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起源的毁灭――现在才开始动真格的!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起源的毁灭――现在才开始动真格的!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起源的毁灭――现在才开始动真格的!

    黑sè的tui影风暴,在整个训练场上持续了约十秒,也让许多人惊呆了十秒。

    那数不清的影子,以及强大的压迫感,震撼感,让平常几个呼吸就过去的时间,似足足拉长了几十几千倍,身处其中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在这些人眼中,已经被困了许久,退到不能再退的地步。

    忽然间,黑sè风暴消失了。

    停就停,让人一时之间眼珠子跟不上来,瞳孔里还残留着前一刻暴风骤雨的黑影。

    领域级战场的瞬息变化,稍弱一点的观众都无法跟上其节奏,看多了,甚至以冒险者的强大神经,也会产生一股深深的眩晕感。

    在黑sè风暴撤回的瞬间,西雅图克和卡洛斯两人一闪,呈八字方向退后散开,脚跟站稳以后,才来得及呼出一口浊气。

    本来按照以往的训练战,在地狱格斗熊的无影tui攻击撤回,回气的那零点零几秒间隙时间,这两个人是肯定要把握住机会,狠狠反击一番的,可是这次,他们选择是退散。、

    还是有点小瞧对方了始以为同样的招式,在已经从以前的伪领域巅峰,达到现在的领域中级的自己面前,压力一定会小很多,结果没打起十分精神应付,等察觉过来压力丝毫未减的时候,两人的阵型已经被打乱,自顾不暇。

    结果,闪闪发光的铠甲上,还是不可避免的留下了几个熊掌印。

    再看看刚才退出去的位置,离地狱格斗熊无影tui施展的地点,刚好是一百米有多的距离,也就是说,两人在无影tui的施压下,苦苦抵挡,不断后退了那么多距离。

    恰好,和他们两个前一次联手,将地狱格斗熊的格挡模式,逼退的距离差不多。

    这家伙,还真是小心眼,斤斤计较啊。

    察觉到这个巧合数据以后,西雅图克和卡洛斯都不禁哑然失笑,罗格第三吝啬的名头,果然不是白封。

    “卡洛斯,你聪明该怎么办,这小子像个皮糖似的,我们强,他更强。”

    西雅图克垂下手中的双武,转过头,朝卡洛斯示意问道。

    “幸好当初听了阿卡拉大人的建议,不然这次非得出丑不可。”卡洛斯淡然一笑,随即压低脸庞,神sè沉稳,肃然道。

    “还能怎么办,别以为我不知道,这种形势,不是正对你的胃口吗?”

    “话说的是没错,不过这个对胃口,对的心里苦巴巴的,没想到本以为突破了瓶颈,可以扬眉吐气,到头来还是不得不和你这家伙合作才行。”西雅图克砸吧着嘴,心有不甘。

    两人就这么自顾说着,也不担心这是战场,对手会突然攻过来。

    两人都知道,那头熊,自己不能婆妈,却对别人婆妈兴致得紧,这时候估计是恨不得套出张椅子坐下怀里揣上一桶爆米花翘起二郎tui看自己二人商量对策了。

    当然,前提是没有ji怒他的情况下,总体来说,其实,大概,或许,可能,虽然这个地狱格斗熊的名字起得吓人,但脾气却相当憨厚温顺。

    而那些围观人士,却对这样的一幕显得相当不适应,明明前一刻还打的你死我活,ji烈异常,猛地撤回,突然两人就开始交头接耳起来,而对面的布偶熊似乎也不介意,就像摆在g头的玩具一样原地一动不动。

    若不是黑溜溜的熊眼偶尔还会眨一下,那恰好位于棕sè的熊毛和一圈白sè熊嘴巴交界处的棕sè熊鼻子,时不时也会抖一抖的话。

    简直就像专业出来卖萌的。

    这些人虽然好奇死了,但是就算是耳朵最尖的精灵,也听不见西雅图克和卡洛斯在商量什么,只能在那干眨着眼,耐心等待。

    “怎么办?你不要告诉我,一轮试探完了之后,就这样结束了吧。”半张脸笼罩在造型威武森寒的头盔之中,lu出来的嘴巴,少有的lu出了温和,但是带着一抹锋芒毕lu的笑容。

    “说的也是,按照吴师弟的说法,我们这次,可不是来打酱油的。”西雅图克tiǎn了tiǎn干燥裂,散发出无比嗜血的战意。

    “虽然比预料的要提前一些,不过,热身就到此结束吧。”

    如果是让那些场外战士,听到他们的对话,尤其是最后这句,肯定会吓的一屁股坐的地上。

    他们刚才一直认为,战斗刚刚打响,各自就已经倾尽全力,将战斗拉向白热化,但是对于场上三人……不,两人一熊来说,那的确只是热身战而已。

    “不知为何,现在看到那张傻兮兮的熊脸,就觉得很火大。”西雅图克如是语。

    “同感。”卡洛斯跟在一句。

    然后,两个人的领域,同时爆涨!!

