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真的饱了!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真的饱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狐狸突然蹦起来,到是将沉浸在安闲气氛中的我吓了一跳,不由好奇问道。

    得到的是一个俏媚白眼,然后只见这只小狐狸在物品栏里掏了掏,掏啊掏,明明可以一眨眼间拿出来的东西,被她拖拖拉拉,硬是僵持了十几秒钟,才扭扭捏捏的掏出一个饭盒。

    “咳咳!”

    迅速将脸上刚刚浮起的一丝红晕,掩盖下去,这小天狐装模作样的咳嗽两声,狐狸尾巴急速甩动。

    “事先说明,这是今天早餐的时候,多出来的,没错,换言之也就是我们吃剩下的残羹剩饭,周围也没养猫啊狗啊,没办法,不能浪费,只能便宜你这坏蛋了。”

    狐狸撇着头,傲jiāo满满的倾斜着目光看过来,仿佛真的只是在向乞丐施舍一些残羹剩饭。

    不过她小心翼翼的将盒盖掀开的时候,我就忍不住背过身去偷笑了。

    这也能叫残羹剩饭?

    青红绿的蔬菜三sè搭配,以及十分工整的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棕黄sè恰到好处的熏肉,表皮混合了土豆泥的金黄炸肉,和调了料酒,散发出you人香味的肉排,这三种颜sè,最后是白sè的米饭。

    带着少女的可爱风格,就宛如一副艺术品,七种颜sè被整整齐齐的摆在饭盒的诸多格子上”让人舍不得动筷子,无论从哪里吃去,感觉都会像毁掉了一件珍贵的艺术品。

    然后最角落的格子,还细心的装了约莫一大碗量的鲜汤。

    饭盒四四方方”沉重无比,因此,虽然只是单层饭盒,要面的饭菜分量也相当惊人,足够让一个野蛮人填饱肚子。

    “这,…这也叫残羹剩饭?”

    我怎么也无法忍住笑声,噗嗤噗嗤的笑着,指着饭盒问道。

    饭菜还冒着滚滚的热气,尤其是炸肉和鲜汤,金黄sè的炸肉皮上,还时不时发出一丝刚刚从油锅里捞起来时的滋滋声,鲜汤则是还冒着烫人的小泡。

    怎么想,都是刚刚从厨房里做好”立刻赶过来的吧,而且还是以最快的速度。

    我甚至能在脑海中想象出一副小狐狸在厨房时忙碌的样子,时不时急忙的看看时间,估算着马拉格比三人是不是已经到达,会不会已经走了,饭菜一装好盒,就立刻以最快的速度飞奔过来”然后在外面调整好气息,装作一副来找队友的样子,若无其事的闯进来。

    怎么说呢?很好笑,但更加可爱,这样非要拐弯抹角加嘴硬的,傲jiāo满满的小狐狸”实在是萌爆了!

    “怎……怎么?不行吗?”

    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红鼻,因为我一笑,又冲小狐狸白皙剔透的脸蛋上浮起,她有些小慌张的端着饭盒,凶巴巴的瞪了我一眼”眼睛里满是威胁。

    再笑,就让你好看。

    “咳咳,当然没问题。”我咳嗽几声,努力的忍住笑容,故作正经看着对方。

    “没想到这才是残羹剩饭”当你们狐人族的乞丐,真是太幸福了。”

    “用得着你管,爱吃不吃。”

    狐狸更加羞傲,作势要将饭盒端回去。

    “别,我肚子正饿着呢。”

    我连忙一把握住她的手,眨着眼睛,努力让自己的表情变得可怜兮兮。

    当然,就算不这样做,或许我也够可怜了,连续两天下来吃维拉丝做的营养套餐,用小说里的台词形容,嘴巴都快淡出个鸟来了。

    “哼,那么想要的话,施舍给你也不是不行,只要肯发誓乖乖的服shi本天狐鞍前马后的话。”

    鼻子里重重的哼了一声,这只小天狐到是拿捏起来了。

    “如果包括shi寝的话,没问题。”我厚着脸皮凑上去。

    “谁…“谁谁……谁要你这样的家伙shi寝了,笨蛋,sè狼,变态,去死!!”

