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终极对决,超必杀的毁灭碰撞!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终极对决,超必杀的毁灭碰撞!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终极对决,超必杀的毁灭碰撞

    曾几何时,脑中回忆起了因一场火灾而被烧掉腿毛导致本体受损而作古多时的亲切的加仑老师,他的循循善诱,仿佛还慈和的回荡在耳边。

    腿毛越多,责任越大,面条越淡,口味越重,压力越沉,提升越高。

    虽然完全不知道这三句话之间有什么联系,但那一定是他活了一辈子才悟出来的道理,或许,大概,可能,估计有我无法理解的,包含着他辛酸泪水的内涵和人生领悟在里面。

    又是何时,耳中响起了因为不堪永无止尽的上门逼债而选择上吊自杀的死去多年的卡夏老师,她的慈师笑容,至今似还留在瞳孔之中,站在那训练场之外,用鼓励的眼神看我,为我指引前进的道路。

    她也和我说过一句话,那是在她上吊的前一夜,带着惆怅悲哀的脸sè,将满满一摞的欠条,语重心长的交托到我的手上。

    “我亲爱的学生”话未说,她的眼眶就已经先湿润起来,在灯火下红通通的,像一条自知天命的癞皮老狗:“老师不可能一辈子在你身边,你切要记得,欠条越多,压力越大,压力越大,想的越多,想的越多,人越聪明。”

    这话到是通俗易懂,卡夏老师果然还是懂我的,知道我智商不高。

    我含泪收下欠条,看着卡夏老师落寞离去的背影,是那么的伛偻,苍老,无奈,心里仿佛知道了一点什么,不知不觉就哭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便立刻擦干泪水,毅然将这一摞欠条交到了阿卡拉大长老的手中。

    当夜,便传来了卡夏老师上吊自杀的噩耗,我愕然惊立,呆站许久,不能自已,又是痛哭一宿,只觉命运不公,造化弄人,普天之下,皆为刍狗。

    如今,两位老师的临终别言,似乎就要在自己面前应验了。

    看着眼前的金sè龙卷风,我呆然而立。

    金sè剑斧地狱加上超级龙卷风的威力,竟然强劲如斯。

    什么二重焰拳,二重空气压缩拳,二重火焰啊能量斩,在这股金sè龙卷风面前,都变得弱小无比,曾经以力压人,一向是地狱格斗熊的待遇,现在我也尝到了有力无处使的滋味。

    随着西雅图克越转越剧,金sè龙卷风还在不断扩大,偌大的训练场,感觉用不了多久,就会被这股金sè龙卷风完全覆盖,到时候,就算地狱格斗熊有一千个瞬移,一万个瞬移,也逃脱不了被这股金sè龙卷风席卷,然后刮的片体鳞伤。

    是的,当然,只是片体鳞伤而已,虽然还没想到破解金sè龙卷风的办法,但是如此大的范围攻击,要是攻击力还足以让地狱格斗熊挫败,那西雅图克也别在这耍杂技转圈了,单挑四魔王去吧。

    当年……当年卡洛斯是怎么破解这一招来着?我苦苦思索,还好记忆力终于给力了一会,让我回忆起了那场堪称胜负一线的惊险战斗。

    卡洛斯被卷到超级龙卷风里,是……是……对了,是找到龙卷风的风眼,然后自上而下给予西雅图克致命一击。

    很好,就这么办吧,我也要学卡洛斯,一口气瞬移到金sè龙卷风的风眼里,然后一举破解西雅图克的大招……

    才怪呢混蛋

    我将心灵的茶几重重一掀。

    三年前卡洛斯就用这招破解过了,三年过去了,难道西雅图克不会痛定思痛,将这个破绽缝补上去吗?

    你以为他为什么要配合上金sè剑斧地狱这招,仅仅是为了增加超级龙卷风的威力?当然,这肯定也是重要的一方面,但我认为,西雅图克创造出金sè剑斧地狱,并将这招融入到超级龙卷风里的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弥补风眼的破绽。