    是的,不是上涨,也不是大涨,而是暴涨,就像一个原本干瘪的气球,在片刻之间被吹了起来一般。

    鲜红sè的能量,淡青sè的能量,这两种颜sè,就像太极图里面的黑白yin阳鱼,充斥整个圆形训练场,不断游动,不断旋转,带来风起云涌,连天空上碧蓝的晴天,也被卷过来的乌云所覆盖。

    地上,沙尘滚滚,根本看不见人影,光线在一瞬间就暗淡下来,越发衬托出场上两团巨大能量领域的强盛,就连强化过的防御魔法阵,也无法阻隔这股挤压全场的气势,一些风势外泄,将场外众人的衣服吹的猎猎作响。

    这天地sè变一幕,让第一次见识到领域高手威势的观众,脑海里都不约而同的涌起一个词。

    吞天蚀地。

    这就是领域级高手的威势,可以说,这个境界的强者,已经代表了一种在势上的极致。

    跟进一步,就是世界之力境界,那又是另外一种不同的全新概念。

    两个领域级高手,联合起来爆发出全力,这两股领域力量交织起来的威势,造成的巨大动静,恐怕除了第三世界以外,在第一第二世界,近几百年,不能说没有,但绝对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一幕。

    就在天空乌云滚滚,大地狂沙遍吹,整个天地,似乎都只剩下那暴涨的一红一青颜sè的时候。

    另外一股力量,突然涌动。

    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地狱格斗熊,面对两个领域中级高手爆发出全力的局势,要是还继续悠哉悠哉,当做是热身运动,那就真的如西雅图克和卡洛斯所说,太不把自己当熊……不,当人看了。

    像仰望着万丈高山上高高耸立的神像一般,众人抬起下巴,长大嘴巴,脑海一片空白。

    那是深红的颜sè。

    比西雅图克的鲜红颜sè,更深,深的如同能够滴出血来。

    如果说鲜红sè,代表的是战意,战争。

    那么这股深红颜sè,则是更加趋向于世界本质的――毁灭。

    万事万物,都有着对称xing,有对,就会有错,有善良,就会有邪恶,有光明,就会有黑暗,有天使,就会有恶魔。

    同理,作为世界的起源,创造,它的对立面,就是毁灭,两者同为世界的根源。

    莅临其上,超越了对,错,善良,邪恶,光明,黑暗,甚至是时间和空间等等的世间所有有型以及无形的事物。

    所有事物的源头,都源于创造,而终点,都是毁灭。

    曾经见识过血熊的伪领域颜sè的人们,对于眼前的深红领域,心中更是多出一层认识。

    虽然颜sè没怎么变化,但是,本质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血熊的伪领域,是狂暴,毁灭,黑暗的气息,虽然纯正,却不纯粹,因为没有这股力量没有主题,究竟是狂暴,还是毁灭,还是黑暗?

    而眼前地狱格斗熊的领域,却已经撇去了一些杂质,真正能看出它的前进步伐,是莅临于除了创造以外的一起力量本源之上的毁灭。

    少了狂暴以及黑暗,这些对于毁灭来说不必要的东西。

    毁灭从来都是纯粹的物质,有人说它邪恶,但有时候毁灭也代表正义,一个老人将死,即是毁灭,你能说这是狂暴,黑暗,邪恶的力量在作祟吗?

    此时此刻,这股虽然还不算完美,但已经趋向于纯粹的深红sè毁灭气息,莅临人间,在短短的一瞬间,以一敌二,便将鲜红以及淡青的颜sè,逼的节节败退。

    战场上,原本在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领域肆虐下,将乌云和狂沙扭成一条,所形成的连接天地的黑sè龙卷风,在深红sè领域爆发的时刻,突然之间,从黑sè龙卷的内部,穿透出一条条的深红光芒。

    越来越多的光芒从里面穿透出来,几个眨眼时间,就将巨大的黑sè龙卷撑破,爆发出无尽的象征着毁灭的红莲光耀。

    天空的乌云为之吹散,地上的狂沙停止吹息,天地之间,深红的火焰,取代了鲜红以及淡青sè的主宰,成为了这场战斗的唯一主角。

    乌云即散,风沙停息,战场再次变得明亮,刺目,三种颜sè的领域,还在不停的摩擦,交锋,深红领域虽然强大,以无可匹敌之势莅临战场,成为主角。

    但是一本书,一场战斗,并不仅仅只有主角存在,配角也是无法被忽略的,一个不好,还会喧宾夺主,抢去主角的风头。

    鲜红以及淡青领域就是如此,虽然在更加本源,更加强大的深红领域压迫,掠夺城池下,以及岌岌可危,但是,并不代表它们就已经丧失了一战之力。

    最终,鲜红领域占据了整个训练场的颜sè二分之一还有多,而鲜红和淡青领域,则是联手分刮了剩余的地盘,终于取得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而此时,离西雅图克和卡洛斯爆发力量,也不过是过了短短的十几秒时间,这十几秒,却让众人,像是过了一年,亲眼目睹了一场领域级强者之间的生死之斗。