    换来小狐狸几记不轻不重的粉拳打脸,我也顺利的入手饭盒。

    那我就不客气了。

    左手有些别扭的握着筷子,盯着宛如艺术品一样摆放的诸多菜肴,我有些迟疑该从哪里下手。

    如此漂亮的饭盒,或许“……应该先用记忆水晶先录下来留个念,再吃也不迟?

    不过,我的迟疑狐狸眼中,却变得了不同的意思。

    “怎么,还想嫌三嫌四不成?”

    她顿时怒了,瞪大的眼睛中,带着一丝紧张。“哪敢哪敢,这可是lu西亚大人亲自给小的做的,就算是嫌钱太多,也不会嫌这个啊。”我连忙奉承道。

    “哼。”

    狐狸的脸sè稍雾,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套话,嗯嗯,果然是亲自给我做的吧,这只傲jiāo的小狐狸,就属嘴巴最不老实。

    “知道你受了伤,所以我特地做清淡了一点,先吃吃看再说。”

    似乎完全将刚才,残羹剩饭,的话题给忘掉了,小狐狸再次无意识的爆料道。

    清淡?

    呃……,…

    lu西亚不说,我还一时忘记了,这只小狐狸,不知是厨艺问题,还是口味问题,做菜放盐,都不是用撤的,是用倒的。

    没问题,z吧我心惊胆战的夹起一块看似最,清淡,的蔬块,放如口中,嚼了几口,顿时泪流满面。

    嗯,不错,的确是清淡了,比,以前做的,清淡多了。

    但还是能咸出泪水啊。

    我一边吃,一边流着泪,感觉从不慎流到嘴角里的泪水,都比平时要咸上好几分。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盐腌处。

    “你这坏蛋,干嘛边吃边哭了,怪恶心的。”看我这样子小狐狸忍不住嫣然一笑,大概以为我是感动流泪吧。

    好吧,既然这样………,“来,啊~m”我特地夹起一块最咸的熏肉递了过去。”

    “哼,我才不要呢,被你口水涂过的脏兮兮的东西。”小狐狸故作不屑的将头一撇。

    “别这样说嘛,来,啊几…”

    拗不过我的坚持,小狐狸最后还是扭扭捏捏的张开小嘴,含住筷子将熏肉吃了下去。

    “味道还行。”

    嚼了几口后,她小满意的点了点头。

    果然如自己所料,这是一只,重口味,的小天狐啊,我四十五度仰角远目长叹。

    真苦了马拉格比三人,到现在还没落得个骨质疏松症什么的也算是幸运了,难道说白狼那一头白发也是给咸出来的?我不无恶意的猜想不知道是撑饱了,还是咸饱了,反正吃光整个饭盒以后,我是只要看见任何可以吃的东西,都会产生吐的yu望,反之胃里无限渴望的召唤着一大壶水的滋润。

    这时候,小狐狸又不安分的拆起了右手上的绷带。

    “怎么了?”

    眼睛四下里搜索着可以解渴的东西,我随口问道。

    “想看看的熊掌废了没有。”

    狐狸一点也不客气边回答,手上更加快速的将一层一层绷带录落下来。

    等看到伤口后,她眼中的怒意更甚,好像我弄伤的不是自己是她的手一样。

    “哼,像你这种不懂得爱惜自己的笨蛋,哪天干脆把熊掌剁下来卖掉算了,还能换回点小钱。

    气呼呼说完,她又在物品栏里捣鼓起来不一会儿就拿出一小瓶药。

    “呃……,…”