    只要你敢再进入龙卷风的风眼里,那二十把金sè能量武器,将无任列队欢迎,众星拱月式的全身按摩全套服务,包你开开心心来,痛痛快快走。

    金sè龙卷风的破绽,肯定还是有的,这个世上没有毫无破绽的招式,这时候,就显示出了自己和卡洛斯在战斗智慧上的差距。

    三年前面对超级龙卷风的卡洛斯,肯定也面临着自己先的……不,是更加艰难十倍的困境,但人家就能在关键时刻找出破绽,一举击败西雅图克。

    而最最最让人无奈的是,这个战斗智慧过人的女儿控骑士,现在也站在对面一方,在金sè龙卷风的强势下,依然不屈不饶,要落井下石。

    仰起头,在金sè与黑sè交织的诡异天空之上,能够勉强看到一个小黑点的存在。

    无法忽视天空上面的这个小黑,因为他身上正散发着绝强的,让地狱格斗熊的本能阵阵悸动的滔天气势。

    一枚枚散发着神圣之光,纯净的如同母ru一般的祝福之锤,在卡洛斯身上不断环绕,逐渐被他聚集在一起,形成一把如同矮人战士手中的战锤那般大小的,扩大版的巨型祝福之锤。

    啊啊啊,我明白了。

    西雅图克的金sè剑斧地狱施展需要时间,所以由卡洛斯用他的瞬斩来拖延。

    而卡洛斯超必杀,缩水版的天堂的丧钟,凝聚祝福之锤,也需要一定的时间,这些时间,就交由西雅图克已成型的金sè龙卷风来拖延。

    不单只是这样,天堂的丧钟这招,需要一定的速度才能施展出来,速度越快,威力也会相应增大,卡洛斯在实力和技巧上都力有未逮,一旦施展开来,速度就跟不上了。

    这时候,西雅图克的金sè龙卷风,恰好可以助卡洛斯一臂之力,利用强大的离心力,甩出让卡洛斯足以发挥出天堂的丧钟威力的速度。

    然后,金sè龙卷风可以限制我的行动,甚至是瞬移,让天堂的丧钟能够稳稳的将我锁定起来,两人肯定知道,金sè龙卷风的攻击范围太大了,攻击力方面未必能够奈何得了地狱格斗熊,因此单体攻击的天堂的丧钟,才是针对地狱格斗熊的必杀一击。

    从一开始,这两个人就合计好了,整个计划堪称天衣无缝,而且也并非异想天开,要是被卡洛斯缩水版的天堂的丧钟砸个正着,就算穿上了金sè龟甲的地狱格斗熊,说不定也会高举白旗,失去战斗能力。

    对整个针对自己,已经了然的计划或者说是yin谋,仔细回味一遍,佩服这两人在想法、招式和时间等等方面都配合无缝的同时,也顿然觉得,这两个家伙还真不愧是好基友啊。

    诸多念头闪过,也不过过了几个眨眼时间,但这短短的时间内,形势已经急转而下。

    前一刻,我还利用三记二重击,将卡洛斯和西雅图克逼的狼狈不堪,下一刻,就一脚踏入了两人布置的陷阱之中,似不可翻身。

    如此变幻莫测的ji战,直将场外观众看的握紧拳头,连呼吸都忘记了,他们知道,决定胜负的关键就在下一刻了。

    眨眼的时间,金sè龙卷风就扩散到整个训练场,凛冽的飓风肆虐,伴随着混合在里面的能量武器,数次从身上刮过,留下几条痕迹。

    金sè的龙卷,在天空上面卷起了一个yin云密布的巨大漩涡,就像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要顺着那个漩涡中心,坐着连接天地的巨大龙卷,降临而下。

    而卡洛斯那站在漩涡边缘,气势越发澎湃强大,已然有隐隐压过金sè龙卷风的高大身影,绽放着圣洁威严的白光,似代表天堂的神罚,则更是衬托了一点。

    末日降临,天使救赎。

    时迟那时快,在卡洛斯的气势达到一个临界点,身上的一点圣洁之光,浓郁无比,将漫天的乌黑yin云以及金sè光耀都遮盖过去的瞬间,巨大龙卷风突然猛地膨胀,卷起卡洛斯似已经顶天立地的浩大身影,狠狠地向地面一甩。

    高举着手中的巨型祝福之锤,卡洛斯的身体化作流星,向地面砸了下来。

    与此同时,龙卷风之中,不知是不是已经转的晕头转向,上吐下泻的西雅图克,也在这最后一刻,关键时刻,配合卡洛斯的绝地一击,将竭尽所能的控制着龙卷风以及里面的二十把能量武器,向我所在的区域覆盖过来。

    一切都只是为了限制我的行动,让卡洛斯的天堂的丧钟,能够准确命中。

    “啊啊啊!!!”

