻子,你有义务帮她,于公来说,圣树之心的恩情,也不能不报。”,阿卡拉拍拍我的肩膀鼓励道,带着一丝的羞愧。

    “现在,联盟已经给不了你多少东西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给你一年,甚至是几年的假期,但是,现在时间真的不等人了,你多努力一分,联盟就能稳固一分,对不起……”

    从未有过,第一次从阿卡拉口中,得到一句发自内心以及沉重异常的“,对不起”。

    “我知道了,阿卡拉奶奶。”,深呼吸了一口气,我露出大大的笑容。

    的确,说到这次神诞日的报酬的话,圣树之心这份报酬,难道还不算大吗?也不能怪阿卡拉忽悠人,她的确给了我三个月的假期,只不过是我用这三个月的假期,去帮助自己的妻子,或者说是偿还雅兰德兰大长老割爱圣树之心的这份人情去了。

    而且,现在,阿卡拉也真的无法给予我更多的东西。

    名声,荣誉,就算我不说,她也在拼了命的帮我树立。

    维拉丝她们,阿卡拉明里暗里,也在尽全力的保护着。

    这些细水长流的恩情,积少成多,也是一份沉甸甸的,对于我为联盟所付出的报酬。

    唯独时间上,在这风雨欲来的局势中,阿卡拉无法再给予我更多。

    所以说,并不是她不给,而是真的已经没有什么好给了,而且,仅仅是帮我保护维拉丝她们这份恩情,就足以让我毫无怨言去做任何事情。

    “阿卡拉奶奶,你这样说就太见外了,我只不过是发发牢骚,开个玩笑而已,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格。”,见阿卡拉如此郑重其事,我吓了一夫跳,连忙呼噜噜的摇起头。

    “我当然知道,不过,就算一家人,有时候也要坦白布诚,免得有人在背后骂我是老狐狸,压榨劳力的恶鬼。”阿卡拉呵呵笑道。

    “是吗?究竟是谁,让我知道的话第一个饶不了他!”,我大义凛然的一拍桌子,在数双锐利目光注视中,还是脸皮子抵不住,撇过头去,心虚的吹起了。哨。

    “接下来是琳娅和莱娜,从筹划神诞日开始,一直让你们忙到现在,辛苦了。”,“哪里,阿卡拉奶奶和凯恩爷爷才是功劳最大的人。”,琳娅和莱娜连忙行了一礼,真诚流露的说道。

    “我们两把老骨头,老了,也就散发最后一点余光余热了。”,阿卡拉和凯恩相视一眼,自嘲的摇起了头。

    或许在他们心里,自己为联盟付出所有,本来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往往会忘记自己才是一切的推动者,是最大的幕后功臣。

    正是因为这样的品性,两位老人才能如此让人敬佩,连卡夏和法拉也为她们的人格魅力说折服,年纪明明比两个人要大,资格更老,在阿卡拉、凯恩和拉斐尔还流着鼻涕的时候,就已经是联盟长老了,实力上,更是不知道强大了多少。

    但是,卡夏和法拉却从没有违背她们的意志,因为两人知道,无论阿卡拉和凯恩做出何种决定,都是在为联盟着想……!~!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