    我刚想开口说刚才阿尔托li雅已经给上了精灵一族特制的秘药,不过想到这样说可能会让小狐狸生气,又把话吞了下去。

    没问题吧反正都是疗伤药,就算药效不能叠加也不会起冲突。

    我十分乐观的这样安慰自己,看着小狐狸将狐人族的疗伤秘药,给我涂上,又是一阵清凉感觉,让我忍不住舒服shēn吟起来。

    狐人族在那种苦寒之地,她们祖祖辈辈不断研究传承下来的疗伤药,或许没有精灵族那么神奇,但是效果也不可小视啊。

    上好药,帮我重新换了绷带后,将药瓶留在g头柜子上,又陪了我一会儿后,小狐狸便告辞离开了。

    狐狸前脚刚走,黄段子shi女后脚就走进来,目光犀利的一眼就找到了放在柜子上的空饭盒,以及那瓶疗伤药,朝我投过来一记不含丝毫感情的淡淡目光。

    “怎,怎么,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我不由自主的心虚了。

    “当初真应该给女王陛下的药膏,换成避孕药水才对。”

    洁lu卡似乎语带双关的这样吐槽了一句,便一点也不客气的做在了g边上从g头前抓过一本书自顾自的翻看起来,另一手则是mo向阿尔托li雅带来的水果篮子,径直拿起一个放在口中轻轻一咬。

    我:,““…”

    真想立刻把阿尔托li雅瞬移过来她带来的shi女这副嚣张气焰。

    “混蛋,那是我最喜欢吃的苹果!”

    突然又发现洁lu卡随便一挑,就把我最喜欢吃的,早已经虎视眈眈的苹果给吃掉了,我不由悲从中来,怒火冲天。

    “真是的,就算是禽兽公爵,也不会跟shi女计较一个小小的苹果。”洁lu卡无奈的轻摇着头拎着已经只剩下果核的苹果。

    “真是任xing的亲王,没办法了……”

    这样说着,她带着红通通的脸颊,突然俯下身子,那美好的樱径直凑了上来。

    哦哦哦,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嘴对嘴喂?

    我咕噜的吞咽了一声,看着那you人的樱,逐渐靠近,然后微微张开,雪白的贝齿间,若隐若现的看到了里面嚼碎的白sè苹果肉和唾液混合的yin靡you人景sè,慢慢地对着我的嘴凑了上来。

    柔软的嘴触觉未至,混合了郁金huā香以及苹果香味的,让人mi醉的芬芳已经先扑鼻而来让我忍不住眯起了眼睛,等待着洁lu卡的香艳喂食。

    这胆i女,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主动大胆了?

    可是,意料之中的柔软温润触感却久久没有到来,取而代之的是,似乎是鼻子在嘴上面,轻轻的嗅了嗅。

    我睁开眼睛,发现近在眼前的洁lu卡,那双深紫sè的水盈眸子,带着一丝修罗肃杀然后冷冰冰的说出让我冒汗的七个字。

    “sāo狐狸的味道。”

    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在我的嘴上狠狠咬了一口,疼的我差点蹦起来,却偏偏还不敢大叫出声。

    “哼!”

    重新仰起身子的洁lu卡,继续低头看书再也不愿意看我一眼。

    其实在以前,每当回忆起和洁lu卡和希尔曼雅三人起搜索跟踪再生妖寒尔森的日子,我就有点怀疑。这黄段子shi女的醋劲,是不是有点略大?

    阿尔托li雅是她的主人,她自然无话可说”维拉丝她们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她更没有资格吃醋,但走到了小狐狸,以及前面的希尔曼雅,这i女的醋劲就暴lu出来了。

    o着吃疼的嘴,我讪讪一笑”独自闷声的啃起了水果。

    不到一会儿,第四批访客又来了。

    批不合适,这次只有一个人,是蒂亚小丫头。

    “凡凡,我来看你了。”一开门”这小丫头就lu出一个活泼灿烂的笑容,整个房间似乎都照亮了好几分。

    “快进来,坐吧。”

    蒂亚的来到让我很是高兴,有这不安分的小丫头在,应该不会沉闷了吧。

    回头一看”我勒个去,黄段子shi女不知道什么时候,以神一般的速度恢复了刚才乖乖shi女的举止,笔直站立,双臂并拢交叠于腹间,带着尊敬而不失优雅的微笑,向蒂亚轻轻行了一礼。