    仅仅是彼此的领域之间的互相倾轧,争夺,就已经比伪领域级高手抱团大战来的更加ji烈,更加震撼人心,让人无法想象,如果三者真正兵戎相见,将会是一副什么样的惊天动地情景。

    不过,等他们真正见到,反而无语了。

    各自动起真格的三人,在训练场上不断交锋的身影,这些人……根本看不见。

    除了老酒鬼,法拉老头,或许里面还有几个深藏不lu的家伙,可以享受这场领域强者交锋的盛宴以外,其他人,就像站在宴会场的别墅外,只能透过传出来的一丝香味,去感受这场宴会的盛大以及美好的平民一样。

    一次次的看着交锋jidàng爆发出来的能量,撞击在防御魔法阵上,这些人都傻了眼。

    境界差距太大了,就如原始人手中拿着一台烂苹果,根本不懂得里面的精彩之处,只能当砖头对待。

    连阿尔托莉雅,都只能看到无数残影交织,感受一次次能量爆发蕴含的恐怖,相当于是只比其他人更加靠近一步,站的窗外,可以透过玻璃看到里面的盛宴而已。

    相比之下,战场之内几个人心里又是另外一分景象。

    西雅图克和卡洛斯心中,除了无奈,就只剩下无奈了。

    坑爹啊,这种情况不是和数个月之前,在水晶碎片任务开始以前的对战训练,没什么两样吗?!

    从伪领域提升领域境界的变化,现在根本就体现不出来,自己的实力强大了一倍,正以为可以一报前仇,没想到对方也整整强大了将近一倍,结果彼此之间的力量对比,又拉回到了原来的水平。

    打击太大了,幸好听了阿卡拉的建议,不然此时此刻,两个人的行为,以及即将要面临的惨痛结局,就真成了解释夜郎自大这个成语的教科书了。

    不是吴师弟出去一趟,就不把自己当熊看了,而是自己晋升到领域境界,开始不把自己当人看了,两人感叹之余,还不忘记吐槽一下。

    没关系,眼下最差的结果,不就是回到以前的局势吗?只要好好配合的话,也不是不可能将战斗拿下来,也好为战斗之前那番不把自己当人看的对话,找回一点正面形象。

    要是输了,在各族代表面前,这脸可就丢大了,而且在场不乏大嘴巴……

    想到这里,西雅图克和卡洛斯心里同时一紧,互相之间的配合,变得前所未有的默契起来。

    ……

    场外,原本想好好静下心来下自己的学生们在一番艰苦磨练后,都混成了什么个人样的卡夏,却是无法圆梦,观战正酣的她被无情sāo扰了。

    而且还发不起火,因为sāo扰者是各族代表,以及那些她蹭过不少饭的家伙,这也就是所谓的恶有恶报,吃了人家的,迟早要还回来。

    围观群众们眼见无法揣摩场内的战局,心里慢慢平静下来,适应了领域级交锋的震撼以后,心思也开始活络起来了。

    我们是不能揣摩战局,但是,这里面应该有人能吧,不如让她来当一番主持人,给大家解说解说,也是牺牲小我,幸福大我的好事。

    至于在场观众里,谁的实力最强,眼睛仅仅经过数秒钟的扫视,就齐齐一至的定位到某个女人身上。

    敏感察觉到自己代替战场,成为目光焦点的卡夏,还有些不死心,故作抬头喝酒,用酒壶挡住了大部分的视线,装作一副我没看到你们眼中的恳求的姿态。

    要说在场所有人,谁最关心战场,谁最让卡夏没辙,那毫无疑问……

    毫无疑问的是莎拉,你得想想,除开其他一切不说,光是这蹭饭次数……这卡夏长老大人,就亏欠了莎拉多少啊。

    因此,当莎拉绯红sè的宝石眸子,闪烁着可怜而恳求的光芒,说出:“卡夏大人,能给我说说大哥哥的战斗,现在怎么样了”这样的话时,原本淡定的卡夏,手中的酒壶顿时一哆嗦。

    这人情债,再加上莎拉多年不用的绝技,就算是老脸厚如她也抵挡不住啊。

    “这个……我得再再看看形势再说。”

    呛了一口酒,卡西的眼珠子咕噜转着,不敢拒绝,也不想答应,只能含糊。

    “咳咳!”

    就在这时,阿卡拉的拐杖,暗暗在她的脚背上一捅。

    如果说莎拉对卡夏的威慑力,是无形的,那么阿卡拉对她的威慑力,就是有型的。

    这看似不小心的一捅,翻译成卡夏能理解的话,就像是在说:大家都看好你呢,要是敢在各族代表面前丢了联盟的面子,开春哈洛加斯的铲雪任务名单就有你一份。

    这会卡夏真哭了……

    点娘有点不稳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