    如同流星般陨落,猛烈的风将卡洛斯帅气的面庞吹的皱起,吹的模糊,无法抑制的发出怒吼,艰难的高举着手中敲响丧钟的祝福之锤,狠狠砸了下去。

    在那一瞬间,乌黑的云朵中,突然白光炸响,一条水缸粗的巨大闪电,带着圣洁气息,狠狠落到卡洛斯那如同流星坠落的身影上,叠加在一起,在他的身躯以及手中高举砸下的圣光巨锤上,覆盖了一层雷霆重击的锐利电芒。

    那一瞬间,卡洛斯就如同天使和雷霆的化身,掌管神罚,从天而降,势要将底下的邪恶,用这把巨锤统统粉碎。

    众人呆愣了,就仿佛看到教堂墙壁上的天使浮雕,壁画,鲜明的再现眼前一般,幸好这些人都没什么天使信仰,只当天使和巨龙一族一样,是受到上帝青睐,天生就比暗黑大陆所有种族强大优秀许多的一个种族,不然的话,看到这一幕,恐怕已经虔诚膜拜了。

    看样子,已经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呢。

    眼看着一片铺天盖地的白光铺下,刺的眼睛都睁不开来,我心里无奈的笑了几声。

    根据那些描述,曾经去想象过这样一幕,一头强大无比的魔王,在完全版的天堂的丧钟的锁定下,一砸变成肉酱的震撼场面。

    没想到,自己竟然也能亲身体验一把,当一回缩水版的魔王。

    强行瞬移?

    不是做不到,但周围都是西雅图克的金sè龙卷风,到处都是危险,一个不好,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且,西雅图克和卡洛斯布局了那么多,会没考虑到我强制使用瞬移这个可能xing,说不定我这样做,还正中他们的下怀。

    当然,以上其实都不是真正的理由。

    最重要的是,我不想躲。

    我是一时之间,突然热血沸腾,想要ji情一把,硬抗西雅图克的天堂的丧钟以及西雅图克的金sè龙卷风,也好。

    是大脑充血,人来疯无责任暴走,嫌一身的熊皮不够痒,才要去和对面两个人的超级必杀玩斗牛,也好。

    反正,人类已经无法阻止我征服宇宙的雄心了。

    刹那间,全身的深红领域,凝聚在一起,任由头顶上的白光,以及身边的金光倾泻而下,将周围覆盖。

    眼中的颜sè,只剩下一片金与白,到处都是天罗地网,杀机埋伏。

    但是心情却出奇的格外平静,仿佛置身的不是十面埋伏,而是让人陶醉的仙境。

    时间仿佛过的格外缓慢,在这平静的心情驱使下,我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微微弓步,将手掌收于腰间,然后,干脆利落的一拳击出。

    三重——焰拳

    三重击v天堂的丧钟+金sè龙卷风

    在三重焰拳爆发的一瞬间。

    金光和白光交织组成的世界,被狠狠粉碎。

    那朝头顶天空挥出去,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拳,仿佛凝聚了大地与火焰的意志,沉稳,ji扬,要与天空一较高下,撕裂长空,连上面的太阳和月亮也要击落。

    以拳头为中心,产生了一股莫大的吸力,训练场的所有地表,都开始坍塌,碎裂,化作一粒粒泥尘,汇聚在拳头之上。

    周围的空气,尽数化为狂怒的火焰,猎猎作响,将天空映红,也在朝那只拳头聚集过去。

    一瞬间,就有百吨的泥土,无穷无尽的火焰,缠绕在一起,化作漫天遍野的深红熔浆,将天空和大地变成了一片熔浆世界。

    这片熔浆世界,又凝缩成了一个拳头大小,在那只熊掌上,赋予其毁天灭地的威力,向天空发出不甘咆哮。

    迎接着到来的金光和白光。

    三种颜sè,在刹那间交织在一起,发出无声的湮灭,就如同一头尽展双翅,将脖子深深仰起的巨龙,谁也不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突然爆发出毁灭天地的怒焰。

    “喀嚓——喀嚓喀嚓——”

    号称绝对可以防御领域级强者战斗的防御结界,在那一刻发出脆裂响声,

    “法师公会,今年的开支看来是要削减了。”

    在这天地破灭的末日景象之中,只要阿卡拉还能保持冷静,这样淡淡的说了一句。

    站在一旁的法拉,立刻泪流满面,老泪纵横。

    这种事情能怪我们法师公会没做好吗,是那三个小子太变态了好不?

    “还不快动手?”

    将法拉大受打击的垂首顿足,阿卡拉没好气的呵斥一声。

    法拉顿时一个ji灵,伸出他的干枯手指,在空气中迅速比划了一个魔法阵。ro@。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