    就算是伪领域强者,这变脸的速度也太夸张了吧。

    “凡凡凡凡,受伤的严重不,让我看看。”

    活泼乱动的蒂亚小丫头,并不给我太多吐槽黄段子shi女的时间,屁股刚刚坐下,又忍不住站了起来,甚至半跪了áng,清纯而妖娆的上半身压过来,近距离用担忧的目光俯看着我,焦急问道。

    “没事没事,瞧你们担心的,只是手臂问题,连下g也不让下。”

    我叹了一口气,在蒂亚送上门来的弹xing小脸上捏了一捏,lu出笑容。

    “不骗人?”蒂亚还有点不放心。

    “骗人是蒂亚。”

    “讨厌,凡凡就会欺负人。”小丫头朝我生气的耸了耸鼻子,接着又笑了起来。

    “没事就好,害人家担心一场,等伤好了以后,凡凡可要好好补偿我才行。”

    “哦?怎么个补偿法?”

    我顿时好奇,这小丫头竟然也懂得讨价还价了。

    “嘿嘿,秘密,到时候再告诉你。”

    蒂亚似半早就想好了什么一般,朝我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她到是没小狐狸那么多心眼,并不介意洁lu卡就旁看着,就和我自顾自聊了起来。

    一会儿后,她似突然想起了什么般,一拍掌心。

    “对了,凡凡,我给你带来了吃的,营养满满哦。”

    我的脸sè顿变。

    不光是因为刚才被咸饱了,也是因为营养满满这个字眼。

    反正有营养的东西,肯定不是什么好吃的。

    蒂亚笑眯眯着,万分期待的掏出了一个类似小狐狸那样的四方大小的巨大饭盒,然后人工配音的“锵”一声,将盒盖掀u出里面的食物。

    “冒……冒昧问一下,蒂亚大人,这是什么东西?”我冷汗连连的举手发问。

    “沙虫卵,沙虫肉,沙蚁干,蝎子肉。”蒂亚比了一个胜利手势。

    胜利你妹呀

    “这可是我特地让爷爷一大早让人带过来弄好的,不然的话,起g的时候就可以立刻赶过来探望凡凡你了。”

    蒂亚微微不甘的撅起小嘴,目光不可察的迅速在g边柜台上的水果篮子,以及空饭盒上掠过。

    “这个……”我连连咳嗽。

    “放心吧,这些可是维拉丝看过了,觉得合适凡凡,才带进来了。”蒂亚一脸天真的将饭盒递过来。

    也就是狐狸的饭盒是走si过来的罗?其实不用想也知道,那么,清淡,的食物,维拉丝能放过才怪呢。

    “咳咳咳,那个……”我还是咳嗽连连。

    “我知道了。”蒂亚突然一脸委屈的默默将饭盒收了回去,前一刻还天真灿烂的笑容,说暗就暗。

    “凡凡一定是看不上我们赫拉迪克族的食物,也是,凡凡是联盟长老,又有维拉丝她们照顾,吃好的穿好的,怎么可能看得上我们赫拉迪克族的穷苦之地的东西。”

    我:“我吃就走了……”

    接过饭盒,泪水又流了一地,被窝都湿了。

    “味道怎么样?”雨过天晴的蒂亚,撑着下巴,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我。

    “还好,还好。”我苦巴巴的嚼着沙虫肉,含糊应道。

    骗到是没骗人,沙虫肉以前在鲁高因也吃过,味道鲜美,就是这外形和口感,跟肥肉似的,有点恶心。

    至于沙虫卵!大概是考虑到营养方面,里面还有两成是生的,一。咬下去,吱的一声,满嘴流脓,咯嘣脆。

    不过味道方面,似乎是特殊处理过,出奇的不带一丝腥臭,不得不赞一下蒂亚的厨艺。

    就是吃起来不是普通的恶心。

    沙蚁干和蝎子肉很香,但是很硬,吃着舌头又沙又麻,就好像有无数蚂蚁和蝎子在上面爬过“…………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